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四十章:李纲的难处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章:李纲的难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京东西路,濮州。

    时值初春,空气中仍然带着三分凉意,几十员濮州的有头有脸文武官员却冒着寒风站在路边。

    “恁地这李纲的面子也忒大了吧,硬是让我等在这寒风中等了半个时辰,就是高太尉来也没有这般做派啊!”濮州的张通判狠狠的跺了跺脚,对着身边的知府说道。

    知府苦笑连连,道:“莫说半个时辰了,就是等上一日我也愿意!”

    濮州的位置就在济州的西侧,乃是抵御梁山的第一道防线,别的不说,单就在济州的梁山主力就足以令人胆寒。

    正当两人交谈的时候,有人一路跑来,道:“大人,来了,来了!”

    知府急忙打起了精神,果不其然不过片刻的功夫远处有已经能看到朝廷军马的影影绰绰,左边的大旗上书:宣徽南院使,右边的大旗上书:宣抚京东东西路。

    宣徽南院使是虚职,仅以尊礼重臣。而宣抚京东东西路则是李纲的真正的差事,这一重身份是用来节制京东两路各府。

    正当濮州知府胡思乱想的时候,李纲已经纵马走到了两人身前,张通判见知府失礼,急忙碰了一下濮州知府。

    濮州知府这才反应了过来,忙道:“卑职濮州知府李存易,见过大人。”

    李纲点了点头,翻身下马,道:“给我说一说这京东的情况。”

    虽然李纲也有自己的耳目,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兼听则明。

    濮州知府不敢正视李纲,行着礼道:“大人,这梁山贼人实在猖狂,先是派兵袭击了青州府、济南府和东平府,不思逃窜,反而在哪里立起来衙门,着实可恨。”

    李纲皱了皱眉,这些事情就连朝廷都知道了,他更想听一些干货。

    见李纲不甚满意,濮州知府又道:“这帮贼人在各地广招士兵、百姓,偏偏不少人还信了他们的邪,得有数万乃至数十万人拖家带口的上了梁山的贼船,听说很多人都被运往了倭国,那中地方又岂是人住的,可怜我大宋百姓啊!”

    李存易的想法并不难猜,不过是想和李纲多说说话,套套近乎罢了,偏偏李纲听闻了此话眉头皱的更狠了。

    李纲心中对于梁山的重视程度又提高了一个档次,这帮贼人有着倭国这个去处,已经立在了不败之地,这场战斗有些难打啊。

    濮州知府以为李纲不满意自己的说辞,急忙道:“不过有大人在此,也合该这梁山贼寇倒霉,天兵一致,这帮贼寇如同草芥一般,不堪一击。”

    李纲急忙制止了这厮的吹嘘,问道:“你可知道这梁山的兵力情况?”

    濮州知府摇了摇头,梁山的新兵训练多是在那座巨岛上,他怎么会知道?

    李纲又问道:“你可知这梁山为何不去攻打兖州等地?”

    兖州正好处在济州、东平府和济南府三地之间,被梁山的军州包围住,却不取,实在令人生疑。

    濮州知府又如何知道,思索了下才回道:“莫不是贼人怕了朝廷?怕了相公?”

    李纲对于这厮实在没了脾气,便道:“先进城吧。”

    濮州知府心道:坏了,自己莫不是得罪了此人,急忙道:“不知大人带来了多少军马?小人好去安排。”

    这时李纲身边的一个小将怒斥道:“这般军机也是你能打听的?”

    濮州知府唯唯诺诺,连声道是,却悄悄的瞅了一眼那人,但见一个年不及弱冠的少年将军,头戴一顶烂银盔,身披银叶甲,内穿白罗袍,胯下一匹白马甚是神骏,手持一把丈八的湛金枪,端的威风凛凛。

    虽然小将面相不大,却是一表的人才,隆长白脸,膀阔腰圆,十分威武,只有嘴边的绒毛才能让人看出这将的稚气。

    李纲摆了摆手,道:“告诉你也无妨,此番朝廷派我出征,共计动员了五十万军马,此番不破梁山,誓不归还!”

    濮州知府心中一动,五十万呐!恐怕这次梁山要栽了!

    那小将却不由的暗笑,朝廷上哪里去弄五十万大军?此番前来剿匪的不过只有不到二十万罢了,想不到自家这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主帅也有这般骗人的时候,不由得令人忍俊不已。

    其实做官做到李纲这个位子,没有一个是傻子,若真是食古不化的那种迂腐之人,朝廷也不会授予重要的官职,早就扔一边养老去了。

    濮州知府心神荡漾的时候,李纲却道:“李知府,你去通知临近州府的富绅商贾,就说我这里有一笔关于梁山的买卖要谈,找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富商去通知,别给我带来了一群土财主。”

    濮州知府刚想派李纲的马屁,却被这一句话给噎了回去,愣愣的道:“不知大人召集他们有什么事。”

    那李纲身边的小将刚想说话,李纲却笑道:“无妨,你就告诉他们,就说我这里有一桩大买卖,来了一看便知。”

    濮州知府吃了一惊,眼前的这个宣抚使,却好像不是来打仗的啊,反而是来做买卖的,莫不是天不佑宋廷,派来这种只知道要钱的蠢货有何用?

    李纲人精似得,一眼就将这个知府给看穿了,温言道:“你放心吧,我要做的这桩买卖不是为了敛财,而是为了剿匪。放心去做吧,我这次来就是专程为了梁山而来,定当胡德你等周全,不叫梁山肆意的周边军州。”

    濮州知府突然生出来一种抱大腿的感觉,当即表态道:“大人放心,下官定当全力以赴,不知大人何时见他们?”

    李纲叹了口气,道:“三五日,尽快吧。”

    此次朝廷给予李纲的粮草只堪用一月,调拨军马的路上已经用掉了不少,给他留出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纲说完,没有在理会那知府,独自一人朝着濮州城而去,李知府急忙跟上,只是从后面看李纲的身影感觉有点单薄,感觉有点寂寥。

    李纲突然转过头来,对着身后的众人道:“王焕徐京,丘岳周昂!”

    人群中急忙站出来四员上将,四人齐声道:“恩相,小人在!”

    李纲点了点头,道:“你四人都是老行伍了,先扎下营寨,严加防范!再光派探哨去探查济州等地的情况,定要将梁山的情况给我探查清楚!”

    四人急忙领命,隐约间竟有金石之声。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