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六零符医小军嫂 > 第二百二十章 求求你【第四章】

六零符医小军嫂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章 求求你【第四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  兄妹俩一脸懵逼的表情让关明等人怔了怔,不过很快就按耐住心头的烦躁继续跟他们聊起来。

    “看来是我们搞错了……张建云同志手里的药丸不是家里给的吗?”

    关明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躺着的张建云暗暗冷笑,这些人倒是实诚的没隐瞒他们的真实目的呀,居然当着他的面儿就开始套他大哥跟姐姐的话了,真当他是个死人了。

    “什么药丸子?”张建军茫然的朝着小弟看去,“我们家没药丸子啊。”

    “对啊,我们家没药丸子。”张杏花点点头,但她又不傻,很快就想了这其中的问题,也明白这几个人为啥对他们两个老百姓这么热情了。

    原来是因为那什么药丸子吗?

    张杏花皱着眉,倒是隐约记得当初苏茹好像拿了两条腌制的黑鱼跟白医生换了十颗补气养生的药丸子回来。

    难道是那些药丸子?

    不过她也不傻,见着小弟面色冷淡的样子就知道这其中肯定有鬼,便跟这自家大哥一样一问三不知,总算把面前这几个领导给忽悠过去了。

    关明几个人见套不出话来后,就僵笑着脸走了。

    张建军一头雾水的看着这些领导突然冷淡下来的态度,懵逼的问他老弟,“建云,你们领导……”

    “大哥,你们连夜赶过来也累了吧?先去招待所办一下住宿手续回去休息吧,这儿我一个人能行。”张建云直接打断他的话,免得自家大哥太实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被人听了去可就不好了。

    “那怎么能行,医生说你现在双腿可能……”张杏花提起他受的上,眼睛就开始发红,“我就坐在这儿守着你,靠着椅子睡一会儿就行了。”

    “姐……”张建云无奈的想劝。

    张杏花却不等他说完,黑着脸道,“就这么说定了,大哥,你先去招待所办手续,我跟丫丫先守在这儿。”

    “成,那我去给你们打饭回来。”

    张建军从包里掏出三个铁饭盒,又问苏建云,“建云,你吃了没?我给你一起打回来。”

    张建云想了想,“大哥你还是帮我打点回来吧,我就吃了早饭。”

    “好。”

    张建军点点头,就拿着饭盒出去了。

    陆陆续续的,周围其它病人家属也拿着饭盒打饭去了。

    张杏花倒了杯水小心翼翼的喂给自己弟弟,才又叹道,“唐丽容跟小果还有娇娇的事儿你打算咋跟爸妈说?”

    张建云沉默下来。

    虽然他并不喜欢唐丽容,可父母却对唐丽容这个城里媳妇还是很看重的,包括娇娇跟小果也一直非常疼爱。

    这也是为何当初他查出唐丽容跟她那个表哥有一腿,甚至孩子也不是自己的后还一直隐瞒的原因之一。

    毕竟,他不想看见父母伤心失望以及被人耻笑的样子。

    唐丽容的存在,就是张家最大的耻辱,他不能让父母成为十里八乡的笑话,可惜的是,谎言终究还是会有被戳破的一天。

    医生刚刚给他下了诊断书,唐丽容就迫不及待的要一脚把他踢开,等父母知道这件事儿后,不知道还会怎么闹腾呢!

    想起这事儿,张建云就愁眉苦脸起来。

    张杏花却一点都不同情的训斥道,“你那点心思我还能不明白吗?要是知道唐丽容是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我早就先跟爸妈说了!现在又闹出这事儿来,放在早几年,爸妈铁定要抽你一顿不可!”

    张建云顿时苦了脸:“姐,你可一定要帮我说好话。”

    “哼,爸妈没被你气死就不错了!”张杏花冷哼一声,到底还是心疼自家小弟,琢磨着就趁这个时候把这事儿跟爹妈说了,要不然回头被唐丽容又忽悠着拿钱给她,张家可就真的成了十里八乡的笑柄了!

    苏茹瞅着他们姐弟说话,倒是真的很开心。

    这一世与前世的改变实在太大,苏梅死了,自家小舅舅却好好活着。

    若两家人之间必定只能存活一家,那么她宁愿苏家那些人全都去死,也要保住自己的家人。

    小舅舅的伤势对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不是中毒,像这样的伤势一个治愈符文就能让他恢复如初,甚至比最初的身体还要健康。

    但现在却不能让小舅舅这么快速的痊愈,要不然很容易露馅。

    虽然医院给了诊断书,可却并不代表就没有恢复的可能了。

    苏茹打了个哈欠,靠在母亲身上闭上眼睛,正准备静心修炼呢,突然病房内就冲进来一个妇人。

    妇人的年纪看上去跟张杏花差不多,一进来就直接奔向张建云给他跪下了。

    “张建云同志,我知道你肯定有药!我男人不能成为一个废人啊!我求求你了,你就把药拿出来好不好?”

    女人抓住张建云的袖子就开始哭,根本没管这病房内其他人惊异的眼神。

    “你都能救了孙学的命,就再帮帮他吧!”

    这妇女哭的稀里哗啦的,看上去好难过的样子。

    张杏花见她给自己弟弟下跪实在不像话,连忙就去拉她起来,“这位妹子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行不?你这样给我弟下跪,让人家咋看他呀!”

    妇女抹了把眼泪,伤心欲绝的说道,“大姐啊,我家住在农村,一家子老老小小的就靠着我男人上班的钱活下去呢,要是我男人真的废了,我们家也就彻底完了!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办法的,能不能再把那个药丸子给我男人一个啊!他真的不能成为残疾人啊呜呜……”

    若不听着话里的内容,这女人哭的倒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张杏花不知道该说啥好,只能求助自己小弟。

    张建云叹了口气,“嫂子,不是我不想帮孙哥,只是你看看我现在这幅样子,跟孙哥也是一样的,我自己都是个残废,要是真的还有药丸子,怎么可能不拿出来给我的兄弟们吃呢?”

    孙学媳妇还在一个劲儿的抹眼泪,根本没听进去张建云的话。

    “张建云同志,你知道说出那些药丸子从哪里来的就成了,我们自己求求人家!”
六零符医小军嫂》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