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二十四章 耀武扬威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四章 耀武扬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您放心,她不敢对我怎样的!”朱霜霜轻拍着秦熙儿的后背,沉稳的说道。面对她那挑衅的模样,反而被莫名的激起了勇气。

    朱霜霜慢慢的站了起来,有条不紊的将衣衫、头发整理整齐,绽放出自信优雅的微笑,宠辱不惊的望向一步步*近的宇文梅。仿佛她此刻不是阶下囚,而是一位在等候着朝拜的主子!

    宇文梅来到了朱霜霜所在的牢房前,笑道:“朱小姐,看来你在此过得不错啊,一下子来了这么人狱友,这下可热闹了,我还担心你一个人寂寞,来看看你呢!”

    “多谢宇文姐姐,您对霜霜如此上心呢。”朱霜霜微笑道。

    宇文梅示意狱卒将门打开,走了进去,环视了番,说道:“这里哪是人待的地方啊,可真是委屈你了,皇上醒来若知道你被关押在这种地方,肯定会怪罪下来的。”

    “霜霜倒觉得此处很好啊,住宿条件比外面的客栈还要好,伙食也相当的美味。”朱霜霜模仿靡颜的口吻说道,惹得秦熙儿和靡颜相视一笑。

    宇文梅隐约带着不屑,嘴角却依然带着笑容,说道:“朱小姐还会苦中作乐呢,但是姐姐我还是不放心,这不,我请示了太后,她老人家听后也很是心疼呢,特意嘱咐我给你换个舒适点的居所呢!”

    “霜霜何德何能,还劳太后惦记,请姐姐代我向她老人家谢恩吧。”朱霜霜颇为感动的说道。然后转身看向身后的两人,她接着说道:“霜霜目前是嫌犯,不该享受特殊待遇的,这不,我娘和姨娘,还有铁大人都被我牵连进来了,若我独自去享受,还有何面目相见于他们啊?”

    宇文梅笑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只是为你另僻居所是太后的旨意,我也不能违背啊,朱小姐,你还是随我走吧!”

    “不行,霜霜不能和我分开!”秦熙儿忽然心生不安,紧紧的抓住朱霜霜的手,坚决地说道。

    “这位夫人,你是打算抗旨?”宇文梅似笑非笑的问道。

    紧接着她身后的侍卫站了出来,将朱霜霜等三人围成了一团,朱霜霜松开了秦熙儿的手,柔声道:“娘,你别担心,她不会对我怎样啊,姨娘,我娘就拜托你了!”

    说罢,她走近了宇文梅,朗声说道:“如此说来,霜霜也只能遵从太后的意旨,随姐姐移居别处了!”

    宇文梅示意侍卫退下,缓声道:“这便是嘛,朱小姐请随我来吧!”

    “霜霜!”秦熙儿不舍的唤道,若不是靡颜拉住她,只怕她要追出去了……

    朱霜霜强迫自己不要回头,随着她径直走出了天牢。这个女人如此着急的强迫自己换地方,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可如今自己势单力薄,他又未醒来,还不是与她对抗的时候。不过万幸的是娘他们没有被牵连进来,只要自己坚持住,等着他来,相信冤屈终会有解脱的一天的。

    秦熙儿一直哭着,靡颜极力的开导着她,这边铁中旗忽然喊道:“来人!我有要事要禀告皇上!”

    话音刚落,一个狱卒便走了过来,不耐烦地说道:“喊什么呢?皇上是你要见就见得到的?给我老实点啊!”说话的当儿,他的眼睛一直四处打量着,然后小声地说道:“铁大人,您说吧,我会带给皇上的!”

    铁中旗降低了声音,快速的说道:“快去告诉皇上宇文梅将朱霜霜带走之事!要快!”

    “是!”那狱卒毕恭毕敬的说道,随即便离开了。

    秦熙儿和靡颜迷茫不解的看着铁中旗,正待问话,铁中旗说道:“现在不是时候,稍候我会告诉你们详情的!”

    秦熙儿明白再问下去也是无果的,她眼含着泪花,无力的靠在靡颜的身上,渐渐的便沉沉睡去了……

    朱霜霜随着她的指引,上了一辆马车,大约飞驰了一刻钟后,马车便停了下来,她掀开车帘,眼前的一幕令大为震惊——死牢!两个大字赫然的雕刻在那大理石上。怎么会?她心里忽然生出了一阵寒意,这宇文梅怎么将自己带到死牢来了?是太后的旨意,还是她企图公报私仇?

    “下车吧!”宇文梅冷笑道。

    朱霜霜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问道:“这果真是太后的旨意?”

    “怎么,不相信?”宇文梅讥笑道:“你就是不相信也不能亲口去问她呀,所以呢,我劝你还是早些招了,以免受皮肉之苦,待事情定了,我会让你去见见太后的!”

    “你!”朱霜霜简直不敢相信,她居然还敢私设刑堂,意图屈打成招?“你就不怕皇上知道你的行径?”

    “皇上?你还敢提他?”宇文梅咬牙切齿的说道:“若不是你,皇上会到现在一直昏迷不醒么?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皇上待你那么好,你居然还恩将仇报!来人,将她带进去!”

    “是!”她身后两个凶神恶煞的侍卫走上前,二话不说,架住朱霜霜朝死牢走去!

    朱霜霜不甘的喊道:“你血口喷人!你还敢假传意旨,宇文梅,你好大的胆子!我告诉你,我朱霜霜就是只剩一口气了,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还嘴硬!”宇文梅冷笑着走入了死牢,嘴边带着残忍,吩咐道:“上刑具!”

    朱霜霜手脚被紧紧地捆绑在一个十字木桩上,一个彪形大汉正在旁边将鞭绳浸入水中,绳上还粘染着前面一位犯人的血迹,一投入水中,便有一股血水冒了出来。

    朱霜霜直觉一阵寒意直涌脑门,紧咬住有些发抖的嘴唇,眼神中却依然带着倔强!

    “你说,是不是你下的毒?”宇文梅厉声道。

    朱霜霜冷笑道:“是谁下的毒你应该心知肚明吧?”

    “你胡说什么?”宇文梅恼羞成怒,“今天就让你学乖一点,来人,给我掌嘴!”

    “是!”另外一个长相奸猾的侍卫洋洋得意的走上前来,搓了搓双手,坏笑道:“真是可惜了这张嫩脸!”左手朝她脸颊上不安分的摸去。

    朱霜霜怒目相视,说道:“你要打便打,如果今日羞辱了我,他日我定会悉数讨回!”

    “小姐,这丫头口气不小啊,性子如此刚烈,小的还真舍不得下手呢!”那侍卫嬉笑道。

    “放肆!你可知道她是皇上的女人呢,你可真是胆大包天啊!”宇文梅嘲讽道,“不过她却企图加害皇上,如此邪恶的女人,人人得而诛之,你少和她废话,给我用些劲!我倒要看看是她的嘴皮子硬,还是你的这双手硬!”说罢,她走到对面坐了下来,朝朱霜霜射去阴冷的目光!

    “是!小姐,您就给小的瞧好了吧!”那侍卫掰了掰手腕,用力的朝朱霜霜脸上掴去。

    起初,朱霜霜只是觉得一阵生疼,两个脸蛋开始发烫,但倔强的她极力忍住惊恐和疼痛,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声。紧接着脸上便是火辣辣的疼,仿佛变厚了许多,到后来,只觉得太阳穴将要爆炸了般跳跃着,视力也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小姐,她好像昏过去了!”

    宇文梅示意他停手,走近一看,果真是昏了过去。她鼻子发生“哼”的声音,鄙夷道:“我道她有多厉害呢,这么着就晕过去了,真是没劲,本小姐还没过瘾呢,给我用水浇醒!”

    一桶凉水浇下去,朱霜霜悠悠的醒了过来,冰天雪地的时候,可怜她脸上火烧般的疼痛,身上却抑制不住的瑟瑟发抖,浇在身上的水瞬间便已结成了冰块。

    “朱小姐,我看你还是招了吧!”宇文梅笑道:“这么下去你这娇弱身子可能撑不住啊!”

    朱霜霜声音微弱,却透着力量,“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有什么伎俩尽管使出来吧!”

    “好!”宇文梅笑道:“我还担心你挺不住呢,不然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岂不太无聊了!只是,接下来该用什么刑呢?”

    “小姐,奴才看她那双小手倒是挺惹人怜爱的啊!”

    “我没有做的事,怎么招?”虽然脸上全肿了,身上冷得已毫无知觉,但朱霜霜却没有丝毫的妥协,语气仍然坚定无比。

    “好,那就怨不得我没有怜花惜玉了!”青龙坏笑道,用力拉紧了刑具,只听一声惨叫,朱霜霜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豆大的汗珠自额头冒出,只觉得痛,钻心的痛……

    弄月宫中,韦广晖正在停着于翰林的调查报告,忽然觉得胸口一阵难以言状的疼痛,迫使他轻轻地声音了一声,扑倒在了前方的桌上……

    “皇上!来人啊!”于翰林一边唤道,一边走上前扶住他,忧虑的说道:“皇上,您还是去床上歇着吧!臣一定会提早将真相调查清楚的!”

    韦广晖摆摆手,捂住胸口,支起身子,轻声说道:“我没事,这样,你先去将丁放找来!”

    “这,臣还是先宣御医吧!”看着他那苍白疲惫的脸,于翰林不无担心的问道。

    “不必了!”韦广晖坚定地说道:“宣丁放!”

    “是!”于翰林低头应道,咬咬牙转身离去了!

    韦广晖伏在案上,闭上双眼准备养养神,可是脑海中却无法停止思索。方才天牢中的侍卫来报,霜霜忽然被宇文梅单独带走了。看来是自己太大意了,原以为将狱卒换成心腹,加上又有师傅等人的保护,她的安全定能得以保障。没想到这宇文梅居然如此胆大包天,花言巧语的骗取太后的意旨,并利用它将朱霜霜单独带走。照她的性格和手段,霜霜可能会遭受折磨,甚至可能……韦广晖不敢往下想了。如今之计,是尽快找出霜霜被关押的地方,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韦广晖极为懊恼得拍了拍头,悔恨当初自己过于自信,怎么能忽视掉那么多危害到她的隐患呢?

    “皇上,丁大人、于大人来了!”

    韦广晖坐起了身,疲惫的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你们来了?不用行礼了!”韦广晖低头道:“朕此番找你们前来,是有一件紧急之事需要立即处理!”他抬起头认真地审视着他们,一字一句的说道:“朕要你们二人立即查明朱霜霜的下落,并将她送到弄月宫来!”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