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一十一章:浪里白条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一十一章:浪里白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清摆摆手,终止了众人的商议,对着门外道:“让他们进来吧!”

    门开了,进来的赫然是呼延灼和呼延庆二人,两人一到屋里就扑通一声跪下了,呼延灼还道:“哥哥,劳烦哥哥救一下小人全家!”

    宋清急忙走上前,扶起来两人道:“出什么事了?放心吧,你们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两人都是满眼泪花,呼延灼道:“哥哥,我等全家现如今都被朝廷拿了,恐怕正在赶往沙门岛的路上!还请哥哥施手,救一下我们全家!”

    宋清点头道:“此事易而,我这就派人去打听,若是到了沙门岛,就先多使些金银稳住。若是还在路上,不妨直接派人劫了囚车!”

    吴用出声道:“哥哥,万万不可!这登州一去,曾头市怎么办?哥哥的仇怎么报?”

    朱武暗啐一声,这吴用好本事啊!就单单这一句话,看似得罪了呼延兄弟,但是在寨主哪里的地位恐怕就提升了不少!这人工于心计,自己以后还是要远离此人,以免被算计了还不知道。

    宋清脸色一正道:“我兄弟的家眷危在旦夕,就等我去救,我那点仇算得了什么事情!朱富!”

    朱富应了声:“小人在!”

    “朱富,你派人速速去打听现如今两位呼延将军的家眷在何处!这件事要多方面进行,汝宁、京师、登州、莱州都要去!”宋清出言吩咐道。

    朱富知道事情的严峻性,急忙带人下去安排。

    等到众人都散了后,吴用迟迟不走,还是坐在原地。宋清知道他定有事,果不其然,等人走远了,吴用出言道:“哥哥,这两人家眷都不在山上,又是朝廷的大将,有过诈降的经历,小可只怕……”

    宋清摆了摆手,道:“先生所想极为有道理,但是我山寨的兄弟出了这般事,不能不救!只要多派哨探,严密监控官军的动静,倒也无妨。”

    若是朝廷的计谋,这也是一道明计,宋清还必须得吃下去!不去救的话,先不说山寨会怎么样,宋清的名声先坏了啊!若一说即使知道是计谋,也得去救!

    攻打曾头市的事情只能暂时搁浅,但是前期的准备也是不能拉下的,山寨开始马不停蹄的准备物资。

    过了四五日,朱富传来消息,言道呼延庆的家眷已经被拿到了登州,恐怕现如今就在沙门岛;呼延庆的家眷却刚刚过了京师,途中正好路过梁山!

    事情不大,劫囚派上两只骑兵去便可,只是劫狱这边还得好生谋划一二。去沙门岛最快的路便是走水路,依然是从济州入海,越过莱州,直达登州。

    第二天宋清带领着船队行驶在了济水之上,这一趟呼延庆是必须得去的,这是救他的家人。张横部和李俊部有过航海的经验,只能从两部挑一个。思来想去,宋清还是决定带着张横部出海,一来是二张水上功夫都不错,二来也是出于平衡考虑。总不能水军的功劳都让你李俊占了吧?

    但是两军之间因为前番李俊夜袭平海军,有些隔阂,所以宋这一趟宋清亲自出征。军师方面,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带上吴用。虽然这吴用有些心术不正,但是但从把握人心方面还是不错的。

    刚行了数里,到东阿的时候还有人想上来盘查,宋清大手一挥,亮出了梁山的旗号,一路上竟无一个人再盘问。

    梁山的水军就像一个怪兽一样,横行在济水之上,沿路的士兵看到梁山的旗号,纷纷给予让行。

    不过五日的光阴,就入了渤海,有呼延庆在,也不用像上次一样要紧贴着海岸走,直接深入大海,直奔登州。

    入海后的第二日旁晚,已经看不到陆地了,宋清叫来吴用、张横、张顺、呼延庆、阮小七以及李逵、高宠、扈三娘等人在甲板上小酌几杯。

    海水满盈盈的,照在夕阳之下,浪涛像顽皮的小孩子似的跳跃不定,水面上一片金光。

    宋清喝了几杯后,豪兴大发,指着大海道:“看似海上空空落落的只有海水,实际上海中的资源十分丰富,未来几百年后,这都是分寸必争的国土。像什么长江、黄河、梁山泊这些不过是澡盆子罢了。诸位头领还要在水军上多用用工。”

    水军诸位头领都是精神一震,这是寨主在传播自己理念,若是有这么大的大海供自己施展,这才不亏男儿到这世上一遭。

    说来也巧,极少有大型鱼的渤海竟然出现了一头鲸鱼。宋清指着那头正在喷水的鲸鱼道:“诸位且看这头鱼,光这一身肉就不提了,这鲸鱼身上全是油脂,便是用来点灯也能用上十几年!”

    李逵怪叫一声道:“我的爷,就这身肉,怕是吃上几年也吃不完!”

    宋清笑了笑,继续道:“鲸鱼的肉比较粗,不好吃,但是鲸鱼的油是一件好东西。这鱼油加上草木灰混合了就能生产肥皂。”

    呼延庆出言问道:“可是东京的那种肥皂团?我听闻东京有人将皂荚捣碎细研,加上香料等物,制成桔子大小的球状,专供洗面浴身之用,唤作肥皂团。”

    宋清点点头,道:“像似的东西,都能洁身净面。”

    张顺豪气大发站了起来道:“这有何难?哥哥可知这鲸鱼如何捕捉?”

    “我听闻海外有人驾驶小船,用刀叉插在鲸鱼身上,等到鲸鱼力竭而死。”宋清喝了一杯酒道,这现捞的海鱼格外的鲜美。

    张顺闻言道:“既然这厮的皮不是很厚,那哥哥就看我的吧!”

    说罢,张顺拿了把朴刀,脱去了上衣,一跃而下,竟然没溅起浪花!

    众人都来到了船边,看去,这张顺好生了得,口中衔着朴刀,在水中就像离弦了的箭似得,直奔这头鲸鱼而去。

    张顺到了鲸鱼附近,没有在水面上,而是躲在了水下,众人看不真切。只是听得鲸鱼猛地一声悲鸣,掀起了滔天的浪花,这鲸鱼竟然跳出了水面。

    众人这才看清,张顺好生了得,竟然将这条鲸鱼的鱼翅给切掉半个,剩下的一截摇摇晃晃的挂在身上。

    这鲸鱼吃痛,分不清天南地北,竟然直直的朝着宋清所在的战船游来!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