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十二章 自残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二章 自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影瞳微笑的望着他,左手颤抖的伸向他的脸颊,想说什么,却只是叹气。

    这时,众人已赶了过来,铁中旗仔细的检查了她的伤处,神情颇为担忧,看向韦广晖说道:“虽然没有伤及心脏,但离那也不远,若是强行拔除,恐怕……”

    韦广晖问道:“那您打算如何处理?”

    铁中旗犹豫了片刻,说道:“先将外露部分切除,体内的部分只能待以后再行处理了。”

    韦广晖点点头,暗自运气,轻巧快速的将显露在外面的木簪折断,花影瞳轻哼了一声,无力的说道:“你是不是还想着将影瞳送回仙来居啊?”

    韦广晖冷峻的将她抱起身,无视在一旁观望的众人,快速的朝马车走去,只是在路过朱霜霜时,他停留了片刻,眼神复杂的望向她。

    朱霜霜神情有些许的落寞,其实当她见到那蒙面女子时,便已在猜测她是花影瞳,而韦广晖要求单独与她一起,她便确定了是她,只是如果自己强行揭露,只会破坏了他的良苦用心。可谁料到,外表看似柔顺的她,却是如此的刚烈,不惜自残已达到目的!

    秦熙儿轻扶着不知所措的她,和蔼的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他会处理好的,我们该上马车了!”

    朱霜霜顺从的走了,可是到了两架马车前,她却依然选择踏上了他和花影瞳所在的马车,秦熙儿极力拉住,可无法拗过她的执著坚持,只能眼睁睁的看她进去。

    掀开车帘,韦广晖正小心翼翼的扶她躺了下去,颇为担忧的检查着伤口,而花影瞳一脸享受幸福的模样,一双美目正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两人对于朱霜霜的到来居然都没有察觉。

    朱霜霜心中一痛,靠窗坐了下来,极力忍住不再望向两人,装作是在欣赏窗外的风景,但那两人的对话却不时的飘入耳中……

    只听花影瞳那如梦似幻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你是永远都不会抛下影瞳的!”

    韦广晖深叹了口气,并未矢口否认。

    花影瞳满心欢喜,愉悦的说道:“早知道如此可以留住你,我早些动手就是了!”

    韦广晖说道:“你怎么会变得如此不珍惜自己啊!你就是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该想想你父亲,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他该怎么办?”

    花影瞳幽幽的说道:“自你拒绝我后,我就如同行尸走肉般活着,这和死去有什么区别呢?”

    韦广晖缄默不语,花影瞳也未开口,可朱霜霜却感觉到了围绕在他们之间的默契和温情,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朱霜霜不由得一阵颤抖,此时,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她都感觉似乎下起了小雨,阴冷异常。忽然,一股熟悉的温暖自身后袭来,自己身上俨然多了一件衣服,朱霜霜不由自主的回头望去,韦广晖正温柔将他的披风为自己披好,眼睛里的担忧和柔情让自己原本冰冷的心瞬间暖和了起来。

    她努力的展露出轻松的笑容,说道:“我没事的,你快去照料花小姐吧,她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啊!”

    韦广晖宠溺的看着她,轻声说道:“你若是觉得难受,还是到秦姨那去吧!”

    “谢谢你!”韦广晖嗅着她发间的清香,闭上眼温柔的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因为人为因素而离开朱霜霜的!”

    朱霜霜笑道:“我怎么听到这话反而不放心了呢?”

    韦广晖轻敲了下她的鼻尖,说道:“好哇,堂堂的一国之君,你也敢嘲弄?”

    朱霜霜脸上幸福甜蜜的笑容止不住的洋溢开来,原本压抑氛围忽然变得轻松温暖了起来。

    只是两人的卿卿我我、如胶似漆的一幕却都尽收花影瞳的眼底,自韦广晖离开,她便已醒来,起初,听到他们的话她只是感觉悲伤,渐渐的,两人居然在受伤的自己前公然的打情骂俏,她心中不由得生起了愤怒嫉妒的火焰。

    她朝伤口摸去,仍然在隐隐作痛,可与心里的伤痛相比,却是远远无法比拟的。她用力的将那根木簪露在外面的部分摁了下去,手渐渐开始湿润,一阵阵钻心的痛突然袭来,她不禁声音了一声,韦广晖和朱霜霜同时过来了。

    “怎么了?伤口恶化了吗?”朱霜霜紧张的看着正在检查的韦广晖问道。他没有回答,而是不条不紊的处理着一直流血不止的伤口。

    好不容易止住血了,朱霜霜长长的舒了口气,充满歉意的看着花影瞳,若不是方才自己和他忽视了她的存在,她的伤口恶化也不会没有及时发现。

    花影瞳此时如同梨花般雪白脆弱,但是她的眼神里却没有难过和该有的无力,她定定的迎向韦广晖那不悦恼怒的目光,展露出绝美迷人的笑容!

    “你为何将木簪摁入体内?你如此不看重自己,当初我们又何苦要救你呢?”

    “什么?”朱霜霜震惊的望向两人!她亲自将木簪摁入自己的体内?

    花影瞳微笑道:“它是你送给我的,如此珍贵的东西自然该和我的身体永远待在一起啊,以后每痛一次,它便会提醒我便会想起你,如此一来,直到我死去,你和它都永远在我心中!”

    “你!”韦广晖眼冒怒火,一字一句的说道:“真没想到,你会变得如此……”

    “没错,我是变得如此的俗气、不可理喻。”花影瞳依然微笑着,说道:“但是,这一切不正是你造成的吗?因为你的绝情、因为你的变心、因为你的……”

    “或许是我做得不够决绝,才会令你仍然对我有期待,才会以摧残自己来要挟我!花影瞳,从近以后你就好自为之吧!”韦广晖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说道。随即,他朝朱霜霜说道:“你去秦姨那,请师傅过来!”

    “好!”朱霜霜不知所措的点头道,转身离去。

    花影瞳看着她离开后,柔弱、无助、痛苦的神情随即交织出现了,她哽咽道:“你真的很在乎她!”

    韦广晖没有理会她,只是静静的坐着,等待着铁中旗的到来。

    花影瞳拭去脸上的泪水,说道:“你终究还是要甩开我了!”

    “依你目前的状况,不适宜长途奔波,稍后我让师傅先送你回仙来居吧!”韦广晖恢复了往日的镇定自若,道:“代我和霜霜向花居士问好,有机会再见!”

    这时,铁中旗已上了车,或许是朱霜霜告诉了他大致的情形,或许是觉察到了车内的异样,他没有说话,而是径直查看起了她的伤势。

    “花小姐就交给您了,稍后还要麻烦您将她先送到仙来居去!”韦广晖淡然的说道。

    铁中旗喂她服下了药丸后,颔首道:“她目前也只能回到仙来居休养了,放心吧,依花居士的医术,过不了一个月,她定能完全恢复!”

    韦广晖点点头,转身朝车外走去,由始至终都未再看她一眼。

    “皇上!”花影瞳忽然声音变得愉悦欢快了起来,“影瞳改日再去看您!”

    韦广晖停顿了片刻,微微点头,头也不回的说道:“欢迎之至!”

    “后会有期!”花影瞳说道。

    自车内出来,韦广晖长呼了一口气,清新自然的空气,郁郁葱葱的树林,清脆悦耳的鸟叫声,使得他心中掩藏已久的憋闷得以渐渐的释放,他轻轻的闭上眼,贪婪的享受着这眼前难得的自在和宁静。

    “霜霜!”他脑海里忽然出现了朱霜霜娇羞可人的模样,温暖阳光的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来。

    “啊!”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惊讶声,“还以为你在想事情呢,怎么发觉我的?”

    韦广晖寻声将站在身后的朱霜霜拥入了怀中,笑道:“有人在身后我还能察觉不出来,你也太小看你的夫君了吧!”

    “不害臊!”朱霜霜嗔怪道,“我几时成为你的娘子了?”

    韦广晖松开了手,微笑的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待我们回到宫中,我一定以最真诚、最浪漫的形式将你迎娶进门。我要你成为世上最幸福、最美丽的新娘!”

    “啊?不是国母么?记得有人夸我是大度的国母呢?”朱霜霜绯红的脸上飞来了粉色的红霞,眼睛里充满了至不住的甜蜜笑意,嘴里却仍不忘打趣道。

    “是,是,是,大度美丽的皇后陛下!”韦广晖笑道。

    无争山庄、仙来居、花影瞳……至今为止,这三样横隔在两人之间的阻挠终于消失了,迎接他们的该是快乐幸福的未来了!朱霜霜依靠在他温暖宽广的怀中,喃喃道:“时间如果在这刻能停住该多好啊!”

    韦广晖微笑着道:“皇后陛下,朕现在必须赶紧赶往宫中呢,咱们还是上车吧!”

    朱霜霜无奈的垂下了头,嘟囔道:“皇后,皇宫,皇上,我怎么感觉都是那么的有距离啊!”

    “呵呵,打起精神来,待回到宫中,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迎娶你,然后你就皇后了,皇宫就是你的家了,皇上就是你的夫君了,如此想来,是不是亲切舒服了很多呀!”

    “也对哦!”朱霜霜天真的笑道,“那我们赶紧上车吧!”

    韦广晖含笑宠溺的望着她,拉起她的手坚定的朝马车走去!

    韦广晖、朱霜霜,我花影瞳在此发誓,你们将为今日的对我的伤害付出昂贵的代价!花影瞳强行支起身子,依靠的窗边,看着眼前偎依在一起的两人,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道。

    在花影瞳离开的那天,十武士正好也赶来了,韦依依和韦奇云已被送回了宫中,得知两人都已无虞,众人都放下心了,一路上也都顺利,数日后,终于回到了皇城!

    城门口,整齐有序的排列着大批的迎接官员和百姓,领头的正是宫中的翰林于成之,只见他恭敬的匍匐在地,高声呼道:“臣等恭迎皇上回宫!”紧接着,身后的官员及百姓皆同样喊道。一时之间,呼声震天,宏伟异常。

    韦广晖掀开了车帘,一侍从已在马车前侍侯,韦广晖下车后,示意他退下,自己则站在方才那位置,伸出右臂,轻扶着在其后的朱霜霜。两人相视一笑后,韦广晖牵着她,走至迎接队伍的跟前,沉声道:“各位爱卿,平身吧!”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