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五章 一封信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五章 一封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时,房门被轻缓的推开了,慕兰手托着茶具走了进来,见朱霜霜和小墨相对而坐,不由得笑道:“咱们这可真是热闹啊,深更半夜的都不睡觉,秉烛夜谈呢。”

    朱霜霜接过茶杯,一饮而尽,颇为舒心的笑道:“你们若是困了,便去睡吧,我大概睡得太久了,都没有睡意了呢!”

    “呵呵,娘娘是想皇上想得打紧所以才睡不着了吧!”小墨打趣笑道。

    “你这丫头,看来不修理是不行了!”朱霜霜掀开被子,呵着手朝小墨的咯吱窝挠去!

    卧房中,笑声不断,满室温馨,烛光欢快的摇曳着,与窗外飘风苦雨、云迷雾锁形成鲜明的对照……

    韦叶只得咬牙默默地退下了,皇上此刻心中定是极为担忧卿妃娘娘的,自己若一味的强留只会惹得龙颜大怒,还是尽快的去弄月宫打听出娘娘的情形,再回来伺候吧。

    韦叶走后,韦广晖兀自起了身,径直去到书桌旁,思索了片刻,迅速的写下几个字,细细封好之后,沉声唤道:“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

    “速速将此信送去丁府!”韦广晖正色吩咐道:“不得让第二人知晓此事,该怎么做明白吗?”

    “是!”侍卫接过信笺,恭敬退去……

    丁放依然守候在喜床前,赵然依旧没有醒来,丁老爷子在了解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后,也只得长吁短叹的离去了。

    忽然,丁放只觉得耳边飘来一阵寒风,紧接着一道白光直刺向自己,他本能的抱住赵然往旁边躲闪,随后便听到“咚”的一响,一把精巧锋利的匕首深深的插入了左边的床架之上,匕首上依稀飘拂着一封信笺!

    丁放警觉地观察四周,只见屋外黑影一闪,随即便消失在高墙之外,来人武艺高强,方才若想取自己性命那是如探囊取物,但他似乎并没打算长久的纠结于此,准确地说,他并无害人之心,信笺,匕首上的信笺引起了丁放的注意,或许他的目的就是给自己送信?丁放果断的停止了追踪的脚步,折回床边取下匕首,打开信笺,那熟悉苍劲的字体令他不由得激动不已,难道是他?

    丁放快步走到烛光下,仔细地检查着笔迹的走势,确认字迹确实不是有心之人模仿的,那么这张字条的确是皇上派人送来的,来人既然行踪如此的飘忽诡秘,皇上必定是不想有其他人知晓此事。欣喜之情浮现于他的脸上,如此看来他对于自己还是信任有加的,并未因为赵然而怪罪下来,他反复的看着字条其上仅有八个大字——未时一刻老地方见!

    未时已过了,必须尽快去赴约,丁放燃烧了纸条,犹豫不决的望着昏迷不醒的赵然,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选择迈开脚步奔去老地方。这老地方是他和韦广晖自小便约定好的地方,就在皇宫里面,虽然离丁府还有一段路程,一刻钟的时间赶去也是绰绰有余。

    当他赶到时,韦广晖正坐在二楼的阳台上悠闲的品着茗,灿烂的阳光洒下来,使得他的周身看上去似乎包围着圣洁柔和的光芒,令人不敢近身。

    “你来了!”韦广晖转过座椅,微笑的望着他,“坐吧!”

    “是!”丁放拘谨的坐在其对面,不敢直视他那深邃的双目。

    “赵然怎么样了?”韦广晖语气里充满了关怀,眼神也是急切的,丁放闻言心中一热,怯生生的说道:“承蒙您关心,她的情况稳定多了!不知卿妃娘娘身子如何?”

    韦广晖风淡云轻一笑,说道:“她没事!放心吧。你还记得么?我们小时候最喜欢来这里了,其他地方都是属于大人的,而独有这座以前废弃的楼房却是独属于我们的秘密之地,朕在继位后便将它粉刷一新,你许久没来了吧,不觉得此处的情境丝毫未变吗?”丁放唯唯诺诺的点点头,一时没体会他言语中的含义。

    “可是,这到访之人的心境却是大大的不同了啊!”韦广晖意味深长的叹道。

    “臣,臣只是没有脸面见您,都是因为臣,娘娘才会几乎遭遇不测的,臣真是无地自容、罪该万死啊!”丁放内疚得眼泪几乎掉下来了。

    韦广晖微笑问道:“你果真认为赵然是有意为之么?”

    丁放惊疑不定的望着他,“不知皇上之意是……”

    “赵然的品行你我还不了解么?她是那么的善良纯真,落人井石之事她是断然不为的,更何况,她又是第一次见到霜霜,两人颇为投缘,更没可能加害于她!”韦广晖坚定的分析道。“而且,你不觉得事情发生的时间太过于巧合了么?不迟不早,不偏不倚的,正好在我们眼下发生?”

    “皇上,您能如此的体恤微臣,叫我真是……”丁放禁不住哽咽了,一时语塞。

    韦广晖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道:“你们是什么样的人朕会不清楚吗?现在最要紧的是查出真相,揪出幕后主谋,朕相信他们的行动才刚刚开始。”

    “朕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此时我们已没有时间悲伤了,他们比朕预料的卑鄙凶残许多,为了女人们的安全,我们必须及早自悲痛中走出来,做好应对的万全准备!”韦广晖语重心长的说道。

    丁放毅然擦去泪水,斩钉截铁的说道:“皇上您说的对,一味的悲伤只会中了敌人的诡计,您说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

    韦广晖望向远处的森林,眼神飘渺,语气却是坚定的,“他们此番的意图在于离间我们,那么,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吧!”

    “将计就计?”丁放迷惑不解的说道:“您的意思是……”

    韦广晖轻声笑道:“只是恐怕要难为你了,附耳过来吧!”

    丁放赶忙起身凑了过去,闻言直点头,最后笑道:“果然是妙计,微臣定会极力配合,让他们看不出纰漏的。”

    韦广晖忽然朝前努努嘴,丁放循着其视线望去,只见树林中隐约闪现着几个黑色的身影,正一动不动的趴在树枝上,若不仔细查看,还难以发现呢。忽然,他觉得耳边传来一阵急烈的风,脸颊火辣辣的痛,本能的他捂住双颊抬头望去,只见韦广晖眼冒怒火,神情震怒,高声喝道:“你居然还不认罪,难道非*得朕将你们交由大理寺么?”

    这就开始了啊,丁放心领神会的站起身来,毫不示弱的说道:“皇上若想屈打成招,尽管按您心中所想行事吧,臣绝不敢有半句怨言!”

    “屈打成招?事实都摆在眼前,你居然还在狡辩?”韦广晖气得脸庞微红,双手发抖,愤怒的指着他的额头骂道:“好你个丁放,朕真是有眼无珠,这么多年都错信你了,赵然做出犯上作乱之事,你竟一心徇私,信口雌黄,还妄图为她脱罪,看来朕不依法严惩你是不知悔改的!”

    “来人啊!”

    “您别喊了,不会有人来的。”丁放狡黠的笑道:“臣既然敢来见您,那几个侍卫能不顺手对付了么?”

    “什么?”韦广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起身往楼下看去,果然,那几名侍卫不知何时倒地不省人事了。“你,你居然敢……”

    丁放闪电般的点中了韦广晖的穴道,冷笑道:“君不仁,也怪不得臣不义了!您可知道微臣心中的苦楚吗?是,都是赵然的错,是她害得卿妃娘娘掉落水中,可是,她肚中的皇子总是没事吧?我们呢,到头来我们却失去了亲骨肉,您不仅不体恤臣子的感受,反而还想将然儿打入天牢,您这样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韦广晖躺在躺椅上,无比震惊的望着他,只可惜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痛心疾首的叹息!

    “皇上恐怕必须独自在此待会儿,给微臣一些时间准备准备吧,丁放担保日后都不会出现于您眼前的!”丁放伤感的说道,“你我君臣一场,没想到却落得如此,希望您日后好好保重,后会无期!”话音方落,他便狠下心来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决绝而无奈的背影……

    大约一个时辰后,韦广晖才觉得体内的气血又顺畅了起来,看来穴道终于解开了,他活动了下手脚,不经意的朝树林望去,果然,那几个黑影已经不见了,他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慢条斯理的站了起来,虽然依然有些头重脚轻的感觉,但心中却是怡然自得,他晃晃悠悠的下了楼,为那几名侍卫解开了穴道,郑重其事的说道:“即刻回宫!”

    “是!”侍卫们神情恍惚,对于方才发生的一切还没法理清思绪,自己到底是何时,因为什么缘故而昏厥过去的呢?

    韦广晖一言不发的上了马车,树林中的那些人必定是去报信去了,我们已经成功的迈出第一步了,接下来就得看两人的默契程度……

    “韦叶参见皇上!”韦广晖刚到凝霜殿,便见到韦叶慌乱不安的迎了上来。

    “卿妃的情况如何?”韦广晖一边快步走入殿中,一边问道。

    “哦,娘娘那边倒没什么大碍,奴才有关于丁府的事禀告您!”

    “丁放逃走了?”韦广晖微皱着眉头问道。

    韦叶赶忙回道:“不止丁放,赵然,丁老爷子,整个丁府上的人忽然都消失了,就在刚才,于大人前来通报的!”

    “于翰林?你速速宣他进宫!”韦广晖不假思索的吩咐道。

    “是!”

    这丁放行动果然迅速,整个丁府忽然人去楼空,他们接到探子的回报后,也应该能预料到此事,接下来,必须让他们相信自己与丁放是真正的决裂!韦广晖手敲着桌子,陷入了沉思当中……

    韦广晖自躺椅中坐了起来,微咳了几声,随和的说道:“你来了,快平身,过来坐吧!”

    “是!谢皇上。”坐下之后,于翰林不经意的打量起韦广晖,只见他面容疲惫憔悴,神情忧伤,精神有些萎靡,声音亦是有气无力,“朕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有些事情想要托付于你!”

    “皇上,为朝廷效力是翰林的职责所在,您尽管吩咐便是。”于翰林冷静的说道。

    韦广晖微微颔首,叹道:“先前朕让你和丁放一起查办的事,恐怕这重托如今必须全部压在你肩上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