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二十四章:武大的去向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四章:武大的去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飞尘怄气似得看了一眼高俅,当即回道:“这般朝廷也是有眼无珠,小人虽然愿降,但是小人的家眷都在东京,为之奈何?”

    “不妨事的。”宋清脸上笑意连连,道:“只要太守愿意,这些都是小事,我山寨的密探早就遍布东京,还是劳烦太守给个信物,免得尊夫人不信。”

    平心而论,虽然王飞尘对于梁山有些好感,但是绝对到不了举家而投的地步,偏偏高俅先是利用自己的权势令其下了狱,又三番两次出言相讥,这才激怒了王飞尘的逆反之心。当即表态道:“若是寨主不弃,小人情愿归顺梁山!”

    反正高俅的奏章早就去了东京,自己就是不投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干脆心一横,反了他娘的!

    高俅心中暗暗叫苦,宋清看不上自己,而且自己的仇家还投了梁山,怕不是要狠狠地炮制自己啊!

    正当此时,那牢头又跑了过来,身后还引着三员被绑着的大汉,牢头急忙对着宋清行礼道:“寨主,这三位都带过来了。”

    唐斌心疼自己的兄弟,忙道:“哥哥……”

    宋清会意,急忙吩咐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解开,还有这王太守的牢门,一并打开。”

    那牢头不敢违背,急忙给众人松起来绑,唐斌也不闲着,急忙上前帮忙。

    关胜见状,也上前一步,将乜恭的绳子给解开。

    抱犊山三人都是一脸疑惑的看向唐斌,唐斌脸上漏出一丝愧疚之色,道:“三位兄弟,现如今我已经降了梁山了,不知三位意下如何?”

    崔野哈哈一笑,道:“我的哥,你决定了的事情,哪个敢不干?谁有半个不字,我这就一刀劈了他!”

    文仲容推了他一把,笑道:“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昨儿个还在牢中叫唤自己死的亏呢,今天就威风起来了?”

    唐斌苦笑一声,对着宋清拱手道:“哥哥,我这三个兄弟都是出身草莽,不通礼数。”

    宋清摇了摇头,道:“我山寨草莽出身的好汉甚多,步军的诸位头领极少有出身好的,几位将军好生去做,来日未可期。”

    唐斌不置可否,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想当年田虎也是这样说的,到了最后一声不响的就投降了朝廷。

    “寨主,我听闻山寨可是缺文人?”

    宋清回头看去,却正是那王飞尘,急忙点了点头。

    济州府有些出名的文人,宋清都派人去请了,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通通都是有恙在身,不便出门。借口也找的这般烂,实在让人气馁。

    王飞尘笑了两声,道:“梁山若是在山上,自在用不了这么多文官,想来寨主是准备下山了吧?”

    “先生说的极是,山寨已经做好了正面应对朝廷的准备。”宋清急忙回道。

    王飞尘点了点头,道:“寨主莫慌,梁山还没展示出来自身的实力以及野心,等寨主在济州站稳脚后,自有那有野心的文人前来相投!”

    宋清哈哈一笑,想不到自己苦思冥想数日之久的事情竟被王飞尘一句话道破,突然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宋清忽然想起一事,忙道:“先生,你可认识你的前任太守,张叔夜?”

    王飞尘苦笑一声,道:“如何不认识?大观年间我和张太守同为库部员外郎。”心中却对自己的机遇有些感慨,当年虽然同为库部员外郎,但是人家张叔夜简在帝心,不久后就迁为右司员外郎,赐进士出身。后来还曾出使辽国,立下大功。虽然中间被蔡京贬为西安草场监司,但是没两年就官至中书舍人、给事中,妥妥的中枢大能。

    反观自己,苦熬了数年才得了一个外放做事的机会,谁曾想来的是这强人辈出的梁山边上。若是论在官场上面的起伏,十个王飞尘也比不上张叔夜。

    宋清大喜过望,拉着王飞尘的手道:“走,走,你跟我去梁山走一趟,这张叔夜已经关在屋里数日了,只怕这样下去身子骨熬不住啊!”

    张叔夜张叔夜的叫着,但他终归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了。

    宋清做事历来果断,当即拉着王飞尘的手要求,王飞尘却停了下来,道:“寨主,小人有一事相求。”

    宋清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便道:“说来一听。”

    王飞尘指着高俅,话还没说出口,高俅心中就凉了半截,心道:好你个王飞尘,狗仗人势的腌臜户。

    王飞尘指着高俅道:“寨主,此人不能杀。”

    高俅心中一动,眼中的光芒也亮了起来。

    宋清皱了皱眉,道:“为何?”

    “哥哥,高俅乃是朝廷的太尉,不妨让其拿了官符、印信前去诈城,定能收得奇效!”

    宋清心中原本也有这种想法,但是利用完了高俅,总不好再杀了他;若是留着他,山寨的兄弟也不愿意,这个计划就直接胎死腹中。

    见王飞尘献计,宋清回道:“先生,此人与我山寨渊源颇深,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况且早就许诺给乔道清了,总不好反悔。”

    高俅心中一凉,却是想起来王进,直感觉下体一凉,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日。

    王飞尘面露可惜之色,高俅如同一盘珍馐,本该用御厨烹饪,如今却简单的烤烤就下肚,实在有些暴殄天物。

    宋清又对着唐斌等人吩咐了几句,将事情安排妥当后,这才带着解珍、王飞尘等人杀向梁山。

    一来二去,到梁山的时候已经是日渐西斜,宋清等人也没吃午饭,因此肚中有些饥饿。

    宋清这才发现王飞尘还是一身囚衣,脸上多有菜色,面有愧疚的道:“先生,先去舍下用些饭食,换身衣服再去吧。”

    王飞尘早就等着这句话哩,当即拱手回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因为宋清经常忙起来吃饭没个正点,所以家中经常背着饭菜,所以宋清也不犹豫,直奔家中而去。

    宋清的宅院肯定是要搬往济州城的,女儿家的东西又多,因此宋清到家的时候家里还是一片的忙碌。

    雷梅儿早就听闻了消息,急忙带着众人在门口迎接。

    听罢宋清的来意后,雷梅儿不敢犹豫,急忙吩咐厨子去热饭。

    众人吃罢了饭菜,王飞尘去洗澡,雷梅儿和宋清夫妇二人坐在厅中闲聊,雷梅儿突然道:“相公,那武大郎夫妇二人已经决定去倭国了。”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