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一章 赌气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一章 赌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宫女们退下后,韦广晖便起身走了过来,自她身旁坐了下来,疲惫的笑道:“你还在生朕的气啊?立春马上到了,你的禁令不是就可以解除了么?”

    朱霜霜垂下头去一言不发,韦广晖蹲下了身来,笑道:“都要做娘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孩子气啊?”

    “皇上,您若没有其他吩咐,臣妾就先行退下了。”朱霜霜竭力忍住眼中的泪水,答非所问的说道。

    韦广晖看到她眼中晶莹欲滴的泪水,顿觉心中一阵慌乱,“你就这么气朕么?”

    朱霜霜转过头去,擦了擦眼睛,赌气的说道:“臣妾不敢,这弄月宫本来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地方,皇上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朱霜霜也是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皇上您有兴趣之时便来,厌烦了便消失。臣妾再怎么无知痴傻,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霜霜,你在说什么啊?”韦广晖惊愕失色的立在原地,无助的问道:“你,你是在气朕这两天没来看你?”

    “霜霜不敢!”她忽然想起母亲秦熙儿在无争山庄的遭遇来,联想到自己,莫非她们母女两人的经历冥冥之中早已注定是相似的,都逃脱不了被离弃的命运。一时之间,悲从心生,泪如雨下,后来甚至干脆就放声大哭了起来。

    韦广晖胸口一阵酸痛,心神不定的将她拥入怀中,喃喃道:“你这傻瓜,朕怎么会厌烦你呢,朕恨不得能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又怎么舍得放任你于不顾呢?”

    朱霜霜哭着拍打着他的胸膛,“你就是不想要我了,所以才那么长时间都不理我的,你就是,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韦广晖皱着眉头,抚摸着胸口,声音着笑道:“是,我不好,霜霜,你别哭了,以后我保证不管多忙都回到弄月宫,好不好?”

    “这话你以前好像就说过!”朱霜霜抽泣着,不甘的说道。

    “那,以后朕若实在过不来,便让韦叶通知你,好不好?”

    “哼,你是一国之君,说话要算话!”

    韦广晖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笑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好,我姑且信你一回!”朱霜霜破涕为笑,问道:“那丁放的婚礼我能带着我娘一同去吗?”

    韦广晖笑道:“放心好了,丁放已经邀请师傅和岳母大人一同出席,你只要打扮得美美的随朕前去便可了!”

    “噢!”朱霜霜摸了摸肚子,无比担忧的问道:“我的肚子大起来了吗?”

    “才一个月而已,御医说过四五月才会显怀呢!”韦广晖刮了下她的鼻尖,笑道:“原来卿妃娘娘是在忧虑到时会被别人比下去啊?”

    朱霜霜被识破了心思,恼怒的说道:“我知道自己不漂亮,现在又有喜了,与那些个佳丽相比更是相形见绌。我自己倒是无所谓,不是担心给你丢脸嘛!一番好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肺!”

    韦广晖眼神深邃,无比深情的凝视着她,柔声说道:“普天之下,没有人能比得上朕的卿妃娘娘,你是独一无二的,天上的每一个流星,都为你而闪耀天际,不管今世也好来世也好....我所要的只有你.....”

    朱霜霜如痴如醉的聆听着他那优雅迷人的声音,沉醉在那一眸醉人的温泉当中,绯红弥漫上脸庞,她羞涩的低下头去深埋于他的胸间,两日的空虚落寞等来此刻的甜蜜幸福,早知如此,就是再多等几日也无妨啊!

    接下来的几日,韦广晖虽然依旧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每晚都回到弄月宫陪伴着她,独处时,两人都习惯于相互展露着微笑,惜字如金,静默的享受着夜间的宁静和安详,尔后,他便很快入睡。朱霜霜明白他是太累了,累得都不愿意讲话,虽然心疼,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太后总是派人送来滋补品,嘘寒问暖,朱霜霜因为那禁足令正乐得不必回礼走动,对于太后她是喜爱的,但是听说宇文梅已被释放,如此一来,去到哪里与她碰面大概是不可避免的,虽然自己想极力忘却死牢里的那些不快,身上的伤疤也早已愈合,但是自己心里对她的反感和惧怕却是始终无法消除。所以,最近这段日子,两人还是选择回避比较明智,不然只会扰乱自己那难得恢复的平静心境!

    立春的前一日,雪见又来了,这次捧来的不是滋补品,而是一副精致瑰丽的首饰。

    “卿妃娘娘,太后听说您明日将去参加丁大人的婚宴,特命雪见送来这整套配饰,希望您笑纳!”雪见笑吟吟的说道。

    “这,太贵重了吧?”朱霜霜望着那古朴贵重的饰品,受宠若惊,瞠目结舌的说道:“霜霜何德何能,怎能领受太后娘娘的大恩?”

    “太后有瑜,卿妃进门之时,哀家没有来得及准备礼物,这套首饰就权当做是补偿!”雪见小心翼翼的将礼品奉上,笑道:“娘娘,这套配饰是太后当年被御赐为皇后时所戴过的,希望您别辜负太后娘娘的一番苦心!”

    “啊?”朱霜霜懵懵懂懂的说道:“霜霜拜谢太后娘娘大恩!”

    雪见笑道:“雪见祝愿娘娘明日心想事成,旗开得胜!时候不早了,那就不打扰您,雪见先行告退了,”

    “好,慕兰,快去送送雪见姑娘。”朱霜霜忙不迭的吩咐道。

    终于,门外传来慕兰柔顺的声音,“皇上,该起床了!”

    韦广晖随之也翻身坐起,小心翼翼的为她盖好被褥,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尔后没多久,便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是慕兰上前将房门关上了。

    朱霜霜一阵窃喜,掀开被褥,一跃而起,拉开窗帘,快速自梳妆镜处坐了下来,打开昨日雪见送来的首饰盒子,虽然昨天已经观赏过了,可今日一看,特别是在天蒙蒙亮的时辰观看,这些配饰闪耀出优美、璀璨的光芒,依然使得自己激动不已,爱不释手。她拿起一件彩蝶发簪,细细的抚摸着,这支簪造型生动,工艺细腻,彩蝶似翩翩起舞,欲展翅高飞,簪体银质镀金,单针。簪柄饰有蝴蝶。蝴蝶的身体以银镀金,累丝为托,头部嵌红宝石一枚,蝶翅为金托点翠上嵌着红宝石及淡粉色碧玺各两块。蝶须嵌东海珍珠各一颗,栩栩如生,精美绝伦。还有那点翠钿子,帽胎以黑色丝绒缠绕铁丝编结而成,形似覆钵。由珍珠、珊瑚、玉石、碧玺等珠石组成各色花饰,点翠铺衬,铜镀金底托。花饰组成有吉庆祥瑞,有卐寿、蝴蝶、连钱、仙鹤、灵芝、兰花、寿桃、如意、笔、葫芦、花篮、蜻蜓、天竺、石榴、祥云等,意寓子孙万代、长寿如意……

    “娘娘,你起来了吗?”门外忽然传来小墨清脆欢快的声音。

    朱霜霜赶忙关上首饰盒,竭力装作刚刚睡醒,含糊其辞道:“哦,我刚起,你进来吧!”

    “是!”小墨应声而入,端着洗漱用具,微笑说道:“皇上方才吩咐,娘娘今日会提早起床,需要好生梳妆打扮一番呢!所以小墨便早些过来叫起,没惊扰您吧?”

    “哦,没有!”朱霜霜假装打着哈欠,说道:“今天我必须和皇上去参加丁放丁大人的婚宴,得早些准备,所以也提早起床了,你来得刚刚好!”

    “那就好!”小墨一边服侍着她洗漱,一边笑道:“丁大人终于要迎娶赵小姐了,真是大喜事一桩呢!娘娘,小墨偷偷告诉您一个秘密哦!”

    “什么?”朱霜霜饶有兴趣的侧耳过去。

    小墨轻声耳语了几句,朱霜霜惊喜的笑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可不许胡说八道啊,不然会有损赵小姐的清白。”

    小墨委屈说道:“小墨几时胡说过,都是韦叶告诉我的!”

    “哈哈,这韦叶的嘴巴也不牢靠啊!”朱霜霜洗漱完后,头脑顿觉清醒了许多,抖擞起精神来,笑道:“好了,这事就别对外宣传了,虽然人家今天要成亲了,但是以世俗的眼光来说,未婚先孕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呢!”

    “小墨知道了!”小墨将洗漱用具撤下,递给门外的宫女,复回到梳妆镜前,笑道:“小墨今天一定要将您打扮得艳丽无双、芳华绝代,娘娘您就敬请期待吧!”

    “好了,你别乱来啊,把慕兰也叫来吧,这次是我第一次在大家伙面前露面,外形上必须得体吧,可不能太招摇了!”

    小墨沉吟了片刻,点点头说道:“您说得对,是小墨想得太简单了,那您稍后片刻,小墨去叫来慕兰!”

    “嗯!”朱霜霜微笑的应道。

    丁府上今日一派张灯结彩,喜气隆隆的氛围,大红的灯笼自门口,一直延伸到了府上的各个角落,得知皇上今日也将驾临,府上人等早已是自觉的忙碌开来,丁老爷子也柱个拐棍,四处巡视,乐得合不拢嘴……

    婚宴订在未时一刻,大约是宾客们对于这顿喜酒盼望得太久了,大家都兴致颇高,早早便来到了丁府。待韦广晖和朱霜霜在未时整达到丁府时,府内早已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了。

    随着一声“皇上驾到”的通报,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下来,同时跪在地上,呼道:“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韦广晖微笑的走向丁老爷,随和的说道:“丁大人,好久没见,您一向安好?”

    “承蒙皇上惦记,老臣的身子骨还健朗!”丁老爷子颤颤巍巍的激动回道。

    “这位是……”他望向朱霜霜,只觉得她光彩照人,惊为天人。

    朱霜霜笑吟吟的说道:“您好,我是朱霜霜,和丁放丁大人是好朋友呢!”

    “啊!”丁老爷慌忙跪下了身去,说道:“老臣冒昧,请娘娘恕罪!愿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丁老爷,您这是,快请起吧!霜霜怎能受您如此大礼呢?”朱霜霜赶忙上前扶住他,真诚的说道。

    “皇上,娘娘,您二位请上座!”丁老爷必恭必敬的在前引路,朱霜霜一路走去,宾客们不由自主的抬起望去,他们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这位令皇上神魂颠倒、钟情专一的卿妃娘娘,真可谓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卿妃娘娘真是倾国倾城、天资国色啊!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