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六十二章 圣谕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二章 圣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是来监视自己的,谁信呢?丁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掉转头去,望向窗外沉闷黑暗的夜色,心中想到,皇上让自己去南部,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如今之急,就是要想方设法去到那边,先脱离了韦奇云的直接掌控,要办其他之事便容易了许多。爹和然儿虽然已暂时安全,但是此地不宜久留,否则韦奇云迟早会发现他们的,得先想办法将他们安置到一处隐秘安全之所,自己才能轻松无忧的去到南方啊。可是,孤身一人身处险地,四周又都有韦奇云的爪牙,目前身边又多了一个寸步不离的依允,该如何通知皇上帮忙呢?

    “咦,大人,这是什么啊?”依允撇见他头顶的那根红绳,好奇的拉了下来。

    糟糕,丁放心中暗说不好,怎么如此的糊涂,方才只顾拿下纸条,忘记拉下那根绳子了。她只要向韦奇云一报告,自己多日来苦心经营的一切都将功亏一篑,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将此事报告出去,他心中一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她的喉咙,正待使力,忽然胸口一麻,全身瞬间变得无力而瘫软在地了,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双目露出惊愕而愤怒的光芒望向她。

    依允却只是迅速的抱起他放到床上,紧接着房门外传来一个粗壮的声音:“依允,丁大人怎么了,方才是什么响声!”

    依允平静的说道:“他只是悲伤过度昏睡过去了,没什么事,你在外好好看着吧!”

    “好!”门外黑影一闪,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

    依允有条不紊的先是为他盖好被褥,接着毁掉了那根红绳,自怀中掏出一块玉佩,丁放定睛一看,居然与自己的那块玉佩有些相似,不同的是自己的与赵然的是一对,而她的这块是单独的,似乎也有相合的另一块。

    依允在他手心轻轻的划着,“我是安安,小墨的孪生姐姐,这玉佩与她手中的那块是一对,如同你的和赵然的是一对一样!”

    丁放半信半疑的打量着她,她是安安?可是她的模样完全不对啊,这时,依允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般,快速的揭去了脸上的面具,果然,一张与小墨如出一辙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丁放若不是被点中穴道,早已兴奋的跳将了起来,她真的是安安,这模样、眼色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毕竟他们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彼此之间是再熟悉不过的。自己只是知道安安小墨一直跟随者皇上的,而她们一直是做什么的则是不得而知了,如今小墨在弄月宫做侍女,而安安则一直是皇上的侍女,虽然去面圣时不曾每次相见,但也见过几次。现在她怎么会在这里呢,还是以一个名为“依允”的身份出现在自己身边。

    “依允”笑了笑,继续比划:“知晓你会不信,皇上有圣瑜,只是,你需先闭上眼睛!”

    丁放闭上双眼,可又担心她有诈,中途微微张开双眼,只见她正解开衣服,露出里面绿色的肚兜,丁放慌忙闭上双眼,心中突突直跳,她是要干什么啊,怎么会在自己眼前解开衣服呢?

    “好了,大人您可以睁开眼睛了!”“依允”柔和的声音传来,丁放竭力平静的朝她望去,显然她没有发现自己方才的失礼之处,依然笑吟吟的望着自己,手上多了一个黄色的布帛。

    “大人,这是皇上给我的圣瑜,我现在解开你的穴道,千万不要声张啊,不然会被屋外那些人发觉的!”她在他手心比划道。

    丁放轻眨了下眼睛以示领会,“依允”解开了他的穴道,递上了那道圣瑜,丁放默默的打开,果然,上面明白的表明,安安是韦广晖派去潜伏在王爷府的心腹,用以接应丁放的。这下,丁放心中的疑虑才全数散去,他心中泛起了蓬勃的希望,这下,赵然和爹都有救了,自己也能不辜负皇上的重托了!

    他抓住安安的手,写道:“你快些通知皇上,请他帮忙救出我爹和赵然!”

    “好的,他们在什么地方!”安安冷静的写道。

    “老地方,皇上知道的!”

    “放心吧,我会尽快通知皇上的!”安安微笑的点头示意,默默的站起身来,转身来到书桌旁,自怀中拿出一方帕子,狠心的咬破了食指,飞速的写下了几个大字,卷好之后塞入衣服中,端起食物走了出去。

    丁放目送她出去,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多日来的紧张和疲惫令他不一时便呼呼大睡,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子时,韦广晖正拥着朱霜霜酣然入梦,忽然,他觉得心里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皇上,安安冒昧求见!”

    是她!韦广晖惊醒过来,她用千里传音的方式唤醒自己,必然是有要紧的事情禀告,他轻轻的起了身,穿好外袍,毫无声息的出了卧房。

    果然,庭院中有一黑衣女子跪身行礼,韦广晖示意她起身后,将她引入厅中,微弱的烛火轻盈的舞动着,安安上前挑亮了些烛光,自怀中掏出那方帕子,一言未发的递于韦广晖。

    “老地方?”韦广晖微皱着眉头,轻声问道:“他还说什么了么?”

    安安摇了摇头,说道:“您的旨意他方才已收到,只要将他的家人安全转移后,解决了后顾之忧,他才能无所顾忌的开始行动吧!”

    “嗯!没有人怀疑你的真实身份吧?”

    “没有,真正的依允以后绝不会出现了,她的一点一滴安安都了然于胸,至少在短时间内没有人能发现破绽!”安安满怀信心的说道。

    “好!”韦奇云露出赞许的笑容,说道:“你去告诉他,朕会安顿好他的家人的,朕在此迎接他凯旋而归!另外,告诉他,稍后会有人接应他,向他传达指令!同样以玉佩为暗号。”

    “是,安安先行告退!”

    “去吧,万事小心!”韦广晖嘱咐道,目送她的身影淹没于黑夜之中。

    韦广晖回到卧房时,朱霜霜也已醒来,她睡眼朦胧的看向他,说道:“好晚了,早些睡吧,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什么事留待明天再说啊!”

    “好,听娘娘的!”韦广晖微笑的躺在她身边,细心的为她盖好被子,柔声道:“我是不是吵着你了?”

    “没有,呵呵,知道你国事繁忙,可是休息时间就好好休息哦,不然小宝宝都会抱怨你的!”朱霜霜温柔的笑道。

    “是!听卿妃娘娘,时候不早了,睡吧!”韦广晖温暖的笑道。原来她早就醒了,也知晓自己出去,但却并不追问自己的去向,她肯定心藏有疑虑,可选择自己默默承受,唉,她总是那般的隐忍、善解人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翌日,韦广晖上完早朝后,便带着两名心腹侍卫来到了“老地方”,此处与韦奇云的住处相隔并不远,他身处韦奇云的监视之下,能有什么法子将人安全送至此处呢?他在老地方的周围随意的观察了一番,随后便只身进入到一楼,命令两名侍卫守在门外,径直走到房屋的一角,果然,有一块地方是新土。

    “来人!”一名侍卫应声而入,韦广晖示意他关上门,吩咐道:“将此处挖开吧!”

    “是!”那名侍卫动作异常的敏捷,不一时,那片新土被挖开,越往里挖,一条幽暗的通道赫然显露出来。

    “你速进去看看!”韦广晖弯下腰打量着那条秘道,这应该就是熟悉地形的丁放赶挖出来的逃跑通道!不出自己的意料,他果然是想好了家人的退路之后,才会使出破釜沉舟之计以取信于韦奇云。只是他能取得韦奇云的信任,能获得去到南方的允准吗?将安安派去,正是担心他一人难与韦奇云相斗,希望他们能顺利平安的回来吧!

    “皇上!您看谁来了?”那侍卫兴奋的自通道爬了出来,牵出一名老者和一个女人,正是丁老爷子和赵然!

    “真是你们啊,看到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韦广晖欣喜万分的拉住他们的手说道:“这些日子让你们受苦了!”

    “老臣参见皇上!”

    “赵然参见皇上!”

    “平身吧!”韦广晖转身吩咐道:“快扶他们去到内室休息!”

    “多谢皇上!”

    韦广晖亲自搀着丁老爷子,进入房中后,并没有停止脚步,那名侍卫再次推开一扇墙壁,一间隐秘的密室呈现眼前。

    “这段时间就委屈你们在此处了,待丁放凯旋而归时,他会亲自接你们回家的!”韦广晖微笑的说道。

    赵然忽然直直的跪了下来,低下头去不敢看向韦广晖,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留着眼泪。

    韦广晖猜出她的心思,上前扶起她来,安慰的笑道:“朕知道你上回也是身不由己,卿妃已经无虞了,你不必内疚自责!”

    他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是苦了你,要承受失去亲生骨肉的痛苦,朕若当时冷静些,也不会有此后果!”

    “皇上,小心!”侍卫忽然惊叫道,飞身挡在韦广晖身前,一只飞镖射中了他的左臂,鲜血汩汩而出……

    “老大人,你快起来,朕知晓赵然必是有苦衷才会如此反常,你先坐下,待朕仔细查来!”韦广晖先将他扶至一旁坐下,然后走去赵然身边,解开她的部分穴道,柔声道:“朕知道你是身不由己,不会怪罪于你,稍候一定会想办法为你解决困扰,只是,朕首先问你,你身上可有解药?”

    赵然手脚依然不能动弹,但其他部位已能行动自如,她泪眼朦胧的望向韦广晖,轻轻地摇了摇头,张开嘴巴却无法发出声音来,清秀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和无奈。

    韦广晖微皱着眉头,忽然伸出手去握住她的脉搏,只感觉她体内有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在肆虐着,大概正是因为这股力量才使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反常之举。他起身走了出去,唤来门外的侍卫,吩咐了几句后,便重新回到暗室中去了。

    “你是不是总是觉得被一股力量强牵着走,从而迷失本性,待你醒来后,便会发现自己已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之事来!”韦广晖坐在她身旁似闲聊般问道。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