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三十二章 人赃并获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二章 人赃并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敢对她怎样?她脸上难不成是自己掴的?”那中年女人讥讽道:“花小姐,我奉劝你还是别抱侥幸之心,这男人就是比我们狠,没有什么事是他们下不去手的!”

    “也对噢,花小姐,你已经是人赃俱获了,他们还要审问你什么呀?”安安好奇的问道。

    花影瞳一语不发,轻轻转身自床沿上坐了下来,微锁着细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安安正欲开口,那中年女人喝道:“好了,不该问的不要多问了!”

    安安噘着嘴唇,嘀咕道:“又没问你,还以为自己还是主子呢!”

    “好了,我去补个觉去,不然等下没有体力应付他们呢!”安安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说道:“花小姐,你也别想太多了,休息休息吧!”

    花影瞳向他身后的侍卫望去,笑道:“丁大人今日怎么不直接让他们将影瞳带至审讯室去,还如此屈尊来这么晦气的地方?”

    丁放笑道:“不瞒你说,审讯室待会将有贵人驾到,我是事先过来通报你一声的!”

    “哦?你是担心我会再次触犯天威吧?”花影瞳似笑非笑的问道。

    丁放含笑的望着她,说道:“花小姐,请吧!”

    两名侍卫将牢门打开,花影瞳甩了甩衣袖,毫不畏惧的跨出了牢门……

    到了审讯室,花影瞳朝主审官的位置看去,空无一人,丁放正稳步走去,坐了下来。

    花影瞳颇为好奇的问道:“这皇上还未到呢,丁大人怎么倒先行坐下了?”

    “皇上?”丁放放声大笑,道:“花小姐,我看你是误会了,皇上日理万机,哪会天天往这跑啊?这贵人可不是皇上!”

    “不是皇上?”花影瞳迷惘的问道,“那不知这位贵人是谁呢?”

    “你且转身看看吧!”丁放笑道。

    “爹!”花影瞳惊诧的喊道:“您怎么会来这里?”

    真是花廉子,只见他头上白发忽然长出了许多,原本红润的脸庞也失去了光泽,因为奔波皱纹也增加了不少,他定定的望着她,喃喃道:“瞳儿,你让爹一阵好找啊!”

    “爹!”花影瞳眼见他憔悴的神色,心疼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哽咽着说道:“瞳儿不是告诉您了,过几日我便会回去的!”

    “你,你怎么能对皇上做出那样的事来啊!”花廉子颤颤巍巍的走上前,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家里你可以任意妄为,可在皇宫之中,你怎能做出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来啊!”

    花影瞳哭道:“爹,瞳儿是没有办法啊,但凡能忍受下去,我能再次回到这里么?”

    “你若出了什么事,让爹怎么活下去啊!”花廉子心痛疾首的说道,走上前抚摸着她的脸庞,问道:“疼吗?”

    花影瞳轻轻的摇了摇头,拭干了泪水,说道:“您放心吧,女儿不会弃您而去的!您先回家等着女儿好吗?”

    “晚了!”花廉子叹道:“爹既已来此,还能拿轻易回去么?”

    花影瞳愤怒的朝丁放望去,质问道:“丁放,我只道你心狠手辣,没想到还是一个卑鄙的小人!我爹与此案又何干连,你为什么将他带来?”

    “花小姐,依照律法,你犯的可是株连九族之罪,丁某只是偶遇花居士,告诉了他你的近况,他来到这里,我也是以礼相待,并没有将他投入狱中,这已属法外开恩了吧!你尚不知自己已牵连到令尊,还说我是卑鄙小人,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丁放端坐在审讯席上,镇定自若的说道。

    “瞳儿!”花廉子沉声道:“你别不知好歹了,丁大人可是瞒着皇上,冒着欺君之罪来想方设法的帮你呢,你知道些什么就快些说出来吧,爹就是拼着这条老命,也会把你救出来的!”

    “爹!”花影瞳焦急的说道:“女儿自有分寸,您不用担心!”她忽然转身看向丁放,说道:“丁大人,你有什么事冲我来,别拿我爹做幌子!”

    丁放走了下来,微笑着说道:“花居士,丁某说了令千金倔强得紧,您来了也没用的,是不是?这样,我还是先派人用您回去吧,你呀,就当眼不见心不烦吧!来人!”

    “丁大人,老夫不回去!”花廉子坚定的说道:“你方才不是说影瞳犯下的罪行会株连九族吗?家里也没有其他人了,就由老夫来领罪吧!”

    花影瞳跪下来哭道:“爹,女儿求您了,您不能留在这里啊。丁大人,影瞳求您放我爹我回去吧!”

    丁放为难的看着他们,叹道:“花小姐,其实只要你供出主谋是谁,你就是属于从犯,令尊也就不会受牵连了,你为何非要替他人背黑锅呢?”

    “这是真的么?”花廉子难以置信的扶住花影瞳,激动的问道:“到底什么人,你快说啊!”

    花影瞳却只是一直哭泣,不愿意开口,丁放叹了口气,说道:“花影瞳,本大人再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吧!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你要考虑清楚!”

    “来人,将花廉子、花影瞳带下!”

    “是!”侍卫们将两人带下,按照指示分别将其关押。

    回到牢中,花影瞳一直默默的流着眼泪,安安听到哭泣声好奇的凑了过来,问道:“花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他们又欺负你了?”

    花影瞳依旧哭着,没有理会她的关心。

    “哎呀,你到底怎么了吗?一直哭什么呀?”安安焦急的喊道。

    那中年妇女冷静的声音传来:“让她哭吧!或许她也渐渐明白到为了那些臭男人牺牲自己是多么的不值吧!”

    “你别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好不好,真是的,都是女人,互相关心关心嘛!”安安不满的说道:“总是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

    “他们是不是把你的家人也抓来威胁你啊?”安安迟疑的问道。

    花影瞳忽然抬起了头,脸上挂满了泪水,眼睛通红,声音颤抖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安安轻蔑的一笑,说道:“这是他们通常用的伎俩啊,可是却是百试不爽!好在我没有亲人,他们才拿我没办法的,不像她,因为双亲在,最终只好什么都说了,现在就坐在这里等候处决啰!”

    “是真的么?”花影瞳走到那中年妇女的牢门边,手扶着铁杆,惊恐的问道。

    那中年女人幽幽的叹着气,并未回答她,定定的坐着,仿佛陷入了痛苦的沉思当中,眼睛里俱是无奈和痛苦,苍白冷漠的脸庞变得更加的煞人!

    安安冷笑道:“她起初也是什么都不肯说,后来他们将她年逾花甲的双亲抓来,当着她的面一次一次的折磨他们,她娘因为经受不住而死去了,她爹若不是因为她及时招供,恐怕也要追随她娘而去了!”

    花影瞳一边听着,身子一边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脑海中浮现起爹受刑的场景,悲痛的眼泪再次滴落了下来,爹已年逾花甲了,身子骨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怎么忍心让他因为自己而遭受那些毒辣的刑罚啊!

    “唉!”那中年女人忧郁的叹道:“父母赐予了你生命,难道有子女忍心去终结他们的生命么?”

    花影瞳身子一颤,遂跌坐在了地上,半晌不语!

    第二天,阳光格外的灿烂,虽已是初冬,却依旧是温暖如春,只是,冬天都已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严寒过去,万物便要开始复苏与重生了!

    花影瞳一夜未眠,直到一缕阳光照射在脸上,她才恢复了知觉,本能的伸出手去挡着眼睛,这时,身后传来狱卒那不耐烦的声音,“花影瞳,出来吧!”

    她微微一怔,缓缓的站了起来,呆滞的径直走出了牢房,那狱卒惊讶的盯着她看了半天,尔后带着不可思议的神情走在了前面。

    “大人,花影瞳带到!”

    丁放沉吟了片刻,吩咐道:“让她进来!”

    “去,请花廉子居士过来!”丁放吩咐身旁的侍卫道。

    “不必了!”花影瞳朗声说道。

    丁放抬头望去,不悦的说道:“不是说带花影瞳进来吗?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丁大人,我不就是花影瞳啊!”

    眼前的这女人怎么会是花影瞳啊?丁放使劲的擦着眼睛,甚至起身走近她,惊疑不定的问道:“你,真是花影瞳?”

    “丁大人,您在和影瞳开玩笑了,只不过是一晚,你就不认得影瞳了?”花影瞳讥讽道。

    “好!是!是你——花影瞳。”丁放语无伦次的说道,随后甩了甩衣袖,正色问道:“你方才为何阻止我去请花居士!”

    花影瞳轻笑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已经想清楚,打算今天什么都招供了,按照你的承诺,我爹是不是可以平安的回到仙来居啊?”

    丁放轻吞了口唾沫,说道:“没错,莫非你真的想通了?”

    “如你所愿!”花影瞳鄙夷的望着他,说道:“丁大人,这还不是托您的福,影瞳昨晚想了一夜,头脑不知怎么突然开窍了,你想知道什么,现在尽管问吧,不过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

    丁放心想道,想了一夜,难怪变成这副模样!随后他笑道:“好,待你说完,我会当着你的面送花居士回仙来居!现在你说吧,主谋到底是谁?”

    花影瞳忽然眼神变得飘渺不定,随意的说道:“是韦奇云!”

    果然是他,完全不出皇上的所料啊,丁放心想道,皇上也真是的,明明什么都知道了,还非要她的口供干吗?随即接着说道:“你讲讲整个作案的过程吧!”

    花影瞳神情自若的说了起来,语气淡定的似乎不是在受审,而是在讲述着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一般……

    丁放接过话来,猜测的问道:“那女人是韦奇云派去的?”

    “没错!”花影瞳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她告诉了我关于皇上与朱霜霜的一些事,我当时听了之后满腔的怒火,我在这里因为他而自残、厌世,甚至有想到去死,而他们却过着悠然自得、你侬我侬的日子?”

    “于是,你便生出报复之意,之后便跟随那女人来到了皇宫?”丁放轻声说道,仿佛怕破坏了此刻的气氛!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