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九章 加强巡逻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九章 加强巡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朕没事,血也止住了,明天再说吧,这里有烛台,你可以安心睡了!”韦广晖若无其事的笑道,不由分说的扶她躺了下去,掖好被褥,自己也躺在她身边,环抱着她闭上双眼。

    朱霜霜惊魂未定,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平静的面容,隐约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韦广晖忽然伸手随意的点中了她的睡穴,于是朱霜霜便昏昏沉沉的酣然入梦了……

    这时,他兀自的起了身,走到烛台处坐了下来,细细打量着伤口,除了有些红肿外并没有其他异常,至今为止身上也没有不适之处,看来那绣花针并没有被喂毒,那么这应该不是有心之人为之,莫非真是自己多想了?可是,突然熄灭的烛台,诡异的气氛,还是就是那枚突然出现的绣花针,它为什么会不偏不倚的在那时立在床边呢?霜霜不擅于女红,弄月宫中的宫女也无人做此事,又怎么会有绣花针呢?他拿出那枚幽幽闪着银光的绣花针,仔细端详了许久,却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来。到底是什么人下的手,他有何意图呢?真正的目标是谁?想到此处,韦广晖心中一紧,凶手居然已伸手到自己和她的寝室中了?这弄月宫的警卫必须进一步加强了,否则她的处境只会越来越凶险!他轻搓着那枚绣花针,冥想许久,直至天色微白才渐渐睡去……

    “皇上,皇上……”韦广晖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耳旁疾声唤道,听声音似乎是霜霜,他猛然醒来,只见朱霜霜正蹲在床边,焦急万分的看着自己,神色惊恐,眼中含泪。他锁着眉头,声音微哑,说道:“你怎么了?”

    “你不舒服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啊,御医都告诉我了!”朱霜霜哽咽道。

    “御医?朕没事啊,他说什么了?”韦广晖捧着她的脸庞微笑说道:“你看朕不是好好的么?”

    “还说呢,你都睡了一天了!”朱霜霜抹着眼泪说道。

    “一天?”韦广晖迷惑不解的望向窗外,果然,天色已近黄昏了,大概是昨晚那晚汤药的作用吧,他微微笑道:“朕前几日微感风寒,已经近痊愈了,你不必担心啊。”

    他坐起身来,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身子乏力,便靠在床头,极力笑道:“朕有些饿了,你去弄些吃的来好么?”

    “都热了好几遍,我喂你吃!”朱霜霜擦去眼泪,温柔的说道。

    ……

    翌日,太阳刚露出脸,韦广晖便已醒来,朱霜霜则衣不解带的守候在床边,泪痕犹然印于脸庞,他轻叹了口气,悄悄的起身,为她盖好御寒之物后,便捧起衣裳轻声离去。

    “皇上!”门外小墨正欲劝诫,被韦广晖制止住,“好好照顾卿妃娘娘,朕没有大碍!”

    他穿戴好之后,正色道:“朕不在时日后你需寸步不离于娘娘,这弄月宫之中也存凶险,去查查这根绣花针的下落!”

    小墨接过,细细端详,说道:“弄月宫中并没人做女红啊?怎么会有绣花针呢?”

    “这是那晚朕在寝室里发现的,你暗自去查查,朕怀疑有人意图对她不轨!”韦广晖严肃的说道.“是!”小墨深明其中的厉害,郑重其事的回道。

    韦广晖径直去了光明殿,殿中百官们已齐聚,行过朝拜礼之后,韦叶上前例行公事喊道:“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皇上,臣有本!”中书院里的一位老臣率先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奏道:“臣要为丁放丁大人喊冤!”

    “齐大人,你说!”韦广晖和颜悦色的说道,对于老臣他一向是敬重有加的。

    “臣听闻您已对丁放丁大人下了缉捕令,臣以为事情尚未查清,不可妄下定论啊,不然只会再添几条冤魂哪!还望皇上三思!”

    “老大人宅心仁厚,只是皇上既然已下缉捕令,自然对丁府一事已彻底清查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您又凭什么断言皇上会酿成冤案呢?”一旁的宇文徽忽然上前笑道。

    “宇文大人此言差矣,齐大人只是行直谏之职,又何来冤案之说?”另一名大臣愤愤不平的说道。

    眼见一场激烈的唇枪舌剑即将上演了,韦广晖心中一阵烦闷,忽然拍案而起,一瞬间殿中变得鸦雀无声,刚才还争论不休的两方大臣惊恐万分的望向他,随后均不约而同的扑倒在地,全身如筛糠般颤抖不已。

    韦广晖皱着双眉,脸色铁青,沉声说道:“诸位若没其他事奏来,今日朕不如就将这大殿暂设为辩论堂,待你们争论出对丁放的处理结果来再行通报朕,诸位爱卿觉得意下如何啊?”

    “臣等失态,请皇上恕罪!”大臣们匍匐在地,战战兢兢的说道。

    “朝堂之上,岂能等同平常场所,大家有何意见可以一一表明,但绝不允许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达成一己之私利而浪费大家宝贵的时间而置大局、社稷于不顾!”韦广晖语重心长的说道,紧接着他话锋忽转,朗声道:“丁放犯上作乱之证据确凿无疑,朕已决心尽早将他缉捕归案,届时会亲自审理,确保不会出现冤假错案,这点请众卿家放心。”

    他缓和了语气,坐下了身继续问道:“列位卿家还有何事启奏?”

    于翰林走上前,沉吟了片刻,说道:“微臣有一事启奏,近日北部大旱,农田几近干涸,恐影响今年的农作物收成。据臣观察,近几日亦有大少灾民放弃田地,涌入南部、中部等地另谋生路,严重扰乱了百姓的生活秩序,长此以往,微臣担心由这场大旱造成的影响将愈演愈烈!”

    “受灾的依旧是佑水、尔当、平吉、安庆四地吧?”韦广晖正色问道。

    “是!”

    “前几日不是来报北部降下了几场雨么?灾情依然没能缓解些许?”

    “旱情实在过于严重,这四地的灾情依然严重啊,老百姓苦不堪言!”于翰林忧虑的叹道。

    韦广晖微微颔首,说道:“天灾无法躲避,**之隐患却需早日根除!水行政置官何在?”

    “微臣在!”

    “朕命你前去探明当地的水利情况,佑水属原江的分支,朕建议你可设法引水灌溉,务必尽快为灾民解决缺水之忧!”

    “皇上所言甚是,臣会尽快去到受灾四地,探明当地实际情况,早日制定出找水引水方案!”

    “好!内府、仓人、廪人何在?”韦广晖见到三位大臣出列,颔首道:“三位卿家今日酉时前拿出赈灾预案来,待朕审视后,明日即刻往受灾地运出粮食、银两、御寒之物,赈灾事宜由赵大人、方大人负责!

    韦广晖口中的赵大人即赵宇通,正是赵然之父,方才众人在为丁放之事争论不休时,他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不敢参与其中,更无法为女儿女婿辩解,虽然赵然是他的女儿,他一直都相信她不会做出犯上作乱的事来,可那天的事实摆在眼前,令他迷惑难堪,惊疑不定的同时,面对皇上时自然生出内疚惧怕之感,甚至不敢直视他。可是,他没料到,皇上居然还将赈灾如此敏感重要之事交由自己负责,心中刹那间不由得一暖,眼中温热,几乎掉下泪来。

    “微臣遵旨!”两人跪下了身去毕恭毕敬的回道。

    “众卿家还有本奏来么?”韦广晖正襟危坐问道,殿下一片寂静,无人应答,他站起身来,说道:“若无其他事,今日就到此吧,退朝!”

    “臣等恭送皇上!”

    韦广晖往内室走去,一面走一面说道:“传于翰林觐见!”韦叶领旨赶忙去找于翰林去了。

    韦广晖伫立于窗前,方才还是风和日丽、云淡风轻,这会儿天色却是昏乱暗沉,狂风大作,看来一场猛烈的暴风雨要即将到来了。

    佑水、尔当、平吉、安庆四地毗邻无争山庄,这四地遭遇旱灾,无争山庄不知道情形如何?朱河、佑水都属于原江的支流,上回在那便已发现,无争山庄早已将朱河切断,将河水悉数引入庄内,造成周围的四地只能依靠佑水作为饮用源头,此次这四地遭遇旱灾日益严重,应与朱河被抢走有很大的关系。刚才在朝堂之上自己不好提及无争山庄和朱河,不然只会再次影响到朱霜霜在百官中的印象,影响到她在宫中的处境!

    这时,于翰林进来,他远远便看到韦广晖的满面愁容,大致已猜到他的七八分心事,他跪下了身去,和缓的说道:“臣于翰林奉旨叩见皇上!”

    “翰林,你来了!”韦广晖收起思绪,微笑着说道:“平身,过来坐下吧!”

    “谢皇上!”于翰林径直走了过来坐下,说道:“恕臣直言,皇上您让臣来是不是与四地旱灾之事有关?”

    “你果然深知朕心啊!”韦广晖笑道:“其实在你奏明此事时,朕也已知晓你真正所指,说吧,你是不是又发现什么新情况了?是与无争山庄有关?”

    “皇上圣明!”于翰林拱手赞道,“臣的任何想法都瞒不过您呢!”

    “好了,你别给朕带高帽子了,有话直说吧!”

    于翰林不假思索说道:“臣在调查的过程中,确实发现了一些新情况。臣在监视王爷府上之时,发现他居然与无争山庄还暗地有联系,他们是通过一种特殊驯养的鹰来互通信件的,昨天臣去弄月宫找您,可宫女说您一直在歇息,臣来不及禀报,便决定先派人去往无争山庄调查,昨晚他们便来报,证实臣所查确实属实,无争山庄如今表面虽然风平浪静,来客减少,门可罗雀,但实际上却不尽然,他们与外界联系并没有减少,尤其是于西域诸国的联系愈演愈烈,可谓是打得火勺热,臣怀疑这无争山庄一直在孕育一个巨大的阴谋!”

    “你居然也会有‘打得火勺热’如此露骨的词哈?”韦广晖忽然轻声笑道。

    于翰林脸色微赧,说道:“皇上,事态紧急呢,您还有心情开臣的玩笑!”

    韦广晖端起茶碗,悠闲的喝了几口,笑道:“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其实朕心里对形势的发展不免也有些忧虑,这韦奇云野心难泯,居然还企图利用无争山庄来与西域诸国联合起来,但是,你既已发现了他的阴谋,我们的胜算便也添了几分,你继续盯紧韦奇云,昨日朕大概是累极了沉睡了一天,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来禀报便是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