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六零符医小军嫂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警告【第七更】

六零符医小军嫂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六十四章 警告【第七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晚上,张杏花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眉头皱的紧紧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之前她问水香是不是真的想要离婚,没想到她是真的铁了心要跟赵和离了。

    这事儿她放在心上,总觉得不安心。

    现在这一气之下真离了婚的话,那以后水香后悔了怨上她咋办?

    虽然她把水香弄回家来住一晚上,不能真的让她跑出去在墙角桥下蹲一晚上,可她这心里还是一个劲儿的犯嘀咕。

    苏建武回来的时候,就听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儿给说清楚了。

    当时他就想去找赵和算账,居然趁着他不在家的时候来找他媳妇的麻烦,这小子可真没种!

    这会儿瞧着张杏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一伸手就把媳妇搂怀里,把她脑袋按在自己胸膛前,无奈道,“睡吧,别人家的事儿你愁啥呢?这大晚上的睡不好,明儿早上就该没精神了。”

    “建武,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这拆人姻缘可是天打雷劈的事儿,我这心里就是放不下,怕水香以后后悔了,恨上我呀!”

    她的朋友本就不多,以前的王桃花是一个,现在的水香也是一个。

    所以对于朋友她也十分珍惜,不想闹到最后她还被朋友给怨恨上。

    苏建武轻拍着她的背,跟哄小孩似得说道,“那是她的事情,至少现在你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收留了她,你就没有愧对朋友这个词,再说了,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你现在操什么心呀?”

    张杏花打了个哈欠,想想也是。

    便叹道,“唉,真没想到水香居然能下的了这种决心,这离了婚,以后她日子该咋过哟?她在这边没有工作,娘家那边的哥嫂也不可能长时间的收留她……”

    “那也是她的事儿,咱们总不能因为同情她就一直养着她吧?”苏建武虽然也挺同情水香的遭遇,可是因为这个女人却差点累及他的家人,张杏花不在意,他却不能不在意。

    所以他对水香的印象也就是麻烦两个字,而且自己的媳妇不操心下自己,在自己怀里还惦记着别人,苏建武这就有些不满了。

    他手伸进张杏花的衣服里,声音黯哑:“既然睡不着,那就干点能让你睡着的事儿,你累了,就能睡着了。”

    “哎?!”

    张杏花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苏建武扒拉个干净,被子里光溜溜的。

    不过他们都老夫老妻了,这种事情也不觉得害臊。

    两人忙活到大半夜,张杏花倒是真的累的睡着了。

    睡在隔壁,还在床上打坐的苏茹极为无语的望天,她可不是故意想听墙角的。

    心念一动,她干脆跑到小界面里继续修炼去了。

    林家嫡脉的存在让她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没准还有其他的修炼者,所以她必须得更加抓紧继续修行才行。

    就是因为她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才不能直接把林文山抓过来好好报复,要不然何至于到现在还得时时提防林文山针对她家而来的小动作?

    虽然这些小动作根本伤不了她这一家子,可总是被这样找麻烦,还真是让人烦躁。

    苏茹叹了口气,或许是父母的亲昵,让她也不由想到了楼司辰,这大半夜的,那家伙应该睡着了吧?

    ……

    楼司辰打了个喷嚏,觉得应该是自己的小丫头在想自己了。

    他伸手摸摸自己的唇,一想到昨天小丫头给他的那个奖励,他就亢奋的睡不着。

    于是这大半夜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出来收拾几个打算对他小丫头不轨的人了。

    京城的一处军区大院除了正在值班的战士之外,大部分已经陷入了沉睡。

    能住进这里的人,基本都是部队军官,而且是级别挺高的那种,比如李军长,吴军长这样的。

    但是像王老将军那种级别,便是住在防卫更加严密的大院里了。

    楼司辰悄无声息的越过电网,避开那些巡逻的战士,直接窜入了李军长家中。

    李军长这个级别,分配的房子自然不差,是一栋独立的两层小楼。

    下层是招待宾客的客厅,厨房,卫生间。

    上层才是睡觉的地方。

    这大半夜的,李军长已经搂着媳妇陷入了沉睡。

    这是他家,就算他一向警惕心极高,在这种地方他却能够全然卸下平日里的警戒心,因此睡得非常香甜。

    楼司辰摸着下巴,觉得自己来的有些晚了,这会儿人家睡着了,要是突然把他们惊醒难保不会惊动外面巡逻的战士,不过要是不把人弄醒,该怎样才能让他知道,有些人是碰不得的呢?

    坐在李军长家的木质沙发上,环视四周。

    虽然屋内没有开灯,但是这并不影响能够夜视的男人。

    楼司辰看着这屋内整洁的摆设,心里好几个想法都被一一的删除。

    李军长并非常人,他也是曾上战场的英雄。

    虽然因为林文山的事儿跟他们站在了对立面,可毕竟也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人物,用对付一般人的手段对付他,也太不尊重对手了。

    想了想,他目光落在李军长家的木质茶几上。

    站起身,他去了一趟书房,找到了毛笔跟宣纸,便开始写字。

    他的书法极好,写出来的字体也端正锋利,他写的字不多,就五个。

    警告,别妄动。

    吹干墨汁,楼司辰掏出一把匕首,拿着那张宣纸直接走到了客厅,将宣纸用匕首压在茶几上,显眼的位置只要李军长一醒来就能看到。

    同样的事情,他又去了吴军长家做了一遍。

    因为这个吴军长是个典型的大老粗,根本没有李军长还要练练毛笔字,所以用的还是李军长家带过去的。

    做完这些,楼司辰才悄无声息的离去。

    真希望,这两人能够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否则……

    漆黑的夜,男人静静的走在空无一人,幽暗的街道中。

    脚下的皮鞋与地面碰撞,发出哒哒的声响。

    楼司辰转过身,看向那军区大院的位置,眼底带着的是染上了杀意的冰凉。
六零符医小军嫂》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