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三十八章:白秀英与阎婆惜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八章:白秀英与阎婆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雷横哈哈一笑道:“算你们懂事,快去吧。”

    那龟公领了命,去整治酒菜不提,雷横却自顾自的穿起来了衣服。

    穿戴完毕后雷横这才发现此地不是自己昨夜睡觉的地方,雷横苦思良久,终于想起来了晌午在县衙门口发生的事,瞬间汗就下来了。

    自己看似风光,其实都是在刀尖上行走啊!若是梁山事有不谐,自己少不了被牵连,到时候哪里还有这般日子?

    也顾不得在吃饭,拿上了自己的衣物就往外面跑了出去,那龟公正在大厅中闲聊,见雷横出来,急忙迎了上去道:“雷都头,饭菜马上就好,都头稍安勿躁。”

    雷横顾不得管他,留了一句我不吃了,就飞奔而去。

    出了妓院雷横却不知该上哪里去,自己家里肯定去不得,梁山自己又不想去。思来想去,雷横却想起来一个地方,那就是朱仝家里!

    一来朱仝身为官差,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定能知会自己;二来朱仝和自己的关系却是极好。

    打定主意的雷横跑到了朱仝家里,将来意道明后,朱仝也不拒绝,当下将雷横留了下来。

    令雷横惊讶的是,时文彬回到县衙后连个屁都没放,仿佛这件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雷横怎么也想不明白,当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朱仝。

    朱仝闻言哈哈大笑,道:“兄弟,你这是身在居中啊!你不想想,万一这时文彬把你给拿了看,这梁山的大军还不顷刻而至?到时候他时文彬还能讨了好?”

    雷横闻言亦是大笑,是啊,自己怕什么?梁山上面的数万将士是自己的后台啊!

    雷横当即离了朱仝家里,又搬进了勾栏,整日里花天酒地自是不提。

    却说有一日,雷横正在和一帮帮闲在房中吃酒,却听得楼下一片一片的喝彩声。

    雷横按耐不住好奇心,推开窗子看去,却见一个美貌女子正在台子上面唱戏。这女子仪容韶秀,有着说不出来的清绝脱俗。只见她手提薄莎绮罗裙,修长的身姿丰盈窈窕,步伐轻盈,衣衫环佩作响,端的是一个绝色美人儿。

    雷横大喝一声:“好!”

    众人都被雷横这厮吓了一惊,那女子见状浅浅的对着雷横福了一福,雷横顿时色授魂与。

    好在雷都头毕竟是身经百战,见识的多了,定了定心神,回到了房中对着众人道:“这是何人?”

    有那帮闲李小二出言答道:“都头,这是以前东京来的阎婆惜,后来消声灭迹了一段时间,不知如何又回了郓城。”

    雷横点了点头,心中似猫抓一般,却吃不下去酒了。

    众帮闲明白雷横的心思,有人急忙道:“下面喝彩的如此之多,我们下去看看吧?”

    雷横赞许的看了看此人,点头道:“嗯,下去看看吧!”

    众人不再理会桌子上面的杯盘狼藉,离了楼上,往楼下走去。

    这勾栏的主人是也是做神仙酿生意的,特意交代过,要照顾好雷横。当下那老妈子急忙迎了上来,对着雷横道:“雷都头,可是要听曲?”

    见雷横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老妈子急忙道:“那雷都头稍等片刻,我给您收拾出来一张桌子!”

    说罢,老妈子朝着人群中走去,不多时就将青龙头上的第一号腾了出来。那人也是郓城富户,但见了是雷都头想要,屁都没放一个,拍拍屁股,灰溜溜的走了。

    雷横等人坐定,听到阎婆惜唱的正是双渐赶苏卿的故事。

    这双渐本是闾江县吏,因与知县女儿苏小卿相爱,所以离家远处,苦读诗书,想考上功名后再去苏家求婚。数年后,苏卿父母双亡,流落到扬州成了娼妓。双渐到扬州寻访,却发现苏卿已经成了当地官员薛司理的情妇,两人相遇自然是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于是苏卿就背着薛司理和双渐秘密交往。奈何好景不长,双渐要离开扬州,前往临川任知县,而苏小卿则嫁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后来有一日,双渐泊舟于豫章城下,却正好遇到了苏小卿和其夫君泊舟于此。于是两人以诗相常喝,伺机逃跑,后来结为夫妇。这就叫豫章城双渐赶苏卿。

    其实理顺了也就明白了,不过是苏卿与双渐的偷情史罢了。至于薛司理,还有那苏卿后来的丈夫无缘无故被人戴了一顶帽子,着实可悲。

    书归正传,阎婆惜唱了一通后,众人齐声喝彩,有些人还想赏些金银,却见阎婆惜根本就没有出来讨要就退到了幕后。

    阎婆惜退了后,又出来一个女子,虽不似阎婆惜那般美貌,倒也是清秀美丽。

    雷横的一门心思都被阎婆惜勾走了,心道:自己以前怎么没注意到这般妙人儿。后来人唱的却一句都没听进去。

    直到那个女子拿着盘子走到雷横面前,雷横才反应过来。急忙去身上摸银子,却发现自己早就不用银子多时了,急忙道:“今日忘了,明日一发赏给你。”

    那女子倒也是个嘴尖牙利的,出言道:“头醋不酽二醋薄,官人你坐了个首位,可出个标首。”

    雷横吃这女子一激,无奈的对着一干帮闲道:“诸位兄弟,谁身上有些银钱?我拿来先赏给这个泼妇。”

    众人急忙往身上掏去,这帮人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那里有什么银钱?四五号人凑出来二三十个大子,雷横一把夺了过来,递给了这个女子。

    这女子面上不爽,这么多人也凑出来这点银钱,却也无可奈何。

    这时一个老者走了过来道:“我儿,你没眼么?不看城里人村里人,问他讨要作甚?快去找一个晓事的恩官讨个标首!”

    这老者这般言语之下,一般人顾于面皮,多多少少总会再掏出来些,但是雷横是什么人?现在在郓城横着走的人物!

    雷横大怒道:“我怎么不是个晓事的?”

    “你若是弟子门庭,狗头上长角!”

    几人争吵间,阎婆惜走了出来,正欲劝架,忽听得有人道:“白秀英,你不要吵了,这是本县的雷都头!”

    阎婆惜脸色煞白。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