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六十章 旱情严重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章 旱情严重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是!”于翰林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也安定了不少,微笑着问道:“皇上莫非心中已有良策?”

    “良策倒谈不上,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凡事都有应对的法子,不需太过于忧虑,也不宜*之过急。”韦广晖抚着右腿,微皱着眉头,继续说道:“朕现在担心的是北方的旱情,那四地原本旱情不至于如此严重,只是因为原来的两处水源,无端被无争山庄抢占了一处去,稍有旱情,又仅留的一处佑水自然难解燃眉之急啊!强行夺回朱河,难免与无争山庄起正面冲突,而且……唉,希望那水行政置官能找出解决办法,以早日解除老百姓的后顾之忧吧!”

    “其实,微臣觉得当地的旱情也没有严重到*迫老百姓背井离乡的地步,臣倒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又是他们的阴谋诡计?”于翰林不无担心的说道。

    韦广晖微微一笑,说道:“你又说到朕的心坎上了,朕担心这些百姓也是他们实施其计划的棋子之一,朕宣你来,还有另外一事,附耳过来!”

    于翰林走了过去,倾下了身去,听到韦广晖所言后,大吃一惊,结结巴巴的说道:“您,您的意思是,他,他,真是无辜的?”

    “连你也瞒着,朕实在是迫不得已,你快些去办吧!”韦广晖笑道。

    于翰林惊疑未定,问道:“可是臣如果去将他救出,那王爷不是会怀疑丁放吗?”

    韦广晖摇摇头,笑道:“你平时的机智谋略上哪去了?你怎么能去救他出来呢,朕要你去杀他!”

    “杀他?”于翰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茫的问道:“您让臣越来越糊涂了,杀他,不,伤了他后,又怎么让他去到南部聚集、煽动那些老百姓呢?”

    韦广晖站起身来,苦笑道:“看来你是于依依待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吧,你的脑子怎么会被同化得如此的厉害啊?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想通后尽早动手,让那些老百姓如果真沦为他们的炮灰可就是你的功劳了!”

    “皇上!”于翰林不安的站起身来,“微臣愚钝,微臣一定会尽早领会您的旨意,绝不会令您失望的!”

    “好!你下去吧!”韦广晖含笑道。

    于翰林走后,韦广晖唤来韦叶,说道:“要变天了,你送些治疗风湿痛的药丸去到王爷府上吧!”

    “是!”韦叶正待退下,韦广晖忽然叫住他,说道:“你将这颗药丸设法交给靡颜,别让旁人察觉!”

    “奴才领旨!”韦叶心领神会的说道,手捧着一粒普通的药丸退下了……

    靡颜摇了摇头,叹道:“你呀,就是太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了,皇上对你的忍耐总会有个限度的,你表面上还是要给他些脸面吧!”

    韦奇云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就一直在等着他撕破脸皮呢,终日看着他那副假情假义、道貌岸然的面孔,我真是受够了!”

    靡颜迟疑的说道:“你,果真这么恨他么?他毕竟是你一奶同胞的兄弟啊!”

    “兄弟?他继位以前可能我们还是,现在是徒有兄弟之名啊!”韦奇云仰头喝下黑米粥,一面擦拭着,一面说道:“你别管那么多了,好好的吃饭吧,我去会会那个大红人去!”

    “哎,你等等我,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靡颜赶忙放下筷子,快步跟上他。

    韦叶在厅中走来走去,幸亏自己也颇为了解这位王爷的脾性,也早已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不然遭遇如此冷遇,常人心理恐难以接受。那靡颜小姐也真是独具眼光,怎么就单单看上了他呢?这皇上也是,居然放心大胆的将她派来作为内应,怎么就能断定她与这王爷不会拧成一股绳来一致对外呢?这老话都这么说,“女人心海底针”,包不准她真已经站在王爷那边了呢?不行,待会自己一定要多多观察她,有机会再试探试探,为皇上带去有价值的情报去。想到此处,韦叶心中兴奋不已,移动的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丝毫没发觉已出现在门边的韦奇云!

    “咳咳……”韦奇云清了清喉咙,韦叶听到后如梦初醒,忙不迭转过身来下了身行礼,“韦叶叩见王爷!失态之处还望您见谅!”

    “起来吧!”韦奇云面无表情的从他身旁走过,靡颜掩口一笑,跟随他而进去,衣袖无意中扫过韦叶的脸庞,他匍匐在地,忽然发现手边有一小条丝绢,赶忙拾取塞入衣袖。靡颜不经意的在他前面放缓了脚步,韦叶朝韦奇云探去,只见他依然在前行走,韦叶赶忙稍微起身将那颗药丸递于靡颜手中,随后冷静而稳稳的站了起来。

    “说吧,他派你来有什么事!”韦奇云坐了下去,语气冷淡。

    韦叶拱手笑道:“皇上说,天气有变,担心王爷旧伤发作,所以特命韦叶送来一些活学止痛的药丸!”他微倾着身子将药盒呈上,靡颜正待上前接去,忽听韦奇云冷冷说道:“多谢皇上的赏赐,但本王的旧伤已痊愈,这些药丸也用不到了,你还是拿回去吧!”

    “这……”韦叶为难的说道:“皇上赏赐之物怎么能拿回呢?这不是拒绝圣恩吗?韦叶还从未遇到过此类的事呢!”

    “凡事都有个第一回嘛!”韦奇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若不敢如实回报,本王建议你就将它丢弃了,或者自己留下来用,我不会告密的啊!”

    韦叶笑道:“王爷与韦叶开玩笑呢,既然您用不上,韦叶回去如实禀报就是了!又怎敢自行处理呢。”

    “王爷,您也真是的,皇上既然送来了,您就收下吧,有何必让原侍卫长难做呢!”靡颜娇声笑道,见韦奇云并无出言反驳,便快步走上前,接过药盒,望向韦叶笑道:“王爷最近火气大了些,原侍卫长还请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韦叶使着眼色,示意他快些离开。韦叶心领神会,微笑说道:“王爷既然无虞,那韦叶就先行告退了,将您的情况向皇上禀报!”说着,他稳稳的退下转身离去了。

    靡颜端着药盒走向韦奇云,嗔怪道:“你今天怎么了,大家好心好意的为你送来补药,你怎么就是不识好人心呢?”

    韦奇云一反常态的对她不予理睬,目光空洞的望向窗外,大雨倾盆而下,将刚冒出嫩芽的幼苗淋得格外的青翠欲滴,惹人怜爱,湖中的水位上升了不少,因为春雨的滋润,湖水显得格外的碧绿清透,调皮的溅起朵朵水花,洒向一旁的青草,煞是可人!

    韦奇云眼中闪现出一些温暖,缓缓说道:“以前也是这么个大雨天,我带着他在草地上玩,可雨突然下大了,没有躲避的地方,我拉着他跑回家,可在经过一个湖边时,他脚下一滑,摔下去了,当时把我吓得,连自己不谙水性都给忘了,便跳下去救他。到最后,还是他将我救上来的,害得我还被灌了几口湖水呢!”

    “她是谁啊?”靡颜怯怯的问道。

    韦奇云似乎没听到她的询问,继续说道:“他那时身体不好,可是很喜欢戏水,有好几次还故意跳进湖里,害我一阵好找呢!”

    “哦!”靡颜心中一阵落寞,看到他眼中的柔情时,一股无名之火忽然直冒了上来,他所说的她到底是谁啊,是他以前的"qing ren"吗?他怎么可以当着自己的面如此的毫不顾忌呢,是不是太侮辱人了?

    就在她打算质问的当口,一名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说道:“王爷,不好了,别苑失火了!”

    “什么?”韦奇云自回忆中猛然醒来,问道:“里面的人怎么样?火势控制住了吗?”

    “火势太大了,还在扑灭中,据说已经发现几具尸体了!”

    “里面的客人呢?”韦奇云脸色一紧,急忙问道。

    “男客没事,女客、老客的尸首都已经发现了!”那下人慌乱无措的回道。

    韦奇云猛的站了起来,拔腿往外跑去,靡颜赶忙一边跟上,一边吩咐道,“还不快些去准备马车?”

    当韦奇云赶到时,别苑已只剩残垣断瓦,大半结构倒塌,大雨依然在倾泄,但火势却奇异的继续燃烧着,靡颜为他撑着雨伞,喃喃的说道:“这么大的雨怎么会……”

    韦奇云紧锁着双眉,极力在人群中搜索着,忽然他眼前一亮,不顾大雨的侵袭朝一个跌坐在雨中的白色身影走去,靡颜赶忙跟上,走近一看,原来那白色身影竟是丁放,只见他坐在两具焦黑的尸首中,面容呆滞,欲哭无泪,任由雨水冲刷,灵魂似乎在刹那间已飞走了般。

    韦奇云蹲下了身去,轻声道:“丁大人,还不能确定他们是谁呢,你可别胡思乱想!”

    丁放对于他的安慰置若罔闻,痴痴的拉着那两具尸体的“手”,韦奇云转头问一旁的下人,“他们身上有何物件么?”

    “回王爷,就只有一个枕头和一根拐杖!”

    “知道了,你快些将丁大人带走吧!”韦奇云吩咐道,仔细的打量着那两具尸首,面容虽然已无法辨认,但依稀可见确实是一个老者,一个女人,身上的衣物已成粉末,那女人的死状极是悲惨,身上也呈焦黑,但双手却依然紧紧的护着一个枕头,老人大概是为了救出她,头部被大件撞击得面目全非……

    韦奇云捡起那被烧成半根的拐杖,仔细的查看了一番,随后交由一旁的下人,淡淡的说道:“切忌让火势蔓延到树林,房屋上被泼了油,不可接触到水,用沙子掩埋吧!”

    “是!”下人随即下去布置灭火任务去了,丁放也被架到马车内,被送往韦奇云的府上。

    靡颜不忍看向那两具尸体,说道:“王爷,咱们也回去吧!你不能再淋雨,否则旧伤只会越来越严重了!”

    韦奇云点点头,默默的回到马车内,闭上双眼,神情极为肃穆。靡颜坐在一旁,看向窗外,若有所思。

    忽听韦奇云说道:“你对这场大火怎么看?”

    “啊!”靡颜吓了一跳,随即平静的说道:“你方才说是房屋上被泼了油,一定是有人蓄意谋害丁大人一家吧!”

    “哦,你认为是谁呢?”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