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二十三章 查明真相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三章 查明真相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和韦叶一起?”韦广晖自语道。难道她又是去找他们了?若真是如此,那就好了,至少说明她目前她是无虞的。不对,韦广晖掀开了被子,强支起身子坐了起来。

    韦广晖停住了脚步,就近坐了下来,沉思了片刻。冷静地说道:“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

    “今天早上,宇文小姐亲自过来将朱主子带走的。”

    “是太后的意旨?”

    “是的!”

    “是否有其他大臣介入?”

    “据奴婢所知,应该没有。”

    “好,你现在去将丁放、于翰林找来,不许声张,另外,朕醒来之事不要传出去!”韦广晖微皱着眉头吩咐道。

    “是!”裕如应道,拭干了泪水,沉稳的退了下去。

    不一时,裕如便领着丁放、于翰林进来了!

    “皇上,丁大人、于大人来了!”

    韦广晖停止了思索,睁开了双眼,平静的说道:“你先下去吧!记住,不要声张朕已醒来之事。”

    “奴婢遵旨!”

    两人正待行礼,韦广晖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过来坐吧!”

    “谢皇上!”两人顺从的走上前坐下了,或许是知道了皇上找他们过来的意图,平日里随兴散漫惯了的丁放这会也变得规矩了许多,他没有说话,而只是望向皇上,等待着他的命令。

    韦广晖扫视了番后,便说道:“朕就不绕弯子了,想必你们已经知道霜霜的事情,朕昨晚出的事,今天早上便有人闻风而动,利用太后的旨意将她投入了天牢,你们怎么看这件事?”

    丁放先开口说道:“朝中那帮大臣一直视无争山庄为眼中刺,但凡与它有一点瓜葛的人都被他们视为敌人,虽然我不了解昨晚的具体情况,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必定会有人利用这件事大作文章,以彻底拔除掉与无争山庄相关的所有人!”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韦广晖颔首道。他转而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于翰林,问道:“你的想法呢?”

    于翰林一直以来深得韦广晖的信任,此人虽出身于武将之家,却丝毫没有武将鲁莽好斗的性格,相反,他个性沉稳内敛,善于思考,正直可靠,年纪虽小,待人接物却有一套独特的风格,深受同僚的赞誉,太后也很喜欢她,并一直有意将韦依依许配给他。

    只听他慢条斯理的说道:“启禀皇上,丁大人说得有道理,大臣们是绝不会放过如此机会的,但是,臣相信此事绝不可能是朱小姐所为。但是,毕竟皇上您是在弄月宫出事的,朱小姐自然就难脱干系,太后下意旨将她打入天牢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臣认为,为今之计,就是尽快查明真相,找出真凶,为朱小姐洗清罪责!”

    韦广晖点点头,说道:“你说到点子上了,大臣们利用这件事做文章那是后话,目前最要紧的就是查明真相,才能堵住悠悠众口,才能还她清白!”

    “没错,堂堂皇宫,守卫森严,固若金汤,居然还有人胆敢下毒,这事是得彻底清查!”丁放义愤填庸的说道。

    韦广晖坚定的说道:“好,朕决定将委派你们二人前去彻查此事,但是,时间有限,朕只能给你们两天的时间!”

    “两天足够了,皇上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丁放笑道。

    于翰林不紧不慢的说道:“臣领旨,只是皇上,您作为此案的经历者,能告诉臣那晚的详细情形吗?”

    “好哇,你可真行,这么快就开始查案了!”丁放揶揄笑道。

    韦广晖微笑着点点头,将那晚的情形娓娓道来。

    “如此说来,此事的关键所在就是那碗黑米粥了!”丁放恍然大悟道。

    “皇上,臣想现在去现场看看,容臣先告退了!”于翰林起身说道。

    “好!”韦广晖颔首道。

    于翰林走后,丁放环视下四周,轻声道:“皇上,其实您心底是不是对那下手之人已经有数了?”

    韦广晖笑道:“你何出此言?”

    丁放站了起来,颇为神秘的说道:“那些大臣反对立朱四小姐为后,是因为担心无争山庄会因为她而卷土重来,不论怎样,他们都是从国家大局考虑,而危害一国之君的性命,这与勾结外敌有何区别?再说了,那些个明哲保身之士,就是借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来伤害皇上啊,对他们无益暂且不论,还会落下个轼君叛国的千古罪名,如此得不偿失的事情应该没人愿意去做吧,所以他们的嫌疑基本上可以排除了!您说是不是?”

    韦广晖笑道:“你接着往下说!”

    虽然皇上没有表明看法,但是依丁放对他的了解,已猜到他心思的七八分了。于是他继续说道:“无争山庄的人也不会使用如此手段,如果他们真要行动的话,恕我直言,其手段应该更毒辣,其结果应该是致命的。而看您目前的状况,应该没有遭受到致命的重创!对了,您还没告诉我他们下的是什么毒呢.”

    韦广晖笑了笑,喝了口水,说道:“并不是毒药,反而是一道美味,你很喜欢的虾仁!”

    “虾仁?”丁放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可是对虾仁过敏啊,这个人若不是无心之过,那么肯定是很熟悉你的人!”

    韦广晖脑海中忽然再次闪过她的面容,在失去意识之前,他清楚地看见了她,手中拿着那支木钗,灿烂的笑容中带着浓浓的哀伤和恨意……

    “是花影瞳!”韦广晖轻声说道。

    “花影瞳?”丁放大惊失色道:“她怎么来到了宫中?”

    韦广晖正色道:“这便是我让你查找的重点所在,她能暗暗的潜入宫中,并且能如此轻易的得手,这宫中必定有她的同伙接应,你的任务就是尽快的查找出这个接应之人,他(她)才是那真正的隐患所在!”

    丁放半晌才说道:“看来这女人真是轻易不能得罪,以前你待她不薄啊,移情别恋也是她先做的,如今见你与朱小姐如胶似漆的,她便心生嫉恨,还做出如今极端的事情来,女人啊,真是不可小觑呢!”

    “可朱小姐目前被关在天牢,他们会不会借机伤害她?”丁放转而问道。

    “我已经让师傅他们搬去和她住在一起了,狱卒也换成了那些侍卫,眼下那里对他们来讲,恐怕还是更为安全之所!”韦广晖叹道:“想我堂堂九五之尊,不仅保护不了心爱之人,还要将她送到那种地方去忍受牢狱之苦,你说我是不是不应该将她带到皇宫中来?”

    丁放向他投去充满鼓励和支持的目光,说道:“这些阻力不是你以前就预料到的吗?迎难而退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你不用使激将法,我是不会逃避,也不会放弃的!”韦广晖微笑着说道:“倒是你,老是这么躲着赵然也不是个长久之计啊,时候也差不多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迎娶她进门呢?”

    “皇上,我们可是在讨论你的家事呢,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呢,算了算了,我看我还是去找小于吧,看他有什么收获去!”

    丁放几乎是以逃跑的速度离开韦广晖的。

    每次看见他,心情便会舒畅很多,丁放就是具备一种如此奇妙的魅力。韦广晖微笑着起身了,坐到了床上,开始运功疗伤,只有先将身体恢复了,才有能力去解救她啊!

    天牢中,朱霜霜、秦熙儿、靡颜三人被关在一起,铁中旗则单独被关在旁边。自早上宇文梅来到弄月宫的那刻开始,朱霜霜突然明白过来了,他之所以被下毒手,恐怕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下手之人大概正是想借这个机会来嫁祸于自己,嫁祸给无争山庄。虽然她想不出下手之人是谁,但是,从宇文梅那幸灾乐祸的神态,咄咄*人的气势,以及闪烁其词的言语中,她便在猜测宇文梅与这件事情可能是脱离不了干系的。只是,不知道他的情形怎样了,早上离开时他还未醒来,虽然御医说只是食物过敏,依自己的诊断,他也没有大碍,只是需要时间休养。但是看不到他,不能亲自照料他,心中的那块石头始终无法落地啊!

    “霜霜!”秦熙儿颇为担心的望着她,柔声道:“过来吃点东西吧!别想太多了。”

    “好!”朱霜霜挤出一丝笑容,接过她递过来的饭碗,努力的往嘴里塞着东西,自己已经给他带来麻烦了,可不能再让这些亲人担忧了!

    “皇宫的天牢就是不一样,条件不比外面的客栈差了,伙食都这么的美味!”靡颜笑*的说道:“他们如果不早些放我出去,以后就是赶我走。我可都不走了。”

    朱霜霜明白她是在活跃气氛,可是此情此景,要做到欢乐开怀实在不是件易事啊!可是若自己一味的郁郁寡欢下去,除了只会令大家都难过之外别无他益啊。

    “姨娘,我发现你来皇宫之后幽默了许多呢!”朱霜霜笑道。

    秦熙儿笑道:“可不是,若不是有靡颜在,我们恐怕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们受苦的!”朱霜霜充满内疚的说道。

    “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秦熙儿叹道:“若不是我,你也不用在无争山庄那鬼地方受了十八年的苦啊!”

    朱霜霜满怀深情的望着她,迎上她那慈爱的眼神,感觉到一股暖流游荡于心间,她不由得唤道:“娘!”

    “孩子,别说了,别说了,如今我们母女能相认,也为时不晚啊!”秦熙儿笑道,眼角却还带着泪水。

    靡颜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叹道:“若不是在这狱中,今天可真是个值得庆祝的大日子呢!看到你们相认,我真是高兴啊!”

    “小心!宇文梅来了!”铁中旗那警觉地声音传来,三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身来,带着戒备的望向那道阴暗的走廊。

    果然是她,一身火红的绸缎长衫,在暗沉的狱中显得格外的跳跃和嚣张,她满含着笑容娉婷而来,身后凶神恶煞的侍从却与她的明艳动人极不协调。

    秦熙儿不由得抱紧了朱霜霜,看这宇文梅的气势,八成又在打着什么鬼算盘呢。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