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二十五章:嵇仲此身已许国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五章:嵇仲此身已许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跟明显的,宋清拿着茶杯的手顿了一顿,这才放在了桌子上。

    兴许是占有欲在作祟,宋清的心中一惊,强行掩饰道:“哦,是吗?山寨正在组织移民,你也应该说动一些妇人,那倭国地广人稀,到处都是良田。只要到那边的,都会发放百亩良田,太守府那边还会发放耕牛、种子、农具。这是一撞好事。”

    雷梅儿点了点头,心中却像明镜似得,道:“相公,如今战事也打完了,要不先把扈家妹子收入房中吧?”

    宋清沉吟半晌,才道:“如今我山寨损失这么多士卒,我在这个节骨眼上纳妾恐怕会有人说闲话,先缓缓吧。”

    雷梅儿不再多言,枕边人的心思她又怎么不明白呢?

    这时那王飞尘已经换了一身淡灰色的长袍,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

    “寨主,走吧?”

    宋清点了点头,转过来对着雷梅儿道:“我去看看张叔夜,今晚我回来吃饭。”

    雷梅儿美目中闪过一丝光芒,急忙福了一福,柔声道:“奴家这就准备。”

    ……

    对于张叔夜来说,这几日真是度日如年,他来了梁山也有一年多了,对这个巨岛倾注的感情并不比任何人少。眼看着这艘巨轮就要驶向无底深渊,自己却丝毫无能为力,实在有些窝火。

    “张太守,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宋清推开门一看不禁暗暗皱眉,屋中虽然还算干净,想来是有人一直打扫,但是桌边摆着的两三个空坛子实在令人心惊。

    要知道,梁山的酒水大多是以高度酒居多,这般烈酒别说一坛子了,就是一碗能不醉的那就能叫做好汉。

    桌子上放着一些三五样小菜,虽然不是十分精致,但还是比较爽口。

    张叔夜醉醺醺的道:“你是何人?敢来管我,就是那梁山泊之主宋清来了,也不敢和我这么说话。”

    宋清嘿嘿一笑,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吩咐解珍道:“去拿几双筷子,我和张太守喝上几杯。”

    解珍急忙去取了两双筷子,两个干净的酒盅,放在了桌子上。

    宋清夹起一筷子藕片,放在嘴中一嚼,脆爽无比,笑着对张叔夜道:“这梁山以前哪有这般物事,这藕是张太守给带来的。”

    王飞尘有些吃惊的看着宋清,这般年纪就立下这种基业,偏偏毫无少年的盛气凌人之感,不禁生出一丝钦佩之感。

    张叔夜嗤之以鼻,笑道:“有什么用?就是把这梁山打造成东京那般繁华,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一片灰烬?如那阿房宫一般,到了最后还不是付之一炬?”

    宋清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怪这寨主宋清,平白无故的招惹朝廷,这才引来了大军,这人是在该死。”

    “胡说!”

    张叔夜突然站了起来,不曾想站的有些猛了,头上有些晕,平复了片刻张叔夜才道:“怪得了他什么?还不是朝廷那帮短视之辈坐下的好事,殊不知这梁山厉害的地方,根本不在这神仙酿!”

    宋清心头一惊,忙问道:“那在哪里?”

    张叔夜抿了一口酒水,神神秘秘的道:“少年,我和你说了,你千万别和别人说。”

    宋清郑重的点了点头,王飞尘也想凑过来,却不曾想张叔夜脸一板,对着王飞尘道:“这是谁家的驴子,快快牵走!”

    平心而论王飞尘的脸有点长,但是远远达到不驴子的级别,好在王太守也不是个小肚量的人物,当即笑着走出了房门。

    张叔夜这才低下头,小声的对着宋清道:“少年,这梁山最厉害的不是酒水,也不是火炮,而是那梁山泊主宋清!”

    “此话何解?”

    张叔夜笑嘻嘻看了看自己眼前的空着的酒杯,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

    宋清苦笑一声,急忙帮张叔夜斟满了酒,催促道:“张太守,莫要瞒小人了,这梁山泊主有什么本事?”

    张叔夜满足的端起酒水,一饮而尽,打了个饱嗝,醉醺醺的道:“是啊,他有什么本事?不过是草莽出身,却白手起家,建立的队伍连我这个老行伍都叹为观止,更不要说这么多的强人悍匪都甘愿为之驱使。少年,人人都知梁山的酒水火炮厉害,却不知创造出来这些东西的寨主才算是真正的厉害啊!”

    张叔夜允文允武,早些年也在边军历练过。

    宋清虽然脸皮并不算薄,但是经张叔夜这么一夸还是有些经受不住,脸上略有红色。

    平复了下心情,宋清出言试探道:“既然梁山寨主这般了得,张太守何不投靠与他?坐下一番事业岂不美哉?”

    张叔夜嘿嘿一笑,对着宋清摆摆手,道:“你过来。”

    宋清急忙凑了过去,张叔夜凑在宋清耳边,道:“大王虽是这般了得,可惜的是忠臣不事二主,嵇仲此身已经许国,大王莫要框我了。”

    宋清老脸又是一红,原来人家早就看出来了,自己还傻乎乎的凑上去,不禁笑道:“张先生这是欺负老实人啊!”

    张叔夜指了指站在门外的王飞尘道:“寨主牵着这头驴来以多欺少,又何尝不是在欺负我么?”

    见张叔夜还有心开玩笑,宋清大喜过望,急忙问道:“张太守,你可是想清楚了?跟着我,做我的萧何,日后封妻荫子不下话下!”

    张叔夜点了点头,道:“想清楚了,我这几日前都想清楚了。”

    宋清脸上刚漏出一丝笑意,张叔夜又道:“我本以为凭借着我的能够将梁山带往正途,谁知道我张叔夜毕竟是德行不够,终究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只不过贵寨的酒水颇为辛辣,深得吾心。等我走后,还望宋寨主给我送上一些。”

    宋清苦笑了两声,张叔夜对于梁山有恩,现如今梁山如此安稳都是此人的功劳,既然要走,也没有道理强留,便道:“先生既然要走,我去让解珍准备一些盘缠,在派人护送先生上路。”

    张叔夜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此事他们送不了!”

    言罢,一头朝着桌子的棱角撞去。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