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二十九章:空房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九章:空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时值金秋,这法华寺寺内一片萧索,一阵秋风吹来卷起一地的落叶,悉悉索索添了三分诡异的气息。墙上斑驳的金漆好似在诉说着昔日的繁华,只是一片一片的爬山虎霸占住了墙面,仿佛宣示着主权。

    “这寺庙怎么如此落魄?”

    高宠一踏进这个法华寺就不禁的皱眉,他虽是农家出身,但是眼界、机遇无一不是一等一的。更别提在梁山了,连林教头、军师们对高宠都是不敢得罪。

    那僧人急忙出言道:“头领,都是那曾家五虎,连番来寺中索要金银,寺中早就断了香客。只留下长老并几个侍者,自在塔院里居住。头领暂且屯住了人马,等到了三更时分,小僧直引到那厮寨里,定能大获全胜!”

    宋清哈哈一笑,没有理会两人,长啸一声,轻声吟道:“落寞荒山黄叶卷,参天古树草中眠。青炉香冷颓垣败,红烛烟销佛面残。落钟卧苔幽殿暗,断匾伏地破窗寒。枯槐鸦噪无人到,寂寂孤坟夜月阑。”

    高宠虽然听不甚懂,那僧人却是个懂文的,出言附和道:“是啊,只怕这一遭又要生灵涂炭了!阿弥陀佛。”

    宋清点了点头,看向高出的佛塔道:“是啊,今夜定要生灵涂炭了。”

    两人都是意有所指,宋清却转过头来道:“你一个出家人,为何要做出这般事情?”

    僧人心头一惊,强忍着镇定道:“回大王,这曾头市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弊院从未得罪过他,尚且常常索要金银,更别提凌州的其他人了!”

    宋清哈哈一笑,点头道:“好!今日我就要为凌州除掉这个祸害!”

    僧人心中稍定,殊不知就是他这句话判了自己死刑。

    山寨士卒当下就在这法华寺歇息了半晌,两个僧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时候早有几人悄悄的离了法华寺,回到了营寨去了。

    等到了两更时分梁山军卒才开始造饭,晚饭后都快接近四更了。那僧人怕误了时间,连连去宋清房中催促,却都被解珍解宝拦了下来。

    快到四更的时候,宋清才悠悠的从房中出来,打了个哈欠道:“走,出发!”

    僧人早就在外面等候,急忙上前道:“大王,此时尚且不晚,只要加快行军定能打曾头市个措手不及!”

    宋清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两个僧人跟着梁山军队出了法华寺这才心中稍定,直骂宋清不懂兵法,早就定好的时辰非拖到了四更。心中却是抱定了注意,只要一有机会就离了梁山军队,以免受到刀兵之祸。没奈何,两个孪生兄弟似得头领一直盯着二人,到令人好生郁闷。

    离了法华寺不过半里的时候,宋清指着两个僧人道:“给我绑了!”

    解珍解宝急忙上前,迅速的拿下了这两个僧人,那稍微年长的僧人吓得腿都软了,强作镇定道:“大王何故绑我们啊!我师兄弟二人为了梁山好汉不惜出卖曾头市。大王这般行事,不怕坏了江湖道义么?不怕坏了梁山名声么?”

    宋清哈哈一笑,并不理会,却对张清和杨志道:“两位兄弟,咱们打道回府!”

    两人并不知道内情,张清还想出言,杨志却抢先道:“原来哥哥早就看破了,我还生怕敌人有埋伏,派出去许多哨探。”

    张清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称赞道:“哥哥们高瞻远瞩,小弟实在不如也。”

    宋清急忙劝解这位擅长开挂的好汉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兄弟的特长是带兵,若是你能看破敌人的计谋,吴用的位子早让你取代了!”

    众人说说笑笑回了营寨,营中却只有些许留守的人员,宋清急忙派人去唤留守的头领。

    不多时,一身戎装的扈三娘走了过来,上身是一件青色的连环锁子铠,铠裙却是绛红色的,平白给美人儿添了三分艳丽。只是眼中的血丝,还有脸上的三分慵懒,无一不说明这个女子一夜没睡好。

    宋清笑了笑,颇感歉意的拉住了扈三娘的手问道:“没睡好吧?林教头去那里了?”

    扈三娘捋了捋青丝,脆生生的答道:“陆军师拿了哥哥的虎符,并林教头和诸位头领都带着军马出去了,就连李逵也跟着出去了,却偏留我一人看守营寨。”

    扈三娘虽然是女将,但是能和呼延灼交手十余回合,又岂是白给的?自视甚高的扈三娘却不甘心当了摆设,生擒韩滔便是她最好的证明。只是在和宋清的关系处在半公开状态后,再也没有出手的机会,让这个奇女子心中气闷不已。

    宋清却是心头一暖,林冲的这记马匹拍的无迹可寻,却让人生不起恼怒之心。笑了笑,将扈三娘拉入了自己的怀里道:“三娘……你说我回去后就娶你怎么样?”

    扈三娘心如撞鹿,思索片刻后才抬起眼睛,像小兽讨好似得看向宋清道:“清郎,若是我不愿意,你会不会生气?”

    宋清摇了摇头,抱紧了扈三娘道:“怎么会呢?”

    扈三娘如释重负般的出了口气,嫁为人妇后只怕再也没有上战场的机会,这是她最怕的结果。见情郎没有生气,急忙安慰道:“清郎,非是三娘不愿意嫁给你,只是我不想和巧儿一样呆在梁山,一点趣味也没有。”

    宋清心中一痛,自己常年在外,不知不觉的冷落了家中的两个美娇娘……

    正当宋清在大营中你侬我侬般的温存的时候,曾涂却忍受着刺骨的寒风。

    如今天色已经转凉,大晚上的伏在外面,身上又有冰凉的盔甲,实在是受罪啊!

    偏偏梁山的贼人又迟迟不来,自己从两更刚过就在这草中等候,如今都快四更了,这天杀的梁山贼人还不来!莫不是想冻死老爷,再继承曾头市的钱粮么?

    曾升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站了起来跺了跺麻木的双脚道:“大哥,依我看,这梁山贼人怕是不会来了!”

    曾涂瞪了曾升一眼,战场上兵凶战危,一个不慎就有可能丧失性命,曾魁不是最好的质子么?急忙怒斥道:“你不要命了!快躺下来!”

    两人说话间,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曾升心中颇为激动,急忙悄然躺了下来。

    不多时,前面树林里杀出一个浑身是血的汉子,那汉子哭丧似得走到了曾涂面前,大声哭道:“大郎君,不好了!”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