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二十六章 兵分两路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六章 兵分两路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臣遵旨!”两人齐声说道。

    于翰林在途中已将此事告之了丁放,所以他听后并没有震惊,反而以安慰的口吻说道:“皇上您放心,丁放保证一个时辰之内将朱小姐安全的送到弄月宫!”

    “丁大人,你如此胸有成竹,想必心中已有良策?”于翰林好奇的问道。

    丁放紧皱眉头,摇头道:“没有!”

    于翰林大惊失色,道:“那你还敢向皇上保证一个时辰之内?”

    丁放看了他一眼,叹道:“那能怎么办,你不是说皇上因为此事急得病情反复了么?我这也是为了宽慰他啊!走一步算一步吧,天无绝人之路的!”

    “可是……”

    “你就别可是了,快些想办法找人吧!”丁放打断了他的话,着急的说道。

    于翰林摇摇头,定下心来思索了片刻,冷静地说道:“人是宇文梅抓走的,我觉得我们可以从她身上着手!”

    “宇文梅,可是她现在与朱小姐一起消失了,怎么从她身上找啊?”

    于翰林笑道:“凭她一人之力,想从天牢带走朱小姐是不可能的,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她父亲宇文杰,或者宇文府上的人应该会知晓些内情!”

    “嗯!”丁放点点头,快速的边走边说道:“那我们就兵分两路,你在宫中搜寻,宇文梅的家人就交给我了,我去会会这老将军。一个时辰后我们在弄月宫见!”

    “好!”于翰林嘱咐道:“那宇文杰毕竟是皇亲国戚,你要注意些方式方法!”

    “知道了!于大人!”丁放的声音远远传来。于翰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今日宇文府上有好戏上演啊!

    宇文杰是太后的表弟,自小丧母,与太后一起长大,两人感情自然极好。宇文杰是武将出身,曾官拜至大将军,韦广晖即位后,经历了那场由韦奇云发动的宫变后,为避免外戚干政、拉帮结派的弊端再次引发悲剧,他将宇文杰的兵权收回,赐封他为“如意侯”,待遇虽上调,但不得干政。

    而宇文杰之女宇文梅自小跟随着太后,极受太后的宠爱,她自小爱慕韦广晖,自他继位后,宇文梅更是憧憬着有朝一日登上后位,掌管着后宫,与韦广晖成就秦晋之好。太后也曾一度想撮合他们,但无奈感情之事无法强求,韦广晖之前心中只有那花影瞳,花影瞳投入韦奇云的怀抱后,他感情一直处于空白,直到遇到朱霜霜。宇文梅想尽一切办法,就是无法获得他的真心和青睐。此次见朱霜霜如此受宠,且几乎要登上她梦寐以求的后位,宇文梅心中的恨意可想而知了。

    如意侯府——四个镏金大字映入眼帘,丁放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门口的侍卫远远望见他,便已进去通报了。不一时,宇文杰便出现在了门口。只见他虽然已经年过六旬,却依然满面红光,体格健壮,声如洪钟,只听他哈哈笑道:“丁大人,你可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多长时间没来看我这个老人家了!”

    “老将军,丁放有礼了!”丁放两手抱拳行礼,爽朗的笑道。

    宇文杰笑得合不拢嘴,搀扶着丁放,笑道:“我说丁大人啊,你今日有些反常啊,怎么也讲究起这些繁文缛节起来了?”

    丁放笑道:“老将军,咱们进去说吧?”

    “好,好!”宇文杰拉着他进入了府中。

    两人坐定后,丁放饮了口茶,笑道:“老将军,丁放此次前来是来恭喜您的!”

    “哦,何喜之有啊?”宇文杰有些莫名的问道。

    丁放摇摇头,笑道:“老将军,这可是您的不对了,我又不是外人,您跟我还装什么糊涂啊?”

    “这?”宇文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道:“丁大人,我是真的不知道喜从何来啊?”

    丁放扫视了下四周,低声道:“宇文小姐就要被封后了,这么大的事您没听说?从此以后您可就是国舅爷了,这么大的消息您不可能不知道吧?”

    “什么?”宇文杰差点被茶给呛道了,咳嗽了数声后,他急忙说道:“丁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可是听说皇上打算立一名朱姓女子为后呢!”

    “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啊?”丁放有些生气了,语气也变得急躁了起来,“您要是再这样,我可走了啊!”

    “丁大人,别,别啊!”宇文杰笑道:“你看我像是装糊涂的样子吗?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我老人家成天深居简出的,外头发生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啊!”

    “好吧!”丁放正色说道:“皇上被那名朱姓女子下毒了,这事您总听说了吧!”

    宇文杰点点头,丁放继续说道:“太后知道后那是大怒啊,已命人彻查此事,而这后宫之事,我们做臣子的也不好随便插手不是,皇上又一直未醒,于是太后便委派宇文小姐来查办此事,并且同时还下了旨意,说查案期间,后宫之事由宇文小姐负责,表面上说的时未来查案方便,实际上,太后还不是有意立宇文小姐为后啊,您看是不是如此啊?”

    “依我看,”宇文杰手抚着胡须,思索道:“这可说不好!”

    “什么叫说不好啊?”丁放有些不快的说道,“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苍蝇——明摆着的事吗?这不,今天一大早,宇文小姐首先便将那朱姓女子打入天牢了,目前可能正在审问呢!”

    “只是!”丁放话锋忽转,带着忧虑说道:“有一事我觉得宇文小姐做得有些不妥呢!”

    “噢?何事?”宇文杰问道。

    丁放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方才有人在皇上那密报,宇文小姐私设公堂,意欲将那朱姓女子严刑拷打,我们都知道这是审案的需要,可有心之人必定又会说小姐是想将那女子屈打成招呢!”

    宇文杰嘴巴因为惊愕都成了O型了,丁放继续说道:“而且,那密探还报告皇上,小姐还带了府上的侍卫前去呢!”

    “什么?”宇文杰大惊失色,说道:“丁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宇文家可是一直谨遵圣谕,不再参政,规规矩矩刑事,这若是传出去,皇上怪罪下来,该如何是好啊!”

    丁放慌忙说道:“这些话可都是我在皇上那听到的,他还命我前来调查呢!”

    “丁大人,丁大人啊,”宇文杰乱了阵脚,几年的隐居生涯生生削去了他的锋芒,变得前畏后据,缩手缩脚的,一瞬间他变得有些老态了,颤颤巍巍的说道:“我府上的侍卫一共是一百零八人,我这就都传上来,这事你可得好好查清楚,向皇上禀告啊!”

    那后面几人忽然齐刷刷的跪了下去,求道:“老爷恕罪啊,我们几天是被抓来充数的,他们四人的去向我们也不知啊!”

    “这!”宇文杰自知理亏,望向丁放,只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向皇上如实禀报了!”

    “丁大人!你可要先调查清楚啊,不能冤枉老夫啊!”宇文杰呼道。

    丁放叹了口气,向他投去颇为同情的一瞥,说道:“老将军,我丁放还不了解你吗?你放心,我是万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这样,我来问问你的下人,可以吗?”

    “当然,丁大人,你放心,他们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宇文杰说罢,转身看向那群侍卫,威严的说道:“你们听好了,若敢向丁大人隐瞒半句,从此以后我宇文府也就不留你们了!”

    丁放心中暗自窃喜,哈,这下你们还不老老实实的招来!他抑制住喜悦,严肃的问道:“此事可是关系到宇文老将军的声誉,你们切不可隐瞒半点。我问你们,谁知道宇文小姐带着青龙等四名侍卫上哪去了?”

    “不知!”“我不知道啊!”侍卫们你看我,我看你的,皆摇头以示不知情。

    丁放继续问道:“那么是否有人知道他们是去做什么了?如果!”他加重语气说道:“你们不想在这说,或者不想和我说,我可以带你们去见皇上,亲自和他说清楚,如此我也省心了,您说呢?老将军!”

    “丁大人!”宇文杰赔笑道:“他们可能真是不知道呢,你别心急,慢慢问啊!”转而他看向侍卫们,怒道:“我警告你们,如果有知情不报者,我宇文杰定饶不了他!”

    “大人!”方才被拿来顶数的其中一名伙夫结结巴巴的说道:“小人,小人好像听说他们说是去提审什么犯人!”

    “嗯?”丁放惊疑的看向宇文杰,说道:“老将军,这下你可不能说我冤枉你了吧,你这下人都说小姐带着侍卫们去审问犯人去了,目前小姐接手的犯人恐怕只有那朱姓女子吧!”

    “这……”宇文杰自知理亏,喝道:“还不说明他们是去哪提审犯人了!”

    “这小人实在不知啊!”那伙夫哭丧着脸说道。

    这时,一侍卫站了出来,说道:“大人,小的只听说他们要去过过手瘾,说好久没摸过大刑器具了!”

    大刑器具!丁放脑中飞速的转着,皇宫中有大刑器具的只有几个地方,大理寺、兵部、天牢、死牢……大理寺和兵部他们都进不去,人是从天牢带出来的,那么剩下的只有死牢了!丁放握紧了拳头,他们居然将朱霜霜那么一个弱女子带去死牢,还说要过手瘾?

    “丁大人!”宇文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说道:“你去向皇上禀报吧,这件事确实是我宇文府做错了,我宇文杰甘愿受罚!”

    丁放忍住怒火,说道:“老将军,您也不要过于内疚,相信皇上会做出公平的处理的,今日打扰了,丁放先行告退了!”

    说罢,他稳步的朝外走去,留下长吁短叹的宇文杰,以及一群面面相觑的下人……

    出了“如意侯府”,丁放朝死牢飞奔而去,心中七上八下的,朱霜霜算来已被带走大半个时辰了,宇文梅本来就一直对她怀恨在心,得此机会,还不将她往‘死’里整,要快,否则朱霜霜会撑不住的,皇上他……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