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八章 美人计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八章 美人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逸之心中一呆,这一层他倒是从来没有考虑过的。

    宋歌又道:“现如今朱家没有男丁,而复位又暂时无望,眼见我们已是山穷水尽,朱老哥何不退一步,让自己的外孙做皇帝,不也是美事一桩?再退一步讲,倘若他日朱老哥生了儿子,而霜霜又是皇后,局势如何未可知,朱老哥何不到时再起事?”

    朱逸之点点头:“不错不错,是这个道理!”

    “爹爹!”门外的朱纱纱将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全,山庄被困多日,她想着自己大好年华就要没了,心中焦急,正想来问个究竟呢。

    “爹爹,若说要入宫为后,女儿一向与父亲一条心的,难道不是女儿更为合适吗?朱霜霜那个人又软弱又无能,论美貌也比不过我,为何不是女儿入宫?”

    朱逸之心中一喜,美人计,也未必不是一条好计。朱纱纱年轻貌美,又一向乖巧听话,如果有她在皇宫里应外合……

    事不宜迟,朱逸之立刻爬到与百草园共用的那一头围墙,嚷着要与韦广晖谈判。

    终于熬不住了。韦广晖与朱霜霜相视一笑,便爬上了之前秦熙儿为方便与宋歌讲话架起的那头梯子。

    那边家丁们眼巴巴地望着朱逸之,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吃上肉。

    另一头铁中旗与花廉子万分戒备地盯着,就怕朱逸之出什么夭蛾子。

    “韦广晖,我如今是瞧见了,你不但要将我女儿霜霜从我朱家拐去,还要将我朱家赶尽杀绝。成,我服你!我可以同意你之前提的条件,从此我朱家再无反意,但是有一个条件。”

    韦广晖盯着饿得脸上都是菜色的朱逸之有些好笑,便问:“有什么条件?只要朕办得到,一定答应。”

    朱逸之道:“我朱某有三个未嫁女儿,你要选两个女儿带入宫中为妃。除去被你拐跑的朱霜霜外,还要二女儿朱纱纱.你要立朱纱纱为皇后,至于霜霜,随便你怎么处置。你看如何?”

    韦广晖面色不善:“霜霜怎么会是我从你手中拐跑的?明明是你不要的吧?”

    朱逸之心中无愧意,只是瞪了韦广晖一眼:“怎么样,成交,还是不成交?”

    韦广晖道:“我只带走霜霜一个人,立她为后。如果朱庄主同意,我立刻撤兵,还会将无争山庄这方圆百里的地都赏赐给你,另赐黄金万两。如何?”

    朱逸之盯着他的眼睛:“两个女儿都要入宫!”

    韦广晖亦是不退步:“我只要霜霜一个人。否则,朱庄主就等着水穷水尽饿死庄中吧!死得如此毫无尊严,真的是朱庄主所愿吗?”

    朱逸之咬牙切齿的,却是毫无办法。只能先放狠话:“韦广晖!你可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韦广晖知道他心中早已垮了,但表面上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想了想,又道:“如果朱庄主是担心你家另外两位小姐,如果朱庄主愿意,看中哪个皇亲高官,朕都可以赐婚。而朕只要朱霜霜一个人,朕保证会立她为后。如果连一点朱庄主都不同意,那便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再见了。”

    韦广晖说完转身欲下梯子了。朱逸之倒是急起来,转过身来望着眼巴巴的脸如土色的家丁们,把牙齿一咬:“行!成交!”

    于是那个午后成了无争山庄的家丁和下人们最幸福的一天,大家争相烤肉喝酒。除了朱逸之和朱纱纱.

    朱纱纱知道朱霜霜要被立为皇后,心中非常不情愿,非常不甘心。在父母亲面前大闹一通,然而事已定,又有什么办法?她眼泪汪汪地立下毒誓言,此生不入宫就不再嫁人!

    朱逸之又一声长叹,这韦广晖不会拐了一个朱霜霜,还要再拐一个朱纱纱吧?

    朱纱纱闹玩了,仍不解气,别说自己比朱霜霜漂亮,更知书达礼,琴棋书画这一类朱霜霜哪一点是通的?自己哪里就比朱霜霜差了?她在朱逸之面前闹完,怒气冲冲地去砸百草园的门,夺了门便往里冲。然而哪里还有韦广晖一伙人的影子?老园丁说那个皇上,下了梯子就收拾好东西坐马车走了。

    从此李将军是带着这一万大军扎营在了无争山庄附近,说是保护朱家,事实是也是监视。朱逸之虽心又气又悔,但却无可奈何无计可施。

    回了仙来居的韦广晖心情大好,心腹之患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还得了朱霜霜这样的佳人,能不痛饮几杯吗?

    倒是朱霜霜在旁边急得很,拼命地劝他少喝两杯。两个你浓我浓,完全无视他人,韦广晖更是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等着他立为妃的花影瞳.

    花影瞳眼睛盯着朱霜霜,心中怒火熊熊燃烧。为何才几日不见,他身边就有了别人?听说他欲立她为后?她花影瞳不甘啊!

    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她不能失了礼仪。

    酒席过半,花影瞳盈盈起步,走到正中向韦广晖施了一礼:“皇上今日如此开怀,不如瞳儿给圣上跳支舞助兴如何?”

    韦广晖本来正想趁朱霜霜不注意偷偷取了酒杯,却不料想朱霜霜眼明手快地按住了他的手。正在这当时,听到花影瞳的自动请缨,手顿时一僵。

    朱霜霜突地注意到了这个绝色佳人,看她的眼神不正是含情脉脉的盯着韦广晖么,这个眼神如此热烈,如此直白,令朱霜霜感觉到浑身不舒服。

    而韦广晖的异样,朱霜霜也感觉到了。她心中嘀咕着,这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未等韦广晖作答,花影瞳已起了身道:“请稍等,瞳儿换了舞衣即来。”说罢便又盈盈退去。

    花廉子望着女儿的身影,又望着韦广晖复杂的眼神,心中不禁感慨。

    而只有朱霜霜心中不断地问着“花影瞳,与韦广晖,究竟是什么关系?”

    韦广晖转过脸,对上了朱霜霜探竟的眼神,他心中一热,便微微地笑了笑,示意她放心,同意将她的小手轻轻握于自己掌中。

    花影瞳是谁又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韦广晖的心,在自己身上,不是么?朱霜霜稍宽了心,亦是对他笑了笑。

    已换了一身绿色长袖舞衣的花影瞳正瞧见了两个的相望对笑,心中不免又是一阵刺痛。

    她走至酒席中间舞地,双袖一甩,深深地望了韦广晖一眼,便转过脸去背对着他,从右肩上侧过半个脸来,仍是脉脉含情的双眼看着韦广晖.

    旁边乐队慢慢奏起《六幺》。花影瞳开始轻甩长袖,慢转裙摆,舞姿轻盈柔美。她双袖飞舞,如雪萦风,低回处犹如破浪出水的莲花。在舞蹈快结束时,节奏由慢到快,佩饰摇动,衣襟也随之飘起,似乘风而去,追逐那惊飞的鸿鸟。

    韦广晖竟是看呆了,几年不见,花影瞳的舞艺大有长进。随着她的舞动,他忆起许多往事,忆起他与她相识相恋,忆起她的娇嗔怒气,忆起她的负气……

    一曲终了。花影瞳脸上隐有汗珠,双颊润红,微微喘着气,望向韦广晖的眼睛似有泪珠。

    韦广晖不由地放开了一直紧握着朱霜霜的手,慢慢的鼓起掌来。

    “好!”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瞳儿舞一曲,确实绝美。”

    花影瞳盈盈一拜,便又退下换衣。

    朱霜霜瞧见这一幕心中不太舒服,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酒席散去,韦广晖与铁中旗他们有事商议。

    朱霜霜站立起身,满腹心事却也只能退去。

    韦广晖却是看得真切,将她拉过一旁,小声问道:“霜霜,是不是心中不太痛快了?”

    朱霜霜扁扁嘴,没有说话,不爽的表情却是一览无余。

    韦广晖瞧在眼中,觉得甚是可爱,他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朕的皇后吃醋了。这生气的样子怎么也这么好看呢?”

    朱霜霜佯装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就会贫嘴。”

    韦广晖拉住她的手:“当然不是,朕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话。”

    “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是花影瞳,对不对?朕并非有意隐瞒,其实那都是过去之事了。朕以前跟瞳儿,确实有过一段感情。但后来,她跟了别人走了,朕这心中便将她放下来了。朕向你保证,心中只有你一个。霜霜,相信我。我对她,仅是尊重,再无二想。”

    朱霜霜放下心来,笑得甚是开心。“我相信你。”

    朱霜霜便由秦熙儿陪着,沿着小路散散步。

    酒席上的全部,秦熙儿可都是瞧见的了,如今见着朱霜霜情绪有些低落,心中有些怜惜。

    “霜霜,如今你也瞧见了,他身为九五之尊,身边的女人必是不少的。这个花影瞳你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历吗,我早跟人打听清楚了,原来也是会这次一齐带入宫封作妃子的。这宫中估计不知道还有多少女人在等着他呢。”

    “霜霜,如今你要是后悔了还来得及!虽说朱庄主将你许了他,但朱庄主要许的只是一个姓朱的女儿,如果你不愿意,我看朱纱纱那个丫头乐意得很!”

    朱霜霜摇摇头:“师娘说什么呢。如今一切还未明了,路也已经走到此处,谈什么后悔?”

    “自然是因为现在谈后悔还来得及啊。路走错了不要紧,咱倒回头再走便成了!如今无争山庄大局已定,也就那样了,那一万大军还在那里等着呢,你父亲还能怎么样?即使你真的只是想离开而已,师父和师娘也可以带你走啊。”

    离开?朱霜霜浮现起韦广晖宠溺的笑,心中万分不舍。纵使他身边再多佳丽,她始终坚信他对自己有真心,这便足够了,不是么?

    她摇摇头:“不,师娘,我相信他。他是世人的皇上,却是我一个人的韦广晖.”

    秦熙儿叹了一口气,不知说什么好。

    一直在花园内闲逛有心来个偶遇的花影瞳正好听见了这句话,心中冷笑。我倒要让你看看,韦广晖是谁的韦广晖.

    “哎呀,好巧呀,霜霜妹妹,怎么在这碰上了?”花影瞳施然然地走了进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朱霜霜心中一惊,方才自己就是故意避开她,选择了与她反方向走的路,怎么会就撞上了?无奈她只能淡笑笑:“花姐姐,你好,真巧啊。”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