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二章 观礼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二章 观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看她,身穿淡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莲花,银丝线勾出了莲叶,下摆随波荡漾的海水,云图,胸前是金黄色的宽片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随意札着流苏髪,发际斜插彩蝶发簪,头戴点翠钿子,淡扫娥眉眼含笑,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的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耳际的“三珠”耳坠摇曳,指甲上的宝石更是璀璨夺目,脚上一双鎏金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

    众人不由得看痴了,一时之间竟忘记礼数,鸦雀无声,目瞪口呆的齐齐望向她……

    “众卿家请入座吧!”韦广晖面带微笑,朗声说道。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面如土色,尴尬无比的垂下头去。

    “皇上,吉时快到了,请您主持婚礼吧!”丁老爷恭敬的起身拱手说道。

    韦广晖摆了摆手,笑道:“朕只是来观礼的,丁大人请吧!”

    “那,请恕老臣失陪了!”

    韦广晖微微颔首,握着朱霜霜的手坐了下来。

    接下来,喜乐奏起,鞭炮声传来,欢呼声、掌声骤然响起,一对新人神采飞扬的步入会场,随着主婚人的指示,丁放、赵然二人简洁而隆重的完成了婚礼仪式,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被送入了洞房。

    朱霜霜悄悄的说道:“原来成亲这么的简单啊!”

    “是啊!”韦广晖含笑道:“待小皇子出来后,朕也要为你举办一个隆重盛大的婚礼!”

    朱霜霜笑道:“不用那么轰动,只要好朋友,双方的亲人能在场就好了,你知道我容易害羞嘛!”

    “没有啊,朕看你方才应对众人很是大方得体啊,而且,朕不是嘱咐过你,是参加丁放的婚宴吗?你怎么能打扮得这么美若天仙的,诚心抢新人的风头啊?”

    朱霜霜委屈道:“我哪有,这些首饰是太后送来的,衣服我也尽量挑低调的了,根本没有去想出风头啊!”

    韦广晖紧握了下她的双手,笑道:“傻瓜,朕逗你的,你今天真是太美了,没看见大家的反应吗?简直就如同仙女下凡呢。不过,以后还是朴素简单些好!”

    “呵呵,你是不是怕别人觊觎我的美色啊,皇上!”朱霜霜不怀好意的笑道。

    “你呀,好了,新人来了,不说了。”韦广晖随即松开了她的手,端坐起来,微笑的看向远远而来的丁放夫妇俩。

    “臣丁放(赵然)参见陛下、卿妃娘娘!”新娘的盖头已经解开,朱霜霜是第一次见她,但却已喜欢上她了,赵然的美不是惊世骇俗的那种,但她的气质却是清新脱俗的,笑容里透露着随和淡定,极易令人亲近。

    “然儿,这位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卿妃娘娘!”丁放开心的介绍道:“娘娘,这位便是赵然。”

    朱霜霜欢喜的拉住她的手,一股温暖舒适的感觉自她的手心传来,“总是听大家说起你,今天一见,感觉我们以前就认识一般,以后有时间,你多来弄月宫坐坐好不好?”

    “不瞒娘娘,然儿也觉得您很是面善呢,只要您不厌烦,然儿一定会经常去看您的!”赵然语气轻柔,却透着欢快和坚决,二者之间奇异的融合在一起,听上去很是舒服悦耳。

    “好,这么说定了啊!”朱霜霜兴高采烈的说道。

    韦广晖轻咳了声,朱霜霜觉察到自己太过于忘我,赶忙收敛了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韦广晖的眼帘,他皱了皱眉头,不悦的在丁放耳旁说道:“她怎么也在这里?”

    “谁?”丁放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一名女子娉婷而来,身着紫杉,腰束素色缎带,盈盈一握,头挽彩云追月髻,浓妆艳抹,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她正是——宇文梅!

    朱霜霜闻言一愣,这宇文梅明摆着是来搅场的,大概是在嫉恨先前丁放对付她的手段吧,方才她对于自己还视若无睹呢,碍于今日的喜庆场合,不便闹出不快来,朱霜霜忍住怒火,极力平和的笑道:“丁夫人言之有理!”

    “哟,这位是卿妃娘娘啊,请恕梅儿眼拙,一时未瞧见,还望娘娘恕罪!”宇文梅异常夸张的笑道,眼神里却露出不屑。

    朱霜霜看向韦广晖,见他脸色暗沉,神情严肃,看来他也是在极力压抑住怒气。便赶忙笑道:“宇文小姐这几日才出来,对于霜霜被赐封一事不了解也是正常,所谓不知者不罪嘛,我又怎么会计较呢?”

    “刚出来?”赵然眨着一双灵目,好奇的问道:“宇文小姐去哪了,我说好几日未见呢,莫非是去哪修行了吗?”

    朱霜霜心中一乐,赶忙说道:“也可以这么说吧,丁大人,你说呢?”这两个男人,就知道在旁边看好戏,让两个女人来应付这座瘟神,简直是岂有此理!

    丁放还没来得及回话,赵然恍然大悟道:“难怪呢,我说宇文小姐说的话怎么越发的高深莫测起来,原来是闭关修行的结果啊!娘娘,看来像咱们这种已为人妇的女人也得向宇文小姐学习,不然终日无所事事,心无所扰的,未免太无聊了!”

    “同意!”朱霜霜忙不迭的接道:“丁夫人,我们真是相见恨晚啊,那咱们还是到那边去讨论一下闭关修炼之事如何?”说着,她暗暗的朝赵然使了个眼色。

    赵然立即心领神会,下了身行礼道:“皇上,请容赵然先行退下了!您放心,届时赵然一定会将卿妃娘娘完璧归赵的!”

    韦广晖微笑的颔首,俯身过去,轻声笑道:“去去速回,朕已派人暗中保护你们,放心吧!”

    朱霜霜露出甜美的笑容,起身随赵然而去了,由始至终她都没有再看那宇文梅一眼,这女人实在是太嚣张了,先前在死牢里她是那么残忍的对待自己,现在居然还敢如此放肆造次,是可忍孰不可忍,日后对她也不必讲情面了,正所谓“人必自辱,而后他人辱之”!

    宇文梅根本无视两人的离去,反而继续走近韦广晖,顾自的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径直倒了一杯酒,柔媚笑道:“皇上,梅儿借此大喜日子,敬您一杯!”

    韦广晖语气平淡,面无表情,“你有心了,只是今日是丁大人的大喜之日,你是不是应该恭喜他才对?”

    “梅儿知道啊,可是您是君,他是臣,这君臣有别,梅儿觉得还是要先敬您才对啊。”宇文梅手捧着酒杯,不依不饶的笑道。

    “朕这几日不适宜饮酒,由韦叶来代劳吧!”

    韦叶原本坐在不远处的席位上,在宇文梅过来的当口,他便及时来到,听到韦广晖的命令,飞快的抢过酒杯,不容分说,一口喝干,笑道:“好酒啊,多谢宇文小姐!”

    宇文梅接过酒杯,重新倒上了一杯,若无其事的笑道:“不瞒皇上,前几日梅儿去探望王爷了,在哪儿碰巧遇见了一位女子,她自称名为靡颜,当时梅儿并不知道她是卿妃娘娘的姨娘,昨儿个梅儿专程去探望了这位靡颜小姐,还将丁大人大喜的消息告诉了她,她特意拜托梅儿代话给您呢!”

    “哦?她有什么话?”韦广晖目不转睛的望着她问道。

    宇文梅举起酒杯,顽皮的笑道:“您喝下这杯酒,梅儿再说!”

    “嘿嘿,还是小的来吧!”韦叶正待上前强抢酒杯,那宇文梅却灵巧的躲避开来,娇笑道:“皇上您若不愿听,那梅儿便只好去告诉卿妃娘娘了!”

    韦广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道:“说吧!”

    宇文梅笑道:“梅儿遵旨,靡颜小姐只让我带一句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好,有劳你了!”韦广晖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正色说道:“朕希望你也能好自为之,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先退下吧!”

    “皇上您对梅儿就如此的厌烦么?”宇文梅忽然眼含泪花,说道:“我已经知道错了,您就不能再给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吗?”

    “你有什么打算?”韦广晖平静的问道。

    宇文梅拭去泪水,说道:“这里人多嘴杂,我们能去个较为安静的地方吗?”

    韦广晖点头示意丁放,韦叶随即跟上三人,来到了丁府的后花园,初春时节,迎春花盛放,小草悄然探出头来,泉水解冻,叮咚叮咚的作响,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四人围着一个石桌坐了下来,四周静谧空旷,谈话之声还可被流水盖住,果然是个谈论秘事的好去处!

    “此处甚为安静,你有话尽管说吧!”韦广晖吩咐道。

    “是!”宇文梅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甚是恭敬的说道:“梅儿自知罪孽深重,对不起皇上太后的厚爱,居然因为嫉妒心作祟,对卿妃娘娘做出无法启齿之事,我真是,没脸面见大家了!”

    “好了,你说重点吧!”韦广晖打断了她的忏悔,直接命令道。

    宇文梅低头沉思了片刻,继续说道:“其实,上回弄月宫一事都是王爷策划的,他……”

    “你的打算!”韦广晖略微不悦的说道。

    宇文梅偷偷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不耐烦之色,眼中波澜起伏,于是赶忙说道:“梅儿打算将计就计,假意配合王爷的计划,做他的同谋,正好趁机将他的想法套出,然后禀告给您,从而铲除他的阴谋,维护皇宫的安宁!”

    “他凭什么相信你?”韦广晖似笑非笑的问道。

    宇文梅信心满满的笑道:“凭我们宇文府的实力!”

    “你的意思是,以宇文府的实力帮助他发动政变?”丁放穷追不舍问道。

    “没错!当然,梅儿只是假意迎合!”宇文梅笑道:“这点请皇上相信!”

    “单凭你的一面之辞,朕也无法全信你!”韦广晖意味深长道。

    宇文梅俏皮的一笑,道:“梅儿明白,所以您就等着吧,梅儿一定会将王爷的谋反计划全盘带来的!”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