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十一章 饯行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一章 饯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没错!”花廉子忽然正色说道:“瞳儿大方得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兵法心计,了然于胸,她哪样配不上皇上,哪样应付不了那个皇宫啊?倒是那位朱姑娘,出身就会惹人非议,胆怯懦弱的个性更是无法在宫中生存,我敢断定,她日后只会成为皇上的累赘,只会拖累他!”

    铁中旗摇头大笑道:“居士未免也太过杞人忧天了吧!你根本不了解霜霜,她看上去柔弱害羞,实则不然,面对困难,她从不躲闪,危急之下,她越能保持冷静,总之对于她,你根本没有发言权。而广晖的能力你我有目共睹,他需要的不是一个左傍右臂似的伴侣,他需要的是一个知己般的女人,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相互信赖,相伴终生的女人!”

    花廉子笑道:“看来你倒是十分了解他们啊!那么你也赞成皇上明日回宫吗?”

    铁中旗笑了笑,说道:“我哪有什么赞成不赞成的,虽然我是他的师傅,但是他毕竟身为一国之君,九五之尊,我也自然都听候他的命令,居士你说呢?”

    花廉子微微颔首,起身说道:“既然各位去意已决,老朽也不好再行强留了,今晚我给各位饯行吧?”

    铁中旗拱手笑道:“居士客气了,铁某先谢过了!只是皇上龙体欠安,而且明日还需赶路,依我之见,居士的好意我替皇上心领了,来日方长嘛,不用那么客气!”

    花居士自嘲的笑道:“老朽真是老糊涂了,居然忽视了皇上了身体状况呢,铁大人也赶紧去歇息吧,明日得赶路,皇上还需要你的照顾呢!”

    “好的!那铁某就先行告辞了!多谢居士几日来的照顾!”说完,他便转身朝外走去,留下花廉子坐在韦地长叹短吁,心事重重的看向门外……

    卧房中,韦广晖平躺在床上,笑吟吟的注视着依偎在床边的她,而朱霜霜则是娇羞的低下了头去,不敢正视他的双眸。

    韦广晖握住她的柔荑,问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其实我已经将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你啊!”

    朱霜霜轻声嘟囔道:“你只是给我讲了个故事给我听,哪有毫无保留?”

    韦广晖笑道:“凭朱四小姐的聪明机智,难道还不会对号入座么?还需我一一言明?”

    “可是,你就没有告诉我她是如此的迷人,连作为女人的我,都为之倾倒呢。更何况……”她将后面的话语咽了下去。

    韦广晖笑道:“更何况似我等好色之徒,不迷恋她才怪呢?你是不是想如此说啊?”

    朱霜霜娇嗔道:“是你自己承认的,不是我说的啊!”

    “好哇!没想到我在你心中竟是如此印象。太让我心寒了吧。不如,我改变心意……”韦广晖狡诘的笑道:“明日不走了?如你所愿了?”

    朱霜霜佯装发怒,斜视了他一眼,道:“身为一国之君,岂能如此没正经呢,看来,你还是让位于你大哥,回归你的本色为好!”

    韦广晖忽然大笑了起来,尔后开始狂咳不止,吓得朱霜霜花容失色,急忙起身抚着他胸口。

    韦广晖停止了咳嗽,微闭着双眼,脸上出现了红润之色,但表情却是轻松安详的。

    就在朱霜霜不知所措时,他开口问道:“你看到了那个画室了吧?”

    “恩?”朱霜霜迟些才反应过来,遂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她很在意你!”

    韦广晖叹道:“其实我明白她的心意,只是有时候两个人错过了想要回头恐怕就难了,”

    朱霜霜点点头,说道:“更何况她如果随你回到宫中,你们兄弟俩该如何相处呢?”

    韦广晖笑道:“小娘子挺会为别人着想的啊!只是为何独独不考虑自己的处境呢?”

    “我?”朱霜霜幽幽的说道:“天下之大,何处不是我安身之所!真到了那地步,我是不会成为你的羁绊和负累的!”

    “傻瓜!”韦广晖觉得一股暖流在心头荡漾着,叹道:“我怎么会舍得让你离开呢?”

    此后,两人相对无言,互相凝视着,甜甜的而又带着淡淡哀愁的氛围在室中静静的弥漫开来……

    一路上,众人情绪皆有些莫名的高扬,丁放和韦叶一路吵吵闹闹,相互打趣,铁中旗和秦熙儿时而兴奋得畅谈,时而引亢高歌,韦广晖与朱霜霜倒还算收敛,但流连其中的暧昧和甜蜜却是最引人注目的。大家此刻的兴奋和轻松,或许是为成功逃离无争山庄而庆祝,或许是为奔向那未知的但令人无限憧憬的未来!

    “吁!”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只听车夫喊道:“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旁边有路你不走,非要来挡道!”

    韦广晖微皱着双眉,示意韦叶出去看看。不一时,韦叶便回到车内,表情颇为怪异,吞吞吐吐的说道:“爷,依小的说,您还是亲自下去瞧瞧吧!那人,那人是,不是,那人挡在马车前不愿挪身,她非要见您!”

    “是什么人?”韦广晖不悦的问道。

    韦叶偷偷的瞄了朱霜霜一眼,见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赶忙笑道:“小的不认识,可她好象认识您!”

    “我和你一起去吧!你身子还没恢复呢。”朱霜霜轻声细语的说道。

    “也好!”韦广晖起身,由她轻扶着出了马车。

    温暖的阳光慷慨的铺设在大道上,深秋的风吹到脸上有几丝寒意,枯叶在空中恣意的飞舞着,进行着最后的演出。韦广晖走下马车,只见一个女子迎风而立,明黄色的披风格外的惹眼,雪白飘逸的长裙衬托她摇曳多姿,头戴着斗笠,黑色的面纱将她的面容遮掩得严严实实。

    韦广晖打量了她一番,严肃地问道:“不知姑娘找在下所为何事?”

    那女子依然静静的伫立着,并未开口,只是双手忽然抬起,慢慢的比划着。朱霜霜恍然大悟,轻声说道:“原来她不能说话,这该如何是好?”

    韦广晖轻拍着她的手,平静的说道:“她是在问我们,能否搭乘她一程,她迷路了,想去一个叫‘鲁镇’的地方!”

    “她一个弱女子独身一人在这荒野之地,而且还……,怪危险的,我们让她上车吧!”朱霜霜充满期待的看着韦广晖说道。

    韦广晖轻声说道:“你先上车吧,我有些事问她!”朱霜霜正待开口,韦叶已经迎了上来,笑道:“来,四小姐,我扶您上车!”

    “去吧!”韦广晖微笑的拍着她的肩头,柔声但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朱霜霜疑虑的看了看那名蒙面女子,最后还是乖乖的随韦叶上了马车。

    “这里已经没有旁人了,你可以以真面目示人了吧!”韦广晖叹了口气说道。

    那名女子依然比划着,然后转身走了,韦广晖微皱着眉头,跟着她往前走去。直到距离马车一百米处,并且是一个拐弯地,那女子才停了下来。

    她缓缓地伸手将斗笠下的面纱掀开了,一张洁白如玉、精美绝伦的脸庞渐渐的呈现了出来。韦广晖深叹了口气,说道:“自我一下马车,我便认出是你!”

    这女子正是花影瞳,听到他的话,明媚灿烂的笑容如同一朵盛开的牡丹花般在她脸上绽放,她欢喜的说道:“影瞳就知道,你是不会忘记我的。”

    韦广晖说道:“毕竟我们相识那么多年,就像丁放和韦叶,如果他们有朝一日不愿在我面前以真面目示人,我也能认出他们来!”

    花影瞳笑颜如花,说道:“我能和他们一样么?”

    韦广晖说道:“至少在我心中,你的地位和他们视一样的!”

    花影瞳缓步朝他走近了几步,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选择离开仙来居,选择迫不及待的逃避我?是因为你自己还未整理好心绪,还是担心你的新欢恼羞成怒?”

    韦广晖摇了摇头,微皱着双眉说道:“我原以为,你是了解我的,我离开仙来居难道还不足以表明我的态度吗?依你的聪明机智,不可能看不出我的想法吧?”

    花影瞳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道:“我就是不确定你的想法才会追出来的!而且我告诉你,既然我已经走出了仙来居,就没有打算再回去,所以,皇上,你得想个安置我的法子了!”

    “你这又是何苦?”韦广晖眼神里透着几分忧伤,说道:“我的想法在仙来居已经像你表明,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情分也已经逝去,霜霜是此次上天赐给我的珍宝,我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到她,尤其是——你!”

    “你,好狠心!”花影瞳眼泪滑落了下来,咬牙切齿的说道。

    韦广晖语气平和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这里离仙来居不远,我会让韦叶先护送你回去。”

    “你就那么厌烦我么?”花影瞳楚楚可怜的望着他,眼含泪花的说道。

    韦广晖转身走去,步伐缓慢却坚定的离去……

    花影瞳绝望的看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觉得身体内似乎被冰封了般寒冷异常,她环抱着自己,但仍止不住瑟瑟颤抖,她想上前拉住他,可脚步却如同被铅浇注了般,沉重得无法挪动。他真的走了,真的要离开自己?花影瞳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双眼交织着哀伤和仇恨,缓缓的自发中取出一根精美的木制发簪,轻柔的抚摩着,喃喃道:“你是他送给我的,现在他走了,你可不能再离开我了呀!”

    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声音,韦广晖胸口一痛,止住了脚步,转身朝花影瞳走去,这时韦叶正好迎了过来,见到了他的反常,赶忙也跟了过去。

    花影瞳那雪白的衣衫上已经被胸口汩汩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她凄美的朝韦广晖绽放着笑容,轻柔的说道:“如此一来,你,还会忍心抛下我么?”

    韦广晖接住她瘫软下的身体,让她躺在怀中,伸手将穴道止住,冷静的朝韦叶说道:“让铁大人过来!”

    “是!”韦叶仍然处于大惊失色的状态,木然的答道。

    韦广晖紧皱着双眉,优雅平和的面容此刻充满了痛苦和焦虑,此刻虽然血被止住了,但是她的脸色却是苍白得吓人!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