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第六章 私奔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章 私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秦熙儿瞪了一眼床上的男子,看到了他缠得到处都是白布条的胳膊与上身,突地明白了:“原来是受伤了?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朱庄主派人到处在找你的下落呢,好多家丁找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这不,庄主怕有危险,死活不让我和相公回百草园,说是担心我们的安危。我想着霜霜你还在这呢,就偷偷跑回来了。”

    朱霜霜听得心惊胆颤,这才感觉到有点害怕,抛开师娘奔到床边:“你做了什么?为什么父亲这么大动干戈的找你?”

    韦广晖倒是问她:“霜儿,你父亲明知道你一个人呆在百草园,他知道外面危险,但他不但不让你师父和师娘回来陪你,也没有派人将你接回无争山庄。霜儿,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

    朱霜霜倒是淡定:“我父亲心中没我这个女儿我知道。不过我更关心的是,你做了什么?我父亲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你若是惹恼了他,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韦广晖打断她:“霜霜,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在无争山庄朱逸之是高高在上的唯一的王,你知道他的脾气,你知道惹恼了他没有好下场,我知道你担心我。但你知道吗,出了无争山庄,到了外面,有很多地方朱逸之是到不了的,他的触角,伸不了那么远。我能保护自己,我能护你一生……”

    秦熙儿越听越不对劲:“等等,你们这是……”

    这才一日不见,怎么就感觉朱霜霜要跟人私奔?

    她奔上前:“霜霜,这可是朱家的仇人啊,这是韦广晖,是当今的天子!”

    朱霜霜惊得后退两步,不敢相信地看着韦广晖.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今的皇上?

    韦广晖倒是平静的抬起了头,这倒从来没有想过隐瞒,他只是笑着对朱霜霜说:“是么,霜霜,你看,我真的,像朱家的仇人吗?”

    朱霜霜时常听师父宋歌念叨过这些世仇,知道王朝更替,不可挽回。朱家气数早尽,老天垂怜才留朱家一脉,并不是说明朱家还是天子。

    而如今,从朱家负伤逃脱的是韦广晖,被追杀得狼狈不堪的也是韦广晖,怎么看,他都不像是来赶尽杀绝的。

    “那皇上来此处,是……是想要……”朱霜霜的声音已然有些颤抖。

    韦广晖朗声道:“朱家当我是仇人,我可从未当朱家是仇人。我此次来,是带着诚意来见朱庄主的。我可以许朱家一世平和,条件只是需要朱家放下复位之心。”

    朱霜霜点点头,怪不得受伤了,想是为表诚意,没带什么人来吧。“我父亲,仍然执迷不悟?”

    韦广晖点点头:“不怪他。没关系,我还有时间等。”

    秦熙儿看着朱霜霜,心中五味杂陈。又看看韦广晖,却是不像个坏人,她叹了口气:“你是这样想的,只怕朱庄主不会这样想,他心中对你可是恨之入骨。你如今也受了伤,你打算怎么办吧。”

    韦广晖悠闲地笑笑:“还能怎么办呢,我先养养伤。”

    当晚朱霜霜与秦熙儿睡在了一处,却是睁着眼睛都睡不着。

    “霜霜,你可是,喜欢上了那人?”秦熙儿也是睡不着。

    朱霜霜没有言语,她确实也是读不懂自己的心,只是说是挂念,担心,却是有的。

    “他可是皇上,皇宫不知多少妃子呢!你看你光在无争山庄,有夫人和三位姐姐,都被欺负得这么惨,师娘是怕你到了皇宫……听说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朱霜霜笑了:“师娘,你都是听谁说的?若说皇宫可怕,还可怕得过无争山庄?如果朱家王朝没有灭,无争山庄可不就是皇宫吗?”

    秦熙儿心中有些黯然,朱霜霜又说:“当初师娘也是先中意师父的,我印象当中,师娘在无争山庄之时,与师父从无交集,不知师娘是怎么喜欢上师父的呢?”

    秦熙儿嘴角泛起柔情的笑,那个时候的自己,十几岁的少女,光是远远地看上他一眼,便已是足够开心一整天了。

    朱霜霜又道:“我以前困在无争山庄,做梦经常梦到我娘,我梦见她带着我飞走了,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后来,师父将我带来百草园。但是你也清楚,几位姐姐也经常到此处来捣乱。这些年来,我还做着娘亲带我飞走的梦。”

    “我知道师父视为我己出,待我真的很好。只是有时候,霜儿也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秦熙儿沉默许久,叹口气道:“霜霜长大了。”

    如今,朱霜霜是不是喜欢上了韦广晖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朱霜霜的心,早已不在此处。

    一晃几日,韦广晖的伤慢慢好了起来,已经可以自如走动,但还有偶尔会发起烧来。韦广晖精心照料着。

    秦熙儿没有回无争山庄,宋歌也没有回百草园,许是被朱逸之拖住了。秦熙儿倒是不担心的,宋歌与朱逸之是多年交情了,朱逸之一向对宋歌还是很厚道的,而宋歌性子极淡,对世事看得都很开,亦是无欲无求之人,秦熙儿深感没有什么放心不下,其实她更放心不下的,是朱霜霜.

    而韦广晖也从秦熙儿口中得知,铁中旗当日也脱险离去,他心中放心不少。

    朱霜霜这几日侍候着韦广晖,两个人成日里在房间叽叽喳喳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秦熙儿从来不知道,一向只爱看书和晾晒药材的霜儿的话会这么多。

    朱霜霜有些惊叹,韦广晖见识如此多广,他感兴趣的,他喜欢的东西,全部都是自己也感兴趣和喜欢的。几日下来,朱霜霜觉得自己说的话,比过去十几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今日里,韦广晖神色有些凝重,在卧房走来走去,心中不安。

    “发生什么事了吗?”朱霜霜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韦广晖莫不是要走了吧?

    韦广晖算算日子,铁中旗如果当日能回仙来居,那么李将军的重兵今晚便会到仙来居。

    “唉……我师父那日便已脱险离去,想必这几日他必定是到处在寻我。但我听你师娘说,无争山庄现如今四处闭门,除寻人家丁外,不许人随意进出,我猜,师父他肯定打听不到半点我的消息。”

    “但是目前你的伤势还没有大好,如果强行回仙来居,伤口肯定会绷开,那这几日的治疗就白费了!万一路上失血过多,会有性命危险的!寻得到你,寻不到你,不都一样吗,不管什么事,还能比得过你的身家性命吗?不管什么事,身子养好了再作打算可好?”

    韦广晖有些感动,握住她的手:“霜霜这是在担心我吗?”

    朱霜霜这几日早已习惯韦广晖对她的“动手动脚”,她甚至已有些离不开韦广晖的温声细语。“当然担心了,好不容易止住血,伤口在长好了,你看你还时不时发个烧……”

    韦广晖听她吐语如珠,声音柔和清脆,动听之极,握着手便向她细望了几眼,见她神态真诚、容色清丽、气度高雅,竟会有如此明珠美玉般俊极无双的人品!

    “霜霜,随朕回宫,朕封你皇后,如何?”

    朱霜霜娇嗔看了他一眼:“又来了!都说了,先把身子养好……”

    韦广晖突地拥她入怀:“朕说的是真心话!朕在这里的几天,日日就似在梦里一样。我真的好怕哪天一觉醒来,发现真的是一场梦……”

    朱霜霜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贴进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不由得耳热心跳。她喃喃道:“即使是梦,也是美梦……如此美梦,也值了……”

    太阳在窗边露了脸,斜斜的光影照在一对璧人身上。

    过了许久,韦广晖放开朱霜霜,拉着她的手道:“我担心师父打探不到我的消息,还有一点。距此处五日骑程之地,我几年前布下了一个军营。那日我已经嘱咐师父派人去传军营的李将军,他会带一万重兵过来,我算算日子,应该是明日就会到。”

    “我是怕师父寻我不到,心中着急,动用一万兵力强攻无争山庄,那时便会是血流遍地,这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今日我无论如何,都要回仙来居一趟。”

    血流成河这当然也不是朱霜霜所希望看到的。她思索片刻,便道:“不行,你的身体还太弱,骑马会引发失血的。百草园没有马车……那末我去仙来居吧。我将你的消息传与你师父。”

    “太过冒险……”韦广晖摇摇头,“万一这消息传到你父亲耳中……”

    朱霜霜道:“怎么说,我也是无争山庄四小姐,父亲再不念父女之情,也不至于怪我性命。”

    韦广晖还是不同意:“我怎可让你去冒险……”

    朱霜霜笑着摇摇头:“此举,不光是为你,也是为我朱家,甚至更是为了我自己。十二年前,我呆在无争山庄,从来没有迈出去过一步。四年前到现在,我呆在百草园,也从来没有出过园子一步。现在,是我自己想要走出去,想要出去看看。”

    “放心吧。我会骑马,我还骑得很好呢。”

    韦广晖久久看着她灵动的脸儿,下定了决心,便至案台上写了一封简短的信,并将怀中一个精美的匕首取了出来:“你去仙来居吧,取出这个信物,师父便会知道了。”

    “早去早回,路上小心。”虽是嘱咐之语,心中却是万分不舍。

    朱霜霜坚定地点点头,微笑着要走。

    韦广晖却是冲了上去,抱住她久久不愿意撒手。

    直到朱霜霜轻轻说:“再不走,晚饭前我就回不来啦。”

    韦广晖笑着松了手,满脸的笑却隐藏不住眼中的担心。

    朱霜霜蹑手蹑脚去牵了马,她没打算告诉秦熙儿,秦熙儿最会大惊小怪,肯定不会同意她外出。

    出了百草园,朱霜霜深吸了一口气,飞身上马,一路向西。

    仙来居内,铁中旗与花廉子正急得团团转。

    “还是一点皇上的消息都没有吗?”

    铁中旗摇摇头:“没有!我派去两个家丁,都是有去无回!想必是被那姓朱的给抓了去!”

    花廉子叹了口气:“看来,无争山庄下一步,该是派人来把我们仙来居围住了!”
夜帝盛宠:娇妃忘关门》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