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二百一十四章:小生,闻焕章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四章:小生,闻焕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梁山从数员头领发展到近百员头领不过是数年的时间,这人一多,就难免又各自的想法,往往就会出现冲突。

    若说关胜做的错,也不见得,为了兄弟能做到这般地步的虽然不多,但是绝不是少数。就像数千年前关羽华容道私放曹操那样,有些事情就是需要选择,而不同的是关胜选择了对得起兄弟,对不住梁山。

    说王进错更是胡扯,人家为报母仇,能有什么错?

    话是这么说,毕竟是关胜理亏,宋清又不能眼看着王进这样的将才离了梁山,便道:“王教头莫要心急,关将军毕竟是犯了错,是非曲折自有有司秉公办理,等明日裴宣来了济州再说吧。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带领士卒下去歇息吧,鲁提辖那边已经备好了帐篷。”

    王进冷笑一声,道:“还请大王秉公处置。”

    说完就自顾自的朝着济州城而去。

    史进一脸歉意的道:“哥哥,家师以前不这样,恐怕是家伙老人走了,性情大变。”

    宋清笑了一声,摆摆手道:“无妨,你们也忙碌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明日还有好多事要做。”

    众人轰然领命,各自散去,只留下吴用和朱武两人。

    三人对视一笑,宋清苦笑一声,道:“两位先生,这关胜实在让人不省心啊!”

    吴用却是听出了宋清心中的想法,笑道:“这也算是一种磨砺,关将军经过此事定能有所顿悟。”

    宋清笑了笑,不置可否,只是看着两人,朱武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道:“哥哥,此地有些冷,咱们先找个地方再说吧。”

    宋清歉意的笑了笑,如今天寒地冻的,在这城门风口处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道:“朱军师所言甚是,咱们先回去再说,我这里有一肚子的话要和两位秉烛夜谈。”

    两人拱手道诺。

    解珍身为宋清的亲卫,早就探好了宋清的房屋,是原先太守王飞尘的院落。

    这栋院落并没有因为主人的下狱而遭到冷落,反而成为了高俅等人的住所,四周打扫的一尘不染,整理的井井有序。

    高俅屋里全是一股子中药味,鲁智深还特意给宋清找了间干净利落的房屋。

    三人到了屋中,早有亲卫将炉火烧的正旺,宋清摆了摆手,示意亲卫出去。

    屋中的陈设并不复杂,只有一张床,一个屏风,一张桌子,数张凳子而已。好在众人都不在意这些身外之物。

    那亲卫领命出去,并且还不忘给三人带上门。

    三人坐定,吴用捋了捋胡须笑道:“哥哥可是因为关将军的事情而发愁?”

    宋清点头称是。

    吴用笑眯眯的道:“哥哥,此事易尔,不妨暂且让关将军去倭国将孙立换回来,过上个一年半载再让他回来便是。”

    朱武皱了皱眉,轻声道:“哥哥,山寨下一步不是要取京东么,这般大将怎么能离场?”

    宋清点了点头,道:“朱先生所言不假,关胜离不得军队,但是偏偏还得服众,这王进武艺不凡,我想收为己用,不知两位何以教我?”

    吴用苦笑一声,道:“哥哥,按照山寨规矩,如此私放敌将已经涉嫌通敌,按律当斩,如何还能在领兵?”

    宋清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两位觉得这郝思文本事如何?”

    朱武吴用对视一眼,吴用道:“中规中矩罢了,没甚出彩的地方”

    朱武也点了点头,道:“若是从诸副将中挑选,我举荐一人,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是诸副将之首,可堪一用。”

    难得两位军师观点相同,宋清笑道:“说来一听。”

    “哥哥,吕方跟随哥哥的时间比较长,加之武艺韬略皆是不俗,若是提拔此人,定能服众。”朱武忙回道。

    吴用心中冷笑一声,出言道:“哥哥,不可!我倒以为雷横、朱仝两人都可以担当此任,甚至连韩滔、黄信都可,偏偏吕方不行。”

    朱武本想反驳,但是话没出口就收了回去。

    三人对视一眼,宋清心道:看来想到一块去了。

    这周侗在梁山有五员徒弟,分别是林冲、卢俊义、史文恭、高宠、吕方。除了吕方外,其余四人最次的也是一军主将,若是在加上吕方,恐怕大半个梁山的士卒都出自这一派系,与梁山的大局着实不利。

    宋清闭上了眼睛,思索了良久利弊,才道:“就依照朱军师所言吧,调吕方去高宠的第九军,让高宠调到关胜军,在令关胜去倭国给陆登保驾护航吧。”

    吴用眼中精光一闪,道:“哥哥……”

    宋清懂他的意思,便道:“怕什么?总之都是我梁山的人。”

    吴用恍然大悟,这高宠乃是宋清的嫡系,亲信中的亲信,自然不会有二心;林冲地位崇高,根本不会有二心。有这两人当做定海神针,其他人纵使有心也蹦跶不起来。

    此事宋清拿定了主意,想起今日的战事还是有些兴奋的道:“虽然没能拿下高俅,但是战事还算顺利,只是接下来我军该如何行事还是要好好思量思量。”

    两人都是面带笑意,这高俅在济州囤积了如此多的粮食、器械着实便宜了梁山,至于接下来自然是要取京东,但是梁山的军马损伤颇为惨重如何取,怎么取还得好好商议商议。

    这时,宋清突然对着两人使了个眼神,自己对着外面喊道:“解宝,你过来一下。”

    解宝急忙推门而入,拱手道:“哥哥。”

    宋清指了指床下,却道:“高宠,你再去叫几个人,搬张桌子去,今日我心甚慰,当浮一大白!”

    解宝会意,连忙道诺,随即带了几个人进来,道:“哥哥,那我就去了。”

    “小心点。”宋清一边使眼色,一边道。

    解宝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还不等他靠近床边,床底下传来了一个声音,道:“宋大王真是欺负老实人,明明已经知道了小人所在,还派这么多人进来。”

    床底下钻出来一个约有三四十岁的中年儒生,只是胡须上还挂着些蜘蛛网有些滑稽。

    那儒生拱手行了一礼,道:“小生闻焕章,请大王赐教。”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