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一十七章:名将坯子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七章:名将坯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陆夫人出来后对着孙立笑了笑道:“提辖,还请过来一叙。”

    孙立不疑有他,走上前拱手道:“夫人。”

    陆夫人看着孙立道:“提辖头上有根草。”

    说着手就往孙立的脸上去抓,另一只手已经从怀里掏出来剪刀,朝着孙立的心脏狠狠地扎去。

    孙立本能的挡住了陆夫人的手,眼角却撇到了一丝银光,身体飞速的往后面退去,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陆夫人搏命的的一击。

    陆夫人一击不中,脸上露出难以言明的神色,对着孙立道:“提辖……我家老爷没有对不住提辖吧?”

    孙立摇摇头,不答反问道:“夫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夫人凄凉的一笑道:“我是他枕边人,怎么不明白他的志向?若说相公以身殉国,我信;若说相公战死沙场,我信;若说他弃城而逃,我是万万不信!”

    说着陆夫人拿起剪刀,对着自己的脖子道:“你们这群歹人,我便是化作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群杀千刀的贼人!”说着陆夫人拿着剪刀朝自己的脖子抹去。

    孙立怎么能看的下去!就要朝着陆夫人扑去,却听的一声炸金响在耳畔。

    再看去,陆夫人手中已经不见了剪刀,手中哗哗的流血,剪刀被一把朴刀钉在了墙上。

    孙立回头一看,高宠咧开嘴对着孙立略有歉意道:“力道拿捏不准,要不然也不会伤到她的手。”

    孙立摆摆手,从身上撕下来了一块布就要给陆夫人包扎。

    陆夫人摇摇头挣扎道:“相公都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恳求孙提辖给我一个痛……”

    话还没说完,陆夫人就被高宠一记手刀打昏了过去。

    高宠看着孙立道:“孙立哥哥,劳烦快点…哥哥他们还在等我们。”

    城中宋清等人正在险境,高宠颇有些心急。

    孙立点点头,给陆夫人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他是知道陆登有个孩子的,所以进了内室,将陆登之子抱了出来。两人带着士卒,三步并做两步,朝着宋清等人而去。

    只感觉天摇地晃,陆夫人被一阵哭声惊起。

    我这是在那里?

    陆夫人感觉手上一阵剧痛传来,睁开眼却看到自己的儿子正在旁边哭泣。

    顾不得考虑许多,陆夫人急忙撩起来上衣,喂起来孩子,轻拍着孩子,一边小声安抚着:“龙儿不哭…龙儿不哭。”

    “夫人,你醒了。”

    不知过了多久,陆登走了进来,看着陆夫人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脸庞,不由得一阵心疼。

    天杀的梁山贼人!竟然将我夫人伤成这般模样!

    陆夫人急忙看向丈夫,一家人能在一起总会是最好的,不由得出言问道:“登郎我们……我们现在在哪里?”

    不待陆登回答,外面传来一个声音道:“陆夫人,现在你们都在我梁山的船只上。”

    伴随着声音,门外走进来一群人,当先一个少年模样的,看来竟然是这帮强人的头领。

    其间,一个十**岁模样的美貌女子,手中还端着一个食盘,上面放着一些粥,陆夫人见状方感觉到肚中的饥饿。

    陆登冷哼一声,道:“宋清,你别异想天开了,你是贼,我是官。让我投降与你,不啻于痴人说梦!”

    陆登不同于关胜、呼延灼等人,他虽然武艺不俗,但是却是文人出身。朝中大佬多有拉拢,恐怕数年之内最少也是一方节度使!

    宋清笑了笑,反而对着陆夫人道:“陆夫人,你昨夜流血过多,先吃些东西吧。便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孩子着想。”

    陆夫人看了一眼陆登,陆登心中抑郁,没有多言语。依着他的性子,便是绝食而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自己一旦死了,失去了利用价值,恐怕孩子就要遭殃了。

    陆夫人想要伸手接过来扈三娘递过来的粥,却扯到了伤口,感觉手上一阵的疼痛,脸上的汗珠儿瞬间流了下来。

    陆登暗叹一声,接过来了粥,小口的吹凉,喂给了自家娘子。

    宋清笑呵呵的道:“陆相公,你可知道张叔夜张相公?”

    陆登那里不知道,张叔夜人家是朝中望族,累世公卿,因为说错了话才被发配到济州为知府。

    自己苦熬数十年才换来了个知府的位子,在人家看来知府不过是贬谪罢了。更何况是济州这般大州,和自己的登州完全是天壤之别。

    见陆登不言语,宋清微微一笑继续道:“张相公是个明白人,现如今正在鄙寨。陆相公不妨喂完嫂夫人后,出来甲板一叙。”

    陆登叹了口气,张叔夜这般天之骄子想不到竟被梁山拿了去,等下自己一定要好生问问。

    陆登心事重重,不经意间将粥喂到了陆夫人的脸上。

    陆夫人知道自己的丈夫,急忙伸出完好的左手道:“登郎,我可以自己来的,你快去吧。”

    陆登叹了口气,只怕这一遭好似来了龙潭虎穴,全身而退的希望渺茫。爱惜的对着自己的妻子道:“嗯。我去去就来,看好龙儿。”

    陆夫人点点头,自己拿起来勺子吃了起来。

    陆登无限爱怜的拍了拍自己的幼子,大步走了出去,心中却已经打定了主意。

    我陆登深受国恩,任你等便是说破天花来,我也要效仿苏武那样,生是宋人,死是宋鬼!便是满门被杀,也要落个忠烈的名声!

    陆登出了船舱,却看到宋清站在甲板上眺望远方,身边只带着一个浑身皮肤雪白,不像是是强人,到像是公子哥儿似的汉子。

    陆登冷哼一声走上前直接称呼道:“宋清,你叫我来有何贵干?”

    宋清这才转过头来道:“陆相公,我若是想要攻打这登州,你便是再来三千军马也挡不住我军的攻势,你信不信?”

    不待陆登回答,宋清又道:“并非是我宋清爱惜麾下将士,只是不屑于攻打登州罢了。”

    陆登这才想起来,梁山最闻名天下的是梁山的酒水,有这般生意,哪里还要攻打州府?

    宋清哈哈一笑道:“相公可是打定决心了要报效宋廷了?没想到相公的眼光忒狭隘了,殊不知天大地大,我宋清若是想要建国称帝也不是什么难事!”

    宋清倒不是吹牛,现如今梁山的船业正在如火如荼的发展,若是中原战事不顺,还有夷州、澳洲、美洲等诸多去处,哪里不可以作为基业?

    这句话却严重的激怒了眼前的这个相公,陆登怒焰滔天的道:“若不是文龙在船上,今日我定要和你这逆贼分个你死我活!”

    宋清呵呵一笑,文龙…转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问道:“你儿子叫什么?”

    “陆文龙。”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