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四十一章:赵能与白秀英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四十一章:赵能与白秀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萧瑟的秋风吹着官道两旁的树木梭梭作响,一片片宽大的叶子打着旋儿从树上悄然落下。

    一群人围着宋清,等待这个绿林巨擘的裁决。

    良久,宋清道:“杨志和张清两部以及伤员带着百姓先回山寨,其余人等随我一起去郓城!我便是大索全城我也要救出两人!”

    众将领命,分头而去,朱仝却愁眉满面的道:“四郎,街里街坊的,能不伤害百姓就不要伤害百姓。”

    郓城乃是朱仝自幼生长的地方,往街上一走,谁人不认识这郓城出名的大胡子?

    宋清又何尝不是呢?虽说是现代人穿越而来,但是心中的记忆作祟,自己对着这片土地的感情却是割舍不掉的。

    宋清出言相宽道:”哥哥放心,只要这时文彬晓事,我定不伤郓城百姓一根毫毛!”

    朱仝还想再劝,但是想到眼前此人手下有数万兵马,近百江湖豪杰,也失了劝慰之心。

    于是抱拳道:“四郎保重,小人告辞!”

    “朱仝哥哥保重。”

    看着朱仝离去的身影,公孙胜谏道:“哥哥,现如今我军人疲马倦,郓城倒是好打,就怕朝廷再起大军,到时候山寨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宋清嘿然笑道:“军师可知朝廷为何会派遣闻达、凌州兵马围杀我等?”

    公孙胜摇了摇头,这闻达嘴硬的就像是冬日里的干粮一般,硬的令人发指!反而索超和魏定国、单延珪言语间有些松动。

    宋清颇为得意的道:“前番听闻卢员外说朝廷在沧州聚集了不少兵马,肯定是想在燕云用兵。我梁山如鲠在喉,卡在京东东路的脖子上,这是攘外必先安内啊!”

    公孙胜见识本就不凡,听闻宋清此话瞬间就反映了过来,梁山数万军马,处在京东的心脏处。有梁山在,济州、兖州、单州、濮州、兴仁府、济南府、应天府、大名府等几路兵马不敢有丝毫乱动,若是能将宋清等人覆灭在曾头市,那么梁山再无一丝可能在这般关键的时候作乱!

    公孙胜颇有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见的感觉,当即回道:“朝廷拿了宋公明和雷横,想来是利用二人要挟梁山吧?这样说来,朝廷定不会伤害二人,还会以礼相待。”

    宋清却没想这么深,听闻公孙胜此言也是心中一宽,当即开怀一笑。两人都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伤到哪一个自己都不畅快。

    只是想到宋江,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这般枭雄到了梁山不知是福是祸。

    ……

    时文彬看着城下一排排杀气十足的士兵不由心头乱颤,天杀的白秀英,你爹就是被雷横打死了,也不该让我去告诉上官啊!这下好了,人家都走了,就留下自己死守这郓城!这郓城能守得住吗?就这般低矮的城墙,而且城中百姓竟无一丝慌张,在他们看来,这梁山军队比官军还要亲!恐怕梁山要打郓城都不用动手,只要挥挥手,就有不少百姓会去帮他们打开城门!

    时文彬相想越恨白秀英,都是这"biao zi"惹出来的事情!

    “郓城县令时文彬听着,限你一刻钟之内交出来宋江哥哥和雷横哥哥,不然我山寨大军顷刻间就要杀进城去!”

    城下一个骑士打断了时文彬的思绪,时文彬急忙探出头去喊道:“宋押司和雷都头不在郓城,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就是将郓城拿下也无济于事啊!”

    那骑士听了时文彬的言语,也不搭话,纵马回了阵中将此事给宋清说了一遍。

    宋清冷哼一声道:“最好是不在郓城!若是让我得知是时文彬动的手,定要将他带到山上去,正好张叔夜那里缺教师缺的甚苦。”

    “晾他不敢哄骗我军,哥哥,依贫道看,这济州的官差也不敢在此停留,大概已经到了济州吧?”

    见军师也是这般看法,宋清思索了片刻对着众人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军先去济州看看。晁天王!”

    晁盖急忙出列,抱拳应了一声。

    宋清点头道:“天王是认得家兄和雷都头的,那你先留在这里,严查郓城出入,若是遇到了两人就直接抢回来!”

    宋江对晁盖有恩,晁盖哪敢不应,当即回道:“哥哥放心,若是宋押司和雷都头在郓城,小人定会护的两人周全!”

    宋清赞许的看了晁盖一眼,这个曾经的江湖大哥如今却越发的会做人了。

    眼看着梁山军队大股部队离了郓城,时文彬也是出了一口气。虽然还留下不少人,但是宋江和雷横是真的不在城中,想来也不会对自己出手。

    时文彬刚下了城墙,却看到白秀英怒气冲冲的朝自己而来。他心中怒气十足,若不是这个"biao zi",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白秀英却也是一样的愤怒,你一个堂堂的知县大老爷,怎么连个都头都管不了,便道:“你怎么把雷横给放了啊!”

    时文彬被这个妇人气急了,不怒反笑。若是平日里在床上,你这样说我还能容你,现在竟然在此处这般放肆,真当我时文彬是泥捏的么?

    一腔从梁山而来的怒气都撒到白秀英身上,对着身旁的新任都头赵能赵得道:“这个娼妇竟敢咆哮本官,给我拿下!关入大牢!想来这人和梁山的贼子脱不了关系,给细细拷打!”

    两人对视一眼,淫笑一声,向着白秀英走去。这般美人儿落在自己手里,让人兴奋的某处已经发硬。

    白秀英虽说平日里颇为泼辣,但是见到了这种情况还是有些慌张,大叫道:“时文彬!你提上裤子就不认人!想当年你在东京是怎么和我说的?我千里迢迢追你到了郓城,想不到你竟然这般对我!”

    时文彬面色微红,恼羞成怒的对着赵能赵得道:“给我堵上这个娼妇的嘴!”

    赵能闻言却发现手中没有什么物事,脑子一抽直接上手去抓白秀英的嘴。

    这白秀英倒也了得,虽然被人给拿住,但是却不依不饶的轻张小口,微露银牙,直接咬了赵能一口。

    赵能吃痛,另一只手拿起来朴刀就往白秀英脸上抽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将众人吓了一跳,白秀英口中一松,将赵能的手吐了出来。俊俏的脸庞上瞬间肿了起来,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一道红色的血痕甚是显眼。

    赵能甩了甩手骂道:“直娘的,咬死老爷了!给我压回去!”

    时文彬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巴掌甚是出气,当下头也不回的往县衙扬长而去。

    白秀英眼巴巴的看着时文彬的背影,却换不回来时文彬的任何心软。

    赵能伸手抓住白秀英的头发,奸笑道:“咬啊!你不是很能咬么?等会老爷就给你来个痛快的!带走!”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