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五十六章:征倭(七)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六章:征倭(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鸟羽要娶的女子唤作藤原璋子,是白河法皇的养女,按说没有什么,毕竟没有血缘关系,比之鸟羽的父亲掘河娶自己亲姑姑的遭遇好得多。

    藤原璋子自幼长在深宫,常常深受白河的疼爱,白河时常将璋子抱在怀中。令人震惊的是,等璋子年长一些,却和白河天皇传出了丑闻。

    今年不过十五岁的鸟羽,总是再能隐忍,又如何能忍得了自己的亲祖父给自己带的绿帽子呢?

    奇耻大辱!

    当鸟羽在宫中暗自咒骂自己的祖父的时候,白河却在悄然饮着茶。对于他来说,这帮宋人肯定不是官方背景的,无他,宋廷自顾尚且不暇,如何能远渡重洋来倭国呢?

    更何况自宋朝建国以来,两国并无交恶。

    顶天了就是那帮小商人纠结了数支商队,和自己扳扳手腕。妄图让自己自己在买上一些商队的货物罢了。

    至于别的国家伪装成宋人来打倭国?那是想都别想。大家这么忙,谁有时间理会自己呢?

    虽然是这么想,但是白河对于这帮士卒的武力是颇为感慨的,能和自己的北面武士打个不相上下,已经非常了得了。

    源义亲是不是被源义纲杀得,自己非常清楚,只是源家势力太大,也该削削,这才有了这般惨案。

    相及此处,白河对着身边的侍者道:“去将平正盛叫过来。”

    不过片刻的功夫,一身武士打扮的平正盛就来到了白河的面前。

    两相行礼过后,白河笑道:“有一波宋人妄图作乱,人数约有数万,你带上五千北面武士,在从朝廷中调拨一万士卒,替我将这帮贼人杀尽!”

    平正盛现年五十二岁,正受到白河的重用,当即点头道:“诺!只是不知敌人现在何处?”

    白河脸上笑容少了许多,道:“快到丹后了吧,看来这帮人想从丹后直接进攻平安京,想来是有些依仗。这样吧,你带上一万北面武士,两万朝廷的军马,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平正盛脸上严肃了许多,北面武士是白河的依仗,是政院体系的根本。一共不过两万三千余人,自己这带走这么多人,是何等的信任啊!当即抱拳道:“法皇大人放心,不杀尽这帮宋狗,我焉有颜面回京?”

    白河点了点头,原本想用宋人在磨炼些武士,看来这事也行不通了。

    这时,一个侍者走了过来,对着白河耳语了两句,随即这个精力旺盛的老人脸上放光,对着平正盛道:“你去吧,莫要让我失望。”

    对于平正盛,白河是颇为放心的。当年源义亲在云起国作乱,就是平正盛亲自带领军马平定的叛乱。

    这是白河的心腹爱将。

    平正盛急忙行了一礼,就此告辞。

    出宫门的时候,却正好碰到藤原璋子要去拜见白河。平正盛叹了口气,想来市井的传闻并无半分虚构,却对白河的身后事有些担忧。

    这么大岁数了还这样不顾及名声,恐怕白河去世后,自己免不了遭受清算。

    身为武将,最基本的素质还是有的,平正盛领了军马以后,却连连派出斥候,打探敌人的踪迹,一边整军朝着丹后而去。

    梁山此时却还在海域上航行,并不是船没有路上行人快,而是好巧不巧的刮起了北风。现在正是三月份,如此北风倒也难得。

    好在,风势并没有耽误太久行程,迟了数日后梁山终于在丹后登陆。

    船只还没靠岸,宋清就笑了。

    只见岸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已经布好了阵势,正等着梁山哩!

    当即宋清对着旗舰上的众人道:“先礼后兵吧,谁愿意替我去一趟?”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汉子道:“小人原替哥哥走一遭!”

    宋清大喜过望,对着这人道:“有石秀去,我是极为放心的,可是倭人多变,兄弟大不了就说几句软话。”

    原来这好汉就是前番随着吴用来倭国的拼命三郎石秀。石秀当即抱拳道:“哥哥放心,小人自省的。”

    梁山对于倭人的政策很简单,就是打!只有打疼了彼辈才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听话,先礼后兵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

    这帮倭人不明就里,还在呆呆的看着梁山的船只,平正盛心头却纳闷,这帮人莫不是怕了?见我军以逸待劳,莫不是想要换个地方登陆?可是整个丹后只有这一处天然的良港啊!

    不待平正盛想明白,对面敌人的船队中使出一条小船,朝着岸边而来。

    倭人都是绷紧了神经,手中的箭矢都是直直的瞄准这艘极为渺小的小船。

    在两军数万将士的直视下,这艘慢慢悠悠的小船终于到了岸。平正盛如梦般的对着周围人道:“谁会说宋话,出来一个。”

    急忙有一矮小的汉子走了出来,道:“回将军,小人曾去过中土,所以对这汉话略通一二。”

    若是朱武等人在此的话,定能认出来此人就是当初去梁山板上次郎。

    平正盛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那宋人的侍者已经到了阵前,平正盛急忙道:“命他过来,莫要伤他性命。”

    不多时,那人就被带到了平正盛面前,那人倒也了得,张嘴就是一口流利的倭话,道:“你等为何驱我商人,又围攻我商队?如此豺狼行径,实在令人心寒!若是能交出主使,再赔偿我方全部损失,可免你等遭受刀兵之苦!”

    平正盛冷笑一声,心道:这主使乃是白河法皇,是能交出去的么?面上却仍不改色的道:“尊使有所不知,是贵处的商人先和我国通缉犯源义纲来往密切,我方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敢问尊使是何人麾下?为何犯我国土?”

    那汉子哈哈一笑,道:“我乃是征倭大将军宋清麾下副将石秀,既然尔等如此强词夺理,等待你们的只有我梁山的刀斧。”

    言罢石秀并没有和平正盛多说,一抱拳就要转身离去。平正盛的儿子平忠盛伸手想要阻拦,平正盛却摆摆手道:“放他们离去吧,我在岸边已经布下了阵势,希望你们宋人能光明正大的和我方一决高下。”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