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十九章 温馨的宵夜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温馨的宵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裕如笑道:“你就别装糊涂了,只是皇上这些天日理万机的,不知是否有时间陪您去呢!”

    “他啊!”朱霜霜泄气的摊坐了下来,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方才不是说他也要避让宇文梅几分吗?”

    裕如一边将菜肴放入暖盒中,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主子在皇上心中位置可是非同一般,区区一个宇文梅根本不在话下!”

    朱霜霜笑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去找他了!你领我去吧?”

    裕如道:“依奴婢看,皇上此时还未回宫,肯定是有要事,您还是待他回来再行商宜吧?”

    朱霜霜点点头,道:“也只有如此了!”

    夜深人静时分,弄月宫的灯火渐次的熄灭,韦广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出现在弄月宫的门口,一路上,他脑海中一直回响着那些大臣们的各番言论,这几日,首先是太后身子欠安,好不容易得以稳定住了,自己还没喘过气来,大臣们又开始对无争山庄一事议论纷纷,说到底其实针对的就是“立后”这件事,自打他提出拟立朱霜霜为后,朝廷之上大都是一片反对之声,理由无疑是她出身于无争山庄这个预谋造反之地,贸然为其封后,担心无争山庄会与其里应外合,卷土重来,从而为整个国家带来危害!

    虽然自己已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但事态发展的形势似乎有些超乎预料,韦广晖紧锁双眉,缓步步入了客厅,裕如赶忙迎上前,行礼后轻声道:“皇上,朱主子一直未睡,在卧房等着您呢!”

    韦广晖微微点头,但并未继续前往寝室,反而坐了下来,声音里满是疲惫,吩咐道:“朕有些乏了,你过来帮我按按!”

    “是!”裕如应答后便开始为他按摩起来。

    韦广晖闭上了双眼,许久未言语,若不是那轻缓的呼吸声,裕如真以为他睡着了。大约半个时辰后,韦广晖睁开了双眼,示意她停下来,便起身朝卧房走去。

    “皇上!”裕如在他身后忽然喊道:“奴婢有事禀报!”

    韦广晖停住了脚步,侧过身去,凝视着她说道:“你说吧!”

    裕如微低下头去,尽量泰然自若的说道:“今日朱主子在御花园碰见宇文小姐了!”

    韦广晖微皱了下眉头,颔首道:“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裕如缓缓的退去,消失在了无边的夜色之中。

    韦广晖来到了寝室前,温暖的烛光柔柔的投射出来,如同她那清纯可人的笑容般温馨舒心,他轻轻的推开了门,房中柔和的灯光铺洒而来,与室外的萧瑟形成反差,令人心生暖意,淡雅的香味徐徐飘来,这不是?韦广晖心中一顿,迷人的微笑在嘴角泛起,这么晚了她还准备了夜宵?

    果然,床上没有她的身影,房间里安静得有些异样,有人进来了,她居然都没有反应,警觉性怎么会如此低?韦广晖轻摇了摇头,微笑的寻着香味而去,不出他所料,这小傻瓜正趴在桌上酣然入梦呢,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说着梦话,方才裕如说她与宇文梅在御花园相见了,虽然她外表柔弱,但是内心却是坚强勇敢的,宇文梅平日里骄横惯了,只怕今日是遇见对手了。韦广晖拖下外袍,温柔的为她披好,在她身旁坐了下来,轻轻的打开了桌上的那个暖盒,果然,香味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嗯!”朱霜霜含糊的嘟囔着什么,隐约的觉得身旁似乎有个人,她不情愿的起身了,擦了擦双眼,慵懒的说道:“慕兰,皇上还没回来啊?”

    见没人回答,她又说道:“你睡了?帮忙去热热东西吧,他不能吃冷的呢!”

    “没事,这芝麻卷很不错呢!你接着睡吧!”韦广晖那优雅温柔的声音传来,朱霜霜晃了晃脑袋,努力的循声望去,只见一人身着白色的里衣,手拿着一块芝麻卷,微笑的望着自己呢,那不是韦广晖又是谁呢?

    “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朱霜霜又惊又喜的站起身来,声音提高了好几度,身上的黄色袍子应声落地了。

    韦广晖擦着手指,笑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去睡?以后不要再为了等我而趴在桌上睡觉了,容易受寒!”

    朱霜霜乖巧的点点头,转身将外袍拾了起来,为他披好,柔声道:“累了吧,你看你,身子还未完全恢复不宜再过度*劳啊!”

    韦广晖握住她的手,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听说你今天在御花园见到了一个人啊?说来听听,是怎么一回事?”

    朱霜霜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裕如告诉你的吧?还不是那宇文梅,上次在天伦殿见着她,我就觉得来者不善,果然今天她就来找我的茬了!”

    “你这小丫头,是不是将这位宇文小姐气得暴跳如雷了啊?”韦广晖宠溺的笑道。

    朱霜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裕如已经批评我了,说我不该一时冲动,与她正面起冲突的,可是她说话实在是有些难听嘛,我气不过才回敬了她几句,大概是平日里没人敢那么说她而有些不习惯吧,她看起来挺不悦的!”

    “不悦?”韦广晖轻笑的敲了下她的脑袋,说道:“你还真是喜欢轻描淡写啊,这位宇文小姐在宫中似乎还没人敢惹她呢,朱四小姐果然是不凡哦!”

    “对了!听她说,你打算立我为后?”朱霜霜忽然回想起她的话来,赶忙问道。

    朱霜霜一面将暖盒里的东西摆放着,一面说道:“我和无争山庄的关系似乎是人尽皆知的,他们反对是人之常情,同时也是从大局考虑,这点我可以理解,如果……”她凝视着韦广晖的双眼,认真的说道:“如果让你很难办,我做不做皇后都没有关系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是何名分无所谓。”

    韦广晖正色说道:“你若不能封后的话,我这个皇帝做得也没有意思!目前他们反对是因为不了解你,甚至还不认识你,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们会真正认同你的!”

    “恩!”朱霜霜含笑点头道,“忙碌了一天,你也累了,用过夜宵后赶紧歇息吧,对了,明天你有空吗?”

    “怎么了?”

    “我上次答应为太后进行食疗的,今天下午我为她老人家做好了一顿膳食,担心有人丛中作梗,不敢单独前往!”朱霜霜略带羞涩的说道。

    韦广晖忽然咳嗽了几声,随即大笑了起来,道:“我还以为霜霜你天不怕地不怕呢,原来你教训了别人又没有胆量来承担后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朱霜霜早已是羞红了脸,递上茶杯,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笑话我的,哼,我还不是怕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啊,好心当成驴肝肺!不求你了就是。”

    韦广晖饮了一口茶,微笑道:“好了,我本来打算明天上午休息的,那就上午陪你过去吧!别生气了!不然不利于睡眠哦。”

    朱霜霜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朝外唤道:“慕兰,将碗筷收拾下好吗?”

    慕兰随即应声而入,微低着头一言不发,麻利的收拾好碗筷,伺候韦广晖漱口后,便乖巧的告退了。

    韦广晖打了个呵欠,步伐沉重的朝床榻走去,随手将外袍褪去,便倒下了身,沉沉睡去……

    呀!忘记问他其他人的下落了,朱霜霜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已经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来,俊美的脸庞满是疲惫,怎么他在睡梦中双眉依然是紧锁着的?是因为自己吗?朱霜霜心疼的抚平了他的眉头,掖好被角,心中叹息道,或许本来自己就不该随他进入皇宫吧!虽然他口风甚紧,从不愿透露朝堂上的信息,但是今日自宇文梅的言行中便可得知他遇到的阻力有多大。自己没有被封后,他不愿意,而如若他强行为自己封后,百官定是多有不服、怨声载道。如今之计,惟有采取折中办法,自己主动放弃后位,以避免君臣失和的局面出现!

    朱霜霜蜷缩在他身旁,轻阖上双眼,既然已打定了主意,心亦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浓浓的睡意袭来,不一时她便沉沉睡去!

    翌日,韦广晖没有上早朝,用过早膳后,便陪同朱霜霜来到了天伦殿。

    “儿臣给母后请安!”韦广晖微微俯身恭敬的说道:“愿母后吉祥!”

    朱霜霜俯身在地,方才随意一瞥,果然还是看见了宇文梅,真是冤家路窄啊,莫非她是料定自己会来,专门在此守株待兔?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瞥,但是她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却是显露无遗,幸好有他陪同,不然今日自己恐怕难保无虞呢。

    “霜霜,你起来吧!”太后和善的声音传来,朱霜霜闻之一喜,看来宇文梅并没有在她面前告自己一状。

    “谢太后!"朱霜霜起身感激地笑道。

    “皇上,你出宫有些日子了,想必宫中积压了不少的要务吧,恐怕得辛苦一段日子,你就不用总往哀家这跑了。”

    韦广晖微笑道:“儿臣多谢母后的关心,宫中事务儿臣还能应付,每日看望母亲,也是做儿子的应尽孝道。”

    太后露出慈爱的笑容,颔首道:“母后知道你的孝心,只是皇上日理万机之余,需注意身体才是!”

    “儿臣谨听教诲!”韦广晖看向身旁的朱霜霜,柔声道:“你不是有东西要呈给母后吗?快去吧!”

    朱霜霜鼓起勇气望向太后,怯怯道:“启禀太后,霜霜前日曾许诺为您进行食疗,昨日已准备妥当了,希望您能喜欢!”

    “哦?”太后眼睛里隐约透露出惊喜的光芒,笑道:“你这孩子,还真是有心呢,梅儿,去替哀家拿上来吧!”

    “是!”宇文梅稳步朝朱霜霜走了过来,虽然她脸上一直绽放着灿烂的笑容,但凭借多年在无争山庄于各位姐姐相处的经验,朱霜霜断定她此时有些不怀好意,她无助的望向韦广晖,可气的是,他却似乎对自己的害怕视若无睹,正微笑的望着宇文梅。唉,看来今日得靠自己来应付了!朱霜霜默默的叹了口气。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