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三十七章:宋江被抓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七章:宋江被抓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曾长者对于梁山充满了狠,临走前的这把火不光烧光了军械、粮草,就连房屋也没有落下,在各处点起了火苗,意图将整个曾头市化为灰烬。

    五六千士兵的奋力抢救之下,还是没能救回来这个重镇。在火场里丧命了四五员士卒后,宋清终于下定决心,不再抢救这个镇子,只是要求诸军尽量的救出百姓,这些都是汉人啊!

    从白天忙活的半夜,所有梁山人员终于从曾头市撤了出来。至于火焰里面肯定还有人,但是终归是无能无力,便是这数万百姓也是梁山将士用性命换回来的。

    “大王,小老儿谢过大王的救命之恩!”

    一个年纪老迈的老者突然来到了宋清面前,高宠一个机灵,心道此人是怎么过来的?自己都没注意到。急忙伸手要将老者挡在一旁。

    宋清制止了高宠,道:“老人家,我梁山的军队一直都是替天行道,这般事情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何足挂齿。更何况此事本就因我梁山而起。”

    “大王莫要自责,这帮金人也不是什么好鸟,整日里一车车的粮食、酒水往北边运,哪里是什么良民?更何况他们暗杀大王在先,大王的所作所为都占着个理。”这老者倒也是个知道事情原委的,一番话说的宋清心里暖暖的。

    李逵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插话道:“老头儿,这里都被烧光了,何不如一同随我等去梁山,大碗吃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

    老者本意就是如此,闻言急忙看向宋清,却发现宋清已经笑吟吟的看着自己。两人相视一眼,老者道:“固所愿也。只是我还有一大家子,不知道大王收不收留?”

    宋清笑了,梁山从来都不嫌弃人多。真要是人多了,梁山盛不下了,大不了让水军去找台湾。只要思想不滑坡,想法总比困难多。

    当即许诺道:“老人家去了梁山,家中的劳动力可以去参军,女子可以去酒厂。只要不偷奸耍滑,一个月几千个大钱还是有的。不光是你家能去,曾头市的所有汉人都能去!而且山寨还发放口粮!若是想去,就到公孙道长那边登个记吧。”

    那老人本就是抱着这般打算,曾头市的房屋被烧了,粮食也被烧了个精光,若不跟着去梁山,哪里会收留啊!更何况梁山收留难民,无论何处的难民到了梁山都有一口饭吃,这样的地方不去才是傻子哩!

    只见老者回到了人群中,不过片刻的功夫人群中就响起了一阵欢呼,众人布满烟尘的脸上也漏出了一阵笑容。

    曾头市打完了,总的来说还是有惊无险。修整一夜后,第二日梁山就整军回山。

    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州县,只是路过郓城的时候,晁盖却领着一个人来到了宋清面前道:“哥哥,郓城的朱仝来了。”

    宋清一抬头,一把飘逸的大胡子,不是朱仝又是何人?宋清急忙下了马,道:“朱仝哥哥怎么来这里了?现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哥哥随我去山上住些时日再说吧。”

    朱仝心中五味俱全,眼前的这个不过十七八的少年,自己以前只把他当做宋江的一个跟班,一个小弟。不料想一年的功夫,却成了这般参天大树。

    朱仝抛去了心中的杂念,对着宋清道:“四郎,你哥哥和雷横被济州府的官差抓走了!”

    宋清大惊失色,急忙问道:“朱仝,细细说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仝叹了口气,这才将宋江和雷横的事情说出来。

    原来宋江和朱武商议完毕怎么回应朝廷,又住了一日后,就和雷横离了梁山。

    雷横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母亲送到了梁山,自己还要照料母亲的起居,山上什么都不缺,又有自己妹子的陪伴,也不用担心。最重要的是,雷横自己也想送走老母亲,无他,少个人管自己而已。

    雷横得了宋清送与他的一盘金银,心中甚是爽利,自己这个妹婿还算仗义。

    没了人管雷横,雷横又是个喜欢赌钱吃酒之人,当下花天酒地的过了半月。

    县衙的差事也懒得去点卯了,雷横又不缺那点俸钱。知县时文彬听闻大怒,你当我这县衙是你家开的杂货铺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有半分规矩。

    时文彬命新任都头赵能带人将雷横带了回来,赵能领了命,找遍了郓城县,终于在一所勾栏中发现了宿醉未醒的雷横。

    赵能和雷横的关系并不好,有心作弄雷横,当下也没叫醒他,反而雇了顶轿子,将雷横舒舒服服的送到了县衙。

    时文彬见状怒火中烧,上前叫醒了雷横道:“雷横,你这都头还当不当了?”

    雷横半眯着眼,还以为是勾栏里的人再和他说话,当即回道:“当个牛子,老爷我又不缺那点俸禄。”

    一句话把时文彬气炸了,偏偏时文彬又是知道雷横底细的,犹豫了片刻道:“雷都头家财万贯,既然如此就把都头之职辞了吧。”

    半天不见雷横搭话,时文彬看去,这厮已经呼呼的睡着了!

    时文彬大小也是个知县,虽然在朝廷中只是一个谁都能呼哧两句的小角色,但是在郓城县那可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见状,当即拂袖而去,自己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这可乐坏了旁边赵能赵得兄弟两,这次雷横的都头是保不住了,兴许自己兄弟二人都能混个都头当当哩。

    闷声发大财,更何况雷横这厮的妹夫实在不是自己等人能惹得起,赵能赵得两人又毕恭毕敬将雷横送回了勾栏。

    雷横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格外的舒服。雷横睁开眼就对着外面喊道:“人都去哪了?”

    不多时一个龟公推门而入道:“雷都头,小的来了。”

    雷横眉毛一皱,"chi luo"着身躯站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走光,从衣服里面拿出一锭银子道:“给爷整点酒菜来。”

    龟公连连摆手,道:“我们东家说了,雷都头在本院的消费统统不要钱,小人自去便是,都头的银子小人却是不敢拿。”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