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二十六章:血性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六章:血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曾涂在这几天里,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惹了不该惹的人,完颜宗弼闯完了祸拍了拍屁股离了曾头市,自己回大金去了,却留下自己面对梁山的那帮强人。那是强人么?装备比官军都好!若是那些精铁打造的板车放在北国的战场上,不知能挽救多少女真儿郎。

    庆幸的是,梁山的这帮强人在得了史文恭后没有杀向曾头市,而是绕了一个圈,反而朝着夏津而去,让这个痛失孪生兄弟的金国大汉生出了三分庆幸之心。可是好景不长,这梁山的强人没走多远又杀了回来,曾涂不由得心中大怒,你们是来戏耍我等的么?

    看着外面井井有序正在安营扎寨的梁山军,曾涂心中不由的开始担忧曾头市的命运起来。往大名府、济南府派去的信使还没有回应,单凭曾头市的这帮男女老幼怎么对抗的过梁山贼人呢?

    况且又失了史文恭这般大将,曾头市军心浮动;完颜宗弼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两千多军马,这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丝毫不给这个“惯射山林虎,能放海冬青。”的北国儿郎一丝的喘息之机。

    “主人,老主人命我叫你一起过去商议如何应对这帮贼寇。”正当曾涂胡思乱想间,一个曾家的老仆人走了进来。并非是亲兵马虎大意让这老者混进来,而是这老仆人是当年从金国跟过来了的,现如今连同子孙一并为曾家效力。这般数十年的老仆深得曾长者信重,便是曾涂也不敢轻视。

    曾涂从脸上挤出来一个笑容道:“我马上就过去。”

    言罢,两主仆就朝着中军帐而去,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到了中军大帐前面,还没进去曾涂就听到自己小弟曾升的呼喊声。

    进了帐中,却见曾密、曾索、曾升并苏定都在帐中,曾升正咋咋呼呼的喊道:“父亲,若不是那帮贼人弄出来这么多大铁盾,我早就将那宋清的狗头拿下来,送给父亲了!”

    曾涂瞪了曾升一眼道:“你要是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打辽人?”

    无论是曾密、曾索、曾升还是死去的曾魁都素来敬重自家的这个长兄,曾升在曾长者面前还能咋咋呼呼,见了自己兄长却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般,偃旗息鼓的坐在了一旁。

    曾长者笑了笑,也只有自己这个大儿子才能镇得住,笑呵呵的道:“你兄弟也是为咱们鼓舞士气,只是大郎这梁山贼寇如何抵挡,可有个章程?”

    曾涂对两军的状况最为了解,却想不到正面作战的胜机有丝毫的胜机,思索片刻道:“父亲,依我看梁山贼寇不可力敌,只能智取。”

    曾升愤愤不平道;“若不是这四皇子用兵不当,失了先机我们定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曾涂没有反驳曾升的不敬之言,他心中其是也对宗弼颇有微词。若不是因为宗弼,史文恭还在曾头市就好办了。

    曾长者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们,笑道:“曾魁,你怎么看?”转过头去,却发现曾魁的椅子上没了人。曾长者不由得一阵阵的心痛,自己这个四儿子能文能武,是自己最喜爱的儿子。若是还在的话,凭借着自己的功劳,日后回到大金国必定能得到重用啊!

    曾涂心疼父亲,急忙出言道:“父亲莫慌,我有一计定要让这梁山贼寇给曾魁下去陪葬!”

    众人急忙看去,曾涂缓缓道:“孩儿以为可以借用法华寺的名号,将梁山贼人诳来劫营,到时候我们埋伏好,定能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曾涂越说越感觉到了此计的可能性,这来梁山贼寇所仗者不过是那精铁打造的板车么,如此埋伏定来不及施展板车阵,若是此战能将梁山贼寇杀上几员大将定能挽回颓势!

    无论是曾密还是曾索都是连胜称赞,就连曾长者也是含笑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儿子,关键时刻还是曾涂顶事啊!

    这时,苏定突然出言道:“郎君所言有理,只是这梁山贼寇刚来到了曾头市,只怕冒冒失的前去会被识破,依小人所见,倒不如等上两日,在行此计!”

    曾涂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同意了苏定的观点。

    曾头市众人定了计,都是心中稍定,却说梁山这边在曾头市相隔三十余里扎下营寨后,一方面广派哨探,宋清却带着高宠和解珍解宝来到了史文恭的帐中。

    史文恭得到过宋清的专门吩咐,无论是饮食上还是生活上都是十分优渥,也没人敢于为难他。

    宋清来到史文恭帐中的时候,史文恭正在读书。宋清对着史文恭笑了笑,出言问道:“史将军在看什么书?”

    史文恭晃了晃手中的书籍出声道:“是孙子兵法。”出声有些嘶哑,看来这位超一流虎将这几天过得也不好。

    宋清自顾自的坐在了凳子上,笑着说道:“史将军嗓子这般沙哑,不妨喝些蜂蜜水。我帐中还有几瓶内子准备的,等会解珍给史将军拿过来几瓶。”

    解珍道了声诺,史文恭心头一暖,仍是心有疑问,出言相试道:“大王到这里来不是为了两瓶蜂蜜水吧?”

    宋清尴尬的笑了笑,站了起来,笑道:“史将军因何投靠这曾头市?”

    史文恭面色一冷,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书籍,冷声道:“大王莫不是想来羞辱我的吧?要杀要剐,细听尊意,只是这般侮辱小人却不怕辱没了大王的名号么?”

    宋清摇摇头,想不到这个汉子血性倒不俗,出言道:“史将军莫不是不知这曾头市是金人的暗哨么?前几日换史将军的那人是金国的四皇子,唤作完颜宗弼。”

    史文恭苦笑一声,想及此事仍是怒由心生,喝道:“我怎么知道?我不过是一个教师,拿人钱财,传授武艺罢了!便是完颜阿骨打来了,人家又怎么会告诉我?”

    宋清心中大奇,想不到这史文恭竟然还算不上曾头市的心腹,这样说来此人倒也不算是汉奸了。

    宋清面色不变,依然出言道:“曾头市也算了得,想来日后也能封史将军一个将军当当。”

    史文恭摇了摇头,道:“大王可能不知道,家师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陕西大侠,铁胳膊周侗。小人承蒙家师传授武艺,却丝毫不敢忘却家师的教诲。若是早知这曾头市是金人的耳目,我哪里敢在这里呆啊!”

    宋清点了点头,正在此时,一个亲卫走了过来道:“大王,军师那边有急事请您过去一趟。”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