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三十四章:床弩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三十四章:床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济南府,隋朝开皇三年废郡,改济南郡为齐州,辖历城等十县;徽宋政和六年,齐州升为济南府,辖历城、禹城、章丘、长清、临邑五县,治所设历城,为府治之始。

    黄庭坚曾以“济南潇洒似江南”的诗句赞美济南的湖光山色,乃是京东道不折不扣的赋税重地。

    济南的名字来自于济水,乃是济水之南的意思,是当之无愧的兵家必争之地。

    梁山四五万军马来袭的消息迅速的传遍了整个济南城,济南虽然离着梁山不远,但是还没被侵蚀到济州那种程度。

    知府姓牛,双名欣得,乃是宋徽宗大观年中赐进士出身。

    牛知府见梁山贼人来势虽凶,但是料想凭借着济南城高水深,定能阻拦贼军,数月过后贼军缺粮,必然退去,所以牛知府对于济南的战事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有信心归有信心,但是牛知府还是给附近州府去了信函,一边请求援军,一边修缮城墙整军备战。

    林冲杨志等人来到了济南城下不由得啧啧称奇,这座城池墙高三丈有余,外面是砖石结构,丝毫不下与青州。

    林冲看罢,转头看向乔道清,道:“乔先生,这城若是强攻得费不少力气啊!”

    乔道清哈哈一笑,指着远处的牛车道:“我军有这般利器,凭这般城池还拦不住!”

    远处牛车上面架着数十门铜炮,是专程拨调给林冲用来攻城的。

    火炮虽然发射间隙比较长,实战中杀伤有限,但是对于攻城来说确是一等一的利器,只消三五炮下去,任凭你是多么厚实的城墙,也得轰出一个口子来!

    林冲笑了两声,却有些不以为意,这火炮乃是杀手锏,怎么能这么轻易的用出来?况且这济南城这般雄伟,日后梁山还得拿来用哩,若是轰出几个口子,还得自己修补,殊为不智。

    看罢城防,林冲笑着对徐宁、史进等人吩咐道:“诸位,先把营寨扎下来吧,休整休整再说!”

    众人轰然领命。

    关胜、栾廷玉、花荣等人却看向了杨志,他们此行的任务是去青州,如今也是到了应该分离的时候了。

    杨志神秘的笑了笑,道:“诸位,咱们先帮林教头打上一打这个头阵再说,去青州的事情不急!”

    关胜等人虽有不解,却还是领了命。

    梁山按部就班的扎下了营寨,济南城却依旧紧闭城门,丝毫不管城下的贼人如何折腾,只是城墙上的影影绰绰说明这座城池并不想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第二日梁山军的水军呼延灼部也赶了过来,一面从船上卸下来粮食、军械,一边打造攻城器械,却还是没有攻城的打算。

    牛知府心头也蒙上了一层阴影,这帮贼人颇有章法,无论是安营扎寨还是打造军械都说明这不是一帮乌合之众,联想到高俅的十万大军皆失陷在梁山,更是生出了一股重视的心理,一边连连催促附近的援兵,一边准备礌石滚木等等。

    却说济南城就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度过了两日,第三日一声鼓声打破了沉闷,牛知府心头一惊,这帮贼人是要进攻了!急忙召集城中官员,来到了城墙。

    只见远处梁山军中乌压压的军阵中推出来数百辆洞车,齐刷刷的朝着城墙而来。

    牛知府不明就里,急忙看向济南兵马都监张礼道:“这是何物?”

    张礼脸上漏出一丝凝重,拱手道:“大人,此物乃是洞车,上覆牛皮等物,中间暗藏战士,乃是用来填护城河的。”

    牛知府眼皮子直跳,这梁山虽然是贼军,但是确是有备而来啊!急忙问道:“可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拦敌人?若是这护城河平白丢了,与战事不利啊!”

    “大人,从城上射箭、放滚石檑木都不行,非得派一直骑兵出阵,将敌人斩于河前才行!若是大人准许出战,小人情愿率领一只军马!”这张礼倒也是条汉子,朗声回道。

    牛知府摇了摇头,道:“济南兵微将寡,如何能出战?暂且看一看再说吧。”

    却见梁山的洞车来到一箭之地的时候却停了下来,一人骑着马匹从梁山军阵中杀了出来,直奔城下。

    张礼忙道:“大人,此人定是为劝降而来,不可让其说话,可直接放箭射死!”

    牛知府眉头一皱,看着那骑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让他说完吧,兴许只是借点粮食,到那时免于刀兵之苦,岂不美哉?”

    张礼苦笑连连,人家兴起四五万大军,其是为了点粮食而来的?这个知府想的未免太简单了。

    果不其然,这骑来到了阵前,大喊道:“城楼上的人听着,我军乃是梁山军马,足足有数十万大军,若是你等识趣,火速投降可免一死!不然破了城池,就没这么好说了!”

    牛知府听了这话心中不由得一沉,顿时就有些后悔张礼的谏言,急忙挥手道:“来人,给我射死他!”

    那骑却早有防备,见牛知府一挥手,轻勒马匹,已经退出去了射程。

    那骑兵退了回去,洞车却丝毫不犹豫,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城池而来。

    牛知府心头直跳,看向周围的士兵,却发现士兵们都被那骑士所说的数字吓了一跳,这才懊恼的道:“悔不听张都监所言,只是现如今这般情况,为之奈何?”

    张礼咬了咬牙,问道:“大人,我军可有援兵?”

    牛知府点了点头,道:“附近的州府我都去书信了,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不是不懂,若是被梁山各个击破,京东这才算真的完了。”

    张礼对着身边的士卒吩咐了几声,那士卒急忙领命离去。

    看着牛知府一脸疑惑的眼生,张礼忙道:“大人,城中有四五架床弩,定可摧毁这些洞车!”

    牛知府心中大喜过望。

    只见那士卒下去命人掀开了附近的几处黑布,漏出了床弩狰狞的面孔。

    牛知府心中稍安,他原以为这是箭垛,想不到竟然是这般利器。

    张礼大手一挥,指着远处的洞车喊道:“床弩手准备,放箭!”

    “嗖,嗖,嗖……”

    几声破空声在牛知府耳边响起。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