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七十一章:铁蜻蜓钮文忠(五)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七十一章:铁蜻蜓钮文忠(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清笑骂一句,道:“公孙先生莫要卖关子了,速速说来!”

    公孙胜站了起来,对着众人道:“哥哥,凌振、汤隆、魏定国等人,又铸造了五十余门大炮,若不是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放在研发新式火炮,肯能还能翻一番!”

    宋清大喜过望,现在的火炮虽然造了不少,但是并没有形成成建制的战斗力,要么放在了水军的船只上,要么是留在了倭国,对于接下来梁山的战事却无太大的帮助,如今有了这五十门大炮可就了不得了,加上朝廷前番送来的硝石硫磺等物,运用得当,完全可以一战覆灭朝廷军马!

    宋清站了起来,喜不自禁的对公孙胜道:“先生,炮手训练的如何?”

    梁山的火炮过于简陋,光是一门炮就要配上十余只驴子,还有炮手、副炮手等数人,不包括赶车的马夫在内,一个火炮就要配上五到七人才能行事,五十门火炮就是数百人,

    公孙胜急忙拱手道:“哥哥放心,虽然偶有伤亡,但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且只要是熟悉了操作步骤,也安全的紧。如今山寨中的炮手足足有五六百人,足堪使用!“

    宋清笑道:“既然如此,先给我成立一支炮营,正将由神火将魏定国担任,至于副将……就让九尾龟陶宗旺和插翅虎雷横暂时担任吧。”

    陶宗旺之前负责宛子城的修建,修建完毕后却被宋清安排成了梁山的总都头,负责捕盗、维护治安等事。

    至于雷横则是梁山闲着的唯一武将了,这厮跟了裴宣半年之久,对于梁山的各项规定背的是滚瓜烂熟。在雷梅儿和雷家老娘的督促下,也讨了一房媳妇,也算是安定了下来。

    一个是上山日久的老人,一个则是寨主的亲眷,两人给魏定国背书也算是妥当。

    接下来众人又商议了一些旁支细节,这才各自领命而去。

    却说安士荣离梁山直奔寿张而去,这寿张县本就在梁山泊的旁边,离得也不算远,不过是个把时辰的路程。

    安士荣来到了寿张城城门下,却发现门大关着,急忙对着上面大声喊道:“我乃是钮将军帐下四威将之一,安士荣是也!速速打开城门,我有要事告诉钮将军!”

    门上的守将听到了安士荣的名号,不敢耽误,急忙喊道:“安将军,我是褚亨将军帐下秦升,将军稍后,我马上就打开城门!”

    片刻后,侧门打开,安士荣急忙纵马进去,直奔寿张县衙而去。

    行不过半,却正遇到了往城门赶去的钮文忠,安士荣急忙下了马,行了一礼道:“将军,小将回来了。”

    钮文忠和颜悦色的道:“士荣,怎么回事?快快说与我一听!”

    安士荣本想说自己被梁山生擒,而后自己杀了看守的士卒逃了回来,他也是做的这般准备,身上早就用鸡血弄上了血迹。

    但是转念一想,如此多说恐怕钮文忠会生疑,略一思索便道:“回将军,小人昨夜一番鏖战,可惜寡不敌众,我军将士被梁山贼人冲散了,小人也分不清东南西北,只是一路狂奔。等到了天亮才反应过来,自己走错了方向,所以现在才回来。”

    钮文忠哈哈一笑,道:“是么?给我拿下!”

    安士荣心中大骇,口中忙喊冤枉。

    钮文忠一脸冷漠的看着安士荣道:“你以为我是瞎子还是聋子?早有哨探告诉我,你被梁山生擒了!现在是不是想着投靠了梁山贼人,回过头来反而来诈我的营寨?安士荣啊,安士荣!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左右,给我推出去,斩了!”

    安士荣目瞪口呆,偏偏想不出任何计策,这钮文忠说的是实情啊!

    说来也是安士荣时运好,这先前守将想着在自家将军面前表露一下存在感,却将安士荣回来的事情,派人告诉了褚亨于玉麟。

    两人听闻了此事,急忙策马来了西门,却正遇到钮文忠想要杀安士荣的这一幕。

    两人大惊失色,一起跪下道:“钮将军,还请饶恕安将军吧!”

    钮文忠一言不发,看着浑身是伤两人。

    安士荣也是一言不发,看着两人。

    良久,钮文忠才道:“今日大王和官军要来寿张,我没那么多功夫与你等啰嗦。来人,暂且将安士荣押入大牢,等候处置!”

    然后钮文忠又指着褚亨和于玉麟道:“你们两个贼杀才,还不回去养伤,等着大王看到这般景象,岂不是要笑话我?”

    于玉麟刚想走,褚亨却一拱手,嘴中满是苦涩的道:“将军,是田将军,不是大王。若是将军这般说辞被朝廷官员听取,恐怕田将军少不了穿小鞋。”

    钮文忠心中一痛,他原是绿林出身,江湖上打劫的金银财物,尽行助田虎,只为了田虎能帮他报仇,结果到了如今田虎却投靠了朝廷,让他如何不恼?

    钮文忠面不改色,喝到:“快滚吧!不然连你们两人一并关起来!省的丢我钮某人的脸面!”

    看着钮文忠带着随从纵马而去,他留下来的佐吏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年长的壮着胆子道:“安将军,得罪了。”

    安士荣不以为然,将身上的佩刀递了过去,道:“我安士荣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牢子哩,想不到这个头竟然被你们寿张开了,可喜可贺。”

    褚亨心头一酸,急忙问道:“哥哥,所为何事?还请哥哥说来一听!”

    安士荣看了看四周,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你我兄弟三人找个僻静之所再说吧。”

    他要说的涉及到不少人的身家性命,由不得安士荣不慎重。

    片刻后,寿张监狱中三人席地而坐,于玉麟笑道:“哥哥,现在监狱中都是咱们得人了,哥哥速速说来!小弟纳闷的紧。”

    原来于玉麟带兵驱逐了牢子,自己的部下几十人将寿张牢城接管了过来。

    安士荣苦笑一声,他这个四弟素来胆大妄为,也不劝阻,道:“两位兄弟,我和大哥已经决定投靠了梁山!”

    于玉麟心头一震,对着安士荣道:“哥哥,那你快些走吧。钮将军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事让他知道了,恐怕你的性命谁来了也保不住!”

    安士荣摇了摇头,轻言道:“不光我要走,你们两人,还有钮将军都要走!”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