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四十八章 主仆情深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八章 主仆情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韦广晖眸子一烧,但瞬间清明了许多,只听他坚定的说道:“既然你们主仆情深,就一起受罚吧!你们俩听好了,自今日开始,直至立春,你们不准出弄月宫一步!”

    “真的?”朱霜霜笑道:“你说话要算数啊,小墨这次真的不用去绝食思过了吗?”

    韦广晖叹了口气,拂袖而去……

    “小墨!没事了,咱们快进去吧。”朱霜霜拉着她的手兴高采烈的说道。

    小墨默默的将她扶了起来,却没有丝毫兴奋的神采。她眼中闪烁着泪花,急促不安的说道:“娘娘,小墨方才真是鲁莽,差点害了您,如果您真有什么不测,小墨就是被千刀万剐,也弥补不了我的罪过啊!”

    朱霜霜宽慰的笑道:“说什么傻话啊,你也是担心我被淋湿才冒险使出轻功的嘛,我告诉你哦,我很喜欢刚才在你背上飞翔的感觉呢,下次有机会你要教我轻功好不好?”

    小墨终于破涕为笑了,羞涩的点了点头,朱霜霜笑道:“这样才对嘛,好了,咱们快进去吧,别让皇上久等了,不然咱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朱霜霜走了几步,忽然回过头来,神秘的笑道:“说句实话啊,小墨你的轻功真的有待加强啊!”

    “娘娘!”小墨气急败坏的望着她飘然而去,方才那出糗的一幕不由得重新出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卿妃娘娘吉祥!”

    朱霜霜刚一进庭院,就看见秦熙儿、铁中旗二人准备跪下了身去行礼,她赶忙走上前扶住他们,嗔怪道:“娘,您这是干嘛?又没有外人,还是这么拘礼?”

    秦熙儿慈爱的望着她,笑道:“这是在皇宫,凡事都得按规矩来,娘怎么能例外呢?”

    “不和您说了!”朱霜霜不耐烦的说道,“女儿说不过您行了吧?”

    “可是,我怎么没看到姨娘呢?”朱霜霜一边找寻着靡颜的身影,一边好奇的问道。

    “皇上方才有事找她呢,来,霜霜,娘为你熬了莲子红枣汤,你现在可是不比往日了,得注意补补身子啊!”秦熙儿拉着她往饭厅走去……

    在一处偏房,韦广晖与靡颜相对而坐,房门和窗户都紧闭着,房中光线有些暗沉,透露出压抑不安的气氛。

    韦广晖正色问道:“你可想好了?”

    靡颜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眼神无比的坚定。

    “其中的要害,朕已经一一向你表明,你真的没有任何的顾忌了么?”

    靡颜摇了摇头,轻声道:“我都考虑好了,反正我也是孤身一人,没什么可怕的。我就是想见到他,在他身边照顾他!”

    “还有一事,朕还是必须声明……”

    靡颜笑道:“皇上,靡颜知道您在担心什么,请您放心吧,社稷为重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韦广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是朕多心了,那好,靡颜小姐,一切就都拜托你了!”

    靡颜露出坚贞不渝的微笑,忽然自袖间拿出一个香囊来,呈给韦广晖,说道:“靡颜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以前好像听您提到过罂粟花,这是我在无争山庄时制作的一些干花,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吧!”

    韦广晖有些惊诧的望着她,一时语塞,半晌才想起接过那个香囊,不无感激的说道:“靡颜小姐,大恩不言谢,那么朕就静候你的佳音吧!”

    靡颜笑道:“我会尽力的,皇上,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靡颜就先出去了,不然霜霜会起疑心的!”

    “好!”韦广晖微笑着颔首道。

    “姨娘,你方才去哪了?”朱霜霜见到靡颜,一面吃着东西,一面娇憨的笑道,“您和皇上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啊?不可以告诉霜霜吗?”

    靡颜微笑的坐了下来,看着她和秦熙儿,尽量随意的说道:“这不是来禀告我们的卿妃娘娘来了吗?我明天要出宫一趟,可能需要一些时日才回来。”

    “出宫?咳咳……”朱霜霜差点被汤给呛到了,小墨赶忙轻拍着她的后背,秦熙儿惊疑的问道:“真的么?可是你出宫去做什么啊?”

    靡颜笑道:“前阵子一位朋友托人给我来信,说他最近身子不好,希望我去看看他。”

    “朋友?离宫里远吗?”秦熙儿问道。

    “不远,但是他病得挺重的,我和他……哎呀,姐姐,您问那么多不是难为我嘛。”靡颜微红着脸笑道:“你也知道,我以前有些特殊的朋友嘛,他对我很重要,现在人家生病了,我不可能放任他不管吧!”

    秦熙儿依然不放心的问道:“你单独一人去吗?这样不大安全吧?不然让中旗送你去好吗?”

    “不用了!皇上说好会派侍卫送我去的。”靡颜眼眶不禁有些红了,幽幽的说道:“霜霜有喜了,你也有的忙了,我若再不找点事做,恐怕得无聊死了呢!”

    朱霜霜好不容易舒缓过来,赶忙问道:“姨娘,那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靡颜摇了摇头,说道:“短则二三月,长就恐怕得二三年吧!”

    “这么久?”

    “是啊,我和他感情匪浅,怎么也得安顿好那边再回来吧!”

    朱霜霜走了过来,环视了下四周,悄悄的问道:“那你不想和韦奇云一起了?”

    靡颜全身一震,满脸惊慌,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怎么忽然提到他,他怎么样,我出宫去,关我什么事?”

    “姨娘,你怎么了?难道你真的忘记他了吗?”朱霜霜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还是你不好和皇上挑明,没关系,霜霜替您去说吧!”

    “不必了!”靡颜忽然冷若冰霜的说道:“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也不希望别人在我面前再提起这个名字!”话音刚落,她便猛然起身,快速的离去了。

    “姨娘!”“靡颜!”两人同时唤道,可靡颜依然头也不回的往卧房走去了。留下两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不行,我去问问皇上!”朱霜霜起身说道。

    “你要问朕什么?”韦广晖沉稳优雅的声音传来,朱霜霜全身似触电般的一阵酥麻,她想起方才被他救下的一幕,以及之后他声色俱厉的可怕模样。

    “没什么?”朱霜霜嗫嚅道,继续埋头喝着莲子红枣汤。

    “稍后朕会派人过来接他回宫,这段时间烦劳您照顾她了!”韦广晖微笑着看向秦熙儿,温文尔雅的说道:“朕和师傅有要事相商,就先告辞了!”

    “您去忙吧!霜霜这儿有我在,您就放心吧!”秦熙儿含笑道。

    韦广晖露出感激的笑容,转身离去了。

    “什么味道?”朱霜霜皱着眉头,抽了抽鼻子,自言自语道。

    “哪有什么味道?快喝汤吧,今天你是不是又闯祸了?”秦熙儿笑着问道。

    “哪有?”朱霜霜自知理亏,小声的说道:“是他太过于紧张了嘛!”

    “可是,真的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呢?小墨,你也没闻到吗?”

    小墨摇了摇头,朱霜霜伸长脖子,嗅来嗅去,依然没有想起来是什么气味,很快的,那股味道便消失不见了。

    铁中旗随韦广晖上了马车,来到了凝霜殿,禀退了下人后,韦广晖拿出那个香囊递给铁中旗,说道:“这是靡颜方才给朕的!”

    铁中旗小心翼翼的打开它,目睹着眼前那些干燥却不失美丽的花朵,惊异的说道:“这真的是罂粟花?”

    韦广晖颔首道:“是啊,目前大概只有无争山庄才有罂粟花吧,靡颜也是在那里制作出这些干花的,您看这些可否作为药用?”

    “应该可以!”铁中旗肯定的说道:“这些花虽然没有了水份,但药效却没有遭到破坏,作为药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那就好!”韦广晖松了口气说道。

    铁中旗忽然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问道:“皇上,你最近是不是那里有些不适啊?”

    韦广晖点了点头,说道:“最近只要稍微忙起来朕便会觉得力不从心,前阵子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不过服用了御医开的药丸后,已无大碍了!”

    铁中旗赶忙伸手搭在他脉搏上,半晌,他缓缓睁开眼,叹道:“靡颜送来的这东西真可谓是及时雨啊,皇上,你要切记,在为师将药丸制作出来之前,你千万不可劳神伤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朕明白!”韦广晖继续正色说道:“靡颜打算明日去到大哥的府上!”

    “哦?一切都安顿好了么?”铁中旗抚须沉着的问道。

    “朕已经将十武士安排在周围,里面也有人接应,届时大哥若再负隅顽抗,朕会令他们里应外合,一举铲除叛乱之徒!”韦广晖言辞坚决说道。

    “好!希望他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吧!”铁中旗叹道。

    韦广晖说道:“是啊!朕让靡颜前去照料他,就是想借用她的影响令大哥能回心转意,避免我们兄弟刀枪相见!”

    “王爷,那名女子不愿意离开,她执意要小的将此物件交给您!”那小人忽然又回来了,战战兢兢的说道。

    韦奇云眼冒怒火,叱咤道:“你这狗奴才,听不懂人话是吗?我说了不见,什么人都不见!还不快给我滚!”

    “是,是!”那下人唯唯诺诺的回道,连滚带爬的很快就消失在门外了。

    韦奇云喘着粗气,依靠在床头,闭上双眼,极力想排解心中的愤懑和怨恨。忽然,一双冰凉却异常柔软的手摸在自己的额头上,紧接着一个温柔娇媚的笑声传来,“这又是谁惹到我们的王爷了?本小姐这就去扒了他的皮去!”

    韦奇云恼怒的推开了她,依然闭着双眼,不耐烦的说道:“我想单独待会,你也走吧!”

    “王爷,你难道打算每天这么折磨自己吗?你应该知道,有些人可是恨不得您就这么消沉下去呢!”那女人轻拂着衣袖,婀娜多姿的自他身旁坐了下来,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宇文家可一直在等着您的一声令下呢,还有梅儿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您!”

    韦奇云嘴角忽然出现了一丝诡秘的笑容,他猛然抱住她的蛮腰,睁开了双眼,充满了调戏的味道,声音充满了迷幻和磁性:“你,真的那么想我吗?”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