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九十五章:吴用的连环计(一)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五章:吴用的连环计(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寒冷的北风刮了一天,济州城大街小巷上行人甚是稀少,偶尔有人路过也是急匆匆的一闪而过。

    只有那一队又一队的士兵,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进进出出着济州城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

    突然有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骑着马从街道上飞驰而过,一个在酒肆吃酒的军汉笑道:“诸位,我看这八成是那刘延庆那厮的部下!”

    旁边一个年纪与他相差不大的汉子,呲着牙道:“刘延庆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要不然我哥哥也死不这么惨!”

    这汉子的兄长没死在梁山的刀下,反而死在了刘延庆的刀下,不禁令人唏嘘。

    几人一边骂着刘延庆,手中却丝毫不停顿,一杯又一杯的酒水往肚里灌,只是屋里躺在血泊里的一对夫妇有些扎眼。

    这几日高俅忙的头都有些大,偏偏裆部的痛楚痛的扎心,令他时刻处于暴怒的边缘,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王飞尘,不禁怒道:“这帮士卒都是要血战之人,做点错事值得了什么?先都给我压下去,等到战事打完了,再说!”

    这王飞尘乃是大观年进士出身,但是却是正经的文人,只因为看不惯蔡京的做派,屡次上书,这才被发配到济州。

    虽然并不是极有才学之辈,但是最起码的傲骨还是有的,怒道:“太尉,你要来我济州,我不反对,可是这帮鸟人把好好的济州城弄得乌烟瘴气,就是那梁山的贼人也比这好啊!”

    高俅刚想起身,却碰到了伤口,呲着牙怒道:“来人,给我将这厮拿下!此人通贼!”

    两个亲卫听到了高俅的呼喊,不敢迟疑,急忙走了进来,将王飞尘按在地上。

    王飞尘怒目瞪往高俅,道:“高俅狗贼,我乃是朝廷大吏,你敢拿我?”

    高俅不怒反笑,道:“如何不敢?来呐,将这厮交给王瑾!”

    这王瑾乃是高俅新收的心腹,此人本是济州人,乃是积年的老吏。因为这厮平生克毒,人尽呼为剜心王,此人被王飞尘拨调给帅府供给,因为王瑾善于察言观色,被高俅视为心腹。

    王飞尘心中一寒,这王瑾的手段他也是有所耳闻,心道:恐怕这一次要遭了。

    就在此时,门外有一人敲门道:“太尉,有紧急军情。”

    高俅忙对着两个亲军道:“还不压下去?让他进来。”

    两个亲军连胜道诺,压着心如死灰的王飞尘走了下去。

    那小厮走了进来,还带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那人一进屋就跪了下来,道:“太尉,大事不好了!那梁山贼寇突然来犯任城,现在约有三千余军队就在任城城下。我家大人被逼无奈,只好派出来十余名死士出城报信,结果到了济州的只有小人一个!城中的士卒都被太尉调走了,恐怕最多撑到明天,还请太尉火速派兵救援!”

    高俅心头一惊,自己拿下王飞尘不算什么大事,若是在丢了城池可就不妙了。现如今高俅和王黼的关系有些微妙,万万不能让他抓到把柄啊!

    高俅忙道:“可有凭证?”

    那汉子慌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书信被保护的还算可以,上面只是零零星星有些血迹。

    高俅接过来,验明真伪后,对着那哨探道:“速让刘延庆过来一趟!”

    那哨探领命而去,屋里只留下了这汉子和坐在床上的高俅。

    高俅问道:“不知城中情况如何?”

    这时那汉子突然站了起来,道:“回大人,城中慌乱无比,只盼大人速速派军想救。”

    高俅点了点头,身子有些乏了,便闭上了眼睛。

    那汉子见状心头一动,不动声色的朝着高俅走过去,谁料想刚到了高俅身边,就听到了门外的一声敲门声:“太尉,刘将军来了!”

    高俅睁开了眼,发现这送信的汉子就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出言道:“你在做什么?”

    那人急中生智,忙道:“我看太尉没盖被子,恐太尉着凉。”

    高俅不疑有他,对着外面喊道:“让刘延庆进来吧。”

    刘延庆推门而入,单膝跪下道:“太尉。”

    高俅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任城之事说了一遍,又道:“刘将军,你命人带上三千将士,去把这任城的贼人给我拿下!”

    刘延庆连声道诺,对着高俅道:“太尉,此人可否交于小人做个向导?”

    手却指向了那任城来的汉子。

    那汉子连连摆手,道:“大人,小人身上受了伤,恐怕去不了了。这帮贼人老弱病残都有,但是苦于任城无兵,不然也用不到来济州了。”

    高俅有心为难刘延庆,笑道:“延庆,不过是一帮流寇罢了,速去速回吧,莫要误了明天的大事。”

    刘延庆急忙道诺,离了太守府。

    那汉子见人都走了,对着高俅道:“大人,小人先下去了。”

    高俅点点头,吩咐道:“来人。”

    立马有小厮走了进来,高俅指着那汉子道:“带这位壮士下去看看医师,换身干净的衣服。”

    小厮领了命,和那汉子正要出门却碰上了王瑾,王瑾不由得看了两眼那汉子。

    那汉子见王瑾看向自己,不由得低了低头。

    “王瑾。”

    听到高俅相唤,王瑾急忙上前一步,道:“太尉,小人来了。”

    高俅和王瑾商议了半晌关于如何炮制府尹王飞尘的事情,末了,王瑾道:“太尉,那浑身是血的汉子是何人?我怎么有些眼熟?”

    高俅笑了笑,将事情和盘托出,王瑾却犯起了愁,自己在任城认识的人中并没有这个人啊!

    王瑾告了退,却对于此人的面貌身形有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偏偏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尤其是那汉子躲避自己的目光,更让这个积年老吏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等到晚上用饭的时候王瑾才反应过来,放下饭碗玩命似得朝着太守府中冲去。

    那侍卫都识得这个太尉眼前的红人,不敢相拦,放他进了太尉的院落。

    王瑾急促的敲了两声门后,道:“太尉,小人王瑾,有要紧军情!”

    良久,里面才传出来一声声音:“进来吧。”

    王瑾顾不得其他,推门而去,直接道:“太尉,中午那个任城送信的,他是以前青州的兵马都监,镇三山黄信!”

    见高俅一脸茫然,王瑾急忙解释道:“此人已经投了梁山啊!”

    高俅脸色惨白。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