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三十八章 单纯的睡觉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八章 单纯的睡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还是奢望?”朱霜霜正待嘲讽他,刹那间她忽然意识到了他平日里的辛劳和不易来,于是,她果断的起了身,将他的胳膊放好,并为他盖好被褥,之后,将自己的胳膊自他的颈间穿了过去,轻轻的抱住了他,温柔的说道:“今天该轮到你在我怀里睡了,不许说话,不许睁眼,乖乖的睡上一觉!”

    优雅而略带孩子气的笑容浮现在韦广晖的脸上,他依照她的指示,一言不发,挪动着身子,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慢慢的睡去了……

    他的女人,自己果真已是他的女人了!朱霜霜喜滋滋的回想着他的话,心中一阵窃喜,管它什么皇后,什么争斗,什么后宫,只要能和他如此安静祥和的厮守一辈子,自己可是甘愿默默无名、清贫寡淡、委朱求全的在宫中生活……

    “丁大人,你不能进去!”小墨特意压低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朱霜霜的耳中,她回头看着韦广晖,只见他依然香甜安然的睡着,这丁放来得真不是时候呢,可是,他这么着急的找来,必定是有什么紧急之事吧,到底该不该叫醒他呢?

    就在朱霜霜万分矛盾之际,小墨忽然在门边说道:“朱主子,皇上可醒了?”

    “啊?”朱霜霜吓了一大跳,不知所措的望向门边。这时,只听韦广晖深深的叹了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依依不舍的自她怀中起了身,叹道:“天不遂人愿啊,还以为这次我该梦想成真了,可以在你温暖的怀中好好的睡上一觉呢,哪知道还是被他们给吵扰了!”

    “是丁放,他找你应该是有急事!”朱霜霜急切的说道。

    “我知道!”韦广晖站了起来,披上长袍,笑道:“我去去就来,你接着休息吧!”

    “好!”朱霜霜茫然无措的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丁放回道:“据大夫诊断,大约是卯时左右,花影瞳割脉自杀!我们是近辰时才发现的!”

    “卯时?”韦广晖自言自语道,沉思了片刻,问道:“应该是卯时三刻吧?”

    “差不多吧!据我们发现大概有一刻的时间,大夫说如果晚发现一刻,她就没命了!”丁放有些后怕的说道。

    韦广晖忽然冷笑道:“你大可放心,她不会这么轻易丢掉自己性命的!她醒来后有什么要求你要尽快禀报!”

    “是!”丁放迟疑的问道:“皇上,您不去看看她吗?”

    “不用,时候到了朕自会去见她!你好生照顾她吧,记住,别让任何人去探监。”韦广晖正色说道,随即起了身,说道:“你先回去吧!”

    “是!”丁放有些莫名其妙的盯着他离去的背影,照常理说,皇上听说花影瞳自杀之事后,应该不会是这样的反应啊,且不论她是此案的关键人物,毕竟他们还有过一段过去呢。再怎么铁石心肠的人,也不会如此冷漠的对待曾经的恋人吧?而且照自己对皇上的了解,他也不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啊,莫非有什么隐情?或者是有什么地方是自己疏漏了的?

    丁放心中带着无数的问号离开了弄月宫,匆匆的赶回了天牢,大夫正在为花影瞳诊脉,血虽然是止住了,可她的脸色却苍白得如同白纸,呼吸也极为轻细,若不是她胸口微微的起伏,丁放几乎都以为她已经命丧黄泉了。

    “她怎么样了?”丁放轻声问道。

    大夫走了过来,叹道:“还算她命大,已经脱离危险了,接下来只需要静养就可以了!”

    “那就好!”丁放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你开些补血的药,好让她早些好起来。”

    “这?”大夫为难的说道:“这给重犯开补药,本朝还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呢!老朽觉得是不是只要给些基本的治疗就可了?”

    丁放皱着眉头,说道:“她情况特殊,你尽管开药方就是了,稍后我会去向皇上请示的!”

    “好吧!丁大人,您稍等片刻!”大夫见他斩钉截铁的模样,只好随他的吩咐行事了。

    花影瞳服下补药后,脸上气色好了许多,嘴唇上也有了血色,没过多久,她便醒来了。“是你,你为什么要救我?”她微弱的说道。

    丁放咧开嘴笑了,轻声道:“你若死在这里,皇上可会饶不了我的!所以我得想尽办法救活你啊。”

    花影瞳虚弱的笑道:“丁大人说笑了,皇上岂会关心影瞳的死活,我若死了,他恐怕还会暗自窃喜呢!”

    “花小姐,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方才去禀报皇上你自杀之事时,皇上可是担忧至极,他一再的嘱托我要好生照料你呢!”

    花影瞳环顾了四周,说道:“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来看我!”

    丁放赶忙安慰道:“花小姐,你别想太多,皇上会来的,只是现在他没有时间而已,你先好好养着身子!”

    花影瞳自嘲道:“如今我在他心中真成了个可有可无的人了!又怎么能与他的国家、他的臣民、还有他的女人相比呢,他的时间花在这些上面都不够,又怎会浪费在这个鬼地方呢?”

    丁放颇为同情的望着他,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花影瞳自杀了?朱霜霜按着胸口,一副惊愕无比的神情。

    韦广晖打算将这个消息告诉她之前,便已料定她会是这个反应,他扶她坐了下来,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有性命之虞的!我已经嘱咐丁放要好生照顾她呢!相信不需几天,她便会痊愈的。”

    朱霜霜愣愣的看着他,说道:“那你不去看看她啊?毕竟她自杀的原因应该也有你吧!”

    韦广晖无奈的说道:“霜霜,她已经没事了,我去看她,只是让她的计谋得逞而已,时候到了,我自会去见她的!”

    “计谋?”朱霜霜惊诧的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一个女人被关在天牢里,她该多么的无助,多么的渴望被关怀啊?就算她做错了事,但也罪不至死啊,你怎么会这么无情啊?”

    韦广晖哭笑不得,说道:“朱霜霜,你被关入天牢,被严刑拷打,他们有同情过你、关心过你吗?对他们,是绝不能心存妇人之仁的,否则你只会再次受伤害而已!”

    “正因为我的天牢里待过,才能真正体会到她的感受呢!你去看看她好不好?”朱霜霜央求道。

    韦广晖摇了摇头,说道:“我说过了,现在不是时候,你也别想太多,好好休息啊!我还有事,得走了!”

    说罢,他在朱霜霜的额头上印上重重的一吻,便微笑着匆匆离去了!

    “没心没肺!”朱霜霜冲着他的背影恼怒的骂道。不行,她上次自残,此番自杀,都是因为韦广晖与自己的缘故,他不愿意去瞧瞧她,那就自己单独去吧,既能亲眼得知她的状况,也能安下心来!不然她若出了什么事,此生都会心有不安的。

    打定主意,朱霜霜便开始着手准备前往天牢,不能带宫女去,他们可都是韦广晖的耳目呢,再说那个地方自己可是住过几日的,具体位置以及大致的走向可是很熟悉呢,要找到花影瞳被关押的地方应该不在话下。

    朱霜霜唤道:“小墨!”

    “主子,您有什么吩咐?”小墨笑吟吟的走了过来问道。

    朱霜霜笑道:“我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一下,你能进来帮我准备一些熏香吗?”

    “好的!”

    朱霜霜见她走了,赶忙回到卧房,找出那个宝贝的包裹,掏出一些粉末,放在手心,听到小墨的脚步声后,便赶忙翻身躺下了!小墨轻轻的推开了门,手端着香炉,稳稳的放在了桌上,微笑着说道:“小墨为您准备了香叶和天竺葵,不知您满意吗?”

    “我闻闻!”朱霜霜起身走了过来,伸出手拂了拂袅袅升起的香烟,趁机使手中的粉末掉了进去,闭上眼睛陶醉的说道:“有了这个,我就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了!”

    “小墨,你下午忙吗?”

    “不忙,主子您还有什么吩咐?”

    “不知怎么回事,我肩膀酸得紧,你帮我按摩按摩好吗?”朱霜霜扑在桌上,懒懒的说道。

    “好的,主子!”小墨顺从的走到了她身后,为她按摩了起来。

    朱霜霜左手自然的挡在鼻前,竭力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一言不发,小墨只道是她疲乏了不愿说话,也没有打扰。不一时,朱霜霜只听身后砰的一声,成功了,小墨被迷晕了!她抬起头,偷偷的朝后望去,果不其然,小墨已经不省人事的躺倒在地上了。说时迟,那时快,朱霜霜拔腿朝外跑去,她知道此时别的宫女都不当值,小墨又已经昏迷了过去,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朱霜霜顺利的来到了天牢,只是门前的守卫铁黑着脸,就是不愿放行!就连塞上金银首饰,他们居然都不为所动。朱霜霜有些泄气了,对待这些清心寡欲而又严正无私的侍卫,自己可真是没辙了。

    “那请问丁放在吗?我来找他总可以吧?”朱霜霜试探着问道,虽然她知道丁放有可能会泄露自己的行踪给韦广晖,但是只有有一丝希望进去,她都得尝试一番。

    两名侍卫相互点点头,其中一名进去了,留下来的那位说道:“你稍等,丁大人即刻出来!”

    “好,麻烦你了!”朱霜霜赔笑道。

    终于,丁放的身影不一时便出现在了天牢门口,当他看见是朱霜霜时,原本严肃的表情忽然变得异常的滑稽起来,先是惊诧,然后是似乎明白了什么,最后竟露出开心的笑容,说道:“哈哈,我就知道,皇上怎么会如此的狠心呢,再怎么说,花影瞳如今可是非常关键的人物呢,他怎么会不来看她呢,原来他是做好了打算要派朱小姐您来啊!”

    朱霜霜笑了笑,说道:“就是啊!丁大人,烦劳你快些领我去看看她吧!”

    “好!朱小姐,这边请!”丁放高兴的进入了天牢,一边走,一边说道:“朱小姐,您还不知道吧?皇上已经下旨释放了铁大人他们呢,有了花影瞳的招供,铁大人他们就可以洗脱冤屈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