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三十一章 牺牲自己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一章 牺牲自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影瞳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幽幽的说道:“你们伤了我,这次我再来伤你和她,这下不正好扯平了吗?”

    韦广晖痛心地说道:“朕可以原谅你此番的所作所为,可律法无情,朕也绝不能徇私。只是,若你能招出主使之人,朕可保证会对你从轻宣判!”

    “主使之人?”花影瞳笑道:“我便是那主谋啊!这点丁大人不是已经查清了么?”

    “主谋不会是你!”韦广晖坚定的说道:“那虾仁的剂量足以致朕于死地,你断不会如此狠心!”

    花影瞳眼中闪过一丝惊疑,随即便恢复了神态,笑道:“还是你了解我啊,只要你明白我是不会真心害你的,其他的事情我是不会在意的!”

    韦广晖说道:“什么事情是你在意的,朕可是一清二楚,你若一直不愿开口,那可就怨不得朕狠心了!”

    花影瞳灿烂的笑道:“没想到你也会威胁我呢,只是你有没有想过,既然我已来到了这里,就已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了!”

    “他就真值得你甘愿抛弃一切么?”韦广晖语重心长的说道:“朕奉劝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否则最终受伤害的是你自己!”

    花影瞳忽然大笑了起来,凄凉的笑声回荡在这冰冷的空气里,令人心生寒意。停住了笑声后,她缓缓的说道:“影瞳早就不怕受伤害了,承蒙你们眷顾,我早已就练就得钢筋铁骨,不惧任何伤害了。我已不再是那个软弱可怜的花影瞳了!”

    韦广晖起身,正色说道:“花影瞳,你好自为之吧!”随后便转身离去!

    “皇上回宫!”随着韦叶那声轻快的呼声,花影瞳心中一凉,跌坐了在地上,不会的,他断不会如此绝情地,想当初他对自己是何等的温柔,何等的体贴啊!那次在他面前自残,虽然他没有好言好语,但自他的眼中还是依稀可见到心痛和内疚。正是因为了解他,自己才有信心再次回来,才有底气与朱霜霜一决高下……可是,方才他的旨意却给了自己当头一棒,他怎么会忍心将自己交由他们审问?几日来未开口,就是算定他会找来的。可没想到,见面之后的情形和结局竟是如此的出人意表。是自己此番的所做所为伤了他的心,还是因为伤害到了朱霜霜,亦或是……花影瞳嘴角渐渐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看来是自己乱了阵脚,在杞人忧天呢!在他心目之中,最重要的恐怕还是这皇位、皇宫吧!

    “花小姐,请站起来吧!”丁放不怀好意的笑道,示意侍卫上前将她拉起来。

    不料,花影瞳忽然轻巧而快速的起身了,一个回旋腿将那两位近身的侍卫踢倒在地。两人爬起来后异常恼怒的瞪着他,而她则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原地,拍了拍裙摆,不屑一顾的说道:“自取其辱,看你们谁还敢动我一根指头试试!”

    “好功夫!”丁放拍手赞道:“丁某可是第一次见花小姐的身手呢。没成想如此娇弱迷人的小姐居然还是位武林高手呢,失敬失敬!”

    花影瞳娇笑道:“丁大人客气了,想来影瞳这点花拳绣腿是难入您的法眼吧?”

    丁放说道:“不敢不敢,只是丁某对你的所做所为却是无法恭维。令尊花廉子居士虽然是退隐山野,但是他的学识修养、为人之道却受到当世无数仁人的推崇。没想到,他竟然教出你这样一位心胸狭隘、目中无人、目无法纪的女儿来,真是可气可叹啊!”

    “丁放,你住口!”花影瞳杏眼圆睁,怒喝道:“你竟敢诋毁我父亲,竟敢侮辱我?”

    丁放笑道:“正所谓人比先自辱而后他人辱之,花影瞳,皇上的旨意你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从今以后,你就归丁某审讯了,为了保证审讯的进度,不负皇上的重托,我可得事先声明,你若再负隅顽抗,胆敢肆意而为,那可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我再问你一句!”丁放转而正色问道:“主使之人是谁?”

    花影瞳轻蔑的哼了一声,说道:“你就是再问一百遍,我也是同样的回答——我,花影瞳就是主谋!”

    “好!”丁放毫无表情的吩咐道:“将犯人花影瞳绑上,准备行刑!”

    “你敢!”花影瞳加重了语气喝道。

    “绑上!”丁放毫不示弱的望向她,再次坚定的吩咐道。

    “是!”那两名先前被她踢倒在地的侍卫走上前,将极力挣扎的花影瞳扎扎实实的捆绑于十字形的木桩上,立在两旁等候命令。

    “说吧,主谋是谁?”丁放平静的问道。

    花影瞳头一撇,对于他的问话不予理会。

    “掌嘴五十!”丁放直接下令道。

    “是!”那两名侍卫方才无端受了大辱,这下有机会讨回好不痛快!只听“啪啪”数声,花影瞳一阵惊叫,可怜那如花美眷,在经受了五十下巴掌的扇打后,已变得肿胀模糊了起来。

    掌嘴完了后,花影瞳已经是眼冒金星,声嘶力竭了,丁放冷冷的问道:“说吧,主谋是谁?”

    花影瞳垂下了眼,依然不予理会。

    “花小姐,既然你已打定沉默不语的注意,那么丁某要奉劝你一句,做好应对严刑拷打的准备吧!我可不会因为你与皇上过去的关系而网开一面,就如同你们不会念及他人的无辜而手下留情一般。”丁放望着她,正色说道。

    花影瞳缓缓地抬起了头,恨恨的朝他望去,咬牙切齿的说道:“丁放,你今日对我的羞辱,他日我花影瞳定会十倍奉还!”

    “花小姐,只要你开口供出主谋,你就会有这个机会的,否则……”丁放微笑着说道:“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希望你回去后能细细考虑,好好的掂量掂量,明天该怎么回答我!”

    “来人,将花影瞳带下!”

    “是!”

    “你,过来!”看到花影瞳已出门,丁放将门口的狱卒唤了过来,在他耳旁吩咐了几句,随后便一道离开了。

    花影瞳回到牢房,手捧着双颊,刺痛的感觉,加上心里的不平,眼泪顿时如同那断线的珍珠般直落不已。他果真任由丁放如此的对待自己么?难道现在的自己在他的心目中仅仅只是一个重犯?

    忽然,一阵亮光射在她的脸上,花影瞳不禁眯了眯眼,定睛望去,只见墙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面镜子,她起身缓缓地走了过去,镜中俨然出现了一位梨花带雨,面容憔悴的女犯人,她抚摸着那一道道手印,心中的悲苦忽然如漫天大雨倾盆而来,一腔怨愤无处发泄,她直直的坐了下去,扑在床沿痛哭失声。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耳边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花影瞳轻轻的擦了擦泪水,泪眼婆娑的望去,只见一位面容煞是恐怖的女人正被关押在左边的牢房,她左边脸上赫然可见数道刀痕,眼角已被撕扯着往下掉去,与左边脸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的右脸隐约可见极为美艳动人,大概是为了掩饰左边的丑陋吧,她赶忙将左边的头发垂了下来,讪笑道:“姑娘,吓倒你了吧?”

    可没想花影瞳露出更为惊惧的眼神,她将一边头发垂下更是如同鬼魅,令人毛骨耸人!

    “你是谁?”花影瞳瑟瑟发抖的问道。

    那女人觉察到了她的恐惧,便往后退了几步,随地坐了下来,说道:“姑娘你不必害怕,我和你一样,是被关押在此的犯人!”

    “方才我进来的时候没看到你,你怎么突然被关到这里的?”花影瞳将信将疑的望着她,警惕的问道。

    那女人说道:“这里专门关押在审重犯的地方,我是方才刚经过审讯后,被移送到此的。姑娘,你犯了什么事啊?”

    “你的脸?”花影瞳微皱着眉头迟疑的问道。

    那女人轻轻的摸了下脸庞,愤恨的说道:“还不是那些狗仗人势的狱卒干的,他们见我是个女人,明白女人重视容貌的弱点,便从我的脸上下手,意图*我招供!姑娘,看你这样子,八成是第一天被上刑吧?”

    花影瞳不禁朝脸上抚去,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如此*迫你,你都不开口,真是有骨气啊!”

    “哪有?”那女人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是为了活命啊,如果我招了,死得更快呢。”

    “你这样不是更生不如死?”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自右边牢房传来。

    花影瞳吓了一跳,原本清静的牢房何时变得如此热闹啊,这时,一名头发染霜的中年女子自黑暗中站了出来,鄙夷的说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位姑娘大概都是因为那些臭男人才进来的吧!”

    “你又是谁?”花影瞳警觉的问道。

    那女人哈哈笑道:“姑娘,来此的都是一只脚已入阎王殿的人,问名字还有什么意义呢?看你的样子,一副大小姐的模样,我劝你,还是及早招了吧,不然迟早变得她那副模样!”

    “别听她瞎说,姑娘,她是因为她的心上人已经死了,便了无牵挂,一心求死,咱们可跟她不一样,是吧?对了,我叫安安,怎么称呼你啊?”那名为安安的女子笑着问道。

    “花影瞳!”

    “啊?你就是花影瞳?”安安大惊失色道:“就是前几天意图谋害皇上的花影瞳?”

    “我没想谋害他!”花影瞳辩解道。

    安安笑道:“那你怎么来这了?”

    “我不需要告诉你!”花影瞳冷冷的说道。

    “也对,你这些话得留着给那些狗腿子讲呢!”安安点头道:“可是,他们都是你以前可是和皇上有过一段呢,怎么也会被用刑呢?”

    “哼!这些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狼心狗肺、见异思迁之徒,喜欢你的时候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用不着你了,便翻脸不认人,哪里还有什么旧情可讲?”那中年女人恨恨的说道。

    安安说道:“你呀,不喜欢男人,你会心如死水,一心想追随他而去?花小姐,你不用担心,这皇上可不是薄情寡义的人,有他在。那些狱卒不敢对你怎样的!”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