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五十五章:征倭(六)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五章:征倭(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吴用眼中精光一闪,数月没见,眼前的这个人愈发有枭雄之姿了。

    两人一起围着这个小岛转悠了起来,先是吴用将自己这途中的经历说了一遍,宋清又将梁山的事情说了一遍。言罢,宋清指着船指上面的大炮道:“军师,如今我山寨得了这般利器,天下之大,尽可去的!”

    吴用被宋清的豪气感染,但是仍然谨慎的建议道:“哥哥,这倭人的天皇不过是不足为虑,但是天皇的爷爷倒是个杀伐果断之辈,恐怕这番征倭少不了波折啊!”

    宋清笑了一声,迅速的和脑里面的记忆对应了起来,笑着对吴用道:“是了,这个天皇的爷爷叫做白河法皇,他曾说‘贺茂川之水、双六的赌局与山法师,天下间唯有这三件事不如我意’。”

    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这双陆或输或赢,难以如意,可这贺茂川之水和山法师是何意?”

    宋清转过头去,原是朱武走了过来,宋清笑道道:“朱先生有所不知,这倭国颇为信佛,山法师乃是寺庙的僧兵,此辈不事生产,动不动就将神轿抬到闹市之中。便是白河这般枭雄也不得不服软。至于贺茂川之水,有时间诸位随我到了平安京一见便知。”

    这时岛上的营寨中已经传出来袅袅炊烟,吴用吃鱼吃多了,闻到了香味,五脏庙里面却闹了起来。

    等众人吃饱喝足后,宋清却将诸位头领都叫在了一起,对着吴用等人道:“吴军师,先和大家讲一讲这倭国的情况吧,先确定个大体的思路,然后再由参军部制定出来作战计划。”

    吴用对着众人拱了拱手,眼神却似是而非的扫过了朱武,将倭国的情报简略的介绍了一边,又道:“若是依小人只见,不妨暂且占住九州岛,大小也是一道之地。至于其他缓缓再图之。”

    倭国的行政大体学的唐朝,将全国分为五畿七道,五畿是指京畿区域的五个令制国,而七道则是除了京畿之外的最大行政单位,而九州岛正好是西海道的所属。

    宋清看向众人,朱武也是如此点了点头,饭要一口一口的吃,况且梁山军队又是外来的,急切之间怎么拿得下?

    宋清呵呵一笑,对着众人道:“倭国畏威而不怀德,若不能一战将其打痛,恐怕来日后患无穷。”

    见众人不置可否的样子,宋清也不多做解释,倭人的性格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比他更了解的了。便道:“这倭国纵深极浅,依我之意,不妨先用大炮将这倭国的京师轰开!责问他为何袭击我军,然后命其将九州奉上,这才是王道!”

    见众人还在回味,宋清对着解珍道:“将地图拿过来!”

    不多时,解珍捧着一块大布走了过来,两个亲卫各擎一角,将地图展了开来。

    上面画的并不精细,就连整个朝鲜半岛也成了直来直去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众人的观感,一个个都看得有滋有味的。

    “我的哥,这是梁山吧?”

    “想不到这倭国距离宁波如此之近,若是有一日我等出兵,恐怕数日就能到达!”

    ……

    宋清制止了众人的议论,对着众人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是登陆,最重要的是确立一个登陆地点。”

    眼神却看向了呼延庆等人。

    呼延庆精神一震,指着地图对着众人道:“若是直接进攻平安京,小人到有一个想法,现如今咱们就在对马岛这边,从这儿直接往东,从丹后国登陆,越过丹后国就是倭人的京畿之地!我军都是船只,行军快。倭人赶不上我军的速度,一击之下定能立功!”

    宋清大喜过望,当即允道:“就依呼延将军所言,诸位兄弟,先下去准备吧!”

    众人齐声道诺,呼延庆和李应对视一眼,都看得到彼此眼中的激动,被这帮倭人如此压着打,实在是太憋屈了!

    梁山军马并没有下船,呼延庆等部也没有太多要准备的,只是补充了不少淡水就浩浩荡荡,肆无忌惮的朝着丹后国而去。

    倭国地狭人少,这般动静自然隐瞒不住倭国的朝廷。

    现年四十岁的藤原忠实在殿中唾沫横飞的对着众人道:“依我看,就不该去招惹这帮人!这下好了,人家大宋来人了!这事情怎么收场?啊!”

    藤原忠实当摄政关白的时期,却正处在白河法皇设立政院之时。整个藤原家的实力正处在下坡路,他得了机会,自然不遗余力的攻击白河以及白河的政院。

    一旁的源俊明冷哼一声,道:“你是在说法皇大人么?”

    若是旁敲侧击,摇旗助威还行,要是真让藤原忠实对上白河,借给他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

    左大臣藤原公实见自己兄弟吃瘪,有些坐不住,对着源俊明道:“不要说法皇大人,先说说怎么应对这帮宋朝的大军吧!这才是当务之急!”

    右大臣,大纳言,参议等人也都纷纷攻击源俊明,只有少数几人还能坐得住,一时间整个殿内泾渭分明。

    坐在高坐上的鸟羽脸上漏出了一丝鄙夷,藤原家是狼,白河是虎。那一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单凭自己现在的势力还是太薄弱了些。

    “法皇大人到……”

    一个中侍拖着长音打断了殿内的争吵,一个年级约有五六十岁精神抖擞的老者,众星拱月般的走进了殿内。

    “吵什么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宋人大船厉害的紧,可是到了岸上怎么还能这般嚣张?你们怕什么?”

    白河嗓门甚是洪亮,一时间殿内众人都低下了头,不愿与其争锋。

    白河顿了顿,又道:“宋军是小事,现在最大的事就是天皇成亲之事!这才是如今最大的大事!”

    白河示威似得的看了一圈众人,道:“听说源为义那个孩子前几日将源义明给杀了,我心甚慰!左卫门少尉平忠胜不是转任检非违使了么,就让源为义去担任左卫门少尉吧!”

    源为义的父亲被刺杀,而现场佩刀的主人正是源义明的父亲源义纲。也就是说,源为义杀害了自己的二叔的儿子,自己的叔伯兄弟。

    众人唯唯诺诺,白河颇为满意的退了出去。

    一场朝会就这样被白河整的七零八烂,众人也无心在意,片刻后就榆次退了出去。

    高坐在天皇宝座的鸟羽这才抬起头来,他面色铁青,眼中似有吃人一般的怒火。

    他恨啊!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