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六十一章 脸皮比墙厚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一章 脸皮比墙厚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靡颜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本来我以为是皇上,可是他既已下令缉捕丁大人,又何必大费周章的谋害他们全家呢,而且这样的行事风格也不像是他所为啊!”

    韦奇云紧盯着她,忽然冷笑道:“你似乎很了解他啊,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幕呢?”

    “你说什么呢,是你问我,我才说的,你若不愿听,我不说便是,你也不要诬蔑我啊!”靡颜恼怒的说道。

    “愤怒可是心虚的表现哦!”韦奇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今天有些反常,方才在厅中我就瞧你有些魂不守舍呢,莫非早已知晓这一切会发生?”

    “你!”靡颜气急败坏的直视他,一时语塞,胸膛被气得起伏不定,眼中似乎喷出火来。

    韦奇云依然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她,逐渐的,靡颜眼中滑落下晶莹的泪珠,眼里的伤感和委屈令他心中不由得一慌,他不由得方寸大乱,赔笑道:“我,我只是试探你呢,并没有真的怀疑你,你,你别哭了!”

    靡颜倔强的拭去泪水,平静的说道:“你既然一直无法信任我,我马上走便是,待你们兄弟的恩怨了结了,你若还有良心再来找我吧,反正我也正好眼不见心不烦!”

    “滚开,你这讨债鬼,谁是你的娘子,脸皮都赶上那城墙厚的!”靡颜破涕为笑骂道。

    韦奇云嬉笑道:“哈哈,只要能博得娘子美人一笑,我的脸就是拿去当城墙都心甘情愿啊!”

    “死鬼!”靡颜轻拍了下他的胸膛,娇媚的笑道:“好端端的一座别苑顷刻间化为焦土,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么?还是回去好好查清此事吧!”

    想到丁放家人的惨状,她脸色一暗,正色道:“也好对丁放丁大人有个交代啊,毕竟人是你主动接过来的!”

    韦奇云轻抚着她的双手,说道:“放心吧,赵然,丁老大人并没有死,那两人只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

    “什么?”靡颜大惊失色,问道:“你怎么断定他们还活着,难道,这件事又是你策划的?”

    “那倒不是!”韦奇云苦笑道:“在你心目中,难道我竟是如此阴险狡诈之徒么?”

    “还不都怪你平时做多了坏事啊,我这么想也是情理之中吧!”靡颜理直气壮的说道,“上回弄月宫一事不就是有力证据啊!”

    韦奇云伤感的望了她一眼,叹道:“有时我行事是有些偏激,那次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而且旧伤折磨得难受,而他却是在那边逍遥快活,爱情事业双丰收,相比之下,我就显得狼狈不堪,人生毫无乐趣可言,一时冲动,便起了歹心!事后想想我也是悔恨不已啊。”

    “那,你现在已经不再恨他了吗?不再想去夺走皇位了吗?”靡颜迟疑的问道。

    “这一切就要看你了,你若想登上后位的话,我就选择与他斗到底!”韦奇云微笑的说道。

    靡颜的头摇得跟泼浪鼓似的,说道:“我不要什么后位,我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是只能吃糠咽菜都觉得是香的。答应我,我们就快快乐乐的这么过下去好吗?”

    韦奇云看着她乞求的眼神,心中莫名的一痛,他微皱着双眉沉声说道:“我答应你,我发誓,一定会让你过上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

    “还有我们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靡颜噙着眼泪笑道。

    “嗯!”韦奇云点头道,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入怀中,车外大雨忽停,乌云已经散去,云淡风轻,太阳依稀露出了笑脸,照耀在草地上、树林里,反射出晶莹、灿烂的光芒来!

    “皇上!”韦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急道:“不好了,听说赵然和丁老爷子在一场大火中丧生了!”

    “什么?”韦奇云惊愕的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极力冷静的问道:“说清楚怎么回事?”

    韦叶哭丧着脸,说道:“在出王爷府的途中,我听府上的下人说,丁大人一家住的王爷别苑突然失火了,于是悄悄跟去一探究竟,可到现场一看,别苑早被烧得差不多了,而且打火的人还在里面发现了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看情形应该是赵然和丁老大人!”

    韦广晖一怔,几乎往后倒去,韦叶手疾眼快的扶住了他,韦广晖坐了下去,沉默了许久,似尊雕塑般凝然静止,最后,他无力的说道:“你去宣于翰林!”

    “是!”韦叶再三的回头看着他,皇上大概所受的打击太大了,丁大人虽然犯了错,可毕竟他们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再怎么狠心也不对于听到关于他家人的噩耗吧!可奇怪的是,皇上怎么不问问丁大人的生死呢,是不敢问,还是……韦叶手中一紧,专心致志思考之时险些碰到了门柱,忽然,他低头朝手上望去,猛的一拍头,赶忙又回到了韦广晖的身旁。

    战战兢兢的说道:“皇上,这是靡颜小姐给您的!”

    韦广晖面无表情的看向他,示意他递上来。韦叶呈上后便赶紧退下去宣于翰林了。

    一条绢布,其上写着:“丁放是被他强行劫来的,赵然、丁老爷都在他手上!具体位置稍后呈上!”

    韦广晖苦笑的点燃了娟条,靡颜是因为得知自己要缉捕丁放,一心想要为丁放洗清嫌疑,以使两人尽释前嫌。可哪知转眼之间,丁家几乎遭遇灭顶之灾,人算不如天算,希望这次火灾是于翰林安排的,那么赵然和丁老爷子就有可能会生还,否则,韦广晖简直不敢往下想了,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紧张的时刻,毕竟他是因为自己才会深入虎穴的,一旦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将会抱憾终身的……

    于翰林身影刚出现,还未来得及下跪行礼,韦广晖便示意他过来坐下,迫不及待的问道:“那场大火是你策划的吗?”

    “不是!”于翰林神色也有些不安。

    “不是?那么一直在监视的人有什么发现?”

    于翰林摇摇头,沉痛的说道:“大火起得很是突然,而且据微臣调查,整个别苑还事先被泼上了油,所以在大雨之下反而越烧越旺!”

    “那几具尸体真是赵然和丁老爷子么?”韦广晖极力冷静的问道,眼神却有些急躁。

    “微臣目前无法近身去调查,一时还无法得出判断啊!”于翰林无奈的说道。

    “丁放怎么样?”韦广晖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倒没事,只是那两具尸体被烧得太惨了!”于翰林不忍说道:“面容无法辨认,丁放如同行尸走肉般的被带走了!”

    韦广晖忽然闭上双眼,思索了片刻,说道:“丁放没有大碍,两具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丁放很安静的被带走了。你不觉得有些不对劲吗?”

    于翰林沉思了一会儿,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喜悦,说道:“您的意思是,有可能赵然和丁老大人安然无恙,那场大火只是个障眼法,用来迷惑有心之人的?”

    韦广晖颔首道:“丁放不可能对于至亲的两位家人深陷险境而袖首旁观吧,从他没有受伤,以及两具死相惨烈的尸首上可以得出如下结论:那两具尸首不可能是赵然和丁老爷子。”

    “没错,退一万步来说,即使他们两人已遭不测,丁放也不可能那么安静的就被王爷的人带走的!”于翰林兴奋的说道:“除非他早有预谋,事情的进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朕现在担心的是,韦奇云可能也想到了这层,从而识破了他的计谋!”韦广晖微皱着双眉说道:“如此一来,丁放以及他的家人就真的会深陷险境了!”

    “这么说来,这火是丁放自己放的?可是,怎么能排除那场大火不是王爷放的可能呢?”

    韦广晖说道:“如果真是他干的,丁放能轻而易举的逃脱,而且随心所欲的救出家人么?”

    于翰林摸了摸头顶,尴尬的笑道:“微臣愚钝,让皇上您见笑了!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都没想到。”

    韦广晖若无其事的一笑,说道:“你也是太过于担心他了才会如此的慌乱!其实不管是谁放的火,如此一来,丁放正好顺理成章的做一件事了!”

    “去到南部去聚集、煽动那些老百姓!”于翰林点明道。

    “你快去设法将这个任务通知他吧!”韦广晖微笑的说道于翰林接过话来,微笑着说道:“如此一来,也正好让他暂时的脱离韦奇云的直接掌控,还可以去照顾他的家人,一举两得之事!那臣现在就去部署了!”

    “去吧!”韦广晖微笑的说道。

    丁放被安置到了韦奇云府上的偏房,虽然他只身一人待在房间,但是四处监视的目光全然收在他的眼中,果然这韦奇云依然疑虑未消,或者,他已识破了自己的伎俩?那么下一步他会采取什么措施呢?试探自己?对,他既然怀疑自己就必然会来试探一番!不如就将计就计……

    忽然,他隐约发现屋顶似乎有一根绳子轻轻的坠落了下来,绳子的末端似乎还有张字条,他飞快的抓来一看,“想办法去南部,具体事宜稍后通知!小原。”

    是皇上,只有自己才会私下这么称呼他,丁放心中一阵惊喜,看来皇上已看穿自己的把戏,莫非真是演技过于拙劣了吗?丁放懊恼的想道。紧接着,只听‘吱呀’一声,门被打开了,一个面容温柔清秀的少女走了进来,柔声道:“丁大人,请节哀顺变,奴婢是依允,王爷派来照顾您的!”

    “走开!”丁放嘶哑着声音冷淡的说道。

    “丁大人,您用点晚膳吧,您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依允不紧不慢的说道,依次摆下饭菜碗筷,随后便静静的站立在一旁。

    “我说了我不吃,你还不快走吧!”丁放恼怒的喊道。

    依允朝他投去温柔的一瞥,淡定的说道:“您的心情,依允很是理解,在很小的时候,我也失去了全部的家人,起初,我也是和您一样,不吃不喝的,只想去与他们相聚,可是,渐渐的,我醒悟了,只有自己快乐的活下去,才是对死去家人的最好回报呢!”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