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四十二章:再围济州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二章:再围济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阎婆惜和白玉乔能进牢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两人带足了银子,不要命的往牢子手里塞,这才换回来这么一个机会。

    白秀英是县令特意吩咐的,所以是单独关在了一个牢房。

    牢子引着白玉乔在前,阎婆惜在后,走了片刻,阎婆惜却听到了白玉乔杀猪似得一声惨叫。

    她急忙扶住了白玉乔,往前面看去,自己不仅也惊叫一声。

    只见白秀英不着一丝一缕的躺在稻草中,身上的鞭痕累累,到处淤青一片,进气多出气少,便是不相干的人见了这般景象也会心疼眼前这个女子吧?

    阎婆惜扶着浑身颤抖的白玉乔,想要安慰两句,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玉乔眼泪刷的留了下来,脱下上衣从牢中的缝隙扔了过去,想要盖住女儿的身躯。没奈何,用力过轻,衣服飘飘的落在了白秀英眼前。

    那牢子呵斥道:“你这老倌儿怎么如此不晓事理,这衣物落在牢中若是被人发现了,恐怕我也要吃挂落!”

    阎婆惜急忙掏出来一把银子塞给牢子道:“小哥儿,你发发善心,行行好,给我们指条明路吧!”

    这牢子面露难色,出言道:“小娘子,这是知县大人亲自吩咐下来的,哪里有什么明路?若是你们认得朝中大官,或者济州知府都能压他一头……对了还有一个人,这个人若是知道了这件事,定会帮你们!”

    白玉乔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得,忙跪下磕头道:“还请小哥明示,小人便是做牛做马也要偿还你的恩德!”

    这牢子摆摆手道:“这人整个济州府都知道,就是那梁山的头领,小神仙宋清,老倌儿若是能找到此人,定能救得这小娘子一条性命。唉,赵能赵得那两个畜生,这般糟践女子,真是不是人!”

    白玉乔和白秀英初来郓城不久,哪里认得宋清,急忙看向阎婆惜。却发现阎婆惜神不知走到哪里去了,呆立着。

    白玉乔急忙对着阎婆惜道:“阎家姑娘,你是不是认得这宋清?”

    “不……不认得的。”

    白玉乔何等人物,察言观色最为擅长,见阎婆惜语焉不详当即明白了过来,又朝着阎婆惜跪了下去道:“阎家姑娘若是认得那大王,还请看在秀英不曾亏待与你的份上,救一救你那苦命的姐姐吧!”

    阎婆惜哪里肯受他这一跪,当即拉起来白玉乔道:“白大叔,我试试,你别伤心!我马上就去!”

    ……

    在济州城下,梁山六七支马军已经团团的围住了这座城池,到处都是火把,将济州城照的灯火通明。

    梁山的步军已经回寨休息去了,围城的却是秦明、花荣、关胜呼延灼等人。

    济州府尹王飞尘也体会到了时文彬的心情,心头直颤,强打着镇定喊道:“好汉们,那何涛真的没回来啊!我承认,是我派他去捉的宋押司和雷都头,但是何涛至今未归啊!我若是哄骗与你,管教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正当王尘飞赌咒发誓的时候,朱贵悄悄的来到了宋清面前道:“哥哥,这厮没有说谎,何涛一天都没有回城!”

    宋清吸了一口凉气,无论是王飞尘还是时文彬都没有骗自己的胆量,那么宋江和雷横去那里了?

    迎着宋清的眼光,朱武道:“哥哥,想来这厮也跑不到那里去,不妨在周边府县严查何涛的踪迹。”

    宋清看了看公孙胜和孙登,这两人也都没有什么好法子,当即下令道:“关胜、呼延灼、徐宁。”

    三人出列齐声喝道:“末将在。”

    “关胜将军带领本部兵马去雷泽方向,呼延灼将军去金乡方向,徐宁将军去任城方向,将斥候散出去,务必要找到这几人!”

    这三座城池加上郓城就是围着济州最近的城池,这帮人没有快马,这三只军队又是骑兵,应无大碍。

    吩咐完毕后,宋清对着花荣道:“花荣,给这贼厮鸟个教训!”马鞭却指向了城墙上的王飞尘。

    花荣抱拳出列道:“得令!”

    掏出来背后的游子弓,拉弓起箭,甚至瞄都没有瞄就一箭射了过去,城楼上顿时响起一声惨叫。这王飞尘到这般地步,却反而没了惧怕之心,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探出头来对着梁山的士卒大吼道:“你们这帮贼寇,要攻就攻,施展暗箭侮辱本官算什么英雄好汉!”

    众人看去,这厮的脸上全是血,却不知伤到了那里。

    花荣尴尬的笑了笑道:“这厮的耳朵被我射掉了一个。”

    栾廷玉背后的燕顺突然怪叫道:“那这知府相公岂不是和我一样了?”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宋清心头有事,冷着脸一摆手道:“走吧,回梁山!”

    行不过半,突然有探哨前来报道:“哥哥,前面有一女子,口口声声的要见你!”

    宋清一皱眉,心中暗道:不知哪里来的女子,千万不要再是暗杀。

    公孙胜见宋清迟疑,便对哨兵道:“什么人都能见哥哥的么?你是谁部下的?越发没点长进。”

    那哨兵挨了训斥,低着头,不敢回答。

    宋清对着公孙胜摆摆手道:“山寨兵卒都是我的手足兄弟,先生莫要说来。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什么来历?”

    那哨兵涨红了脸,激动地不知所以道:“俺……我……我叫吕奇。那女子道:‘她不求什么,只想问哥哥当年为何给她出棺材钱。’”

    这哨兵倒也不赖,口中的话语越说越顺溜,倒也是个人才。

    可惜的是宋清并没有在意这个哨兵,反而是瞪了燕顺一眼。

    燕顺也是心里苦啊,命令是你下的,怎么到头了又怪罪我了。

    宋清思索片刻,对着哨兵道:“将她带过来吧。”

    那哨兵镇定了下来,喝了一声诺,飞奔而去。

    宋清坐在马上心里却不知在想什么,呆呆这看着远处的明月。

    不多时,那士兵就将阎婆惜带了过来,宋清一见不禁心中一酸。

    这个书上记载漂亮非凡的女子,此时身上却是一身的泥水,想来不知路上掉到哪个泥坑里面去了,只有一双眸子却甚是明亮。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