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水浒之我叫宋清 > 第一百零七章:毒箭

水浒之我叫宋清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零七章:毒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宋清急忙定神看去,原来圈中对阵的是小温候吕方和赛仁贵郭盛,由于木质的方天画戟发挥不出来威力,所以两人都是身披盔甲,带的是自身的武器。好在有卢俊义林冲关胜这般高手压阵,两人倒也不用担心受伤。

    周侗看了宋清一眼道:“宋大王,那个骑红马的头领若是早上个三五年遇到我,成就不会下与林冲,可惜了。”

    骑红马的正是吕方,宋清急忙道:“现在也不晚,周前辈何不一同收下?”

    周侗笑了笑道:“这个好汉不像高宠,高宠的根基打的牢靠,稍加调教就能称得上一流高手。这个好汉则不同,根基并不牢靠,手上轻浮,只能走灵巧的路子。若是碰上武艺弱的还好说,若是碰上那样的英雄就完全没有机会。”说着周侗指了指秦明。秦明走的是刚猛的路子,讲究以力破会。

    “师父便是不收吕方做弟子,便是传上两招也是极好的。”林冲急忙出言道,吕方身为林冲的副将,不由得林冲不求请。

    周侗点点头,道:“高宠已经是我的关门弟子了,这位好汉只能做个记名弟子。”

    关门弟子一般都是倾囊相授,周侗所有的精力都要放在高宠身上,自然不能在顾及吕方。

    记名弟子也不错,像武松这般不也是记名弟子么?能给这样的武道宗师做记名弟子也算是机缘。

    所以当宋清将吕方唤了过来,将事情说清楚,吕方纳头便拜,口称师父。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样算来,梁山的头领大多都败在了周侗弟子手中,气坏了另一个好汉!

    那好汉走出人群道:“武松兄弟,早就听闻你的玉环步,鸳鸯脚,何不你我兄弟较量一番?”

    武松豪气大发,走出来道:“智深师兄,还请赐教!”

    原来那个好汉正是梁山步军第一员上将,花和尚鲁智深!

    吴用急忙劝道:“两位,你等都是这般武器,若是有失怎么了得。”

    不同于马战,马战大家都是用枪,步战武器五花八门,尤其是鲁智深这般六十二斤的水磨禅杖,稍不注意恐怕就有闪失。两人又都是步军中的佼佼者,梁山损失不起。

    鲁智深瞪了吴用一眼道:“哎呀,依着军师该当如何?”

    吴用讪讪的道:“依照小可愚见,两位兄弟莫要比试,以免伤了和气。”

    宋清叹了口气,他也是极为想看这般厮杀。

    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武松也曾举起千斤巨石;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武二郎也曾一拳打晕机密。

    要论战绩的话,武松成名之战乃是赤手空拳醉打猛虎,这一点在梁山无人能及。值得一提的是任何二流或者一流末的武将在武松面前都是被秒杀,比如方貌、贝应夔,像呼延灼这样五虎层次的战斗却是不多。

    鲁智深虽然有万夫不当之勇,但是有过一个污点就是在瓦岗寺的时候面对两个二流选手崔道成和邱小乙,在没吃饭的情况下颇为狼狈。反观武松,在飞云浦上面对二十余员杀手,顶多吃了一只烧鹅,还带着脚链和重枷锁,依然完爆一帮杀手。

    武松缺的是实打实的战绩,不然两人之间还真不好说。

    宋清出言道:“军师说的极是,大师和二郎都是我的手足兄弟,万一受了伤,岂不是坏了兄弟义气?”

    鲁智深感激宋清一直提把自己,武松却是从沧州一直跟着宋清,两人同宋清都是知遇之恩,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退了回去。

    见两人回去,张清走了出来,对着众人道:“不知道那位哥哥赐教?”

    众头领中顿时无人说话,张清的枪法不强,但是那一手石子功夫着实不赖。若是中上一枪那还无妨,但是被石子打的鼻青脸肿却是极为难受。

    见众人不说话,周侗疑惑的看向宋清。

    宋清轻笑一声道:“前辈有所不知,我这位张清兄弟着实了得,一手石子使得出神入化,无人能挡。”

    周侗闻言摇头道:“石子顶多打个头破血流,若是要取人性命却是极难,倒也不失为一件仁器。”

    周侗说的倒也不假,张清屡次交战都是伤人居多,极少有取人性命,便是番将阿里奇也是被张清打到了一目,负痛而死。

    张清苦笑着对周侗道:“老前辈莫要笑话我了,小人不过是因为儿时家中没有钱财,才用的这石子作为暗器罢了。哪里是仁器,不过是无奈之举。”

    “张头领,你不妨朝我扔上几个石子试一试。”周侗来了兴趣,想要试试张清的火候。

    张清连连摆手,这位是什么人,林教头的师父,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道宗师!这么大的名号,自己万一失手之下,伤了他却是不美。

    林冲心知张清的石子杀伤力不足,周侗又有一个称号唤作铁臂膀,自然不惧。便笑道:“张清兄弟,尽管施为,家师手段你可能还不知道。”

    见众人都是赞同,张清也是有心显露自己的本领,也是同意了此事。

    张清和周侗拉开了二十步左右的距离,张清道:“老前辈,看好了哈!”

    “张清兄弟尽管来。”周侗摆了个起手式,对着张清道:“来吧!”

    张清从布袋中拿出一个石子,道:“老前辈看好了!”

    言罢手掌轻动,石子已经飞了出去,只听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在周侗身边。

    众人急忙看去,周侗微微一笑,露出了双手,一枚石子赫然躺在手中。

    周侗笑着道:“好汉,这般暗器终究不是正经途径,还是需要多练枪法才是正道。”

    对于这种暗器,身为武人的周侗却看不上眼,旁门左道罢了,难等大雅之堂。

    宋清却是若有所思,倘若给张清换个别的暗器,岂不是事半功倍?

    如此想来,这周侗却是有些迂腐,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武学大家,如果没有点执着还真成就不了这般名声。

    看想罢,宋清把汤隆和张清叫在了一旁背对着众人道:“慈不掌兵,真正到了战场上,这样的暗器绝对是一个杀招。但是就像周侗刚才说的那样,石子威力太小,不知有没有别的暗器适合张清兄弟使用?”

    张清心中一暖,却道:“哥哥有所不知,小弟这手暗器,非得用这飞蝗石才能打出去,别的暗器用不惯,也打不准。”

    宋清点点头,原来如此,心中却想起来了后世的另外一种也是用投掷的武器。可惜的是凌统那边忙于铸炮,根本顾不上火药。

    正当三人谈话间,张清突然一推宋清道:“哥哥小心!”宋清被张清推了一下,眼角见却见到了一支箭,上面闪耀着异样的光辉,明显是淬了毒的。
水浒之我叫宋清》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