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一十二章:此间可是姓孙?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二章:此间可是姓孙?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鲸鱼游得甚快,众人来不及反应,已经接近了船身!

    幸亏的是鲸鱼转换了方向,这才没有撞到船上面,饶是如此,水面的波浪还是弄得船倾斜了不少。

    众人一声惊呼,整个船几乎斜成了四十五度,好在宋清胆子比较小,稳稳的抓着扶手。可是扈三娘就苦了,平日里艺高人胆大,也没抓扶手,船一倾斜整个身躯都撞到了宋清怀里。

    宋清被扈三娘这么一撞,手中不稳,想要抓些什么,手忙脚乱之下竟然抓向了扈三娘。

    好在,船身只是一晃,立马就稳了下来。扈三娘在宋清怀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宋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抓错了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好坚挺,下意识闻了闻手上,还有一股香气。

    扈三娘见状,满脸通红,浑身发麻,只想立马离开这个地方!那该死的人儿抓的自己生疼,女儿家这般地方怎么能被别人乱抓?

    酒菜也撒了一地,好在有机灵的小喽啰立马上来收拾,众人不理会酒菜,又看向鲸鱼和张顺。

    只见那条鲸鱼已经奄奄一息,张顺正在鲸鱼身上拿着朴刀向众人笑哩!

    舵手急忙将船只驶向张顺,张顺抓住了绳索,两三下就跳到了船上。宋清不由的赞叹道:“东去长江万里,内中一个雄夫。面如傅粉体如酥,履水如同平土。胆大能探禹穴,心雄欲摘骊珠。翻波跳浪性如鱼,张顺名传千古。”

    咏完,宋清得意的看向李逵道:“有人将你和张顺称作黑白水陆双煞,如今看来,倒是抬举你这黑厮了!”

    李逵嘿嘿一笑,呼延庆却呼喊起来了水手,不一会儿几十个胆大心细的水手乘着小船跳入水中,分割起来这挑鲸鱼来了。

    那边小喽啰已经重新备好了酒菜,众人坐下又饮了起来,不多时,就听得下面呼喊道:“龙涎香!是龙涎香!”

    不多时,两个小喽啰抬着一块人头大小的东西走了过来,道:“各位哥哥,在这条鲸鱼体内发现了这块龙涎香!”

    众人看去,黑乎乎的一块,臭味难闻。高宠摆摆手道:“快拿下去,哥哥们正在吃酒,你却拿来这般物事,好生不晓得事理!”

    宋清摇摇头道:“这块就是龙涎香,只是内里还有许多杂质,需要用海水浸泡才能去处,若是不信,不妨点上一块烧烧看。”

    那小喽啰领了命,急忙取来了一个小炉子,将此物取下一小块,放在火炉上烤,不过片刻的功夫就传出来了一股香气。

    呼延灼暗叹道:听闻这个哥哥博学多才,果不其然!

    宋清也是前世偶尔才听闻龙涎香的事情,一试之下,果不其然。

    宋清急忙命令这帮喽啰将龙涎香取了,好在船上盛淡水的缸也不少,索性灌了一缸海水,将龙涎香浸泡了进去。

    船队又在渤海上行驶了数日,这才到了莱州附近的海域。

    呼延庆是个熟知莱州地理的人,找了处隐蔽的村落先停了下来,先派人去登州打探消息。

    半日间探哨就回来报告看,言道登州城现如今已经得了消息,大关城门,不许进也不许出!最难受的是,现如今不知道呼延家的人在哪里!

    宋清急忙叫过来了众人道:“我听闻此间有座山唤作登云山,山上有两个义气之辈唤作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这二人都是莱州地面上有名的人物,若是能得这般地头蛇相助,只怕打探消息轻而易举!”

    吴用皱了皱眉道:“这两人我也听得,只是与我等素无来往,怎么能请得动?”

    宋清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有一个人物,若能说得动此人,恐怕这二邹轻而易举的帮助我等。”

    ……

    登州城东门有个地名唤作十里牌,这里有一个酒店,往日里这个酒店都是喧喧闹闹的,不知道今日怎么关了门。

    “砰砰砰!”

    屋里的人听到了敲门声,刚才还悉悉索索的说话声顿时没了声音。

    片刻后,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身高七尺有余,眉清目秀的约有三十来岁年纪。那人推开门,看到有男有女五六个人,还以为是过路的客人,便出言道:“今日既不卖肉也不放赌,诸位请回吧。”

    人群中为首的却是一个年纪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那人往前一步道:“此间可是姓孙?”

    店家点点头道:“小人便是孙新,不知诸位好汉有何贵干?”

    那少年点点头道:“既然是小尉迟孙新,那就没错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借一步说话。”

    那少年身上有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息,孙立自然而然的放了几人进了店中。

    屋里甚黑,还点着两盏油灯,幽幽暗暗看不清楚,里间做这四五个人,有一妇人出声道:“不知几位所来何事?”

    那为首的少年不答反问道:“尊下就是顾大嫂吧?”

    顾大嫂点点头,嗔怪了丈夫一眼,道:“正是奴家,不知尊驾是……”

    “我是宋清。”

    那少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却吓坏了屋里的众人!宋清何人?那是打败了四五万朝廷大军的强人!

    就是这个少年郎,帐下头领六七十员,兵马无数,莫说京东绿林,就是天下绿林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顾大嫂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如何是好,素来怕老婆的孙新却往前走了一步,将妻子护在身后道:“大王缘何来到敝处?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宋清赞赏的看了一眼孙立,这种人往往平日里没有什么表现,甚至还唯唯诺诺的,但是到了真正的时候能抗事,这种时候能够挺身而出的才算是好汉!

    吴用笑了笑道:“诸位好汉莫要慌张,此番哥哥到此实是有一事相求。”

    孙新出了一口气,看向这个好像白纸扇的秀才,心中却开始浮想,不知此人是吴用还是公孙胜或是朱武。

    吴用笑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言道此番只为救呼延庆的家眷而来。

    孙新等人却开始犹豫,自己的两个兄弟现如今还在牢里,万一误了自己兄弟性命,这可如何是好?

    正当孙新还在犹豫的时候,好似雷响一般的炸鸣响在孙新耳边,把众人吓了一跳。

    鲸鱼游得甚快,众人来不及反应,已经接近了船身!

    幸亏的是鲸鱼转换了方向,这才没有撞到船上面,饶是如此,水面的波浪还是弄得船倾斜了不少。

    众人一声惊呼,整个船几乎斜成了四十五度,好在宋清胆子比较小,稳稳的抓着扶手。可是扈三娘就苦了,平日里艺高人胆大,也没抓扶手,船一倾斜整个身躯都撞到了宋清怀里。

    宋清被扈三娘这么一撞,手中不稳,想要抓些什么,手忙脚乱之下竟然抓向了扈三娘。

    好在,船身只是一晃,立马就稳了下来。扈三娘在宋清怀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宋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抓错了什么东西。只是感觉好坚挺,下意识闻了闻手上,还有一股香气。

    扈三娘见状,满脸通红,浑身发麻,只想立马离开这个地方!那该死的人儿抓的自己生疼,女儿家这般地方怎么能被别人乱抓?

    酒菜也撒了一地,好在有机灵的小喽啰立马上来收拾,众人不理会酒菜,又看向鲸鱼和张顺。

    只见那条鲸鱼已经奄奄一息,张顺正在鲸鱼身上拿着朴刀向众人笑哩!

    舵手急忙将船只驶向张顺,张顺抓住了绳索,两三下就跳到了船上。宋清不由的赞叹道:“东去长江万里,内中一个雄夫。面如傅粉体如酥,履水如同平土。胆大能探禹穴,心雄欲摘骊珠。翻波跳浪性如鱼,张顺名传千古。”

    咏完,宋清得意的看向李逵道:“有人将你和张顺称作黑白水陆双煞,如今看来,倒是抬举你这黑厮了!”

    李逵嘿嘿一笑,呼延庆却呼喊起来了水手,不一会儿几十个胆大心细的水手乘着小船跳入水中,分割起来这挑鲸鱼来了。

    那边小喽啰已经重新备好了酒菜,众人坐下又饮了起来,不多时,就听得下面呼喊道:“龙涎香!是龙涎香!”

    不多时,两个小喽啰抬着一块人头大小的东西走了过来,道:“各位哥哥,在这条鲸鱼体内发现了这块龙涎香!”

    众人看去,黑乎乎的一块,臭味难闻。高宠摆摆手道:“快拿下去,哥哥们正在吃酒,你却拿来这般物事,好生不晓得事理!”

    宋清摇摇头道:“这块就是龙涎香,只是内里还有许多杂质,需要用海水浸泡才能去处,若是不信,不妨点上一块烧烧看。”

    那小喽啰领了命,急忙取来了一个小炉子,将此物取下一小块,放在火炉上烤,不过片刻的功夫就传出来了一股香气。

    呼延灼暗叹道:听闻这个哥哥博学多才,果不其然!

    宋清也是前世偶尔才听闻龙涎香的事情,一试之下,果不其然。

    宋清急忙命令这帮喽啰将龙涎香取了,好在船上盛淡水的缸也不少,索性灌了一缸海水,将龙涎香浸泡了进去。

    船队又在渤海上行驶了数日,这才到了莱州附近的海域。

    呼延庆是个熟知莱州地理的人,找了处隐蔽的村落先停了下来,先派人去登州打探消息。

    半日间探哨就回来报告看,言道登州城现如今已经得了消息,大关城门,不许进也不许出!最难受的是,现如今不知道呼延家的人在哪里!

    宋清急忙叫过来了众人道:“我听闻此间有座山唤作登云山,山上有两个义气之辈唤作出林龙邹渊,独角龙邹润。这二人都是莱州地面上有名的人物,若是能得这般地头蛇相助,只怕打探消息轻而易举!”

    吴用皱了皱眉道:“这两人我也听得,只是与我等素无来往,怎么能请得动?”

    宋清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有一个人物,若能说得动此人,恐怕这二邹轻而易举的帮助我等。”

    ……

    登州城东门有个地名唤作十里牌,这里有一个酒店,往日里这个酒店都是喧喧闹闹的,不知道今日怎么关了门。

    “砰砰砰!”

    屋里的人听到了敲门声,刚才还悉悉索索的说话声顿时没了声音。

    片刻后,从屋里走出一个人来,身高七尺有余,眉清目秀的约有三十来岁年纪。那人推开门,看到有男有女五六个人,还以为是过路的客人,便出言道:“今日既不卖肉也不放赌,诸位请回吧。”

    人群中为首的却是一个年纪不超过二十岁的年轻人,那人往前一步道:“此间可是姓孙?”

    店家点点头道:“小人便是孙新,不知诸位好汉有何贵干?”

    那少年点点头道:“既然是小尉迟孙新,那就没错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借一步说话。”

    那少年身上有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息,孙立自然而然的放了几人进了店中。

    屋里甚黑,还点着两盏油灯,幽幽暗暗看不清楚,里间做这四五个人,有一妇人出声道:“不知几位所来何事?”

    那为首的少年不答反问道:“尊下就是顾大嫂吧?”

    顾大嫂点点头,嗔怪了丈夫一眼,道:“正是奴家,不知尊驾是……”

    “我是宋清。”

    那少年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却吓坏了屋里的众人!宋清何人?那是打败了四五万朝廷大军的强人!

    就是这个少年郎,帐下头领六七十员,兵马无数,莫说京东绿林,就是天下绿林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顾大嫂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如何是好,素来怕老婆的孙新却往前走了一步,将妻子护在身后道:“大王缘何来到敝处?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宋清赞赏的看了一眼孙立,这种人往往平日里没有什么表现,甚至还唯唯诺诺的,但是到了真正的时候能抗事,这种时候能够挺身而出的才算是好汉!

    吴用笑了笑道:“诸位好汉莫要慌张,此番哥哥到此实是有一事相求。”

    孙新出了一口气,看向这个好像白纸扇的秀才,心中却开始浮想,不知此人是吴用还是公孙胜或是朱武。

    吴用笑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言道此番只为救呼延庆的家眷而来。

    孙新等人却开始犹豫,自己的两个兄弟现如今还在牢里,万一误了自己兄弟性命,这可如何是好?

    正当孙新还在犹豫的时候,好似雷响一般的炸鸣响在孙新耳边,把众人吓了一跳。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