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八章 密信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八章 密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宇文梅躲避着他探究的目光,略微慌张的说道:“皇上所言真是羞煞梅儿了,上次梅儿一时冲动,对您和卿妃娘娘做出了一些无法弥补的错事,这次梅儿是真心悔过的。只是,梅儿始终无法心平气和的面对娘娘,冒犯之处,梅儿会向她请罪的!”

    韦广晖宽容的一笑,说道:“卿妃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你也不需对过往太过于纠结。她如今是贵妃,而且身怀龙子,朕希望你以后还是要按照宫中的礼数尊敬她,她是朕心爱的女人,朕不希望看到任何人怠慢于她!”

    “梅儿知晓了!”宇文梅忐忑不安的说道。

    “若没其它事,你就先退下吧!”韦广晖淡淡的说道。

    宇文梅虽然心中极是不愿离去,但无奈他已下命令,也只得依旨默然退下了。

    宇文梅走后,韦广晖摊开手掌,一根微细的红绳赫然显现,那是从那对玉佩的佩带里剔出来的。

    因为佩带亦是红色的缘故,这条细绳又是极为隐秘巧妙的编于其中,若不是仔细察看数遍,他几乎也未能发现。后来他故意将玉佩摔落,趁宇文梅捡拾之际,将红绳解下,不出意外的话,这条红绳应该就是丁放传来的密信了。

    他小心翼翼的解开红绳,摊开于桌上,只见上面写着“小心宇文徽,然儿已无虞”.宇文徽!如此说来,宇文府确实有人参与韦奇云的计划!韦广晖痛心疾首,紧握住那根红绳,刹那间它便已成灰烬消散于空中。他缓缓起身,心事重重的出了客厅,回廊中小墨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见他朝自己所处的方向走来,赶忙上前轻声说道:“启禀皇上,娘娘带着慕兰出门散步去了,您是要见娘娘么?”

    “不用了!”韦广晖只觉得异常的疲惫,说道:“朕有些累了,待娘娘回来你再来叫醒朕吧!”

    “是!”小墨上前扶住他,轻言细语道:“韦叶方才送来了汤药,奴婢去热热再端来,您先用了药再歇息吧?您放心,娘娘不知道此事!”

    韦广晖点点头,步伐沉重得迈向卧房,可躺下了身之后,睡意却仿佛又瞬间被抽走了般,头脑中思绪不住地翻腾上来,丁放的密信、宇文梅的话语、朱霜霜的身影如同走马灯般在他脑海中不住地滚动着,令他忽觉头疼欲裂,窗口射进来的月光刺得他双眼都无法睁开,一阵头晕目眩传来,他闭上双眼,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小墨端着汤药走进来时,只见韦广晖衣不解带、足履未动的躺在床上,她赶忙放下汤药,细声唤道:“皇上,您该用药了!”

    可韦广晖却半天都无动静,小墨俯身下去继续唤道:“皇上,您没事吧?皇上……”

    这时,他轻皱了下眉头,极力的睁开双眼,无力的说道:“朕没事,只是有些乏力。”

    “哦!”小墨松了口气,端起汤药,服侍他喝下后,便细心的为他解下外袍和鞋袜,柔声道:“您安心歇息吧,小墨会一直守候着您的!”

    韦广晖微皱着双眉看向窗口的月光,小墨随即领悟,上前拉好窗帘,转过身去,发觉他已闭上双眼。大概是汤药发挥作用了,不一时他便沉沉睡去,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小墨在床沿坐了下去,掀开被褥的一角,握住他的左手,调节气息,沉气入丹田,然后提气,将内力源源不断地输入他的体内……后来,她额上的刘海被汗水浸湿了,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滴落,韦广晖的脸色终见血色了,小墨这才收起右手,席地而坐,双腿交叉,调节起体内紊乱的气息……

    “小墨,你在哪里啊?”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朱霜霜轻柔的呼唤,小墨赶忙收住气息,起身稳步朝外走去,刚关上房门,朱霜霜欢快的声音便传来,“你在这呀?还以为你也出去了呢!”

    “嘘……”小墨指指里屋,轻声道:“皇上刚睡着。”

    “哦!”朱霜霜往里看了看,一面往客厅方向走去,一面说道:“宇文梅走了吗?”

    “早走了,她走后没多久,皇上说累了便睡下了。”小墨跟随她身后回道。

    朱霜霜坐下之后,神秘的笑道:“你过来,闭上眼睛,伸出手来!”

    “呵呵,主子难不成要送小墨礼物么?”小墨欣喜地说道,依照吩咐,闭上双眼伸出双手,只觉得手心一凉,随之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薰衣草?”一个精巧的紫色小瓶呈现眼前,小墨惊喜而贪婪的嗅着。朱霜霜笑吟吟的说道:“没错,我自制的,你最近睡眠不太好,知道你是最喜欢薰衣草的了,就为你配置了一瓶薰衣草水!专门为你配制的哦。”

    “多谢娘娘!”小墨爱不释手的紧握着那个小瓶,感激地笑道:“您对小墨真好!”

    “好了,别肉麻了,我可受不了,时候不早了,你快去歇息吧!你脸色有些不好呢。”朱霜霜含笑说道,转身正欲离去。

    小墨忽然走上来说道:“娘娘,您请留步,皇上今天看起来很是疲惫,您又有孕在身,依小墨看,是不是委屈您去偏房休息一晚呢?”

    朱霜霜忽闪着一双大眼,思索了片刻,爽朗的说道:“也好,那我先去看看他再去偏房吧,你先去睡,不必管我了。”

    “娘娘……”小墨欲言又止,见她已走了出去,便只好作罢,但愿娘娘不会发现皇上的异常吧。运出太多的内力,身子觉得有些发虚呢,真不知道皇上在为娘娘多次运功疗病后,还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小墨拖着沉重的步伐朝自己卧房走去……

    “啊!”朱霜霜此时觉得心中似小鹿乱撞,脸上红扑扑的,嗔怪道:“原来你在装睡啊?”

    韦广晖起身,往里稍微挪动着,紧拉住她躺下去,环抱着她于臂弯中,声音充满了磁性和魅惑,“小色鬼,趁朕睡着就来偷袭啊,想走,已经来不及了!”

    “我,我那只是睡前一吻!”朱霜霜羞红着脸极力辩解道,躺在他温暖宽广的怀中不敢动弹。

    “那朕得礼尚往来才是啊!”韦广晖不怀好意的笑道,“好香啊,是专程为朕洒上去的吧?”

    “自大狂!”朱霜霜没好气的说道:“是我方才配制花香水时沾染上的,谁还会在深更半夜的往身上喷香水啊?”

    “恩,是百合花香,朕最喜欢的味道呢!”韦广晖沉醉其中赞道:“清新、淡雅、温暖,你就如同百合花的化身,让朕沉迷……”

    “呵呵,你今晚又喝蜂蜜了,嘴巴这么甜?小墨不是说你很累吗?我看你很有精神啊。”朱霜霜喜不自胜,笑着的说道,翻过身去打量着他。

    韦广晖笑道:“朕本来是累极了,可不知怎么的,看见你来了便觉得神清气爽,睡意全消呢。”

    朱霜霜心中极是欢喜,低头笑道:“我是你睡饱了的缘故吧!对了,方才宇文梅找你什么事啊?她为什么说不能让我听到,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

    韦广晖轻拍了下她的臀部,佯装发怒道:“何为不可告人?几天没管教你就翻天了啊,看朕怎么修理你!”他翻身上来,眼中射出迷人暧昧的光芒,双手朝她身上欺来,朱霜霜既惊又羞,心中虽然渴望,但却掩饰不了含羞的窘态,索性闭上双眼任他处置。正当甜蜜的等候之时,忽然只觉胳肢窝一痒,她反射性的收起身子,大声惊叫道:“啊,韦广晖,你真狡猾,居然骗我!”

    韦广晖大笑的继续轻挠着她的身子,朱霜霜被他压住无法动弹,只能极力躲避着,忍不住出声大笑,喘着气说道:“你,你卑鄙,快住手,不然我生气啊!”韦广晖依然似孩童般与她打闹着,久违的轻松与快乐很快的溢满了他的心间,烛台仿佛都被感染了般,摇曳舞动不已,流下点点欢快幸福的泪滴……

    烛光突然熄灭了,两人同时停止了下来,朱霜霜心中一阵害怕,不由得蜷缩于他怀中,怯生生的问道:“怎么烛光忽然灭了?”

    韦广晖抱紧她,发现她居然在瑟瑟发抖,笑着安慰道:“没事的,大概是窗户没关紧,有朕在呢,别怕!时候不早了,正好你睡吧!”

    “我不敢睡,你去点亮烛台好不好?”朱霜霜央求道。

    “好,好,你待着别动啊!”韦广晖起身朝烛台方向走去,在桌上摸索着点火石,许久都未找到,他回头冷静的说道:“你待在床上别动,朕去去便来!”

    “你别走!”朱霜霜失声喊道:“我一个人不敢待着!”

    韦广晖无奈的笑了笑,回到床上,牵着她的手柔声道:“朕没走,在这呢,你乖乖的闭上眼睛,一觉醒来不就天亮了么?”

    朱霜霜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不觉得这房里有些不同寻常么,我心里无法静下来,总觉得是有什么事要发生呢,我们去偏房睡觉好不好?”

    “好吧!”韦广晖含笑抱住她,起身准备往外走,忽然只觉得脚下一痛,他轻哼了一声,一个趔趄,左手扶住床沿。朱霜霜赶忙问道:“你怎么了,猜到什么了?快放我下来!”

    “我没事!”韦广晖随即继续朝外走着,打开房门,加快脚步朝偏房走去,朱霜霜一路不停的问:“你真的没事吗?放我下来吧,有灯我不怕的。”

    韦广晖一言不发,踢开房门,将她放入床上,自己则脱下鞋,朱霜霜凑近一看,大惊失色,他的右脚袜子上已被染红了一大片,“出了好多血,怎么办?”她战战兢兢的抱着他的脚说道。

    韦广晖微皱着眉头,脱下袜子,一颗绣花针深深的插入脚后跟,他捂住朱霜霜的眼睛,果断的拔下了它,闷哼了一声,垂下了手,冷静的笑道:“你以后可不能再偷懒了,卧房里这些危险的东西都没及时清理啊,万一伤到你了怎么办?”

    “都怪我不好,很痛吗?”朱霜霜心疼的抚摸着他的伤处附近,起身道:“我去请御医来!”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