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二十九章 抓到主犯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九章 抓到主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是!”丁放正气凛然的应道,转身正待离去……

    裕如忽然扑在地上,哭道:“皇上,奴婢什么都招了,求您饶了慕兰,让她得以安息吧!”

    丁放与于翰林二人相视一笑,皇上的计谋大功告成了!

    “裕如,朕方才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你没有把握,若你这次还不一一从实道来,可就怪不得朕狠心了!”韦广晖严肃的说道。

    裕如身子不住的颤抖着,与往常的冷静淡定形成鲜明的对比,只听她说道:“出事的前几天,奴婢在御花园遇见了花影瞳,她是如何进宫的,奴婢确实不知。她似乎知道奴婢会去那里而专程在那守候着。”

    “那天,她与奴婢聊了很久,聊的都是些旧事……”说到这里,她忽然抬头向韦广晖望去,而他只是微皱着双眉,漫不经心的看向一边,似乎对自己所讲的事情毫无兴趣一般。但是,裕如明白,她们聊的什么,以及接下来自己要说的事情,他大概早已心知肚明了!

    裕如低下头,接着说道:“聊完后,花影瞳便交给了奴婢一样东西,还嘱咐奴婢一定要给皇上服下!”

    “这样东西便是虾仁?”丁放惊讶的问道。

    “没错!”裕如微低着头,说道:“只是花影瞳做得很巧妙,这虾仁已被她磨成了粉末,处理得无色无味,食用之人完全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奴婢本来犹豫了许久,可那天,朱主子向皇上发火了,奴婢便实在忍不住了,就……”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裕如姑娘你可以不用说了!”于翰林缓声道,对于裕如对皇上的情感,他是有所知晓的,对于她,其实自己还是有些同情的,事实上,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啊!

    “皇上,看来现在此案已经基本明了,主犯便是那花影瞳,裕如属从犯,当今之急便是要抓住花影瞳!”丁放兴奋的说道。

    韦广晖紧皱双眉,目光再次朝裕如瞟去,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已从实招来,朕也告诉你事情吧,慕兰并没有死,如今,你且先去与她做伴吧!”

    裕如微微一震,但并没有言语,依然保持着匍匐在地的姿势。

    “来人,将宫女裕如带下!”韦广晖平静的说道。

    “是!”两名殿前侍卫走上前,裕如轻轻的站了起来,恭敬的行过礼后,便默默的走了出去……

    “皇上,那微臣就先行告退了,好去查明花影瞳的下落!”丁放提议道。

    韦广晖对于他的建议置若罔闻,沉思了些时候,说道:“看来裕如也只是她的一枚棋子,真正的接应者另有其人,找出他需要些时日啊!”

    于翰林点点头,回道:“皇上所言甚是,依微臣之见,此事不宜*之过急,先摸清其真正用意,我们才可对症下药!只是,没有抓住真正的凶手,朱姑娘的冤屈便不能彻底洗清了。”

    丁放笑道:“翰林,你可真是糊涂了,现在连太后都相信朱姑娘是清白的,其他人还会有什么可说的?皇上您说呢?”

    韦广晖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朕有些累了,想单独待会儿!”

    “是!臣告退!”丁放和于翰林交换了眼色,异口同声的回道。

    “主子,您等会啊,小墨这就去禀报皇上!”那名为小墨的宫女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去,“皇上!皇上!”小墨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前厅呼道:“朱主子她,她醒来了!”

    韦广晖闻言立马站了起来,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的眼中却掩饰不住欣喜和激动,问道:“许御医何在?”

    “正在为朱主子诊断呢!”

    “好!”韦广晖绕过桌椅,连碰倒了茶杯都未察觉到,继续心急火燎的朝卧房走去。

    但在临进门前,他忽然停住了脚步,正色问道:“朱主子有没有和你说起什么?”

    小墨极力的回想了想,说道:“回皇上,朱主子她身子还比较虚弱,并没有说什么话,她只是问了奴婢,裕如去哪了!”

    果然!韦广晖轻皱了下眉头,说道:“好了,朕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随后,他便安静的走入了卧房,屏住呼吸声,来到了朱霜霜的床边。

    许御医正在仔细的为她诊断着身体,也并未察觉到韦广晖的到来,只见他微微点头,缓声说道:“朱姑娘,您大可放心,您的气血已大致恢复正常,经过慢慢的调养,内伤定可痊愈的,只是这些皮肉之伤,老夫需要特别的配置些草药,稍后便会呈上来,您只需让宫女们每日按照这方子,精心护理,过些时日,你脸上的这些伤痕定会消失的,您的容颜也会恢复如初的完好!”

    “许御医,多谢您了!”朱霜霜虚弱的笑道。

    许御医微笑道:“朱姑娘客气了,这些都是老夫的职责所在,没什么好谢的!您就好好休息吧,切忌急躁,养伤是最需要心平气和的!老夫这就回去为您配置药草了!”

    “好!”朱霜霜含笑道,虽然脸上肿胀得煞人,但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淡定和平静。

    许御医起身行礼后,转身正欲提起药箱离去,忽然看见韦广晖站在自己身后,先是一阵迷惘,尔后慌忙的放下药箱,正待行礼,韦广晖挥了挥手,笑道:“许御医不必拘礼了,你且下去准备吧!只是在下回诊断的时候需要多留个心眼,谨防有心之人的耳目,加强警惕就是了!”

    “微臣谨记!”许御医诚惶诚恐的退下了!

    “皇上!”朱霜霜有些羞涩的唤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悄无声息的?”

    韦广晖自床沿坐了下来,温柔的笑道:“你怎么病了一场变得怎么见外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可是你第一次称我为‘皇上’吧?”

    朱霜霜说道:“霜霜若还打算以后在宫中待下去,称呼自然得慎重了。对了,我是怎么到这来的,是你派人……”

    韦广晖的指尖轻轻的竖在她的唇边,柔声道:“你就当做了场噩梦吧!梦里面得事情就不要再去想来,先好好养着身子,小墨,你过来!”

    “是!”小墨微笑着走上前,清秀的模样煞是可人。

    “小墨?”朱霜霜转头朝她望去,问道:“她是新来的宫女吗?我以前怎么没看过她呢?对了,皇上,裕如呢,怎么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见到她?还有慕兰,我记得那日她也被带走了的。”

    “她们,过些天就能回来了!”韦广晖微笑着说道,抚摸着她的脸庞,取笑道:“你还有闲心担心她们呢,看看你的脸,都肿成了小肥猪了!”

    “呵呵!”朱霜霜笑道:“许御医方才不是说了,这些都是皮外伤,会好起来的。我呀,才不会变成肥猪呢!”忽然,她紧张的打量着他,问道:“那晚你真的中毒了?现在怎样了?”

    韦广晖笑道:“你呀,真是咸吃萝卜淡*心,朕不是好好的在这么?好了,这几日你就好生的待在这弄月宫中养伤,其他的不必多想了,小墨会照顾好你的!”

    “恩!”朱霜霜乖巧的点点头。

    那个夜晚,韦广晖衣不解带的坐在她的身旁,悉心的照料着她,事必躬亲。对于她此次的遭遇,他的心中一直都是悔恨不已,那日丁放将她救回弄月宫的情景,现在想来他都是心有余悸,倘若他们晚去了一步,那霜霜极有可能就遭遇毒手了,那么此生无法弥补的伤痛就会造成了!如今她虽然满身伤痕,面目全非,但至少还是鲜活的人儿啊,看着她时而细语,时而撒娇,时而憨笑的模样,韦广晖的心窝不由得暖暖的,满脸洋溢着温暖和爱意……

    第二天,朱霜霜悠悠的醒来,韦广晖已经走了,小墨也不在,安静的卧房使得她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思念之情,娘他们不知怎样了,还是在牢房里面吗?他依然不愿提起那个案子,想来他心中已有打算吧!自己若强行打听,恐怕只会平添麻烦。不如还是照他的吩咐行事,先将身子养好了,其他的事以后再说吧!

    光明殿是皇帝处理政事的地方,一大早,韦广晖便已前往此处,因为弄月宫出了事,自己已有两日没有上早朝了。即位这多长时间了,除了出宫,自己可从未接连两日没上早朝啊!

    殿前,百官众臣们早已叩拜在地,在迎接皇帝着的到来。韦广晖稳步走上宝座,吩咐道:“都平身吧!”

    “谢皇上!”

    开始时,大臣们上奏的都是些司空见惯的政事,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竟没有一个人就弄月宫的那件案子上书建言。韦广晖娴熟的处理着众臣的奏折,若无其事的询问着政事民情,对于那件案子也是只字未提。

    最终,还是有人忍不住了,那人是谁?没错,便是那宇文徽——宇文梅的兄长,只听他奏道:“启奏皇上,那弄月宫一案,嫌犯朱霜霜忽然被强行带回弄月宫中,而负责审理此案的宇文梅却无端陷入囹圄之中,还望皇上能主持公道,还无辜者以清白!”

    “宇文徽,你所言似乎也是不无道理啊!”韦广晖颔首道,只见他脸色一凛,眼中散发出坚毅的光芒来,说道:“丁放、于翰林,你们速速将所查进程给朕以及百官一一道来!”

    “是!”丁放、于翰林上前道。随后,于翰林拱手说道:“皇上,经过臣等几日的调查,本案已真相大白,这主犯、从犯也已经双双入网,具体的审讯报告稍后臣会呈上!”

    “啊?”众臣皆议论纷纷,“于大人,这主犯、从犯是什么人啊,竟如此胆大,敢潜入皇宫谋害皇上!”

    于翰林答道:“皇上,微臣觉得在未结案之前,对于调查进程还是保密为好,以免被有心之人利用!使得事态扩大!”

    韦广晖微笑着问道:“那依列为大人之见呢?”

    “臣等赞同!于大人亦是从大局考虑啊!”几位大臣说道。

    宇文徽站了出来,说道:“皇上,这结果可以不说,可是臣心中有些疑问不知可否说出来?”

    “但说无妨!”韦广晖望着他伸手说道。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