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七章 兴致勃勃的吃相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七章 兴致勃勃的吃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韦广晖体贴的扶着她,绕过客厅,继续朝饭厅走去,余光之中,朱霜霜撇见宇文梅那娇艳婀娜的身影,她似乎也看见自己,隐约露出带着挑衅的冷笑。“就让她在那等着是不是不大好啊?”朱霜霜怯怯的问道。

    韦广晖对于宇文梅的出现视若无睹,依然踏着优雅的步伐,温柔的拥着她继续往前走着,饭厅里,慕兰已将饭菜碗筷摆放好,见他们来到,迎上前笑道:“奴婢正要去禀报呢,可小墨说什么宇文梅来了,这早不来晚不来,非要吃饭的时候来,奴婢正在为难如此处置这桌菜呢!”

    “呵呵,我正好饿了,那我们就快些吃完再去见她吧!”朱霜霜兴致勃勃的坐了下来,不顾形象的抓起一个糕点望嘴里扔去,再夹起几样菜狼吞虎咽的吃下去。

    “娘娘,您慢点!”慕兰微笑的劝说道。

    韦广晖宠溺的看着她,干脆放下筷子,双手环抱于胸前,兴致勃勃的观看起她的吃相。

    朱霜霜觉察到他的注视,偏过头去,夹起一块白鱼放入他的碗中,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也快点吃啊,别让大家等太久了!”

    “好,你多吃点,不用管朕!”韦广晖忍俊不禁道。

    这时,小墨走了进来,呈上一碗黑米粥,笑道:“皇上,小墨没说假话吧,娘娘的食量可是变得大为惊人呢,您还是将就着吃这碗黑米粥吧!小墨刚刚熬好的。”

    韦广晖看着满桌的油腥食物正觉得头昏脑胀,食欲全无,这碗黑米粥真可谓是及时雨啊,他向小墨投去感激的微笑,说道:“朕也不觉得饿呢,霜霜,这桌菜可都交给你了啊,我只需要这碗黑米粥即可!”

    “你不舒服么?”朱霜霜忽然停了下来,眼神里充满了关怀。

    韦广晖一惊,随即恢复了神色,笑道:“没有,大概是午膳用多了,你尽管吃吧,宇文梅还等着呢!”

    “嗯!”朱霜霜见状也没多想,随即继续埋头于食物中……

    一刻钟之后,满桌的菜肴在朱霜霜一人强大的攻势下已被消灭殆尽,而韦广晖碗中的黑米粥却仍剩有一半,小墨和慕兰在一旁皆捂嘴偷笑,朱霜霜心满意足的擦拭着嘴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奇怪,怎么不见我娘来一起用晚膳啊?”

    “现在才想起你娘啊?”韦广晖不可思议的笑道:“就这些晚膳便能令你忘记她老人家?”

    “什么嘛?总是嘲笑人家,那是我想吃啊,还不是怪他啊!”朱霜霜抚着肚子不满的说道。

    “是,是,都怪咱们的小皇子太嘴馋了,也不知是像谁哦!”韦广晖笑道,一旁的小墨和慕兰早已是笑得前俯后仰。

    “不和你们一般见识,走吧,咱们该去会会这个宇文梅了,不知道她又有什么花样!”朱霜霜没好气的起身抱怨道。

    韦广晖上前牵住她的手,春风拂面般的温暖笑意蔓延于他的脸上,和她在一起,总是这般的惬意自在,若是可以选择,真希望能与她一道远离这个勾心斗角之地,远走他方过上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普通生活!

    宇文梅听到一声清咳声,回过身去,迎上韦广晖那亮如星光、深邃迷人的双目,温暖优雅的笑容铺洒在他那俊美的脸上,双手紧握着身旁那个我见犹怜、亲新可人的女子,她的双手不由得纠缠起来,听闻他来到弄月宫,自己满怀希望的来见他,可是呈现眼前却是令她心痛、无法释怀的一幕,他们怎么可以当着自己的面那么无所顾忌的“卿卿我我”?

    朱霜霜微蹙着眉头看向宇文梅,她是怎么了,一直定定的注视着韦广晖,爱慕、痛苦之情复杂的交杂于她的眼中,她居然无视一旁的自己,如此堂而皇之的展示着自己的情感?太不尊重人了吧!朱霜霜手挽着他的双臂,笑吟吟的说道:“宇文小姐久等,霜霜失礼了!方才我们用晚膳所以……”

    “娘娘很抱歉,我不是来看你的,而是有事想禀报皇上!”宇文梅冷冰冰的说道,眼神一直未离开韦广晖。

    “那既然你们有事相商,霜霜就不打扰了!”朱霜霜询问的望向韦广晖,依依不舍的松开他的手,正待转身离去,忽然韦广晖紧抓住她的手,说道:“你别走,宇文梅,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卿妃也不是外人!”

    宇文梅怪异的笑道:“可是梅儿要说的是王爷的事,娘娘听到也没关系吗?”

    “王爷,是哪位王爷啊?”朱霜霜迷惘的问道。

    “还有哪位王爷,宫里只有一位王爷啊!”宇文梅似笑非笑的说道:“娘娘您不可能不认识他啊,听说他还去过无争山庄呢,还与你的一位故人来往匪浅呢!”

    “住口!”韦广晖疾声道,宇文梅身子一震,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他随即温柔的看向朱霜霜,微笑道:“你先去吧,朕随后便来!”

    “王爷?”朱霜霜似乎没有听见他的话,自言自语道:“去过那儿的王爷!”是他!她猛然说道:“你说的是韦奇云!她说的是靡颜姨娘和韦奇云,是吧?”

    “霜霜!”韦广晖抱住她,轻声安抚道:“听话,先去好吗?”

    “我不可以听是吗?那好,我先走了,你要快些来哦!”朱霜霜乖巧的笑道,转身走去。

    目送她远去,韦广晖随即回到厅中,坐了下去,正色说道:“你想说什么?”

    宇文梅兀自走上前,神秘的笑道:“梅儿要告诉您的事,绝对是韦奇云的机密哦!我若说了,有什么奖赏么?”

    “奖赏?朕还以为你是要戴罪立功呢!”韦广晖冷笑道。

    “皇上!您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的绝情了,以前梅儿要什么,您都二话不说就给梅儿的!”宇文梅娇声道。

    “今非昔比,其中的原因你应自知,宇文梅,你有什么话快些说吧!”韦广晖颇为不耐烦的说道。

    宇文梅见状只得回到正题上,“韦奇云知晓皇上与丁放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缝,他想从中做文章!”

    “继续说下去!”韦广晖饶有兴趣的说道。

    宇文梅坐下了身,笑道:“丁放一家人不是突然消失了吗?其实是被韦奇云安置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去了!”

    “你有何证据?”韦广晖严肃的问道。

    “您看,这件东西您应该眼熟吧!”宇文梅掏出一对玉佩,韦广晖顿时呆住了,这是他送给丁放的新婚之礼!如今怎么会到她的手上去?

    “你从哪拿到的?”韦广晖铁青着脸问道。

    宇文梅娇笑道:“梅儿不是说了么,他被韦奇云安置下来了,这玉佩对于韦奇云来说得来自然是轻而易举!”

    “哼!朕问的是你,你是从何得来的?”韦广晖紧盯着她的双目威严的问道。

    宇文梅目光闪烁,躲避着他的追问,颇为心虚的说道:“是梅儿趁韦奇云不注意的时候偷拿出来的!”

    韦广晖探究的望着她,冷笑道:“看来你撒谎的功夫还需要练练,宇文梅,还不从实道来,是想让朕将你留下的杖责一并补上么?”

    宇文梅花容失色,跪下了身去,说道:“皇上恕罪,是韦奇云派梅儿前来的,他将此玉佩交给我,让我带口信给您?”

    “你知错能改这很好!”韦广晖颔首道:“你在他身边也要注意安全,毕竟他也不是等闲之辈,你不是他的对手.”

    宇文梅眼眶一热,脱口道:“只要能重新获得您的信任,梅儿就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不会畏惧!”

    她看向那一对玉佩,继续说道:“可是,您真不打算去营救丁放一家吗?他们现在可是落在王爷手上呢!”

    韦广晖撇了她一眼,叹道:“他那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朕狠心啊!”

    “您还是对婚宴上的那场意外无法释怀吗?可是,梅儿觉得那天赵然有些不大对劲呢,您就不想去查明真相么,说不定他们是被冤枉的呢?”宇文梅闪烁其词的问道。

    韦广晖深叹了口气,说道:“刚开始朕也觉得事有蹊跷,甚至还约他出来想一道查明真相,可没想到,一言不合,他居然将侍卫击倒,随后还意图对朕下手!”

    “啊,还是这样的事?可是,丁放与您情同手足,他又怎么会忍心对您下手呢?”宇文梅颇为怀疑的问道。

    “叮当”一声,韦广晖手中的玉佩掉落在地,瞬间一对精致贵重的玉佩便裂成了几瓣,宇文梅赶忙蹲下了身去捡起,无比疼惜的说道:“真可惜了,上等的白玉呢!”

    韦广晖却是视若无睹,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告诉丁放,朕与他之后的关系就如同此玉佩,希望他好自为之吧!”

    宇文梅小心翼翼的包好残破的玉佩,说道:“梅儿始终觉得丁放是有苦衷的,您还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否则,他若实在走投无路,说不定会选择站到王爷那方去,如此一来,无形之中不是就壮大了王爷的势力,对您、对整个皇宫带来了隐患吗?”

    韦广晖冷笑道:“自他以下犯上的那刻起,便已表明了他的狼子野心,如此不辨忠奸,朝秦暮楚之人,朕不要也罢!另外,朕已对他下了缉捕令,希望你能告知韦奇云交出丁放一干人等,否则一概以逆谋论处。”

    “朕这损失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一个丁放也掀不了天,与江山社稷为敌的人,终不得好下场!”韦广晖信心满满说道。

    宇文梅赞许地点头,说道:“梅儿相信您的智谋于魄力,丁放之辈始终翻不出您的手掌心的!”

    “对了,皇上,还有一事,那赵然醒来以后变得痴痴呆呆的,连丁放都不认识了,整日都抢着枕头当她的娃娃呢!”

    韦广晖心中一痛,一股急气直冲喉间,他竭力保持平静,暗自调节着气息,脸上丝毫不见波澜起伏,只是随意的说道:“大概是打击太重,造成她神志暂时不清吧!”

    “是啊,失去孩子是对女人最大的打击了!”宇文梅同情的叹道。

    韦广晖不经意的说道:“你似乎比较关心赵然啊,卿妃才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朕觉得你对她有些漠不关心呢,莫非还是因为上次弄月宫一厂朕对你的惩罚使得你始终对她耿耿于怀么?”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