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四十九章 亲眼目睹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九章 亲眼目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没错,已被他抱住的这名女子正是刚被释放的宇文梅,面对韦奇云的公然调戏,她虽然有过躲避的反应,但是最终却毫不畏惧的迎向他,大胆而放肆的笑道:“梅儿的心意,王爷难道真的不了解吗?”

    “不如,今日本王就接受了你的这一番心意如何?”韦奇云不怀好意的笑道,左手抓住她的头发,右手则不安分的探入衣服里面,自她的腰间慢慢的望上抚去……

    宇文梅忽然一阵颤抖,眼神里掩饰不住惊恐和反感,但是她却依然任由他摆布,如同一具木偶般没有丝毫的反应。韦奇云忽然停止了调戏,放声大笑道:“本王还以为梅儿妹妹是天不怕地不怕呢,你既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又何苦如此的为难自己呢?”

    宇文梅躺在他的手臂上,呆滞的看着屋顶,喃喃说道:“我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韦奇云伸出手来,微皱着眉头说道:“你回去吧!”

    宇文梅躺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衣衫不整,松落的外袍摊在床上,露出光滑的香肩,她也懒得去理会,对于他的话亦是置若罔闻。

    韦奇云嘶哑着声音说道:“本王警告你,再不走你可会是后悔的!”

    宇文梅这才默默的起了身,整理起衣衫来。

    靡颜,一直安静的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似乎方才映入她眼帘的仅仅是一出用来消遣的戏一般!

    “啊,你是谁?”宇文梅穿戴好准备离开时,发现门口竟然伫立着一个绝色佳人,而且她似乎不是韦奇云府上的人,赶忙大惊失色的叫道。

    韦奇云循声望去,打量了许久,半天未缓过神来。忽然他一个鲤鱼打挺,迅速的坐起身来,惊喜的呼道:“靡颜,真的是你么?你怎么来了?”

    “靡颜?王爷,你认识她?”宇文梅微蹙着眉头问道。

    “不关你的事,你快点走吧!”韦奇云不耐烦的挥手道。

    “靡颜,你什么时候来的?”他兴奋的光着脚向她走了过去,紧握着她的柔夷,欣喜的说道:“我只听说你也进皇宫了,可是我怎么也找不到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靡颜,你怎么不说话啊?是哪里不舒服吗?”韦奇云发觉到她一直神色有些异常,无比紧张的将她扶了进来坐下。

    宇文梅好奇的跟了过来,问道:“她到底是什么人啊?你怎么和她如此的亲密啊?”

    韦奇云不悦道:“本王没有必要凡事都要向你报告吧!”

    “来人,送客!”

    不一会儿,两名侍卫应声而入,彬彬有礼的将宇文梅架了出去。“你们!韦奇云,你居然敢如此对我,你还不让他们放下我!”宇文梅气急败坏的声音越来越远,韦奇云若无其事的示意下人关好门,拉着她的手,语气充满了紧张和关怀:“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说句话好不好啊,你可别吓我啊?”

    靡颜定定的审视着他,许久,才叹道:“是靡颜太过天真了,居然真的以为王爷只专属于我一个人呢!”

    “靡颜,你何出此言?”韦奇云急道:“你是不是方才看见我和宇文梅?哎呀,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只是和她开个玩笑而已,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开玩笑?”靡颜冷笑道:“靡颜一个平民老百姓,没有什么见识,还是第一次见过如此开玩笑的!”

    “真的,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韦奇云真诚的说道:“靡颜,你听我说,她也并非想勾引我,我们,我们只是相互利用而已!”

    “利用?”靡颜眼神充满了迷惘,哀婉的笑道:“王爷,您的话使我越来越糊涂了呢,恕靡颜愚钝,真的无法理解你们之间的玩笑、利用之类的行径。”

    “而且,王爷似乎也不再需要靡颜了,我是自作多情,不对,是作践自己,当初就不该求着皇上让我过来照顾你的。”靡颜眼中的泪水刷刷的掉了下来,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哽咽道:“还以为你病得很严重,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

    说着,她站起身来,正欲往外走去,韦奇云紧紧的抱住她,不依不饶的说道:“我不管,我不会让你走的,而且,我以后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了!”

    靡颜在他怀中极力的挣扎着,意图挣脱离开,却是未果,韦奇云如同一个倔强的孩童般死命的抱着她。最后,靡颜深深的叹了口气,狠狠的说道:“你这个孽障!唉!说到底,只能怪我自己苦命啊!”

    “你放开我,我不会走的。”靡颜淡淡的说道。

    韦奇云孩子气的笑道:“我才不信呢!”

    “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靡颜喊道,俨然带着笑意。

    “那好吧!”韦奇云松开了手,身子却无力的往下滑去。

    靡颜赶忙扶住他,焦急的问道:“你怎么了?”

    韦奇云脸色煞白,无力的笑道:“我没事,只是方才用力过猛,兴奋过度,忘记了我还是个旧伤复发的人了。”

    “快点去床上躺着吧!”靡颜沉稳的扶他躺了下来,冷静的说道:“你的旧伤大概都集中在腰部和腿上,需要卧床静养,我来帮你看看吧?”

    韦奇云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对于我的旧伤,你可是最有发言权的,那些什么御医,都是窝囊废!靡颜,我可是将自己全托付给你了,医不好你可就要对我的后半生负全责哦!”

    “好了,都这么严重,你还不忘嬉皮笑脸的!”靡颜检查完他的伤势后,不无担心的嗔怒道。

    韦奇云笑道:“我才不怕呢,反正有人得伺候我一辈子呢,我就舒舒服服等着享福就行了!”

    “你呀!还有心情开玩笑?”靡颜无可奈何的说道:“知不知道你的伤势真的很严重,上次在无争山庄是因为有百草园你才得以痊愈的,而现在……”

    “现在在这个鬼地方,我连出行自由都受到限制,又怎么会有人真心的想治愈我!”韦奇云怨愤的说道:“更何况,我们的皇帝陛下正在巴望着我赶快从这个世上消失呢!”

    靡颜拿出一个白玉小瓶,柔声道:“这是以前你服用过的药丸,以后每次发作时便服用一颗,它除了止痛外,还可以延缓病情的恶化。你放心,上次我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次就更没有理由放弃的。你听好了,首先你的心态要端正,不许怨天尤人的!”

    “是!靡大夫!”韦奇云必恭必敬的说道。

    “对了,你方才说,是他让你过来的?”韦奇云服下药丸后,漫不经心的问道。

    靡颜点点头,说道:“我听姐姐说你旧伤复发,便去求皇上让我来照顾你。”

    “他轻易的就答应你了?”韦奇云好奇的问道。

    靡颜低头说道:“他起初不愿意,说你处境特殊,外人不能随意接近!我拜托铁中旗帮我,我们一起求他才被允准的。”

    “是么?他没和你说什么其他的?”

    “无非就是拜托我好好照顾你之类的话了,其他的倒没说什么!”

    “奇云,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好不好?”靡颜果断的问道。

    韦奇云微笑着点点头,靡颜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问道:“上次弄月宫一事,你有没有参与?”

    韦奇云闻言一怔,转而笑道:“你既已猜到,又何必问我呢?”

    “我想听你亲口说!”靡颜坚决的说道。

    韦奇云眼神里忽然变得凶狠残忍起来,起身靠近靡颜,附耳低言,一字一句的说道:“没错,弄月宫一事都是我策划的!”

    靡颜无比震惊的注视着他,眼前的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真的是韦奇云吗?皇上一而再,再而三的赦免他,甚至如今他仍然拜托自己前来说服他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可韦奇云的心中那埋藏已久的仇恨种子,现在已经开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自己甚至都能感受到它浓重的杀气和血腥。

    韦奇云依然沉迷于滔滔不绝的讲述中,最后居然还得出了结论,“归根结底,这女人不可全信,关键时刻坏事的还是女人啊!”

    靡颜心中一凉,莫非他已察觉出自己前来的真正目的,所以才出言试探?但她随即便静下心来,恢复了常态,微笑说道:“你胡说八道,我不是女人啊?至今为止,我就从未坏过你的大事吧?”

    韦奇云抚摸着她那艳丽精致的脸庞。意味深长的说道:“碰上了你,坏事的是谁还说不定呢!”

    靡颜娇笑道:“我对你的那些大事可不感兴趣,你也不许说了啊!这段时间我见多了"qing ren"之间的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情景,本想到你这里寻求到一丝慰藉的。你若再如此的不解风情,靡颜可走了啊!”

    “好,好,我不说了,你不许走哦!”韦奇云举双手投降,乖巧的闭上了嘴巴,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如同一个犯了小错等待大人宣判的孩子。

    那忐忑不安的模样逗得靡颜扑哧而笑,道:“真拿你没办法了,你先睡上一觉,我去给你做些吃的吧?”

    “你一说吃的,我还真有些饿了呢!”

    靡颜扫视下不远处桌上的饭菜,揶揄道:“那些食物在你眼中都不能充饥是吗?我尊贵无比的王爷!”

    韦奇云赧然笑道:“你不在着我身旁,我怎么会有没胃口?只要是你做的,就是一碗白饭、一杯白水我都觉得甘之如饴呢!”

    “只是……”韦奇云迟疑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下厨了?”

    靡颜起身收拾着桌子,微笑着说道:“怎么办?我依然不会啊,只是替你去吩咐厨房做些吃的东西过来,王爷你想太多了哦。”

    韦奇云垂头丧气的躺回到了枕头上,叹道:“空欢喜一场,那你还是将那些饭菜拿去热一热吧,反正厨房就是重做一份,也是与那些东西差不多的。”

    靡颜提起饭盒,回头笑道:“我不会做饭,可是会熬粥哦,姐姐教我的,你是第一个有此口福之人哦!”说着,她兴高采烈的扬长而去,留下满室的温暖和芬芳……

    韦奇云心头荡漾起甜蜜温暖的感觉,身上的伤痛、心中的郁闷因为她的到来忽然间奇异的消失了。记得以前父皇说过,在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有一剂属于自己的特效药。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