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二十九章:各怀鬼胎(一)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九章:各怀鬼胎(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诺大的一个垂拱殿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有道君皇帝浓重的喘息声。

    “诸卿,这梁山劫了济州府,整个京东再无宁日,为之奈何?”赵佶平复了下心情,这才缓缓的问道。

    梁山有能力覆灭十万朝廷官军,这已经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

    蔡京站在文武百官的前面,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王黼头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今年年初,他由通议大夫超升八阶,任特进、少宰。这种超阶的升迁在整个宋朝都是极为罕见。

    不幸的是,王黼刚刚升任为少宰,就面临着整个宋朝前所未有的劫难,先是童贯征辽失利,后又多方反贼造反。

    最让人烦心的是,这方腊刚刚起事的时候,王黼为了粉饰太平,一力将此事压了下来,不过好在赵佶没有因此怪罪于他。

    但是一个宰相刚刚上任,国家就突然变成这样,光是流言风语王黼也受不了啊。

    见众人都不敢说话,兵部侍郎李纲突然站了出来,道:“陛下,臣以为如今我朝内有宋清、王庆、方腊等贼霍乱地方,外有辽金西夏虎视眈眈,当选用帅臣缓缓图之。然后废除花石纲等扰民之举,三五年定可中兴!”

    其余的话赵佶一句都没听进去,就三个字听的最清楚——花石纲。

    赵佶心头怒火俞甚,年初的时候汴京大水,这李纲就是这般说辞,一意要自己废除花石纲。当时自己还想着等高俅大胜后再狠狠的斥责他一顿,可惜的是这高俅如今一被俘,李纲还是这般说辞,忽然有了一种嘲讽自己的感觉。

    赵佶怒由心生,他当皇帝前从来没有被当过储君培养,这种情况下连最基本的涵养也顾不上了,大声呵斥道:“花石纲!花石纲!花石纲只有江南才有,关京东什么事?关河北什么事?”

    “陛下。”

    蔡京突然出列打断了赵佶的话语,道:“陛下,李纲位列兵部侍郎,不妨派李大人去前往剿灭京东的宋清。”

    赵佶见蔡京给自己使了个眼色,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了,顿了顿才看向枢密院的诸公,道:“你们以为如何?”

    朝堂之上要么是蔡京的人,要么是蔡京的政治伙伴,像李纲这种在朝堂之上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枢密院枢密正使蔡攸忙上前道:“陛下,臣以为李大人素以知兵闻名,正当何用。兵马方面臣也有了想法,前者有十节度使,本是绿林出声,却多曾与国家建功,或征鬼方,或伐西夏并金、辽等处,武艺精熟可以为将。再调拨数万禁军,以李大人的才能定能剿灭梁山草寇。”

    李纲心中一寒,他虽然是兵部侍郎,但是实际上领兵经验基本为零啊!唯一知兵闻名的地方就是李纲的父亲李夔,李夔曾经跟着吕惠卿征讨西夏,因功被封为龙图阁待制、京西南路安抚使。

    这就是李纲唯一知兵的地方,蔡京、蔡攸父子二人看似不和,实际上要致自己于死地啊!

    见李纲低着头不说话,赵佶冷哼一声,道:“李伯纪,莫不是你怕了?”

    李纲字伯纪。

    李纲心一横,急忙上前道:“臣宁愿立下军令状,不破梁山,势不回朝!”

    王黼急忙上前道:“陛下,这十节度乃是桀骜不驯之辈,臣恐怕李大人驾驭不住啊!”

    若说在场最想剿灭梁山的不是高坐在龙椅上面的赵佶,也不是为了从梁山夺回酒水赋税的蔡京,反而是这位刚刚特进的王黼。

    这梁山、方腊加上淮西的王庆,南有方腊处在朝廷的赋税重地,中间有王庆卡在两淮,北有宋清就在朝廷的眼皮子底下。这三处正好组成了一个三角形,若是三地联络在一起,恐怕朝廷再无宁日!

    想到此处王黼就一阵的胆寒,若是国家大事到了这般地步,自己这个刚刚特进的少宰距离被废除也不远了。

    蔡京脸漏异色,想不到这王黼还有这样的时候,实在是令人啧啧称奇,但是高俅的表情一闪而过,笑着看向李纲道:“李大人乃是将门出身,区区十个节度使有什么难得?大不了多从禁军里面调拨一些将才辅佐便是。”

    赵佶脸上阴晴不定,这蔡京举荐李纲的本意乃是帮自己出气,怎么三言两语反而变成了要让李纲立功了?当即冷声道:“朕以为王相所言甚是,李纲虽有知兵之名,但是并无领兵之实,还是换个人选吧。”

    梁山的战力远远超过蔡京的想象,朝着有资格去送死的只有这李纲一人,成了这种局面,蔡京心中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王黼苦笑连连,自己的本意乃是多拨调一些将士,如今不让李纲去,让谁去?难不成让自己去不成?王黼还没有到这种大公无私的境界。

    见殿中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李纲上前道:“陛下放心,我朝去前番虽然败于辽国,但是征调了不少士卒,臣以为不用禁军,有此部士卒加上那十方节度就足以抵御梁山贼寇。再说臣意梁山贼人不能速战,贼人所依靠的不过是酒水获利罢了。臣去了京东,当堵截水陆,让片粮不入梁山,再选派敢战之士,轮番和梁山作战,三五年内定可剿灭此贼!”

    蔡京目光中闪过一丝冷笑,李纲的计谋从明面上说几乎没有一丝破绽,但是赵佶绝对不会同意的。

    果不其然,赵佶冷笑一声,道:“不妥,梁山只能速战,不可缓战,我看你李纲是不是怯战啊?”

    一句话说的李纲汗流浃背,这是诛心啊!

    蔡京轻笑一声,朝廷如今缺钱缺的难受,先是失去了酒水的收入,又连番作战。这次李纲出征最起码得征调十万军马,可是这钱粮哪里出?归根结底还是朝廷没钱,要不然为什么派高俅趁着梁山的军马远在倭国的时候进攻?还不是想一举拿下梁山,将神仙酿的方子纳入朝廷,再将梁山数年积累的财富纳入囊中,到那时朝廷的缺钱的局面便可迎刃而解。

    可惜的是高俅不争气啊!不光没有拿下梁山,反而将田虎等人都舍在了济州,还好那刘延庆还算有点本事,最后的时候撤出来三万多将士,这才没有全军覆灭。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