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二十二章:你选择哪一个?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二章:你选择哪一个?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乔道清欣喜若狂,深深地行了一礼,这才看向宋清道:“哥哥,请杀高俅!”

    宋清急忙将乔道清扶了起来,道:“这厮就留给先生作为祭旗,等杀了刘延庆,田虎将军的在天之灵相比也能安息了。”

    乔道清脸上漏出了一丝惆怅,道:“这刘延庆贼得很,现在都快跑到河北地界了,如何能拿得下?”

    宋清心中却道:只怕不等我杀过去,这刘延庆就被金兵给收拾了。想罢,宋清笑道:“不妨事,没了刘延庆,不是还有刘光世么?老子的债,大不了拿儿子顶。”

    乔道清勉强挤出来一丝笑意,显然,田虎的死让乔道清心里越发的苦楚。

    宋清也不好多劝,这才对着众人道:“诸位,我军出征的日子定在何时?”

    公孙胜拱手道:“哥哥,将士们要么连日苦战,要么舟马劳顿,总得修养个三五日。再说还得准备粮草、军械。”

    公孙胜说的是正理,尤其是从倭国回来的士卒,有的连晕船的劲都没过去,如何上得了战场?

    宋清笑道:“是极,那就五日后出征,诸位各自去忙吧。”

    众人道了声诺,依次退了出去,宋清只感觉浑身疲倦,出了门外这才发现已经到了晌午,虽然已是寒冬,但是太阳却丝毫不留情面,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解珍急忙走了过来,道:“哥哥,可是要回山寨?”

    宋清摇了摇头,道:“走,你去叫上关胜,咱们到牢城中看看。”

    却说高俅自从被关进来后笑坏了一个人,这人就是那济州知府王飞尘。

    等牢卒走了出去,王飞尘探着头对着外面喊道:“嚯,这不是高太尉么?怎么落得如此下场?”

    高俅心中恼怒不堪,喝到:“王飞尘,亏你也是个读书人,殊不知同舟共济的道理?”

    王飞尘嚯嚯的笑着,道:“当初在我府中你怎么不想会有今日这般下场?只可怜我济州的百姓,因为你这贼厮饱受刀兵之苦!我恨不得食汝肉,饮汝血!”

    高俅的不怒反笑,道:“你这厮做到济州知府,怎么这般不晓得事理?这梁山这么多士卒,就在济州身畔,纵使今日不反,早晚有一日也会反。错不在打梁山,而在错在我低估了梁山的实力。”

    王飞尘反唇相讥道:“人家梁山的目光早就不在这济州的一亩三分地,你高太尉怎么会不知道梁山征倭的事情?而且梁山光纳流民,为官府省下了多少力气!”

    王飞尘在济州的时间太长,耳闻目濡的全是梁山的正面消息,有些被洗脑的感觉。

    高俅被他气的肚子疼,加上下体的疼痛,再也忍受不过去,昏死了过去。

    唐斌就在高俅牢房的隔壁,见了此景急忙呼喊道:“来人啊!来人,高太尉昏过去了!”

    那牢头知道这几人的轻重,不敢犹豫,急忙去找医师。

    宋清和关胜进来的时候,医师正在给高俅把脉。

    “这厮还活着么?”见此景,宋清急忙问道。

    活着才叫祭旗,死了那叫鞭尸。

    那医生倒是个硬脾气的,回头瞪了一眼,道:“死了我还在这里干什么?”

    解珍大怒,刚想上前怒斥此人,宋清却一摆手,道:“治好了没赏,治死了受罚,最好是半死不活的才有赏。”

    那医生放下了手中的银针,站了起来道:“是何道理,医者父母心,哪有父母想要自己儿子半死不活的?若是让我治疗此人,还请这位头领莫要多言。”

    宋清吃了个瘪,脸上却若无其事,看向唐斌道:“这是关将军的旧相识吧?”

    两个旧友,一个站在外面为将军之尊,另一个则身处牢笼之中,不由得让人感叹命运的反复无常。

    关胜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哥哥,此人就是唐斌。”

    宋清叹了口气,唤过来了牢头,道:“可有这间牢房的钥匙?”

    那牢头不敢违背,急忙毕恭毕敬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串钥匙,递给了宋清。

    宋清苦笑连连,兴许是久为上位者,身上若有若无的有着三分气势,笑着对牢头道:“你给我这么多,我怎么知道是那一把。”

    牢头脸上老脸一红,急忙接过去钥匙,挑了片刻找到了唐斌房中的钥匙,再三确认无误后才交给宋清,道:“大人,就是这一把。”

    宋清点了点,头,道:“打开牢门吧。”

    “大人……”

    那牢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宋清却道:“打开牢门!”

    牢头不敢犹豫,手忙脚乱的打开了牢门,对着宋清道:“大人。”

    宋清满意的点了点头,径直的走了进去。

    解珍大骇,这唐斌的武艺非同小可,绝对远超过自己,宋清这般轻易地走进入不啻于羊入虎口。急忙劝阻道:“哥哥且慢。”

    宋清看都不看解珍一眼,走了进去,对着唐斌道:“唐将军,李应的本事我清楚,将军能和李应交手几十回合不落下风,恐怕和关将军就在伯仲之间吧?”

    唐斌缓缓的抬起了头,道:“你可是那梁山的宋清?”

    宋清笑嘻嘻的指了指自己,道:“如假包换。”

    唐斌用手扫了扫地上的麦秸,对着宋清笑道:“阁下就不怕我将你拿下,再用你换我和高太尉的性命?”

    宋清哈哈一笑,也不在意地上的污秽,就坐了下去,口中却道:“关将军这样的义士,所交的朋友又岂是凡夫俗子?唐将军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唐斌苦笑一声,扪心自问这种事情自己也做不做来,苦笑一声便道:“关胜哥哥的武艺比小人强太多,小人那里是对手。”

    宋清叹了口气,他本以为这唐斌最起码也得是个弱五虎的水平,现世和梦想的反差还是有些区别。

    沉默片刻,宋清才道:“唐将军,关将军和你的情谊我也有所了解,今日做一个了断如何?”

    唐斌沉默无言,好似没听到一般。

    宋清丝毫不在意,继续道:“唐将军,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我放了你,杀了关胜;二是你投降梁山,你选择那一个?”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