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九十章:心灵的创伤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章:心灵的创伤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却说高俅挨了一枪,裆部鲜血直流,已经被拉下去救治去了,军中一时间没了主心骨。

    刘延庆和田虎两大副帅领军出战,只余下一个董平带着五千余辅军,还有刚跟上来的党氏兄弟。

    三人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好在闻焕章及时出言道:“三位将军,高太尉受了伤,战事又这般紧急,不妨暂且鸣金收兵,等待太尉醒来后再做决定!”

    三人如蒙大赦,急忙吩咐传令兵鸣金收兵。

    却说阵中,呼延灼的连环马杀了出来,不过片刻的功夫官军后方就想起了鸣金声,一时间军心大乱。

    田虎部本就是流寇出身,若是打打顺风仗还行,遇到了梁山这般悍勇,再加上后方的鸣金声,到处逃跑者不计其数。

    好在刘延庆身为西军主力,基本的军事素养还有的。面对友军的肆意乱冲,刘延庆派出亲卫军充当督战队,强行立住了阵脚,挡住了梁山军趁势追杀的劲头。

    那田虎的不少士卒见友军压住了阵脚,纷纷趁势冲往刘延庆的军阵。

    这刘延庆本来就对田虎这帮流寇有意见,如今见了这般景象当即传令道:“有胆敢冲阵者,立斩无赦!”

    还好,林冲生性谨慎,见好就收,并没有派大军追杀。更何况梁山军马只有区区的不到两万,这官军虽然田虎的士卒慌乱,但是刘延庆部却丝毫不乱,光这一部就是足足三万大军,更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董平、党氏兄弟两部,两万多的大军。

    不光在数量上完全碾压,在质量上也丝毫不弱于梁山军队。

    两军颇有默契的各自撤了回去。

    济州城,太守府。

    几个医师一脸惶恐的从房中退了出来,闻焕章急忙问道:“太尉伤势如何?”

    这几人被高俅骂了一通,涉及太尉**,不敢回答,只好拱手道:“这位大人,太尉正好请几位进去,具体的伤势还是问太尉吧,小人不敢越俎代庖。”

    闻焕章点了点头,对着旁边的刘延庆和田虎道:“几位将军请。”

    众人络绎进了高俅房中,这个平日里颇为精神的太尉正躺在床上一脸平静的看着窗外,不知是喜是悲。

    “刘延庆,我伤势颇为,军中之事暂且交给你处理吧。”

    听到了进门声,高俅头也不抬一下的道。

    只是……只是声音不知为何有些细。

    刘延庆拱手道:“太尉放心,小人定严加防范,定确保济州城万无一失!”

    高俅抓过手边的一个暖炉就扔了过来,怒道:“防范什么?朝廷官军十余万防范梁山不到两万士卒么?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另外发放海捕文书,给我捉拿王进和朱仝!对了,这王进还是你的人,怎么就混进军中了?这事你也有责任!”

    暖炉砰地一声,在刘延庆脸前炸开。刘延庆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在恭敬,反而站起来对着高俅道:“太尉乏了,末将先回去了。”

    刘延庆的根基在西军,不在朝堂,所以对于高俅的命令根本有些不鸟。

    高俅心知,自己这般情况已经不能指挥军队了,偏偏酆美毕胜都战死在沙场,自己身边连个能用的人都没有!

    强忍着下体的不适,高俅坐了起来,怒道:“刘延庆,在朝廷文书没下来之前,我还是主帅,难不成你想抗命不遵么?”

    刘延庆停住了脚步,道:“末将不敢,若是太尉还有别的事情还请速速说来,外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卑职处理。”

    高俅心中难受至极,没想到自己受了伤,第一个向自己出刀的不是那河北田虎,而是同为官军的刘延庆。

    但是,这仗不打不行啊!这次进攻梁山虽然是出自道君皇帝的旨意,自己也是为了报当年林冲杀高衙内之仇。

    况且梁山如今已经成势,此次若是攻打不下,不知何时才能再起大军。

    高俅叹了口气,呲着牙道:“本帅伤势并无大碍,梁山必须得剿灭!伤亡统计出来了吗?”

    闻焕章急忙回道:“禀太尉,由于诸位将军及时鸣金,我军伤亡并不大,战死约有五千左右。”

    高俅点了点头,道:“还算可以接受,诸将听命!”

    众人急忙齐呼:“末将在!”

    高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诸位将军,梁山贼寇劫掠州县,私贩酒水,荼毒一方久已,传我将令下去,拿下梁山,三日不封刀!三日后由刘延庆将军率领三万大军为先锋,董平替我帅三万大军坐镇中军,田虎将军为合后,定要拿下这水泊梁山!”

    众人凌然,梁山之富天下皆知,高俅这时下血本了,急忙轰然领命。

    这时,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令高俅脸色一变。

    是知府王飞尘的一个孩子,那孩子在外面惊呼道:“结冰了!”

    惊得高俅心头一颤,结冰了。

    结冰了意味冬天真正的来了,不光水军排不上用场,就连马步军的战力也直线下滑。

    到时候梁山的贼人据城而守,只要在城墙上点上篝火,战力丝毫不受影响。而官军则得冒着严寒攻城,一增一减之间实力变换极大。

    高俅心里沉思了良久,才道:“明日休整一日,后天还是由我亲自坐镇中军,务必要一举拿下梁山!”

    众人凌然,这高俅是一门心思的要剿灭梁山贼寇啊!

    高俅顿了顿,看向闻焕章道:“闻先生,明日命让党世雄跟着中军,若是梁山贼寇敢于下山迎战,定叫他知晓我官军的厉害!”

    闻焕章急忙称诺,这高俅受了伤后杀伐果断的多,倒是有些令人信服。

    高俅点了点头,道:“诸位都是朝廷名将,又是以众凌寡,若是还打不过的话,还有何面目去见陛下?”

    这时田虎突然道:“太尉,我那兄弟房学度被梁山贼寇捉了去,可否派人和梁山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救出此人。”

    高俅冷哼一声,道:“你不说话我还差点记不起来,两军交战各凭本事而已。那房学度和酆美两人都不是那卢俊义的对手,如何怪得了别人?等到日后打进了宛子城,将这房学度救出来就是。况且梁山贼人善于利用俘虏,田将军莫要自误!”

    高俅的话语令田虎的心情如同外面的天气一般寒冷至极,但是又不好再说。人家酆美和毕胜都战死沙场了,太尉都没说什么,自己若是执意要救房学度,未免有些矫情。

    待人都退出了出去,高俅像是泄了一口气似得躺了下来,**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灵上的创伤。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