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五十章 享受阳光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章 享受阳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以前总是无法体会这话语中的奥妙,可自从遇到了靡颜,终于明白过来这句话里的真正含义,靡颜——正是一剂属于自己的特效药!她似那寒冬里的暖阳,迷雾中的灯塔,烈日下的树荫,自己总能因为她而温暖,因为她而开怀,因为她而“知足”!

    其实在她出现的那一刹那,韦奇云也怀疑过她的来意,但是之后,惊喜和爱情盖过了头脑中的理智,经过一番短暂的试探之后,他很快的便决定,不管结果是什么,他只求能够很快翻过心中的那个疑虑之坎,然后与她无拘无束、简简单单的相处!接下来的日子,靡颜尽心尽力、无微不至的照料着他,幸福迷人的笑容始终浮现在她的脸上,天气好的时候,她便扶着他去赏花游湖,冬天已过了大半了,皑皑白雪已融化殆尽,冰冻的湖水逐渐的变得有生气了起来,嫩绿的树芽也隐约可见,甜蜜清新的花香幽幽飘来……

    靡颜总是靠在韦奇云的肩膀上,闭上双眼,摊开双臂和四肢,贪婪的享受着懒懒的阳光,微醺的轻风,痴迷般的嗅着各样味道,开心任性如同孩童。这个时候的韦奇云,心中总是弥漫着满足和疼惜,眼神里洒满了爱意和温柔,或许,这样的生活才是自己心灵深处一直所追寻的吧……

    光明殿,韦奇云正埋头批阅着奏章,韦叶来报:“启禀皇上。丁放求见!”

    “宣!”韦广晖头也不抬的说道。

    “臣丁放参见皇上!”丁放朗声道,周身洋溢着欢快的喜气。

    韦广晖放下了朱笔,笑道:“何事令我们的丁大人乐得合不拢嘴啊?”

    丁放不好意思的笑道:“皇上您可真是火眼金睛啊,臣已经在竭力的保持低调了,不想还是被您看出了端倪。”

    韦广晖舒展着肩颈,走了下来,微笑的说道:“朕还不了解你啊,别卖关子了,快点说吧,到底有何喜事?”

    丁放清了清喉咙,正色道:“启禀皇上,微臣丁放准备在立春之日迎娶赵然,届时恭请圣上驾临!”

    “哈哈哈!”韦广晖爽朗的笑道:“你终于想通了,赵然可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啊,可喜可贺!朕答应你,立春之日一定前去观礼。”

    “臣拜谢皇上!”丁放欣喜的跪下了身去行礼。

    韦广晖示意他起身后,满怀好奇的问道:“不过,你得告诉朕,到底是什么令你浪子回头,而且如此突然的迎娶赵然的?”

    丁放尴尬的摸了摸头顶,脸红耳赤的说道:“这,时候到了就得办事呗!”。

    韦广晖笑道:“真是怪事啊,朕可从未见过你丁大人脸红呢!”

    韦广晖脑中灵光一闪,顿觉豁然开朗,恍然大悟道:“莫非是——赵然有喜了?”

    “皇上,您小点声!”丁放惊慌失措的说道,就差上前捂住他的嘴巴了。

    韦广晖仰天大笑,道:“如此说来,朕的猜测是对的。好你个丁放,朕以前只料你是心性未定,不愿过早成家,没想到你居然想到生米煮成熟饭之举,你可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佩服佩服!”

    “皇上,您就别嘲笑我了!”丁放难为情的笑道:“其实我也是被赵然算计的,她把我灌醉了,我糊里糊涂的就……唉,总之,我既然害她清白被毁,还怀上了身孕,自然得负起责任来嘛!”

    “你既然是被*无奈,那朕怎么瞧你还如此的心花怒放呢?”韦广晖打趣道。

    “皇上,您就饶了微臣吧,反正您是答应我了,届时您得带着卿妃娘娘一起来喝喜酒啊!”丁放像记起什么般,猛的一拍头,“皇上,微臣前来还有事情禀报呢,是关于王爷的。”

    “哦?你坐下说吧。”韦广晖微微皱了皱眉头,径直走去坐了下来。

    丁放身子微倾,小声道:“臣昨日发现有两名女子去到王爷府上,一名是靡颜,另一名是宇文梅。”

    “宇文梅逗留了多长时间?”韦广晖心平气和的问道。

    “大概一刻钟吧,那靡颜进去了之后便没再出来了,您看是不是有蹊跷?”丁放迟疑的说道:“臣觉得是不是去问问秦夫人?她大概知晓些靡颜的情况吧!”

    韦广晖摇了摇头,说道:“靡颜之事,你万不可声张,尤其不能让秦夫人和霜霜知晓,至于那宇文梅你务必要强加关注。”

    “是!皇上,恕臣冒昧,靡颜是不是您安排进去的啊?”丁放笑着问道。

    韦广晖笑道:“看来什么也瞒不过你啊,靡颜这边你先不必管了,朕自有打算。”他愁眉重锁,微低下头,说道:“真正令朕担忧的是,那宇文梅公然去见韦奇云,其中必有隐情。这些日子,宇文府有什么异常?”

    “这臣倒没什么发现!”

    韦广晖握紧了拳头,问道:“都有什么人进出宇文府?”

    丁放偏过头去,稍微回想了下,回道:“微臣记得有姚广顺、王琦、李玉山,其他的不记得了。”

    韦广晖正色道:“以后每天凡是到过宇文府上的人,你都必须将其拜访的时辰、待多长时间等信息一一记录下来,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信息,切不可大意!你若忙于婚事,觉得力不从心,朕会尽快派别人去接替你!”

    “啊,不必换人了,微臣能办好的,请皇上放心!”丁放自知理屈,见韦广晖正颜厉色,忙手足无措的说道:“臣知错了,还请皇上责罚!”

    韦广晖叹了口气,说道:“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啊,上次宫变给予我们血的警示,断不可因为安宁祥和的表象而懈怠,要知道,暴风雨来临前总是风平浪静的!”

    “臣定会时刻谨记皇上的教诲!”丁放抹去额头的冷汗,必恭必敬的说道。

    “他和靡颜相处如何?”韦广晖忽然露出微笑来,令丁放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的态度怎么转换那么快,自己还无法适应过来呢。

    “哦,他们今天出门踏青去了,就他们两个人,辰时便出门了,申时才回呢。”

    韦广晖颔首笑道:“你在这边的功课倒是做得很足啊!以后他们两人相处时,你们就离得远些,不然有些煞风景,影响"qing ren"幽会呢!”

    丁放坐正了身子,赔笑道:“臣回去定会嘱咐下去的。”

    韦广晖忽然起身,淡淡的说道:“若没其他事,你就先退下吧!”

    “是!”丁放起身稳稳的向后退去,跨过门槛后,见到韦叶正站立在一旁,捂着嘴巴偷偷乐呢。

    丁放放下了手臂,继续问道:“我问你,皇上最近怎么样?”

    “一切安好啊!”韦叶迷惑的问道:“您怎么这么问啊?”

    丁放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便凑近他耳旁说道:“我方才发觉皇上的心情不大好,你可要小心服侍哦!”

    “哈哈,你多多保重,有空来喝喜酒!”韦叶咬牙切齿的望着他扬长而去的背影,忧心忡忡的回到了站岗之地,丁放一语中的,皇上这几日看上去的确有些闷闷不乐呢,昨天自己不慎打翻了茶杯,以往他总是云淡风轻的一带而过,可昨天他却是火冒三丈,大发雷霆,自己被吓得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呢。

    “韦叶!”殿内传来韦广晖的呼声,韦叶一个激灵,赶忙以最快的速度进去了,战战兢兢的问道:“皇上,您有何吩咐?”

    “你……”韦广晖欲言又止,随后摆了摆手,叹道:“罢了,摆驾弄月宫!”

    “是!”韦叶欢天喜地的出去了,皇上自那天在铁大人处救下了卿妃娘娘后,便再也没去弄月宫了,据自己的观察和推断,皇上这些天之所以如此的烦闷,处了政事繁忙,其他大半原因都在于卿妃,哈哈,这下好了,皇上命令摆驾弄月宫,应该是决定先服下软来,与卿妃娘娘重归于好吧,如此一来,自己也不用每天胆战心惊的伺候了。

    弄月宫中,慕兰欣喜若狂的跑了过来,微喘着气,急道:“娘娘,皇上往弄月宫来了!”

    朱霜霜闻言心中一喜,但随即不冷不热的说道:“我知道了,那咱们前去接驾吧。免得别人说咱们弄月宫不懂礼数!”

    “是!”慕兰与小墨对视了一番,互相悄悄的吐了吐舌,这其中的意思双方都心知肚明了。卿妃娘娘就是嘴硬心软,其实每天都望穿秋水,巴望着皇上驾临,现在终于盼来了,可她偏要死撑着不服软,唉,希望待会儿两人能言归于好吧!

    “臣妾参加皇上,愿吾皇吉祥安康!”朱霜霜一丝不苟的下了身行礼,微低着头,声音平静如水,不起任何涟漪。

    韦广晖微皱了下俊眉,淡淡的说道:“平身吧!”

    “谢皇上!”小墨和慕兰赶忙搀扶起她,正欲扶去坐下,朱霜霜却坚持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盯着正襟危坐、高高在上的韦广晖。

    韦广晖暗自叹了口气,随意的说道:“你坐吧!”

    “是!”朱霜霜这才坐了下去,却依然保持着缄默与淡然。

    “你,最近身体如何?”韦广晖放缓了语气,颇为关心的问道。

    朱霜霜低眉顺目,恭敬的答道:“臣妾按照皇上的旨意,一直都未出弄月宫一步,起居饮食方面也都安好,多谢皇上的关心,霜霜真是诚惶诚恐!”

    “你一定要继续这么客套的和朕说话么?”韦广晖不悦的说道:“过几天就是立春了,你可以出去散散心,踏踏青了!”

    “是!臣妾谨遵圣意。”朱霜霜木无表情的说道。

    韦广晖咳嗽了几声,说道:“朕此次前来是有一件喜事告诉你,丁放与赵然的婚事订在立春之日,朕届时会去观礼,你也一起来吧!”

    “既然是圣瑜,臣妾哪敢不遵,皇上派人通报一声即可,何必亲历亲为,耽搁您宝贵的时间呢?”朱霜霜言语中充满了讥讽,微笑着望向韦广晖。

    “你们都退下吧!”韦广晖沉声吩咐道。

    “是!”慕兰、小墨眼见两人之间剑拔弩张之势,早已紧张得冷汗直冒了,自己既不能从中斡旋,便只好听从命令,先行退下,祈祷着能静候佳音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