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四十四章:心思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四章:心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屋外呼啸的北风刮着,门外的解珍冻得打了个喷嚏,对着守卫在四周或明或暗的哨岗道:“都给我打起精神!不要有丝毫马虎!”

    暗哨自然不敢回话,明哨们却肆无忌惮的回道:“是。”

    解珍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在数月前还是登州一个小小的猎户,如今却成了山寨炙手可热的人物,给自己说亲的媒人早就踏破顾大嫂的门槛了!可惜解珍解宝两人都不为所动,一心只想报答这个救了自己、提拔自己的江湖好汉。

    想到此处,解珍也灵敏的往四周看去,宋清和那个女子两人在屋里,鬼也知道在干什么。只是千万莫要被夫人们知道了,若是嫂嫂们都像自家姐姐那般凶悍……解珍不禁打了个冷颤,想及自家姐姐凶悍的模样,解珍没有了丝毫娶妻的心。

    屋外寒风呼啸,一股子马上就要入冬的景象,屋里却一片春意。

    **初歇,宋清揽着一脸满足的阎婆惜却有些不开心。自己还没到关键时候,怎么就承受不住了呢?这般箭在弦上的感觉实在令人难受。这个绝代佳人还紧紧地搂着自己,一抹丰满紧紧的贴在自己怀里,却不能再战,着实令人有些憋屈。

    宋清摩挲着吹弹可破的肌肤问道:“你当时到底是为什么会离开梁山?”

    若说别的还能行,但是若说山上呆不惯却连鬼都不信。阎婆惜和她母亲虽然没有劳动力,但是宋清心中有三分愧疚,特意交代莫要两人做活。

    “去年清郎大婚……梅儿姐姐和巧儿姐姐找到了我,给了我一些金银……”阎婆惜轻咛一声,吞吞吐吐的回道。

    宋清心头有些惊讶,雷梅儿平日里都是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怎么会做出来这种事情,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声音。

    “两位嫂嫂!嫂嫂!哥哥有命,任何人不能打扰,还是莫要为难小人了!”

    宋清一个激灵,急忙拿起自己的衣物穿了起来。阎婆惜也是心有惧意,帮宋清穿起衣物。

    雷梅儿其实心中着实苦闷,久出未归家的丈夫,回到山寨后第一件事就是和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厮混起来,一丝不顾及自己和巧儿在家中苦等,便是雷梅儿这般温柔的女子也不由的心头犯苦。尤其这般消息从顾大嫂这个旁人口中说出,更让人怒从中来。

    当下叫上巧儿,两人不依不饶的朝着客房这边杀来。可恨这解珍,死命的护着大门,一点也不肯想让。

    三人争执了半天,解珍打定了任凭你八面风吹,我自毅然不动的态度,令两人无可奈何。

    花巧心急,往后退了两步,对着雷梅儿道:“姐姐,我先进去了!”

    说完蹭蹭几步飞奔,一个鹞子翻身,攀到了墙头上。

    解珍见状心急如焚,却又怕伤到了花巧,急忙道:“嫂嫂先下来,我让开便是!”

    花巧冷冷一笑并不理会解珍,翻身而入。雷梅儿得了机会,也跟着进去了院内。

    两人满怀怒气,看去,却发现屋里还亮着灯。对视一眼,花巧用力的一脚踢了过去,一声巨响之下,门应声而开。

    预想中的捉奸在床并没有发生,宋清正坐在椅子上和阎婆惜说话。看到是阎婆惜,两人都有些吃惊。

    宋清冷哼一声强作镇定道:“你们怎么来了?”

    花巧怒火中烧,若不是解珍拼死也不让进,怎么回给宋清这般时间从容应对,怒不可遏的指着阎婆惜道:“你这贱人怎么回来了?”

    宋清想及此事就来气,人家又没招你惹你,当初赶她下山就算了,一上来就来针对她。顿时保护欲爆棚,对着花巧道:“这梁山你的吗?还是花荣的?什么人能来,什么人不能来,这事轮不到你插嘴!”

    雷梅儿本是满腔怒火过来的,听了此话心中却顿时一凉。宋清虽然没守着外人说,但是,这话诛心啊!

    花荣自从在清风寨跟着宋清落了草,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这般山寨的老人,又是一军之主帅,怎么能这般言语?

    雷梅儿拉了花巧一把,对着宋清轻声道:“相公,家中已经备下了饭食,相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免得让公公久等。”

    宋清听到了宋太公,顿时没了脾气,对着阎婆惜道:“好生休息吧,我先走了。”

    阎婆惜知道此时不是多说的时候,便道:“大王去吧。妾身也要休息了。”

    眼中媚意如丝,却有道不尽的温情。

    宋清点了点头,转头大步离去。

    见宋清出了门口,花巧伸出手恶狠狠的对着阎婆惜挥了过去,口中还谩骂着道:“贼婢!”

    “啪”

    阎婆惜情知自己躲不过去,闭上了眼睛,但是这一声响亮的耳光却没有落在自己身上,睁开眼一看,却是雷梅儿伸手挡住了花巧的一击。

    花巧急忙手忙脚乱的对着雷梅儿道:“姐姐,我不是有意的!姐姐……你,你没事吧?”

    雷梅儿轻抿嘴唇笑了笑,对着花巧摇了摇头道:“不碍事的,婆惜妹妹想来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吧?回去再说吧。”

    言罢,雷梅儿挽着花巧的手走出了门外,花巧出了门就问道:“姐姐,你不生气吗?”

    雷梅儿怜惜的整理了下花巧的头发,道:“怎么会呢。只是这阎婆惜日后少不了和我们姊妹相称,妹妹莫要把关系闹得太僵。”

    “姐姐,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刚才相公那般说我,我想反驳的时候你却把我拉了回去,你难道不生气吗?”

    雷梅儿面露苦色,轻声道:“事情已经到了这般田地,再怎么生气又能做什么?”

    只是不知不觉间口中已然有了三分酸气,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有哪个女子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呢?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

    苦笑一声,雷梅儿又道:“妹妹,相公是做大事的人,身边的女子断然少不了的。今日有阎婆惜,明日就有王婆惜,李婆惜。若是想在相公心中留有一席之地,还是收敛一些吧。”

    花巧无语,眼中的泪珠儿刷的一声就下来了。一个阎婆惜已经这般难受,日后怎么办啊!

    宋清脚步愈发的快,好似逃一般的来到了家中。

    一推开门却见一个身高六尺,肤色黝黑的矮胖汉子正站在花厅之中。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