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三章 意外落水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三章 意外落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皇上,那不是卿妃娘娘和丁夫人吗?”韦叶眼前一亮,惊喜的喊道。

    三人顺着韦叶的指向望去,果然,只见朱霜霜和赵然两人站在河边,颇为开心的畅谈着什么!

    韦广晖露出温暖笑容,说道:“看来这里也不是清净之所了!”

    “不好!”韦叶呼道:“娘娘,危险!”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朱霜霜似乎是脚下一滑,本能往后抓去,但是接下来的一幕令人匪夷所思,赵然居然鬼使神差般的在后面猛推了她一手,使得原本站立不稳的朱霜霜,扑通掉下了河水……

    韦广晖心急如焚,施展轻功飞身朝她跃去,“皇上!”韦叶、宇文梅拔腿跟上,而丁放呆若木鸡,失魂落魄般端坐在原地,待他回过神来赶去时,韦广晖已将朱霜霜自冰冷的河水中救起,朱霜霜脸色苍白,全身不住的颤抖着,韦广晖脱下外套紧紧的抱住她,沉声问道:“哪里有暖炉?”

    “啊!不远处的厢房就有,请随微臣前来!”丁放如梦初醒,战战兢兢的说道,起身往前走去,顾不上呆坐在草地上的赵然。

    “韦叶,照顾好丁夫人!”韦广晖冷静的命令道,随即飞身而去,留下韦叶、宇文梅两人面面相觑,赵然则依然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

    “哐当”踢开门,韦广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暖炉前,丁放则跑去拿来棉被,递给韦广晖,尔后不知所措的伫立在一旁!

    “御医来了么?”韦广晖一边揉搓着她冰冷的手脚,一边焦急的问道。

    “快,快到了!”丁放结结巴巴的说道。

    韦广晖忽然将朱霜霜扶正坐起,自己则在其身后坐好,运起内功,往她体内源源不断的输送着内力……

    “皇上,御医来了!”

    韦广晖停止输送内力,极其小心的将朱霜霜抱起,平放在床上,御医顾不得行礼便连忙上前去诊断,韦广晖则紧握着双拳,愁眉紧锁,站立在一旁。

    不一时,御医便来禀报,“启奏皇上,小皇子平安无虞,真是不幸中之万幸啊!”

    “卿妃怎么样?”韦广晖急道。

    御医叹了口气,说道:“娘娘怕是感染了风寒,但所幸的是,娘娘体内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支撑着,老臣相信经过静养,娘娘应该是有惊无险!”

    “静养?风寒只需静养即可痊愈么?”韦广晖冷冷的问道。

    御医微低下头,无奈的回道:“其实依娘娘的体质来讲,感染了风寒用些药才能尽早痊愈,可是,娘娘目前怀有龙子,微臣不能贸然用药啊!”

    “我不要用药!”朱霜霜无力但却坚定的说道。

    “不行,朕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深陷危险!”韦广晖心疼的望着她惨白的面容,斩钉截铁的说道。

    朱霜霜虚弱的笑道:“他是我们的孩子呢,你真的忍心去杀死他么?”

    韦广晖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叹道:“朕又何尝忍心啊?”

    “放心吧,霜霜没有那么娇气,我一定能挺过来的!”朱霜霜信心满满的笑道。“你答应我,不许伤害我们的孩子,不然我会伤心死的,好不好?”

    韦广晖看着她哀婉的眼神,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说道:“我答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全身都暖暖的,舒服极了。”朱霜霜笑道,忽然她转头望见了丁放,不由得回想起方才赵然的怪异举动来,她眼神里闪烁出一阵惊恐,惊叫道:“我,我要回弄月宫去!”

    “霜霜,不要怕,没事了!”韦广晖温柔的安抚着她,轻轻的拂过她的睡穴,梦幻般的轻声道:“睡吧,醒来就回家了!”

    朱霜霜终于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韦广晖遂起身,吩咐道:“韦叶,即可准备回宫!”

    “是!”韦叶离去前不无担忧的瞟了一眼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丁放。

    韦广晖温柔的抱起沉睡中的朱霜霜,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丁放则垂下头木然的站在一旁,方才赵然反常的一幕不时地浮现在脑海,她为什么不对卿妃施以援手,反而还落井下石呢,这与她日常的行事风格完全不相符啊,再者她是第一次见到卿妃,以前没有交往,而且她们俩之前还是相处甚欢、相见恨晚的,怎么会眨眼间赵然便会对她施以毒手呢?皇上虽然暂时没有追究,但是从此以后,两人之间融洽随性的时光恐怕就一去不复返了。

    “少爷,少夫人她晕倒了!”侍女急急忙忙的跑来通报。

    丁放无力的瘫坐着说道:“我知道了,大夫看过了吗?”

    “大夫正在诊断,只是少夫人看起来情况不大好,她割腕了!”侍女迟疑着说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她现在在哪?”丁放大惊失色,抓住她的肩膀焦急的问道。

    “在新房。”

    丁放拔腿往外跑去,脑中嗡嗡作响,明明是大喜之日,怎么会演变成这样,老天爷真是会开玩笑啊!新房里,依然是喜气吉祥的氛围,大红的绸缎包裹着房梁、房柱,各色果盘井然有序的摆放在案台上,象征着早生贵子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还没来得及撒下,尽情飞舞的红烛此刻似乎也深谙人心,流下了点点血泪,忧伤落寞的独竖于案上,陪伴着一旁光彩夺目的喜帕!

    物依旧人已非,当丁放跌跌撞撞的来到新房时,赵然正安静的躺在喜床上,鲜亮的大红色被罩、枕头与她惨白似纸的脸庞形成鲜明的对比,令人触目惊心!大夫正在为她处理着手上的伤口,丁老爷颤颤巍巍的走来走去,见到丁放进来,赶忙上前压低声音说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方才,还好好的,这然儿怎么会自寻短见呢?”

    丁放顾不得理会他,飞速的冲到喜床边,呆滞的问道:“她怎么样?”

    大夫摇了摇头,叹道:“少夫人失血过多,气息微弱,这胎儿怕是保不住了!”

    丁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语无伦次,“怎么会?你,你胡说,胡说,不会的,他们都会没事的!”

    “大人,老夫已经尽力了,少夫人被发现得太晚了,体内长久的气血不畅,胎儿恐怕早已……”大夫不忍心继续说下去,躲避着丁放哀求的眼神。

    “大夫,你在说什么啊?这他们今天刚成亲,还未洞房呢,又何来胎儿之说?”丁老爷子怒不可遏的问道。

    丁放抹去眼角的泪水,强打起精神问道:“既然孩子没法保住了,你一定得想方设法确保少夫人的安全,否则,我定饶不了你!”

    “是,少爷,您放心吧,老夫一定会尽心尽力治愈少夫人的!”那大夫已被吓得面如土色,双手颤抖的拿起毛笔,写下几味药,结结巴巴的说道:“少夫人身子虚弱,不可食用那大补以及带发的食物,这药方,能够帮助少夫人调气养血,每日服用三次,半月后,老夫担保少夫人定能下地行走了。”

    “放儿,你快给我说清楚,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丁老爷子手上的拐杖重重的杵在地上,气急败坏的问道。

    丁放抚摸着赵然那冰冷瘦弱的手掌,先前心中的不安逐渐被愤懑和悲伤所取代,好好的大喜之日,原本应是喜庆如意,值得终生铭记的,谁能料到,到最后竟演变成一出悲剧。当初得知她怀上了自己的孩子时的那种狂喜激动的感觉至今难忘,望着娇羞幸福的她,于是以往立志独身的想法在那一瞬间便土崩瓦解了,真心诚意地承诺迎娶她,决定就此开始过上和美平凡的居家日子,可是,就在方才,心中所期待的一切都被现实硬生生的给撕毁了。

    “没了,都没了!”丁放泪流满面,像个孩子般的扑在床边低声抽泣着,全然不管身后愤怒的父亲,惶恐的大夫!

    ……

    弄月宫,宫女们也是乱做一团,有忙着烧水的,忙着准备晚膳,忙着大烧火炉的……总之,朱霜霜被袭一事传来,宫女们皆被惊得如同那乱撞的苍蝇,虽说她不是在弄月宫出的事,可如果小皇子没保住,这作为弄月宫的一份子沾不到荣耀且不论,还可能会被以“不尽忠职守”等罪名遭受责罚。

    再者,皇上将卿妃娘娘抱进来之时,那震怒、威严的神色是以往从未有过的,连一向嘻嘻哈哈惯了的小墨此时也变得都小心翼翼、瞻前顾后了起来,方才进去为娘娘擦洗了身子,换了一身衣裳后,便被皇上吩咐到门外候着,慕兰站在另外一边,心里干着急却不能进去伺候。

    听着屋里半天没有动静,慕兰忍不住小声问道:“小墨,娘娘怎么样啊?”

    小墨忧虑的说道:“暂且没事,只是感染了风寒,若不用药,极易生出其它的变故啊!”

    “是啊,娘娘旧伤刚愈,身怀龙子,此番又添新病,唉,希望老天开眼,别再为难咱们娘娘了!”慕兰焦心的叹道。

    “其实,我反而更担心的是皇上!”

    “为什么?”慕兰惊诧的问道:“皇上也受伤了吗?”

    “那倒没有!”小墨摇摇头,紧咬着嘴唇,良久才说道:“娘娘体制娇弱,但她的气色却不似感染风寒者那么难看,而且我方才在为她换衣服时,感觉到有一股异常强劲的气流在她的体内流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正是得益于这股气流,小皇子才能保住,娘娘的情况也没那么悲观,但是,你想想是谁为娘娘输入这股真气的呢?”

    “是皇上!”慕兰冷静的说道。

    “没错!”小墨微皱着眉头,继续说道:“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你也知道,皇上他……”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被轻缓的打开了,吓得小墨赶忙闭上了嘴巴,慕兰回头望去,只见韦广晖阴沉着脸走了出来,俊美优雅的面容因为愤怒和疲惫而染上了一丝憔悴和冷峻,慕兰迎上去,战战兢兢的等候着吩咐。

    韦广晖低声道:“你们听好了,没有朕的旨意,在朕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得接近娘娘,否则,朕惟你们是问!”

    “是!”两人慌乱的跪下了身去应道。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